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佐樱忍法对战(血迹)

    “鸣人,前面没人。”雏田开着白眼看着前方。

    鸣人高兴的说:“谢谢你了,雏田。”鸣人穿着医院的白大褂,爬上小樱家的阳台,然后悄悄的打开窗户,在小樱的上,拿起小樱已经修补好的自己的那黑橙相间的衣服和裤子,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好了,拯救作战开始。”

    鸣人穿上衣服,跳下阳台,来到小樱家楼下,然后飞奔向木叶村的大门,雏田也紧随其后。

    雏田到达大门的附近站住说:“两个守卫子铁前辈和出云前辈。”

    鸣人叹气说:“那么,就对不起他们了。”

    鸣人结印说:“影分之术。”

    鸣人说:“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你在他们后面打晕他们。”

    影分这时看见小樱正向鸣人走过来说:“喂,你还是直接跑出去吧。”

    “为什么?”鸣人问道。

    影分小声说:“小樱。”然后指了指后面。

    鸣人回头,见小樱站在鸣人后,yīn着连说:“鸣人!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去?”

    鸣人转过头咽了一口吐沫说:“雏田,谢谢你了,不过……。”鸣人突然跑向了大门喊:“跑啦!”

    小樱掐着腰看着跑开的鸣人说:“你以为你逃的掉吗?”小樱抓住鸣人的影分,用力的向鸣人扔去。

    鸣人掏出拳刺想村外的一棵树扔去。

    鸣人被自己的影分砸倒。

    小樱跑向被砸倒的鸣人,突然鸣人不见了,小樱四周环顾咬牙说:“混蛋,你别想跑。”

    鸣人站在村外的一棵树上,从树上摘下小樱给的拳刺说:“想不到,还得用飞雷神才能出来。”

    小樱这时突然出现在鸣人所在的那棵树的树下,说:“不想用就不要用嘛。”

    鸣人低头看见小樱就在自己脚下,掐着腰看着自己,鸣人叹气说:“真是没办法。”鸣人结印说:“多重影分之术!”

    一百多个鸣人从树上跳下,影分喊着:“有本事,来抓我啊,小樱。”

    小樱看着这一百多个鸣人说:“你以为我一点防备也没有吗?”小樱带上手往地上用力砸了一拳,地面当即全部裂开,剧烈的晃动中,鸣人的一百个影分几乎消失殆尽。

    剩下的十个鸣人,看着小樱说:“大家,快跑啊。”

    十个鸣人分散,跑开。

    小樱结印说:“多重影分之术!”

    十个小樱追着十个鸣人四散跑开。

    一个鸣人正跑着,结果被突然从后面砸过来的石头给砸倒,等倒要怕起来时,却被小樱抓住,小樱说:“我知道你是影分,对不起了,鸣人。”小樱一拳下去,把鸣人打消失。

    小樱扑了扑双手说:“不是。”小樱解除影分,小樱消失。

    一个鸣人在树上跳跃着,这时他看见佐井画的大鸟从自己头上飞过,鸣人叹气说:“完了。”

    小樱从天而降大喊:“鸣人!”小樱一拳将鸣人一拳打到的地底下,小樱跳到地面,看着空空的大坑,说:“这个也是影分吗?”小樱叹气,然后消失。佐井从天上跳下来,看着消失的两个人说:“影分?鸣人和小樱在搞什么?”佐井挠头翻开一本书,上面说:“朋友夫妻两个人如果在闹别扭,你这个时候插手,很容易惹祸上,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应该赶快离他们两个远一些。”佐井点头说:“我知道了。”

    又一个鸣人来到空空如也的空地上,看着这个无处躲藏的地方着急的说:“怎么办呢,小樱马上就要追上来了。”然后突然开窍说:“有了,躲土里。”鸣人结印说:“土遁之术。”

    鸣人在空地上消失。

    小樱追上来,看了看着处空地说:“居然让那个大笨蛋甩掉了,可恶!”小樱生气的一拳砸向地面,顿时整个空地全都裂开了。

    鸣人看着突然裂开的地面哭喊道:“这叫什么点子啊?”

