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不再胆小的誓言

    第二十节不再胆小的誓言

    五个人一条林间小路里走着,鸣虎一个人走在前面,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事物心想:这次任务是级,会遇到攻击的,必须保持警惕,如果不在敌人发现我之前发现敌人的话,我这样的拖后腿早晚会挂掉的!

    欣月背着手看着四周打量的鸣虎叹了一口气说:“自己非要执行级任务,结果执行了级任务你又紧张成这个德行,哎!自找苦吃!何苦的呢!”hxm

    鸣虎转看了一眼欣月说:“我一直都在自找苦吃!”

    欣月不屑的说:“没错,你自找苦吃,瞧瞧你都怕的发抖了”

    鸣虎看着自己不断发抖的左臂体心想:为什么会发抖翱

    鬼龙看着发抖的鸣虎说:“切!没胆子就别逞能,你这个胆小鬼!”

    鸣虎咬牙看着鬼龙

    鬼龙一副高高在上的神看着鸣虎说:“你的那副面孔是什么意思?想揍我吗?来啊”鬼龙闭上眼睛说:“不过前提是你要有送命的决心啊”

    欣月摊开手说:“像鸣虎那种胆小鬼,怎么会敢有送命的决心呢!你就别拿他开玩笑了,鬼龙”

    鸣虎生气的说:“懒得听你们说话!我到前面探路去”然后鸣虎转向前面跑去

    佐助双手插兜看着跑开的鸣虎说:“别自己走的太远,不然遭到攻击我们可没办法支援你!”

    鸣虎踩过一个水坑说:“我知道!”

    佐助和那个老人看着水坑立即全都睁大了眼睛

    佐助心想:哼,这种天气里,路面上那里来的水坑啊

    老人从黑锅里取出一把长刀心想:这么快就来了吗?

    鸣虎踩过水坑,跑了几步,突然全一阵发抖,鸣虎顿时定住了,鸣虎瞪大了眼睛咬牙说:“动不了了……”

    鬼龙闭上眼睛说:“胆小鬼,还没遇到敌人就被吓得动不了”

    欣月看见了水面上突然泛起了涟漪迅速喊:“鸣虎小心!”

    鸣虎回头,看见护额上印有阳鱼图案的忍者慢慢从探出头来

    老人拔刀,然后快速冲向那个忍者

    那名忍者笑着说:“死吧!”然后忍者向鸣虎扔出了一枚苦无

    鸣虎勉强的躲开,苦无擦过鸣虎的手臂,鸣虎紧急的站稳心想:好险可是鸣虎刚缓过神来就看见那个忍者快速冲向鸣虎

    鬼龙睁开眼睛看着一动不动的鸣虎说:“切!吊车尾”然后鬼龙快速冲向鸣虎

    忍者一脚飞踹踹在鸣虎的部,鸣虎被一脚踹飞,摔倒了树上

    鸣虎靠着树抬头看见忍者的手掌想自己的脑袋打了过来鸣虎一动不动看着打过来的手掌心想:可恶!

    就在忍者手掌在击中鸣虎的头部时,忍者汀了

    忍者转看见鬼龙抓着他的手臂心想:这是向一族的小鬼

    鬼龙抡起手掌说:“柔拳!”然后一掌打在忍者想

    忍者立即吐了一大口鲜血

    老人双手握紧长刀喊:“小鬼让开!”

    鬼龙立即翻躲开

    忍者捂着部,看着冲向自己的老人惊住了说:“这家伙是……!”

    老人说:“雷遁!猛龙断空战!”接着老人变成了一个放电的龙头,龙头张开嘴,咬住忍者,忍者开始惨叫,最后龙头撞在树上一声爆炸,“咔咔……”一棵树倒在了地上

    忍者靠在树干上,抽搐着,上时不时的喷出电火花

    忍者咬牙要起来

    老人低头看着忍者说:“别费力气了!你现在全的生物电全都紊乱了,你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

    忍者不甘心的说:“可恶!”

    老人看着那个忍者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鸣虎?”

    忍者笑了,然后“咔嚓”一声,咬舌自尽了

    老人看着的忍者头上的护额说:“是极忍村的忍者”

    鬼龙看着那个老人说:“这个老头有这么厉害吗?”

    欣月笑着说:“哼!他可是实力s级的万年下忍古介爷爷!当然厉害了”

    鬼龙转头看着欣月说:“难怪你没动!”鬼龙突然发现了什么说:“但是……为什么……古介老头会变成厨师呢?”

    欣月摊开手说:“谁知道呢!”

    古介转走到佐助边说:“佐助小鬼!看起来我们必须放弃这次任务了”

    佐助点头说:“没错,继续执行这个任务会死人的”佐助看了看鸣虎

    欣月斜眼看着鸣虎是说:“全是因为那个吊车尾!”

    鬼龙双手插兜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看着鸣虎说:“没受伤吧!胆小鬼!”

