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觉醒!杀气感知(上)

    第二十一节觉醒!杀气感知(上)

    五个人在慢慢的走着,鸣虎的眼前越来越朦胧m

    欣月看着状态不怎么好的鸣虎关切的说:“鸣虎,你的伤口没事吧?”

    鸣虎摇了摇头说:“没事”

    欣月斜眼看了一眼鸣虎的手,发现鸣虎手上的原本白色的绷带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欣月立即睁大了眼睛

    鲜血一滴滴的从鸣虎的绷带上滴下来,鸣虎呼吸越来越重

    欣月看着鸣虎心想:鸣虎的状态相当不好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欣月看见路上的那一条血迹,然后立即转头对佐助说:“佐助老师!我们休息一下吧!”

    佐助轻笑了一下说:“好吧!休息一下”

    鸣虎不理解的说:“为什么要休息翱”

    欣月转对鸣虎说:“笨蛋!你难道不想休息一会吗?”

    “我……”鸣虎言又止

    欣月走近鸣虎,然后贴在鸣虎的耳边小声劝道说:“有台阶就赶快下吧!别逞强了!”

    鸣虎愣了一下问:“什么意思?”

    欣月顿时石化了然后生气的说:“笨蛋!我想叫你趁这个休息时间好好包扎一下伤口!要不然到时候你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倒……会给人添麻烦的!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就照我说的做!大笨蛋!”

    鸣虎点了一下头说:“好吧!谢谢!”

    欣月转走开

    鸣虎看着走开的欣月问:“欣月姐!你干嘛去?”

    欣月斜眼看着后面的鸣虎说:“方!便!”

    就在欣月说完“方便”两个字后,周围就起了红色的雾

    “那家伙这么快就露面了!”佐助冷冷的说:“欣月回来!没时间让你方便了!”

    欣月立即跑回来说:“知道了!”

    鸣虎闻了闻顿时惊住了说:“这是血雾!”

    鬼龙开启白眼,可是却什么也看不到,鬼龙皱起眉头说:“我的白眼被干扰了!”

    佐助掏出苦无,开启写轮眼说:“大家,保持集中!有厉害家伙来了!”

    欣月说:“厉害的家伙?”

    “至少是一个a级忍者”

    ……

    五个人背靠背的站在血雾之中,鸣虎心想:在这种能见度很低,血腥味很重的雾中,眼睛和鼻子都是累赘,还不如闭上眼睛将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鸣虎闭上慢慢的闭上眼睛就在这时鸣虎后背一阵发抖,他在黑暗的世界中见到一把巨剑的影子正向自己快速过来

    佐助咬牙看着后面心想:在这血雾之中使用暗器吗?

    鸣虎紧急卧倒喊:“所有快人趴下!”佐助转迅速扑倒了后的三个人就在同时,一把雕着白虎纹路的巨剑从佐助的发梢飞过

    巨剑飞出血雾,深深的扎在了一棵树上

    鸣虎闭着眼睛,在他那黑暗的世界之中,鸣虎感觉有一个人影慢慢走近那把巨剑,然后立即站立起来,掏出苦无像那个人影扔过去

    一把苦无快速从血雾之中飞出,一个眼睛不断流血的人看着飞向自己的苦无心想:在这种况下都能看见?然后那个人从树上拔下白虎雕纹剑,挡住了苦无

    只听见血雾之中“铛儿”一声,鸣虎心想:怎么回事?那个人影居然真的是敌人?

    眼睛不断流血的人放下白虎雕文剑说:“居然有人能在这血雾之中发现我……是巧合吗?还是……七代火影漩涡鸣人在这里”

    佐助站立起来,原先的三勾玉写轮眼迅速变成了六勾玉,佐助说:“不是鸣人,是我,鬼睫罗!”

    鬼睫罗立即握紧了巨溅着说:“真是冤家路窄啊宇智波……佐助!我记得我当年一个噬魂之手打碎了你的心脏,你为什么还会活着?”

    佐助挥了一下手,一把草雉剑瞬间闪现在佐助的手中◆助握着草雉剑说:“你杀的是魂影分,不过也我想知道你的手臂是怎么接上的!”

