第六十八节 中忍考试二段求生之路【12】

    中忍考试第二段,第二天,早上八点

    疲倦的穿白色虎皮马甲的鸣虎,抱着白虎雕文剑躺在树下熟睡着,突然一只绿色的小鸟落到了熟睡的鸣虎上,然后啄了啄鸣虎的白色虎皮马甲,接着小鸟又蹦蹦跳跳的来到了鸣虎的脑袋上

    两个人看着那只小鸟,一个人小声说:“喂!鹿鼠!它会吵醒鸣虎睡觉的!赶走它吧?”

    鹿鼠用一种很没干劲的语气说:“拜托啊丁卯!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你要知道把他吵醒了更好!”

    丁卯疑惑的说:“为什么?”

    鹿鼠看着熟睡的鸣虎欣月和受伤的鬼龙说:“因为他们只要有一个人醒着,我们就可以脱,去做我们的事了!”

    丁卯点头说:“噢……”

    馨美看着丁卯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你噢什么噢啊你难道忘记了我们自从昨天晚上发现他们开始到现在,一直呆在这里!一动也没动吗?照这样下去我们还怎么通过考试啊我们现在手里一块护额也没有,离终点还有很长的距离……”

    鹿鼠听着馨美没完没了的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想:哎!女人真麻烦!鹿鼠看见了小鸟跳到了鸣虎的鼻子上,轻轻的笑了一下说:“这下够他受的了!”

    小鸟对着鸣虎的鼻孔狠狠的啄了下去,宁静的树林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只绿色的小鸟惊慌的从林间飞出

    鸣虎生气的说:“可恶!……好疼!”

    鹿鼠抠着耳朵抱怨道:“喂!笨蛋!你知不知道你喊的那一下会把敌人招来的!”

    鸣虎坐起来揉着鼻子,含着眼泪看着鹿鼠说:“有本事你不喊!要知道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小鸟啄鼻孔是很疼的!”

    没有带面罩和头巾的欣月睁开眼睛看着和和鹿丸说话的鸣虎,慢慢的闭上眼睛说:“混账鸣虎!大清早的瞎喊什么呢?”

    鸣虎回头对欣月说:“我被小鸟啄鼻孔了!”话刚说完,鸣虎愣住了磕磕绊绊的说:“欣……欣月姐……”

    欣月皱起了眉头说:“笨蛋!你怎么结巴了?”

    鸣虎脸上出现了一丝绯红,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

    欣月发现了鸣虎的反应不正常问道:“鸣虎你怎么了?干嘛弄成那种不好意思的样子?”这时一只手拍在了欣月的肩膀上

    欣月回头,看见馨美微笑着看着她,馨美说:“鸣虎不好意思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自己边的一个同伴突然变成了一个美女,这只要是个男孩子都要先反应一段时间的!”

    欣月不理解的问:“馨美你在说什么呢?”

    馨美掏出了一块镜子交到了欣月的手里说:“自己看吧!”

    欣月犹犹豫豫的照了下镜子,顿时脸红了说:“这……这是我吗?”

    馨美感叹道:“想不到一直把脸藏在面罩下的欣月,能像樱花一样漂亮呢!”

    鹿鼠看着照着镜子的欣月说:“哎……!艾草变樱花了!”

    鸣虎低着头对鹿鼠说:“鹿鼠,你怎么会在这里?”

    鹿鼠看着低着头对自己说话的鸣虎说:“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说起来可就麻烦了!如果说简单点的话……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保护你们三个!”

    “保护我们三个?”

    “昨天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我们路过这里,看见你们三个全都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而且……没有一个是醒着的!……(鹿鼠叹气真是的!你们这么干,万一有敌方忍者来袭击怎么办?你们到时候连一点缚鸡之力都没有啊”

    鸣虎解释道说:“我是被打昏的!”

    丁卯接着鹿鼠的话说:“后来我们试着叫醒你们,可是你们谁都叫不醒,没办法,我们就只好为你们的安全,给你们守夜了!”

    鸣虎看着鹿鼠说:“谢谢了!但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我们?要知道……你们完全可以丢下我们,继续考试啊而且……我们被淘汰,你们少的只是竞争对手而已……”

    鹿鼠仰头不屑的说:“丢下毫无战斗力的你们不管……可不是木叶忍者的该做的事啊而且……你们是木叶村的忍者,是同伴?为了自己利益对同伴使用损的招数,使自己毫无障碍的达到想要目地!就算就算这样达到目的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鹿鼠看着鸣虎说:“因为对同伴的不负责而痛苦一生!这样岂不是比不达到目的更痛苦?而且这只是一次中忍考试而已,这次失败了还有下次可以挽回!但是如果你们的生命失去了,那就是无论如何都挽回不了的了!”