    “鸣人,找到你了。”小樱的跳到鸣人面前,从土里抓出鸣人,然后把鸣人拖出来,一拳把鸣人打消失。

    ……

    过了一会,鸣人站在树上,回头看着后方说:“全部都被抓住了吗,不愧是小樱,但是……没抓住我这个本体。”

    小樱处理掉了最后一个鸣人的影分说:“鸣人的本体应该一经往终结谷走了吧,那么……我只能继续追了。”

    鸣人继续向终结谷前进。

    小樱冲向佐助的须佐之男,一手拿着查克拉刀,一手握紧着拳头。

    佐助用须佐之男手里拿着的大剑刺向小樱。

    小樱向右边翻滚躲开,说:“樱花冲!”然后爬气来跃起,抡起拳头大喊:“混账东西!”

    佐助用须佐之男的盾牌打算挡住小樱的拳头。

    小樱一拳打在须佐之男的盾牌上,佐助连同须佐之男全部摔倒。

    佐助咬牙说:“没见过这么棘手的。”

    佐助躺在地上一个千鸟锐枪向小樱看去。

    小樱往查克拉刀注入风遁查克拉挡住了佐助的千鸟锐枪,然后小樱落地又取出另一把查克拉刀,同样注入风遁查克拉,向佐助扔去。

    佐助用须佐之男的盾牌挡住小樱的查克拉刀,但是查克拉刀居然扎在了盾牌上,盾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接着小樱快速结印“子-亥-未-巳-丑”说:“魂分之术。”

    两个小樱分成两路杀向佐助的须佐之男。

    佐助看着两边的两个小樱同时跳了起来立即用盾牌和大剑挡住小樱的攻击,但是……左边的小樱对着佐助的盾牌上打了一拳,盾牌碎掉了。

    佐助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碎掉的盾牌说:“我这八咫之镜是没有实体的【灵器】盾牌,怎么会……。”

    小樱落到地面上看着佐助说:“我说过我现在的状态下所有的攻击全是魂攻击对吧,在魂攻击的状态下,一切灵体,灵器对我来说,就和普通的物体一样,全是可以毁掉的。”

    “可恶!”佐助拿出一个葫芦,大喊:“十拳剑……。”佐助突然发现自己后面出现了一个小樱。

    那个小樱抢走了佐助了葫芦后跳,跑开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十拳剑了。”

    佐助快崩溃了说:“你是怎么进到须佐之男的体里来的?”

    “那个是灵体化得我,佐助。”小樱看着佐助的须佐之男说:“其实你的血迹界限一开始都对我无效,无论是你的天照,还是这个须佐能乎。”

    “我记得你这个家伙,可是一个不如鸣人的家伙……。”

    “佐助,记得我们分班的时候吗?三代说过不知道那时,把我们分到一个班是不是好事,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吗?”小樱问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佐助捂住右眼,一滴血掉到了水里。

    小樱叹气说:“那么我就让你好好听着!”然后结印“辰”说:“魂盾,魂斗修罗,幻化模式。”

    佐助放下手,睁开流着血的万花筒写轮眼说:“天照!”

    黑sè的火焰瞬间遍布小樱的周围,看样子小樱是被围困住了,佐助笑了说:“怎样?完全动不了了吧。”

    “哼。”小樱不屑的踩到黑焰之上说:“我就说天照对我没用了。”小樱走出黑炎。

    佐助惊呆了说:“切,我居然收拾不了你这个家伙。”

    小樱生气的说:“我记得刚才我叫你给我好好的听着!”小樱抓住另外一个小樱,然后把另外一个小樱向佐助扔去。

    佐助对于这个小樱的攻击完全没有防御力,小樱直接穿过须佐之男的防御,抓住了佐助的头说:“佐助,结束了,放弃吧。”

    “我才不会屈服你这个拖油瓶的!”佐助恼羞成怒的喊道。

    抓着佐助的头的小樱笑了说:“我会让你放弃的!”小樱一下钻进了佐助的脑袋中。

    小樱说:“看起来佐助,你不会坐着那里听我说,所以,我只好先将你打趴下了。”

    佐助感觉自己的瞳力减弱了,瞬间须佐之男一下就消失了,佐助恐惧的说:“你在干什么?”

