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 四代白虎的可爱徒弟

    第三十九节四代白虎的可徒弟

    鬼睫罗闭上眼睛蔑视的笑道:“生要一起生,死要一起死?那就死去吧!”鬼睫罗挥动斩魂剑向鬼龙和欣月两个人砍去m

    鬼龙迅速挡住欣月面前,然后使用苦无挡住鬼睫罗的攻击

    “铛儿”一声火星四溅

    鬼龙满头大汗的看着鬼睫罗

    向竹川冷冷的说:“鬼睫罗!他是我的猎物!你不要出手!”

    鬼睫罗后跳说:“行!那个女孩归我了!我一定要让他看看男人本色!”

    向竹川坏笑说:“随意处置!你这个色鬼!”

    欣月皱起眉头生气的吼道:“混账!”然后欣月快速结印“丑—卯—申”然后抓住手腕说:“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搞定……”欣月突然愣住了,看着跪在远处的鸣虎心想:诶?是我看错了吗?

    鬼睫罗说:“怎么?想放弃抵抗了?小妹妹?”

    在欣月眼里,鸣虎抽动了一下,欣月睁大了眼睛说:“打之前,我想我的同伴……”

    鬼睫罗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欣月当即咬住嘴唇向鸣虎跑去

    【鸣虎的意识中】

    放金光的剑齿白虎(四代白虎)看着眼前发抖的白虎雕纹侥想:你在哭泣吗?因为伤到我而哭泣吗?老伙计!”

    白虎雕纹较面的虎纹慢慢变成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真的不想帮你的那个坏徒弟伤害你!可是我不知道这就是你!”

    四代白虎笑着说:“没关系!谁叫我让他照看你了!你只是伤了我一刀,没事的!别忘了!你帮我挡过多少刀!”

    白虎雕纹较的纹路有变成了另外几个字“四代!我想回到你的边来!我不想再呆在他边了!他老是磨我的刀刃,我快受不了了!”

    四代白虎愣住了说:“他磨你了?”四代白虎顿时变得有些抓狂说:“好啊打伤我的人柱力!磨我的刀!他真娘不想活了!”然后四代白虎对着白虎雕纹溅着说:“把对我的伤害恢复原状!我要去教训他一番,我的可的徒弟!”

    鸣虎睁开了淡蓝色的眼睛,然后抚摸了一下白虎雕纹剑,接着闭上了眼睛说:“想不到他居然会磨你!对不起!是老夫一前看错人了!我会替你报仇的!”

    欣月来到鸣虎面前,看见鸣虎子下面的血,慢慢的回流向鸣虎的体,然后欣月看见插在鸣虎上的巨剑在一点一点的移出鸣虎的体±月高兴的说:“鸣虎?”

    鸣虎用一双的淡蓝色的眼睛看了一眼欣月说:“老夫现在不是鸣虎!”

    欣月看着鸣虎的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愣住了,自己的眼睛不知不觉的变成了淡绿色

    鸣虎看着欣月的淡绿色眼睛笑着点了一下头说:“离我远点,老夫一会打起来会波及到你的!到两百米开外去!”

    欣月犹犹豫豫的点了一下头说:“我……我知道了!”欣月立即跑开

    白虎雕纹剑移出了鸣虎的体,然后开始绕着鸣虎飞行

    远处的鬼睫罗见到如此况吃惊的说:“不会吧!”

    向竹川问:“怎么了?”

    〃全没有一点伤的鸣虎突然全放出金光,接着鸣虎慢慢的站起来抓住白虎雕纹剑,放在背上)

    鬼睫罗绝望的喊道:“你怎么没早告诉我那家伙是四代白虎的人柱力翱”

    向竹川不理解的问:“是不是又怎么样翱”

    鬼睫罗惊慌的说:“我可以告诉你,我要玩完了!”然后转快速跑开

    鸣虎恶狠狠的转头看着鬼睫罗恶狠狠的喊:“鬼睫罗!你给老夫站住”

    鬼睫罗顿时双腿发抖,倒在了地上

    鬼龙看着远处放金光的鸣虎心想:一句话就把人砸到了!鸣虎有这么强吗?