    “哼!是死亡抗拒!……一个分居然能斩断我的手臂,那么这一次我就把你的头砍掉”鬼睫罗单手结印说:“开!”血雾慢慢的散去鬼睫罗双手掐腰说:“既然是对付你……这样的小把戏是不行的……”

    佐助咄咄人的说:“你是怕我在血雾里使用雷遁吧!你的血雾是导电的,如果我使用雷遁,你的血雾反而会伤到自己”

    “你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艾宇智波佐助!”

    鸣虎心想:老是佐助佐助的!真是看不起人,我这次绝对不能让人看扁鸣虎手上突然闪现出了一把苦无

    佐助立即把草雉剑横在了鸣虎前面,佐助说:“鸣虎!你不要出手,对方是s级上忍,比起先前的那个夜一族的a级上忍强大多了,如果你和他交手,就算有我在,你也会没命的”

    鬼龙顿时心中一阵,呼吸慢慢的加重了,心想:佐助老师的意思是……他没办法保护我们?那么对方到底是多么强大的对手翱这空气中弥漫的杀气……这对于我们这些下忍来说……真是煎熬!可恶……连我都发抖了!鬼龙看着自己发抖的双腿说

    佐助转头对鬼龙说:“鬼龙放心!我虽然我可能做不到,但是会拼死保护你们的!”

    欣月看着佐助说:“佐助老师放心,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

    佐助点头说:“好吧,现在你们使用‘卍’字阵型防御,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欣月点头说:“嗯,知道了”然后欣月转头对鸣虎和鬼龙说:“鬼龙鸣虎,‘卍’阵型,敌人就交个佐助老师吧”

    鸣虎睁开眼睛,眼前顿时一阵朦胧,然后又快速闭上眼睛

    欣月看着鸣虎说:“鸣虎,你现在失血过多看不到东西了,对吧!”

    鸣虎点了点头

    欣月叹气说:“鬼龙,古介爷爷,掩护我们,我要给重新鸣虎包扎伤口”

    鬼睫罗笑了一声说:“我看看你这个小姑娘面对死亡还能冷静多少!”然后挥动巨剑向欣月冲去

    “动我的学生?想都别想!”然后佐助冲向鬼睫罗

    欣月看着鸣虎的伤口,叹了一口气说:“没感染算你走运!但是以后处理伤口别再这么糊弄了!”

    鸣虎垂下头说:“知道了!”

    欣月变给鸣虎包扎边说:“割断了一处动脉,两处静脉,没伤到骨头和查克拉经络!算你走运!”

    鬼睫罗挥起巨剑向佐助砍去◆助立即使用草雉剑格挡,“铛儿”一声,佐助被一剑砍飞了

    鬼龙愣住了心想:那么厉害的佐助老师居然被一剑砍飞了?

    鬼睫罗冲向飞出去的佐助说:“我是鬼神界之中力量最强的!跟我拼武器技,你赢不过我的!”

    佐助心想说:“呿!”然后佐助翻落地,然后一剑想鬼睫罗砍去

    鬼睫罗也向佐助砍出了一剑

    两把仅撞到一起“铛儿!”一声,火星四溅

    “铛儿!铛儿!铛儿!……”,佐助和鬼睫罗互相对砍,火星不断从两人的中间的刀刃上溅出

    ……

    欣月正在给鸣虎包扎伤口,突然一支苦无飞向欣月,鸣虎立即将苦无像那只苦无扔去

    欣月抬头看着闭着眼睛的鸣虎心想:他没有使用眼睛?

    两只苦无相撞,然后弹开

    古介立即转头看着苦无飞出的地方说:“看起来他还有同伙啊”

    一个手持绿色印有龙纹的光剑的绿发少年站出来说:“穿猫皮的瞎子果然是白虎人柱力”

    欣月看着面前的鸣虎顿时愣住了说:“鸣虎你也是人柱力?”

    鸣虎咬牙站立起来不屑的说:“没错!要不然怎么会被称为虎妖呢!”鸣虎转头看着那个人说:“没错!我是人柱力!但是我不瞎!”

    那个人笑着说:“既然你是人柱力,那么你可以死了!”那个少年伸出手,手上立即出现了一个不断放绿色的电流的光球

    欣月顿时愣住了说:“是雷切?”

    鸣虎咬牙说:“又是向一族那些混账东西的话!我……已经听腻了!”鸣虎掏出苦无说:“来吧!”

    就在这时,一个不断放电的光球挡在了鸣虎的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