    “如果我杀你,鸣人会恨我一辈子,所以我要把你的能力封印三个月。”小樱看了看连接她的手指和佐助的头的绿sè查克拉线笑着说:“万花筒写轮眼!封!”

    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当即消失。变成了普通的写轮眼。佐助捂着眼睛说:“可恶!”

    小樱又说:“写轮眼,封!”

    佐助的写轮眼的消失了。绝望的佐助跪倒在地上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小樱收了手,另外一个小樱也从佐助的脑袋里钻了出来,变成了一堆灰。

    佐助闭上眼睛,然后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开启写轮眼。

    “别试了。”小樱拦住他说:“你写轮眼已经被封印了,现在你比我要弱,不要反抗了。”

    佐助笑了,说:“小樱,想不到你会这么强,这样才有杀掉的价值嘛。”佐助结印说:“雷遁麒麟!”

    小樱惊呆了关切的说:“你无法使用写轮眼会伤到自己的!”

    “杀掉你我就知足了,我要让鸣人,一辈子痛苦!死吧小樱!”佐助说。

    一只放着电的麒麟从天而降,砸向小樱。

    就在麒麟接触到小樱时,一个喊声:“虎雷遁,虎之玄雷咒。”

    一团红sè的放电的查克拉击飞了雷麒麟。

    一只全放在粉红sè光的老虎站在佐助面前说:“你还不能杀她。”

    佐助看着老虎说:“为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虎转走向小樱说:“我是现在的老虎大仙,双魂虎。”

    小樱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老虎,心想:这可是老虎,我应该感觉到害怕的,但是……为什么?突然,小樱上的绿sè查克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她上慢慢溢出的红sè查克拉,红sè的查克拉慢慢包裹住了小樱,小樱看着包裹住自己的查克拉说:“这是……鸣人的妖狐外衣吗?”

    老虎说:“这是老虎外衣,不会对你有伤害的,出现这种现象只是因为,你体内的虎炎查克拉和我产生了共鸣导致的,放心不会有事的。”

    “快说,老虎!我为什么不能杀她。”佐助生气的说。

    “因为她将会对你对我都很重要的。”老虎说。

    “为什么?”小樱问道。

    “因为将来,你和佐助,还有rì向家的雏田,你们三人的孩子会成为我们三大老虎的容器。也就是说,你们三人的孩子全都会是人柱力。”

    “那么,鸣人呢。”小樱低头问。

    “他的孩子已经提到了。”老虎冷冰冰的说。

    小樱当时心中一震心想:我和佐助?那么……鸣人那家伙,要跟雏田在一起?鸣人……。

    老虎说:“小樱,你要在一年内选择好一个自己心的男人,因为你的孩子体里将封印四代白虎。”

    “是。”小樱低声说。

    老虎并没有管那些继续说:“现在,佐助,我要问你,你可以放弃向木叶村复仇吗?”

    “不可能的,我不能原谅把宇智波鼬上绝境的木叶和那个不断超越我的吊车尾。”

    老虎看着佐助笑着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家伙,真是要强啊。

    “如果你再不放弃复仇……鼬可能连魂都没了。”老虎认真的说:“到时你想用秽土转生再见他一面都不行了。”

    佐助大吃一惊说:“为什么?”