    鸣虎捂着自己的口说:“我才不是胆小鬼……”

    “见到敌人一动都不能动,抖成那个样子,还说自己不是胆小鬼……”

    欣月走过来,看着鸣虎笑着说:“鸣虎你偷着乐去吧!任务现在取消了,你……解放了”

    鸣虎皱起眉头问:“怎么,才遇到一点抵抗就放弃任务了?你们这样也太没有毅力……(此处略去一百字)”

    欣月听着鸣虎不断的抱怨有些耐烦了,掐腰生气的喊:“少抱怨了!任务被放弃不还是因为你!你这个胆小鬼!什么也不会,而且见到敌人就一动不动了,我们是怕你在任务中死掉才决定放弃这次任务的!你有没资格说我们!别把我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这个混蛋!”

    鸣虎顿时愣住了心想:因为我……放弃任务?

    “你这个吊车尾!到底想拖我们后退到什么时候艾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也就不会放弃上次的中忍考试了,我现在真想把你踢出我们的第四班!”

    鬼龙看着鸣虎说:“第四班不需要吊车尾!”

    鸣虎握紧拳头,然后试着站立起来,但是鸣虎口的针扎一样的疼痛,立即让他跪倒在地

    佐助转走开说:“我决定将任务放弃,我们回木叶吧!”

    鬼龙转走向佐助说:“知道了!”

    欣月恶狠狠的说:“吊车尾加上胆小鬼你真麻烦!”然后欣月转走开

    佐助看着跪在地上的鸣虎说:“鸣虎,没事吧”

    鸣虎闭上眼睛心想:因为我拖后腿……鸣虎咬着牙爬起来喊:“都等一下!”

    四个人立即回头看着鸣虎

    欣月转头生气的看着鸣虎说:“你这个家伙还干嘛翱”

    鸣虎捂着口,满头大汗的看着前面的四个人说:“就因为我……就因为我放弃这次任务了,对吗?”

    鬼龙转头说:“没错!我们没法一边战斗一边保护你!你这个拖后腿的……废物!”

    鸣虎听完这话,立即加重了呼吸说:“我才不用你保护呢!”然后鸣虎将拳头对准鬼龙,快速掏出苦无将苦无快速横在自己的拳头上恶狠狠的说:“我才不是胆小鬼!”

    佐助着急了伸出手说:“鸣虎,冷静!”

    鸣虎神严肃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然后将苦无使劲压下,接着快速拉动苦无,瞬间鲜血四溅,鲜血溅在鸣虎那很是严肃的面孔上

    欣月着急的说:“鸣虎你在干什么啊”

    所有人全都愣住了,鸣虎看着沾满鲜血的苦无咬牙哭着说:“为什么总是我?刚到木叶就遇到刺杀;不得已的变成老虎,结果还传的全村都是,让人说成是‘虎……妖’;在村子里呆了一年,居然还是没有人拿我当木叶村的人;我看这里实在不属于自己,想离开木叶,居然又遇到叛忍的攻击;被人家上忍重打的伤不起之后,居然又被那些人弄了回来,为什么总是我!为什么只有我会这样!”鸣虎攥紧苦无,咬牙说:“我本来拥有可以高速行动行动的体,对于忍具的精通,对查克拉的出色控制……我应该是最强的!结果就是因为没有父母,没人指导我学习忍术,居然被你们两个什么也不是混蛋瞧不起?”鸣虎恶狠狠的看着欣月和鬼龙,然后开始往苦无上注入查克拉,苦无上的血很快被蒸发了,然后鸣虎转生气的将苦无扔向后的大树,苦无穿透大树,击碎大树后面的巨石◆助看着大树上正在燃烧的孔洞愣住了心想:火遁查克拉?

    鸣虎将血淋淋拳头对准那四个人说:“我再也不会像刚才那样了,我不会再发抖,见到敌人我再也不会打怵!而且……我再也不让别人来救我了!我要用我沾满鲜血的左手起誓!我波风鸣虎!如果在遇到敌人打怵害怕就让我的这只手彻底烂掉!让我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废人!”鸣虎垂下血淋淋的手说:“我要求任务……继续进行!”

    欣月看着脸上沾满血的鸣虎顿时愣住了,然后慢慢垂下头心想:我从来没有想过鸣虎是无父无母的孩子,我居然对他说那种话……,看起来以后要对他好一点啊

    鬼龙看着鸣虎说:“少拿无父无母当借口了,如果我像他的话,我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

    佐助走向鸣虎然后对着鬼龙说:“孤独可不是被父母骂了的伤心能比得上的!你说这种话可有点让人讨厌了,鬼龙!”

    鸣虎从忍具包里拿出了一卷绷带,然后缠在自己的手上

    佐助转头看了看原地站着的三人说:“任务继续进行吧”

    鸣虎龇牙笑了

    在鸣虎的心中里的一个黑暗角落,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