    鸣虎愣住了,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的感觉,心想:这就是同伴的感觉吗?

    鹿鼠笑着拍了拍鸣虎的肩膀说:“你们现在既然已经醒了!那么……我们也该走了!毕竟考试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活要干!”

    鸣虎笑着说:“那么你们就去忙吧!我们现在能靠自己了!谢谢你们的照顾!”

    鹿鼠转走开说:“再见!”然后鹿鼠对馨美和丁卯说:“你们两个,走了!”

    丁卯拍了拍鸣虎的肩膀说:“我们走了,鸣虎!再见!”

    鸣虎点头说:“啊”

    馨美坏笑着对鸣虎说:“嘿!鸣虎!现在那么漂亮的美女在你边,作为男孩子,你要好好保护她啊”

    鸣虎顿时脸红了说:“我知道啊……”

    欣月看了看鸣虎,然后扭头不屑的说:“哼!谁要他保护啊保护自己都够呛的家伙!”可是欣月心里却十分的高兴,心想自己终于不用总是摆出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吓唬人了!但是……如果我不摆出母老虎的样子……自己会习惯吗?

    鹿鼠的小队消失在鸣虎和欣月的视野中

    鹿鼠小队走后,鸣虎看着欣月说:“欣月姐!现在怎么办?”

    欣月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鸣虎说:“现在首要任务是照顾鬼龙!在鬼龙伤好之前,我们无法是继续考试的!”

    “好吧!听你的!”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欣月有些脸红了说:“笨蛋!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看啊人家是女孩子……会不好意思的嘛!”

    鸣虎立即反应了过来,然后转背对着欣月说:“抱歉!实在是因为欣月姐你太美了!所以……我不知不觉的就走神了!”此时鸣虎心里想的却是——欣月姐……好漂亮啊

    欣月很认真的说:“鸣虎!你这个大白痴!想不到你居然看我这个母老虎都能走神!”

    鸣虎无语

    周围寂静了起来

    突然一声“咕……!”一声打破了宁静,欣月脸红的捂住了肚子心想:才想起来,肚子从昨天开始一直空着呢!怎么办啊……

    鸣虎转头看着抚摸着肚子的欣月想:听声音……好像是欣月姐的肚子饿扁了!我想我应该弄一些吃的!但是欣月姐会让我去吗?

    欣月慢慢的坐在了鬼龙边,一声不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鸣虎转头看着宁可挨饿也一句话不说的欣月心想:欣月姐为什么不提吃东西的事翱

    ……一个小时后……

    欣月终于饿的实在是受不了了,转头看着鸣虎犹犹豫豫的问道:“鸣虎……!你饿了吗?”

    鸣虎转头对欣月说:“我还没……”鸣虎突然打住了心想:不对!不能这么说!虽然我的确没有饿,但是欣月姐主动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是她饿的快受不了了,不过为她为什么问的是我饿没饿?如果我说不饿……她一定会继续着的!如果我说我饿了!那么她一定会让我弄些吃的去,等到我把吃的弄回来,她顺便吃一口……不过她为什么要这样问?她直接说她自己饿了!让我去弄些吃的岂不是更好吗?

    欣月看着思来想去的鸣虎皱着眉头说:“鸣虎!你自己饿不饿难道还不清楚吗?”

    鸣虎反应了过来,然后很可怜抱怨道说:“我当然饿了!我肚子已经在一小时之前就饿的咕咕叫了!欣月姐!求求你能不能让我去弄些吃的呢?”

    欣月看着鸣虎的傻样顿时脸红了,然后慢慢的低下头说:“那么……你去弄些吃的吧!顺便给我带点!”

    鸣虎放心的笑了,然后一副正经的样子转走开说:“嗯!知道了!我去弄吃的去了”

    欣月看着走开的鸣虎,撅起了小嘴说:“这个笨蛋真是的!自己明明不饿,还摆出那一副很饿的样子!突然一个想法在欣月脑袋里闪过,欣月心想:这个笨蛋该不会是因为我饿了才那样说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