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鹰愁涧之战—鸣人暴走

    鸣人使用仙人模式在前面快速奔跑着。

    鸣虎一边跑一边大喊:“鸣人,站住!”

    鸣人看见前面有一个女孩子,边跑边喊着:“站住!”

    这是有两个rì向一族的人挡住了鸣人的去路。

    一个人摆出战斗的姿势说:“七代!从现在开始,你就别想在往前一步!”

    鸣人咬牙说:“混蛋!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的螺旋丸,不讲面!”鸣人伸出右手,接着查克拉在鸣人手中聚集起来,最后变成了直径在一米左右的螺旋丸。

    那个人说:“八卦空掌!”然后一掌打向鸣人。

    鸣人向左翻躲开。

    另一个rì向一族的人结印“巳”说:“土遁,土城壁!”

    然后一道土墙挡在了鸣人面前,鸣人喊着:“超大玉螺旋丸。”然后鸣人把那个大个的螺旋丸打在了土墙上,土墙当即粉碎。土墙粉碎后,鸣人结印说:“多重影分之术!”

    鸣人分出了两个影分,然后说:“你们两个搞定他们。”

    “是。”两个影分跳向rì向一族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两个rì向一族的人按在地上。

    鸣人从两个人中间跑过。

    鸣虎来到了那两个人前,看了看那两个人说:“混账!”然后鸣虎结印“戌”说:“仙法,白虎下山!”鸣虎的上眼皮变成了红sè,眼睛变成了蓝sè,嘴里长出了长到下巴的像剑齿虎一样剑齿,鸣虎快速向鸣人追去。

    小樱一行正在山洞里前行着,突然山洞前面一声巨响,小樱看着前面升起的烟尘说:“发生什么事了。”

    “到前面去看看!”佐助冷静的说。

    五个人来到烟尘升起的地方,只见前面的山洞上有一个大窟窿,一个rì向一族的人的尸体被陪镶嵌在山洞的岩壁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木叶丸说:“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佐助透过山洞上的大窟窿看着外面,说:“应该是从鸣人他们那边是被硬礽过来的。”佐助走开说:“用了那么大的力气,那家伙疯了吗?”

    小樱把拳头放在口低头看着岩壁上镶嵌的尸体说:“鸣人,不会有事吧?”

    佐助听见了小樱的话轻笑了一声说:“你既然那么担心鸣人,为什么不和鸣人说呢?”

    小樱当即被惊住了迅速脸红说:“我才不会担心那个混蛋呢。”

    鸣虎快速的奔跑,然后突然跳起,将前面的鸣人按到在地上。

    鸣人挣扎着说:“混蛋,放开我!”

    鸣虎使劲的按着鸣人摇头说:“我不放!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鸣人绝望的捶着地面说:“可恶,她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啊。”

    鸣虎放开鸣人,坐在地上问:”谁啊,谁和他们在一起啊。”

    鸣人爬起来说:“是雏田。”

    “是这样啊。”鸣虎大喜说:“那么你抓住她,她兴许还会知道什么rì向一族不为人所知内呢。”

    “这样是说没错。”鸣人低下了头说:“但是……她居然都会和他们混在一起,那全是我的错,我不和她分手就好了……。”

    鸣虎摇头说:“鸣人你先别想那些,夺得鹰愁涧消灭这里的叛忍,这才是第一任务。”

    鸣人不耐烦的站起来说:“我知道啊。”

    鸣人拉起鸣虎说:“快走,不能让雏田跑了。”

    两个人一起奔跑。

    小樱一行看到了洞出口,小樱突然皱起了眉头想起了一件事

    在点着蜡烛的地下走廊里,小樱和另外一个忍者(天藏)快速从蜡烛旁跑过,小樱眼睛里淌着泪水心想:三年了,我们终于来到了这里,你到底在哪里啊,佐助君!

    过了一会,小樱他们汇合了正在和大蛇丸战斗的鸣人,大蛇丸见状立即跑开了,不久又传来一声巨响,三个人愣住了,然后向巨大响声传来的地方跑去,他们转了好几个弯来终于见到了出口,小樱看见出口外面佐井仰头不知道看着什么。

    小樱立即跑上去,来到佐井面前恶狠狠地训斥着他说:“佐井,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要杀佐助……。”

    “小樱吗?”佐助的声音传到了的耳朵里,小樱当即愣住了慢慢转过头看着站立高处的人影说:“佐助……君。”

    鸣人看到小樱变成神心想:找到佐助了吗?鸣人抬腿跑了过去,奔跑的过程中,鸣人绊到了石头,差点摔倒,鸣人跑到了出口,看着佐助。

    佐助冷冰冰的说:“鸣人吗?”

