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节 中忍考试二段求生之路【10】

    第六十七节中忍考试二段求生之路【10】爆发

    长牙看着穿白色虎皮马甲的鸣虎心想:刚才他上溢出的那些查克拉是……zee

    雅田笑着指着鸣虎嘲笑道:“少装出那么狠的样子,你明明那么弱!而且还是个虎妖!居然还有时间管别人!”

    鸣虎看着雅田,眼神逐渐变得愤怒,然后慢慢的握紧了拳头

    长牙看着转头看着雅田着急的说:“笨蛋!不要激怒他啊快给我住嘴!雅田!”

    雅田不管长牙继续嘲笑说:“手长在我上,我用我的手乐意杀谁就杀谁!如果你看不惯……来咬我啊”

    “咬你?好啊我没见过这么的要求!”鸣虎闪电般的把白虎雕文剑向雅田投去,雅田看着飞来的白虎雕文舰即翻到树下躲开,可是刚翻到树下,就看见表凶恶的鸣虎出现在了自己前,雅田愣了一下说:“有这么快吗?”

    鸣虎将膝盖撞在雅田的口上,雅田当即吐出了鲜血,飞了出去

    剑魂修皱着眉头面向鸣虎,心想:好强大的查克拉波动!

    雅田翻,踩在一颗大树树干上,捂住口说:“可恶!好疼!”然后雅田抬头,只见鸣虎挥起拳头一拳向自己打了过来,雅田立即跳开,鸣虎的拳头擦过雅田的脚,打在了树干上顿时“咔!”一声,大树折断了

    欣月拔下上的手里剑,看着对着雅田紧追不放的鸣虎愣住了,心想:那是鸣虎?鸣虎居然……抓狂了!

    正在跳向另一棵树的雅田突然被人抓住了双脚,雅田回头,只见鸣虎抓着自己的脚腕恶狠狠的说:“逮到你了!”

    雅田睁大了眼睛心想:不可能的!太快了!

    鸣虎抡起双臂将雅田摔下地面,雅田旋转着摔下去了,在砸断几根树枝后,雅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咣!”一声,雅田周围的地面隆起了一尺高被摔出内伤的雅田爬起来,可是刚爬起来就被从天而将的鸣虎一拳打倒,“轰!”的一声,地面上出现了直径一米的大坑!

    剑魂修愣住了说:“我必须去帮忙了!”

    长牙看了看欣月说:“好吧!你们两个一定要拖住他!我去想办法让他停下来!”

    “k!”剑魂修拔出光剑,然后跑向鸣虎

    鸣虎看着自己拳头下的木头咬了咬牙心想:替

    雅田开着白眼,躲在树后面观察着慢慢的站起来的鸣虎,看着鸣虎那滴着血的拳头心想:就那样的拳头!只需要一击,我就报废了!哈!真不好笑!

    剑魂修拖着光剑快速冲向鸣虎,鸣虎转头恶狠狠的看着剑魂修说:“你的对手不是我这个分!”

    剑魂修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同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白虎雕文剑

    另一个鸣虎用白虎雕文剑当着剑魂修的去路,冷淡的说:“你的对手是我这个本体!”

    剑魂修说:“影分之术?”剑魂修晃了一下脑袋心想:开什么玩笑!用一个影分居然完虐雅田?”

    鸣虎的影分掏出一支苦无,然后往苦无中注入查克拉,然后快速转将苦无向后的一颗大树扔去

    雅田用白眼看见了飞向自己的苦无,立即要歪起子躲开,可是无奈苦无飞行速度太快,苦无“叮!”的一声钻入了的树干,然后“啪!”的一声从树干的另一边穿了出来,完全反应不及的雅田被穿透大树的苦无划伤了脸,鲜血从雅田的脸上流淌了下来

    雅田捂着脸,看了看粘在脸上的鲜血生气的说:“混账!尽然敢割伤我这张帅气的脸,我和你拼了!”

    雅田从树后面露出了脑袋看着鸣虎,鸣虎表冰冷的仰头看着雅田,然后摆出了一个“来啊”的手势,雅田立即怒从心头起,然后迅速蹬住树干向鸣虎跳去,树干上留下了一个脚踩出来的裂痕

    剑魂修咬了咬牙说:“白痴!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挑衅了!可恶,这样下去会死人的!我必须马上搞定我这里的事,然后去帮他!”

    鸣虎将白虎雕文巨剑架在肩膀上说:“你杀了我就能救他了吗?”