    “嗖!”一声,鸣虎凭空消失来到距鬼睫罗很近的地方

    鬼睫罗咬牙看着鸣虎心想:切反正都是一个死,拼了!鬼睫罗的双眼开始布满血丝,上慢慢变成了红色

    鸣虎很生气的说:“你这个家伙!连师父都想打是吧!来吧!”

    血红色的鬼睫罗爬起来快速冲向鸣虎然后挥起战魂剑,对着鸣虎砍去

    鸣虎躲开斩魂剑,然后挥起拳头对着鬼睫罗就是一拳,一拳打在了鬼睫罗的脸上说:“这是替老夫的人柱力打的!”

    鬼睫罗捂着鼻子后退了几步

    鸣虎生气的说:“我的人柱力才下忍级别而已!你居然对他使用血遁暴走?我有没有告诉你对付什么级别的人用什么级别的招术,这叫做公平!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学生!居然败坏我的门风!”

    鬼睫罗放开自己不断淌血的鼻子,双手握住斩魂剑又向鸣虎砍去

    鸣虎一手指点在鬼睫罗的持剑的手腕上,斩魂剑当即在他手中脱落,插在了地上,鬼睫罗看着插在地上的斩魂剑,然后看着鸣虎,只见鸣虎抡起拳头说:“这一拳……是替老夫的老伙计,白虎残杀之剑打的!”

    鸣虎一拳打在鬼睫罗的眼睛上

    鸣虎生气的说:“老夫不是告诉你了吗?那把角有生命有灵的武器,不能刃磨,要用自己的查克拉之血让它锋利!我警告你的话难道让你就饭吃了吗?”

    鬼睫罗对着鸣虎伸出了手说:“可恶!血遁,噬魂之手”

    鸣虎当即快速结印“卯—寅”说:“虎炎,烈火枪!”然后鸣虎对着鬼睫罗的手吐出了一个火柱

    火柱瞬间穿透了鬼睫罗的手

    鬼睫罗愣住了心想:是烈火枪!

    鸣虎牙口一关,然后“咣!”的一声,火柱爆炸,鬼睫罗向远处飞去

    鬼睫罗飞出了一千米后,挂着了树梢上

    鸣虎心想:我的徒弟!你该用死亡抗拒了吧!鸣虎闭上眼睛

    【二十年前】雾忍村

    四代白虎在树林中奔跑,突然看见了一个捂着肩膀边跑边哭的孩子四代白虎注意到了他那血红色的手臂叹气说:“又一个被命运抛弃的人啊”然后四代白虎悄悄地向那个孩子追去

    那个孩子摔倒,脸上擦破了皮,孩子开始抽泣

    四代白虎躲在远处看着孩子心想:有了鬼手!那就意味着将命运献给了鬼神,这样的人就算是在玄武岛都无法生活,更别提在这个世界了

    过了不久,孩子走到悬崖边,双眼无神的看着深不见底的崖底,然后闭上眼睛向前走了一步

    四代白虎皱起眉头心想:救人一命总比见死不救要强吧!四代白虎将自己的虎爪拍在地上说:“救人!”

    白虎雕纹舰即快速飞向那个孩子,然后停到那个孩子面前,将孩子硬是推回了安全的地方

    孩子看着这把奇怪的巨剑,然后伸手去抓它,但是被它躲开了

    孩子挠了挠头说:“好怪!”

    四代白虎从后面走上来说:“那是我的武器”

    孩子回头看着四代白虎被吓的后退了一步说:“老虎?”

    四代白虎伸出虎爪说:“不要害怕,我是神兽,不吃人的!”

    孩子有些发抖,看着四代白虎

    四代白虎很和蔼的问道:“孩子,你怎么了,居然想自杀?告诉我!兴许我能帮到你!”

    孩子摇头说:“你能帮什么翱”

    四代白虎叹了一口气说:“鬼手!卡赞诅咒之手,凡是拥有鬼手的人,必将慢慢的被鬼神吞噬失去自我,变成一届号称‘修罗’的杀人机器!因为这样的人让人们恐惧,所以所有人都会驱逐他们,结果迎接这样人的只有死亡!”

    孩子愣住了说:“你怎么知道!”

    “我活了几百岁连这个都不知道就别混了!”四代白虎歪了歪脑袋说:“怎么?要不要和我在一块呆一些子,兴许能找到破除鬼手的方法!”

