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 波风鸣虎参见

    “我!”自来也站在纲手和大蛇丸面前摆着他的造型,说:“原先三忍之一,现在妙木山的蛤蟆仙人,自来也大人……。”纲手一拳将自来也打到生气的说:“少装了!你个混蛋不是死了吗?……。”

    “我给他救活了!”一个金发少年,穿着白sè的虎皮马甲,背着一把雕文的单刃巨剑,蹲在樱爸边,清理着缠在樱爸上的那些灵体化树藤说。

    樱爸看着那个孩子的眼睛说:“谢……谢谢。”

    孩子微笑说:“不用谢。”

    孩子站起来转看见被打倒在地的自来也叹气想: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把这个笨蛋复活了,然后让他参加自己的婚礼。

    大蛇丸看着孩子的头发说:“那是四代火影?”

    自来也爬起来说:“不是,他叫鸣虎,波风鸣虎,是波风一族的,开头我也以为他是水门呢,但是看到他的眼睛时,我才发现他不是。”

    “少在那里墨迹了,现在我要把你们全都杀掉!”邪灵鬼泣笑着说,然后消失。

    鸣虎闭上眼睛,然后突然转,伸出右手大喊:“混账东西!”然后一把在瞬术之中的邪灵鬼泣抓住,然后按到的地上气势人的说:“你找死吧?”

    邪灵鬼泣咬着牙说:“你这个家伙,背后长眼的吗?”

    鸣虎眼神有些愤怒的看着对方。

    “你难道拥有白眼?”

    鸣虎握紧拳头,然后突然一拳打得瓦石横飞说:“你再废话我就杀了你!”

    邪灵鬼泣看着鸣虎打在自己脑袋旁边的拳头惊住了心想:怪力?

    鸣虎放开邪灵鬼泣说:“你现在太弱!不想杀你,滚!”

    邪灵鬼泣爬起来拿起短剑不服气的走开说:“咱们走着瞧。”

    “走着瞧?”鸣虎转头看着修邪灵鬼泣说:“不服啊?”

    邪灵鬼泣立即转头说:“不服……。”邪灵鬼泣突然愣住了,他看着就在自己眼前不断转动的红sè螺旋丸,满头淌汗,鸣虎抓着红sè的螺旋丸问:“服了吗?”

    “啊。”

    鸣虎抓碎红sè的螺旋丸说:“告诉十二生肖,十四年之内如果你敢打木叶的主意,我保证会灭了你们的!”

    “切!你连这个都知道?”修罗鬼泣说。

    “我不想重复刚才的话,滚!”

    修罗鬼泣灰溜溜的走了。

    樱爸目不转睛的看着鸣虎问:“波风……鸣虎是吧。”

    “怎么了?”鸣虎问道。

    “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吧。”

    鸣虎愣住了说:“怎么不是啊?”

    樱爸拿出一块臂章说:“这是刚才从你上偷出来的。”臂章上有一个白圈,白圈旁边有一个漩涡,鸣虎立即抢过臂章说:“不要乱说,会出事的!”

    “我要维护我chūn野家族那不受污染的家纹,所以我必须知道,你父母到底是谁?”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算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鸣虎叹气贴在樱爸耳边说了几句话说:“你知道了?”

    樱爸当即愣住了。

    鸣虎叹气说:“既然这个老头子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就直说了,我叫波风鸣虎,来自十五年后,白虎人柱力,父亲你们应该一看就知道了,至于母亲你们自己去猜,我回到这里的任务是:一复活自来也老师,完成我父亲的一个心愿;二杀掉rì向白炎,还木叶村一个安宁;三,封印即将出现的四代白虎。”

    “无聊,这种骗小孩的把戏,你以为我会信吗?”大蛇丸不屑的说,然后走开。

    纲手看着鸣虎,想起鸣虎按倒邪灵鬼泣时喊得话心想:那眼睛和眼眉,还有那xìng格,不会有错的,那个丫头,最后居然和鸣人走到一起去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呢。纲手眼睛变得有些犀利,心想:试试他的手吧。

    自来也心想:原来把我复活全是那个笨蛋的主意啊,真是乱来啊……。

    “都和我回木叶吧。”鸣虎说。

    “小鬼,少命令我们!”纲手吼着冲向鸣虎说:“我已经受够你了!”

    自来也喊:“纲手,住手!”

    鸣虎皱起眉头说:“试探我吗?”

    纲手一拳打向鸣虎,顿时周围瓦石横飞。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鸣虎和纲手,鸣虎抓着纲手的手腕说:“我不是漩涡鸣人,脾气很不好,不要这样做了,纲手nǎinǎi!”

    自来也拉开纲手说:“我听他说过自己的经历,很悲惨,虽然同为人柱力,但是他过的比鸣人艰辛的多,所以久而久之脾气变得有些暴躁,所以你不要惹他纲手!”

    鸣虎走开说:“谢谢自来也老师帮我说明。”

    “这孩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纲手问道。

    “一会我细细和你说,我会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自来也看着走开的鸣虎说。

    雨中,樱爸,大蛇丸和鸣虎在前面走着,自来也和纲手在后面边聊天边看着前面的鸣虎。“你应该发现了吧,鸣虎是……。”自来也说。

    “啊,是鸣人和小樱的孩子,和他们两个很像呢。”纲手说。

    “鸣虎……本来名字叫鸣樱,但是他觉得那个名字太娘娘气了,所以他就硬是让大家把对他的称呼改了。”

    “波风鸣樱?的确像女孩子的名字呢。”纲手笑道:“鸣人和小樱那两个家伙是怎么想的?”自来没有笑说:“怎么想的不知道,他只告诉我他十四岁之前,鸣人和小樱那两个家伙一直没有陪在他边,他是一个人活过来的,不只是这样,全村人都很恐惧他,厌恶他,在学校时候他虽然拥有漩涡一族的强大体力和chūn野一族对查克拉的优秀控制力,但是成绩还是上不去,所以,从来都没有人认可他。”

    “那么他和鸣人不一样吗?”

    自来也摇头说:“不,鸣人至少还有伊鲁卡认可他,但是鸣虎却什么也没有,完全靠自己的领悟,并且他不会恶作剧,不会吸引他人目光,结果他就成了木叶村里可有可无的一个人,就因为他可有可无,所以他才会执行这个能去不能回了任务。”

    “这样啊,那么他也太……。”

    “而且他还面临了鸣人同样的命运,他自己唯一的朋友离自己而去,自己所谓心的女孩喜欢了别人,结果鸣虎为了能让他们两个在一起暴走了十次,其中有两次他差点无法变回来。”

    纲手看着鸣虎说:“他还经历了什么?”

    “他没能阻止自己弟弟的离去,眼睁睁的看着弟弟堕落,最后为了保护木叶打废了自己的弟弟,结果他还是没有让大家刮目相看。”

    “你刚才说所谓心的女孩?那么他真正心的女孩是……。”

    “是最早和他在一起一个的女孩,那个女孩最后为保护他,好像死在了别人手上,这个他也不确定,他是在没有知道对方况时就匆匆赶到这边来的。”

    “这么说,这个家伙……承受住了相当于鸣人两倍的痛苦?”

    “差不多吧。”自来也笑着说。

    “自来也老师。”鸣虎回头说:“我可比鸣人那个混蛋惨多了,不要拿我和鸣人比好吗?”

    “知道了。”自来也叹气。

    “对了,自来也,他是怎么把你复活的?”纲手问。

    “他用了什么叫……我忘记了。”自来也摇头。;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