    “说的也是!”剑魂修降低姿一剑平砍砍向鸣虎,鸣虎立即使用白虎雕文剑挡住“铛儿……”一声,白虎雕文剑被震得发出了“嗡……”的声音,鸣虎用白虎雕文剑弹开光剑,接着举起白虎雕文剑,向剑魂修用力劈去,剑魂修侧躲开,白虎雕文剑划过剑魂修的衣服,劈到了石头上,石头当即粉碎

    剑魂修把光剑对着鸣虎的脖子砍去,鸣虎立即格挡挡赚两把剑再次相撞,“铛儿”一声火星四溅

    剑魂修又抽出光剑,对着鸣虎的白虎雕文剑“铛铛铛!”连砍数剑,鸣虎因为光讲击的巨大力量后退了三步,在退到安全距离后,鸣虎单手挥动起白虎雕文剑,一侥在了剑魂修的光较“铛儿!”一声,巨大的力量把剑魂修的手震出了血

    天已经开始变黑,在黑暗的丛林中

    鸣虎的影分正在和雅田缠斗着,影分不断的向雅田挥舞着闪烁着蓝色光芒的手臂,雅田流利的躲过鸣虎的拳头,然后对着鸣虎的体不断打着柔拳然鸣虎快速后跳,结印“辰—寅”说:“虎火球之术!”接着一颗巨大的红色虎头形状的火球将雅田击中,“咣!”一声!雅田被炸飞

    鸣虎又一剑砍向剑魂修,剑魂修立即用光剑挡赚可是一浸力异常巨大,剑魂修被震痛了持剑的手,鸣虎趁着剑魂修因为手疼无法持剑的时候,拖着白虎雕文剑快速撞在了剑魂修的上,巨大的撞击让剑魂修吐出了鲜血说:“可恶!好变态的力量!”鸣虎顶着剑魂修跑了几步然后迅速用白虎雕文剑将剑魂修至浮空喊:“鸣虎!”紧接着鸣虎挥起白虎雕文剑,对着浮空的剑魂修重重的一侥了上去,大喊:“破击!”,白虎雕文侥在了剑魂修的躯干上,“嗖!”一声,剑魂修像箭一样飞出了十米

    全多处受伤的雅田晃动着爬起,可是刚爬起来就被鸣虎的影分一脚踹倒,鸣虎的影分抓着雅田的脚将雅田拖出了树林,用力摔在了空地上

    也就在同时,鸣虎走到树林边上的,来到重伤不起的剑魂修面前,剑魂修看着走过来的鸣虎立即要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光剑,鸣虎快速向前一步将光剑踩赚然后把白虎雕文剑架在剑魂修的脖子上说:“死吧!混账!”

    突然一个很平静的声音传到了鸣虎的耳朵里“如果你不想让他们两个没命,就把快点放弃抵抗,把武器给我放下!”

    鸣虎立即回头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顿时愣住了,他看见长牙一只脚踩在到处都是忍具的地面上,一只手的手臂锁着欣月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苦无并把苦无的尖轻轻点在了气管上,而且他的脚还踩在鬼龙的头

    欣月抓着长牙的手臂,痛苦的说:“鸣虎!……救救我!”

    鸣虎仰天笑着说:“绑人质啊真卑鄙!不过你觉得你这招对我这个野人来说会有用吗?你杀不杀他们两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个野人!我对于他们两个完全不在乎!”

    鸣虎的话让欣月寒了心,欣月很失望的说:“鸣虎你居然……,我真的看错你了!混账东西!”

    长牙愣了一下,然后邪恶的笑了说:“哦?不重要是吗?”长牙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对着鬼龙的口用力的跺了一脚,昏迷不醒的鬼龙“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长牙恶狠狠的说:“这一脚是轻的!接下来我再给你来一脚重的!”

    鸣虎看着满嘴是血的鬼龙顿时惊呆了,双眼瞪得溜圆

    长牙又要踩下第二脚,可是在踩之前突然同看着鸣虎问道:“你如果不放下武器!我就踩死他!”

    顿时“死”的一词开始在鸣虎耳边回响,鸣虎想着死前的道一,伤心绝的艾火和龙鸣,不甘心的咬了一下嘴唇,然后举起手说:“请……请等一下!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长牙笑着说:“怎么?你不说他们死不死对你不重要吗?”长牙恶狠狠的说:“到底重不重要?”

    鸣虎很无奈的点头说:“重要!很重要!求你放过他们!”

    长牙歪了歪脑袋很邪恶的说:“我就知道你是那种不会放任自己的同伴被人杀死的人!无论你怎么说(鸣虎咬了咬牙心想:被抓到把柄了)所以……如果你不想他们死的话……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鸣虎闭着眼睛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有个条件!在我放弃抵抗后!不许你们动他们两个!”

    长牙点头说:“行!”

    欣月看着握着白虎雕文烬在犹豫的鸣虎,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心想:这个笨蛋在想什么翱

    鸣虎抬头对着长牙说:“放开他们吧!他们是不会对你们构成什么威胁的!”然后鸣虎扔掉了白虎雕文剑,解除了影分

    长牙推倒欣月说:“哼!好孩子!不过……你救了他们可是却……害死了你自己!”

    鸣虎闭上了眼睛说:“我知道!”剑魂修和雅田出现在了鸣虎后面

    欣月跪在地上冲着鸣虎大喊:“鸣虎!”

    雅田生气的说:“你把我害得好苦啊虎妖!”接着雅田一脚踹在鸣虎的小腿上,鸣虎单膝跪地,鸣虎又试着想站起来,却被剑魂修一脚踢在了脸上,满头是血的鸣虎扑到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