    “噬魂魔王就要觉醒了,他觉醒后将会在死亡世界吞噬所有强大的灵魂。”

    佐助咬牙说:“就算放弃,我也要彻底打败那个不断超越我的吊车尾再说。”

    小樱拦住老虎说:“佐助,你开始就弄错了,鸣人无论怎么努力都超越不了你。你应该知道,刚分班时,三代说过,他不知道那是就把我们三人弄到一起是否合适对吧。”

    “我听卡卡西说过,当时三代是考虑我和鸣人可能会不合,所以……。”

    “不对,佐助,鸣人从开始就对你不构成威胁。”

    佐助愣住了。

    “其实对你构成威胁的一直是我。”

    佐助轻笑道:“别自以为是,小樱。”

    “我没自以为是,其实刚分班时,三代是考虑到,鸣人是人柱力,而你的血迹界限正好控制他,所以开始就在第七班把你和鸣人这两个名额定下了;然后又考虑到你会因为复仇乱来,所以还要把一个能成为你的克星的人安插在第七班,这就是我了;这样第七班就这样结成了,可是因为那是我无法领悟chūn野一族的血迹界限,所以……三代对于把我们是不是把我们三人弄到一起,考虑和了很长一段时间。”

    “哼!这种说辞我不信,因为漏洞太多了,照你这么说。我控制鸣人,你控制我,那么谁来控制你?”

    “是鸣人。”小樱十分确信的说:“鸣人是漩涡一族,拥有比常人更庞大的查克拉,而且如果鸣人领悟到漩涡一族的血迹界限后,他的查克拉将无限化,虽然我在能使用血迹界限之后,可以拥有常人两倍的查克拉,但是……如果鸣人使用多重影分来把我拖到持久战,我一定打不过他。”

    “你明明可以用刚才对付我的方法毁掉的血迹界限。”

    “没用的,鸣人的所有战斗忍术,全是用体记忆的,而且那家伙的意志比谁的都坚硬,我的魂盾,对他无效。”小樱摇头说。突然小樱反应了过来说:“佐助,你……原来如此在意鸣人那个家伙?”

    佐助脸红说:“谁会在意那个吊车尾啊。”

    老虎打住两人的谈话说:“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聊够了吗?”

    “没有。”小樱说。

    “够了。”佐助转走开说:“转告鸣人三个月后,我在这里等着他。”

    “佐助等一下。”老虎拦住佐助说:“一会你和我一起走。”然后老虎又对小樱说:“今天发生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因为我这已经泄漏天机了。”

    “知道了。”小樱点头说。

    老虎走向佐助然后老虎和佐助同时消失。

    小樱见两个人走了,立即揉着脑袋大叫:“真是的,他们两个走了,留下我一个怎么回木叶村啊?”小樱低头叹气然后心想:对了,鸣人那个笨蛋,如果知道我一个人去单挑佐助的话……。

    “小樱。”鸣人从岩壁上跳下来大喊道。

    小樱转背着手看着向自己跑来的鸣人,温柔的笑道说:“那个大笨蛋,他果然不会老实的呆在村子里的。”

    鸣人跑到小樱面前,十分焦急的问:“没事吧,小樱。”鸣人又将体向前倾斜问:“佐助呢?”

    面对鸣人想自己倾斜过来的脑袋,小樱本能的后仰,想和鸣人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闭上眼睛不耐烦的说:“笨蛋,你凑的太近了。”

    这时一个小樱大喊:“笨蛋,我不是叫你不要到这里来吗?”

    鸣人和小樱还没反应过来,鸣人就被那个小樱一拳打在了头上,鸣人向前摔倒。(结果是什么,大家先想象一下。)

    老虎和佐助站在一片空地上。

    佐助说:“你有什么话要说,快说吧。”

    “佐助,你真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笨蛋啊。”老虎对佐助说。

    “我死要面子?”佐助咬牙说:“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你不是想回木叶吗?”老虎皱着眉头看着佐助。

    佐助摇头说:“不是,我才不想回木叶呢,我干嘛要回木叶啊。”

    “你说谎,你自从和鼬再次yīn阳两隔后,你就已经想回木叶了,因为你知道了到毁灭宇智波一族的真正后台后,你的复仇目标就只是那个真正后台了,不是木叶,要不然,你也不会和昔rì的同伴一起大战那个叫阿飞的。”

