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 第二次鸣佐终结谷大战

    风声吹过,小樱走过已经是只剩下到处都是伤痕的终结谷,四处搜寻着,突然小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鸣人,立即皱起了眉头,然后快速跑了过去,来到鸣人边,看着鸣人部的三处深深刀伤,嘴角上的流着血,当即用手抓住了自己的口,她无法掩饰自己的心痛。

    “小樱……。”鸣人吐着血说。

    “不要说话了!”小樱当即跪下,把鸣人的头放着自己的腿上,用医疗忍术治疗鸣人部的伤。鸣人笑着说:“小樱,佐助……咳咳!……。”

    “笨蛋!你快别说了!求你了。”小樱尽全力抢救者鸣人。

    “佐助,他认输了,我完成了约定!佐助被我带回来了。”鸣人伸出手去够小樱的脸。

    小樱看着渐渐靠近自己的鸣人那沾满鲜血的手,听着鸣人那越来越微弱的声音。

    鸣人很小声的说:“小樱……其实我一直都喜欢……。”

    yīn风吹过小樱的头发,小樱看着渐渐靠近自己的鸣人的手瞬间垂了下去,摔到地上小樱心想:鸣人……死了?小樱无法接受这种现实而睁大了眼睛。

    卡卡西跑了过来,看着鸣人和小樱的况立即惋惜的叹气然后抬头看着天心想:着就是命运吗?小樱的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泪水流过小樱的脸颊,滴在全是伤的鸣人的脸上。

    天上yīn云密布,雨点一滴一滴的从天上掉了下来,拍打着雨中的三人。

    ……五小时前……

    两个人,站在远处准备观看这一场决斗,一个是阿飞,另外一个是药师兜。

    “真是谢谢你救我们了。”阿飞说。

    “想不到,白眼会如此厉害,居然能破掉终极幻术伊邪那美。”药师兜感叹道。

    “先不要感谢,我只是想利用你们两个来除掉会妨碍到我计划的人,我们的关系只是互相利用而已。”rì向白炎说。

    “哼,这种语气真是让人不爽啊。”阿飞说。

    “不过他说的也对,我们三人的关系就是相互利用嘛。”药师兜笑着说。

    “请你们在看完好戏后,收拾掉宇智波佐助和将会到来的chūn野樱。”

    “知道了。”阿飞点头说。

    小樱此时在村口站着,一动不动。

    卡卡西走过来说:“小樱,你不准备去看看吗?”

    “这是他们两个的决斗,他们希望有人打扰他们,如果我去就一定会插手的,到时他们两个会生气的。”小樱低头说。

    “那么慢点走,我想如果慢点的话……你能正好看到他们两个的决斗结束。”卡卡西说。

    小樱看了一眼卡卡西说:“老师你似乎也很想去呢。”

    “啊。”卡卡西点头说。

    “那么……我们走吧。”小樱和卡卡西一起走出了木叶村。

    佐助来到终结谷,说:“今天我一定要……彻底打败鸣人,让他的一切永远的消失掉!”

    蛤蟆吉突然出现在终结谷,后还背着穿黑sè镶边的绛紫红sè大衣大衣上的是五个大字格外醒目“七代目火影”鸣人,鸣人笑着说:“谢谢你了,蛤蟆吉。”

    “小心点啊,鸣人。”蛤蟆吉说。

    “啊,放心吧,你先回去吧。”鸣人笑着说。

    “再见,有事叫我。”蛤蟆吉消失。

    终结谷里回着风声,鸣人转看见佐助,然后走向他,两个人的沉重脚步声在终结谷里回。两个人面对面的站住。

    佐助看着鸣人的衣服说:“想不到你这个家伙还真的成为火影了呢。”

    鸣人笑着说:“的确,我也没想到呢,我居然能成为火影。”

    佐助不屑的说:“在那之后的四年,你似乎为了我拼尽了全部呢?居然一直都没有忘记我。”

    “那可是约定啊,怎么忘记。”鸣人攥紧拳头说注视佐助说:“佐助!”