    【几年后】

    鬼睫罗穿一件蓝色的马甲,背着一把白虎雕纹竭在四代白虎边!”

    四代白虎说:“你不但控制了鬼手,而且鬼手还让你掌握了血遁血继界限!这很好!你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忍者了,不会有人嫌弃你的,所以我打算把你带到人类的边去!记住不要被别人熏染,坚持我交给你的原则!知道吗?”

    鬼睫罗点头说:“我知道!师傅!”

    “很好!”

    ……

    四代白虎站在向白炎面前说:“这是我的徒弟,鬼睫罗!从现在起他由你指挥!不要在动不动的就通灵我了!我会被老婆骂的!”

    向白炎说:“我知道了!”

    “再见!”四代白虎消失

    ……第四次界大战期间……

    四代白虎来到了鬼睫罗面前说:“怎么样翱徒弟?”

    鬼睫罗坐在地上挠头说:“师傅!我不明白!世界明明到处都充满了战争为什么人们还是都喜欢打仗?”

    四代白虎耐心的解释道说:“不是喜欢打,是不得不打,如果有人侵犯了你的利益,你会容忍他侵犯吗?”

    鬼睫罗摇头说:“不会!”

    “你会怎么做,先是警告对手,警告不成动武,只要动武了战争就爆发了!战争其实就是这样的!并不是喜欢打就打不喜欢打就不打”

    鬼睫罗低头说:“那么师傅,是一个人的利益重要还是一群人的利益重要呢?”

    四代白虎皱起眉头说:“那要看这一群人会不会侵犯了这一个人的利益后会不会影响更大一群人的利益!你问这个干什么?”

    鬼睫罗看着四代白虎说:“我觉得一些人应该为向一族牺牲!因为他的牺牲会带来忍界的和平的……”

    “停……!”四代白虎冷冷训斥道说:“我警告过你什么?你的原则呢?吃了是吗?我警告你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你是个忍者,是专门执行人道主义任务的忍者,不要支持某一方,那会使你失去对正义的判断能力的!如果我看违反了我给你定下的原则,我会杀了你的!”

    【现在】

    鸣虎叹气心想:我就不应该把他带到向白炎边!现在他已经完全变坏了!虽然是坏学生,但是我觉得他还是像以前那么可!真不舍得对他下狠手啊鸣虎喊:“如果你知道错了!就下来吧我交给你的原则大声背诵三十遍!百十皮鞭我会免除的!”

    挂着树梢上的鬼睫罗伤口慢慢愈合了说:“什么原则啊遵守忍者任务执行条例,不违反人道主义,永远要以大局为重,不许用任何方式侵犯他人权益,诚实守信,不讲脏话,要以同等级别对待对手,不许侮辱他人,可以出于原则的进行背叛,但是一定要尊敬自己的师傅!绝对不许背叛师门!……(省略字数未知)最后一点,结婚适用,不许碰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而且要对自己喜欢的女人要忠诚,要尊敬,婚前不许同!婚后更不许强迫!亵渎!以上弱违反一条,轻则挨揍六十皮鞭,重则死无葬之地!”鬼睫罗睁大眼睛喊:“切!你以为我是你啊大白猫!”

    鸣虎愣住了说:“看起来无法挽回了!”

    鬼检修罗跳起来站在树梢对着鸣虎伸出双手喊:“血遁!”然后鬼睫罗将自己的双手压在腰间,一个红色的光球慢慢在鬼睫罗的双手间聚集,变成了一团直径至少在四十厘米的红色光球

    鸣虎很无奈的笑了说:“好啊和龙龟玄武学习了龙袭玉”鸣虎点头说:“行!是我的克星!”鸣虎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起来:“不过我是虐杀掉玄武的白虎!这种程度怎么可能打败我?而且你背叛师门,喊自己师傅是大白猫!已经罪不可恕了!刚才对那位大人的人柱力!旗木欣月说出那种话,婚姻原则也违反了!你违反了太多原则!是师门的败类!我今天看起来要清理门户了!虽然我还是觉得你是可的徒弟!但是……师徒之,无法破坏我的原则!”鸣虎握紧双拳

    鬼睫罗站在树上对着鸣虎推出了那个光球,光球拉着常常的红色查克线高速飞向鸣虎

    鸣虎眼神则是发生了质的变化,变得异常愤怒

    时间定格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