    佐助低头说:“那一天,我只是心血来cháo,想帮他们一把……。”

    “如果你只是想帮他们,那么你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那个处境危险的小樱呢?当时你看着受伤的小樱可是很着急的啊。”

    “当时你可是不在哪里啊。”佐助吃惊的说。

    “我是老虎大仙,会预言的,你们三个的预言我早就看见了,别那么吃惊。”老虎说。

    佐助低头说:“请你继续说。”

    “你是想在那之后你还想向木叶报仇,目的只是想和鸣人最后一次决定一次胜负吧。”

    老虎的每句话都让佐助很揪心的疼。

    “最后你想在胜负已分之时,对鸣人放水……你想让他杀了你,然后让他把你的尸体带回木叶,你想落叶归根,你把木叶看成是你的根,你的归处。”

    佐助流下了眼泪,看着老虎说:“没错,我是想回去,但是我罪孽深重,不管是村子里的人原谅不原谅我,仅仅是我自己都原谅自己,这样的我哪里还有脸回去啊。”

    “你果然是太要面子了。”

    “如果是你的话。”佐助边自责边回忆的的说:“不听同伴的劝告,为了获得力量,毅然离开。”

    小樱对着佐助大喊:“不要走,如果你走我就叫人了。”

    佐助快速消失闪现在小樱后说:“谢谢你,小樱。”然后把小樱打晕。

    “为了获得力量,对同伴动了杀意。”

    鸣人在终结谷的瀑布下爬起来说:“不会有错了,佐助这个混蛋是真的想杀了我。”

    佐助在初代火影的头上看着鸣人,心想:只要杀了他我就能得到万花筒写轮眼。

    “把同伴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对于同伴的关心,自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

    鸣人对着佐助大喊:“佐助,大蛇丸只是想要你的体而已啊。”

    佐助冰冷的说:“现在无论是我还是大蛇丸都打不过鼬的,如果大蛇丸得到了我的体后能帮我复仇,那么我的体就让他拿去好了。”

    “佐助!”鸣人流着泪大喊。

    “你不要多事。”

    佐助又说:“对曾经喜欢自己的小樱痛下杀手,让本来对自己抱有信心的同伴放弃自己最后的希望,我把他上绝境,弄得他不得不为了村子和我决斗。”

    卡卡西大喊:“住手佐助!”

    佐助一手掐着小樱的脖子,一手夺过小樱手中的苦无,向小樱砍去。鸣人突然抢过并抱住小樱,愤怒并绝望的看着佐助。

    鸣人对佐助说:“佐助。”

    “干什么?”

    “小樱可是我们第七班的一员啊。”

    “第七班,我以前的……。”

    ……

    “佐助,如果你向木叶复仇,我会阻挡你的,倒是,希望我们一起战死在沙场上。”

    老虎叹气说:“哼,你那些话就不能当做你只是随便说说的吗?你当时也许是这么想的,但是你后来做的事却不是这样的呀。你的确没听小樱的劝阻,但是你对鸣人痛下杀手了吗?当时你只是想走而已,我是为了获得什么力量而已,好吗?”

    佐助摇头说:“那违背良心啊。”

    “你说要把自己献给大蛇丸,但是你却反倒把大蛇丸吸收掉了,大蛇丸是木叶的心腹大患,你杀他,你是想说你要保护木叶还是想获取力量啊?”

    “当然是获取力量了。”

    “可是……你吸收了大蛇丸后,他并没给你什么力量。”

    佐助愣住了心想:确实,他被封印之后我的确没获得他的什么实在力量。

    “你的确加入了晓,但是在第四次忍界大战中,你却一直未忍联合军做事,除了老是想对鸣人下手之外。”

    “啊。”

    “你完全可以以完成任务的木叶暗部的间谍的份回到木叶嘛,你做的事,完全符合这个份。”

    “但是,我伤害同伴的事……。”

    “放心,他们不会放在心上的。”老虎笑着说。

    “是吗,那么我再想一想。”佐助低头。;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