    “佐助。”鸣人用一种久违的神看着佐助说。

    之后……佐助抽出草雉剑砍向鸣人,然后佐井救下鸣人,接着鸣人,佐井和天藏一起攻击佐助;最后全都被佐助打倒。

    佐助跳到上面快速结印说:“结束了。”大蛇丸突然出现,抓住佐助的手说:“不要使用哪个术,佐助。”

    佐助冷淡的说:“放开我。”

    大蛇丸无奈的放下了手。

    然后,佐助和大蛇丸消失在了鸣人的视野之中,鸣人看着离开的佐助哭着说:“不要走,佐助……。”

    接着,佐助和大蛇丸走了,小樱看着地上流着泪看着佐助消失的地方。

    鸣人跪着地上低头痛哭说:“三年了……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和他的差距怎么还是这么大?可恶!”

    小樱流着泪说:“你哭?你哭能把它哭回来啊。”

    “下一次我一定要用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把它带回来,我要变得更强。”

    “还有我,我要和你一起变强。”

    想到这里小樱眼睛流出了眼泪说:“佐助,我问你一件事。”

    佐助冷冷的说:“说吧。”

    小樱低头说:“你是不是自从离开木叶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过?”

    佐助面无表的说:“啊,足足四年。”

    小樱握紧拳头说:“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们?”

    佐助闭上眼睛说:“看起来你想起了什么了。”

    鸣人和鸣虎奔跑着,突然鸣虎站住说:“站住!是四代白虎!”

    四代白虎从天而降挡住了鸣人和鸣虎的去路。

    鸣人一听四代白虎,全立即溢出了红sè的查克拉咬牙说:“就算是四代白虎也别想阻拦我!”鸣虎看着全被红sè查克拉覆盖的鸣人皱着眉头说:“鸣人……你,你到底怎么了?”

    鸣人上覆盖的红sè查克拉渐渐变成老虎的形态。鸣人停住说:“为什么只有我会活的这么难?从小一个人?好不容易用了朋友,朋友就离我而去,成了火影找回朋友后,我还要受你们这些人的威胁?我有多么不甘心?而且,小樱好不容易说喜欢我了,却又被你们rì向一族就那样给弄失忆了,四五年的努力就那么白费了。”鸣人愤怒的吼道:“干嘛只有我会这样啊。”鸣虎看着鸣人低下了头说:“知足吧,你比我幸运多了,鸣人。”

    四代白虎听着鸣人这么一说,笑了说:“哼,你的确够命苦,听到你的经历,我其实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是我作为通灵兽和别人签订了契约,我就不能不遵照他的意思,因为我不能违背原则,对不起。”

    鸣人的皮肤渐渐渗出了鲜血。

    鸣虎见鸣人的老虎外衣发生了变化说:“鸣人,快住手!”然后冲向鸣人,鸣人看了鸣虎一眼,然后用老虎外衣的尾巴向鸣虎打去,鸣虎虽然有杀气感知,但是因为速度鸣人这一回的攻击速度太快,无法躲开,所以鸣虎进行了简单的防御,鸣人的老虎尾巴打在鸣虎的双臂上。

    鸣虎被鸣人尾巴打飞,鸣虎像箭飞过山涧,摔在了一个洞口前,鸣虎吐着鲜血看着山涧那边的鸣人哭着说:“可恶的修罗白虎,干嘛要他想那么多的事啊。”

    小樱看见鸣虎突然摔在了洞口前,立即跑上去。

    佐助等人也一同跟上去。

    鸣虎苦着脸看着鸣人的皮肤渐渐从上剥落,最后鸣人变成了一个红sè没有皮肤的老虎。

    小樱跑出洞,来到鸣虎前,看着山涧对面的红sè老虎,立即想起了那个袭击过她的四尾怪物。

    小樱看着没有皮肤的老虎,扶起鸣虎说:“怎么回事?”

    鸣虎低头说:“是鸣人,鸣人暴走了。”

    “怎么会这样?”小樱吃惊的说。

    “鸣人突然想起了很多不愉快的事,然后就暴走了。”

    小樱突然想起在天地桥药师兜说的话。

    小樱和药师兜看着四尾怪物。

    小樱吃惊的心想:那个是……鸣人?

    药师兜说着风凉话:“都变成那样了还要救回佐助吗?真是苦命的孩子啊。”

    小樱立即流下了眼泪,冲向四尾怪物哭喊着:“鸣人,佐助这一次要我来拯救,求你了,变回来吧。”

    小樱看着眼前没有皮肤的老虎走了几步,睁大眼睛说:“那个也是鸣人?”

    鸣虎拉住小樱摇头说:“不要去,那是修罗白虎,不是九尾,如果被他逮到必死无疑。”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