    佐助不屑的说:“哼。”

    鸣人脱掉大衣,说:“就让我们把迄今为止的一切恩怨在这里了结吧!”

    佐助笑了说:“我也正有此意,我今天要在这里再次把你打得爬不起来!然后把你的一切全部否决!”

    鸣人闭起眼睛想起以前和佐助的总总,说:“佐助!这话你早就说过了,不用再说了!”鸣人睁开眼睛,开启仙人模式。

    佐助也开启六芒星写轮眼说:“让一切都结束吧。”

    两个人同时向对方冲去,而且两个人双目对视,在水面上奔跑,佐助把手放在修好的草稚剑的剑柄上,鸣人也从腰中取出自己的拳刺。

    佐助抽出草稚剑,鸣人抡起握紧拳刺的手,两个人同时向对放砍去,当即四溅的火星蹦的到处都是。

    两双愤怒的眼睛交错而过。

    鸣人和佐助都出现在对方的意识之中,鸣人说:“佐助……。”

    “干什么?”

    “你曾经说过,一流忍者只要一交手就会知道对方想什么,是吧。”

    “没错,怎么了?”佐助冷漠的说。

    “那么,我们现在明明全都是一流忍者了,但是为什么?我无法知道你在想什么呢?你把大大蛇丸老师劝回木叶,帮助忍者联合军重伤斑和阿飞,现在又要毁灭木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居然完全不知道。”鸣人说:“难道你有什么计划?这也不可能,因为你不喜欢拐弯抹角。”

    佐助笑了说:“鸣人我知道你现在想的是,为了保护村子,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为了这些,你想狠心斩断你对我的羁绊。”

    “哈哈……,佐助我们两个的况居然都一样啊。”鸣人笑了说:“你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哼,我终于知道了。”佐助笑道:“真正的一流忍者原来是这样的。”

    鸣人也笑道说:“既能知道对方想什么。”

    “又不会让对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才是一流忍者。”佐助打断鸣人说。

    “既然我们两个都不知道对方想什么,那么……。”

    “就让我们凭直觉来一决胜负吧。”

    “我也正有此意。”鸣人笑着说。

    两个人都跑到了对方的后面,跑了两三步,全都停下,但是因为刚才的冲出去的速度过快,两个人全在水面上滑行着。

    鸣人蹲在水面上边滑行边转,佐助也是如此。

    两个人同时停下了,然后两个人又同时转像对方冲去。

    鸣人的世界静止了,鸣人在想:这就是命运吗?无论怎么样都摆脱不了的命运,佐助说是向木叶复仇,但是我知道,他那并不是因为仇恨,那是为了什么?回想起来,现在的忍界应该已经没有仇恨了,所有人已经能够相互理解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忍者之间还会有那种血腥的冲突。

    佐助的世界也定格了,佐助心想:鸣人,你被人们说成是六道仙人,但是你还是化解不了仇恨,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仇恨只是战争的衍生品而已,就算你化解的所有的仇恨,但是爆发一次战争,新的仇恨就会再次产生,之后这些仇恨就会使战争更容易的爆发,你开始就没有弄明白战争爆发的原因。

    鸣人看了着佐助突然想到了:原来是这样,开始引起战争的根本就不是那些所谓的仇恨,是因为虚伪的名誉、信仰和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冲突,因为这些引起了战争,战争引起了仇恨,接着仇恨和战争之间就开始了恶xìng循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佐助应该是想回木叶才这样做的,可是他不想很没面子的回去因为这关系到宇智波家族的名誉,所以他想以一个一流忍者的份和我决斗,然后战败死去,最后以尸体的形态回到木叶,但是这我绝对不许,我要把他活着带回去!就算把他全的骨头都掰断,也要把他带回去!

    ……;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