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佐樱忍法对战(忍)

    佐助喘着气,看着被火焰燃烧的小樱心想:“怎样?”

    火焰消失,小樱站在巨石前,一点事也没有,小樱抬头看着佐助。

    佐助大吃一惊心想:全都被丝线绑住的她不可能结印的,她是怎么破解我的龙火之术的?难道是像阿飞一样把体幻化了吗?

    小樱闭上了眼睛说:“鸣人说的没错,我和他都太弱了,因为我们弱所以,你不认可我们,我和他对你的呼唤传不到你的耳朵里。”小樱睁开眼睛说:“所以!……我要先让你承认我们的强大,再和你说那些你觉得没有用的‘废话’!”小樱看着佐助快速结印说:“水遁水龙弹之术!”一条水龙从小樱旁边的水中冲了出来,飞向了佐助。

    佐助大吃一惊说:“最麻烦的水遁吗?”佐助躲过水龙的攻击,从初代火影的石像上跳了下来心想:想不到,小樱居然会有水属xìng。

    佐助在半空中结印“子-寅-戌-丑-卯-寅”说:“火遁·凤仙火之术。”佐助口中连续吐出火球,那攻击轨道就像凤仙花的果实一样,火球向小樱飞去,小樱左避右闪的躲过了佐助的攻击,佐助看着小樱的躲闪轨迹,然后翻,落地心想:那动作……紧急闪避吗?

    那么……我就让你闪避不了。佐助手上开始放电。

    小樱躲过了最后一个火球之后,看见佐助手上在放电,突然想倒香磷说的话。

    小樱检查着香磷的伤口吃惊的说:“好过分,佐助到底是用什么把你伤成了这样?”

    香磷低头说:“是雷遁千鸟锐枪,那是可以瞬间把对手用雷遁砍成两半的招数……。”

    小樱看着佐助手里的电流变成了一团放电的千鸟,心想:如果他用那个把我砍到,就彻底玩完了那么……。小樱结印“子-亥-未-巳-丑”说:“魂盾魂分之术。”有一个小樱突然出现在小樱后面。

    那个小樱说:“开什么玩笑,又把我弄出来了,挨打时很痛的!”

    “痛总比死掉强吧。”小樱说。

    “如果现在他用同时攻击两个人的忍术,我们就危险了。”

    “你……!”小樱生气的回头,说:“笨蛋!不要胡乱说啊!”

    佐助听见了这句话笑了,心想:原来只有同时攻击两个人才会对她造成伤害啊,那么……。佐助挥了一下手,千鸟变成无数的、极细的雷之千本飞向小樱。

    小樱咬牙快速结印“寅-巳-寅-巳-寅-巳”说:“水遁,水阵壁。”一座水墙慢慢在小樱面前竖起。小樱看着快速飞过来的雷之千本,又看着缓慢升起的水墙心想:“一定要赶上啊!”

    雷之千本飞跃水墙,向小樱飞去,小樱看着接近自己了雷之千本,闭上眼睛,心想:来不及了。

    过了一会,小樱睁开眼睛,看见另一个小樱当在自己面前,全是像针孔一样的伤,说:“你不要在对他温柔了,对于这种混蛋!需要的暴力来制裁他。”

    佐助看好了时机,手中又开始放电,这一次佐助用投掷的方式把千鸟仍了出去,仍出去的千鸟,向长枪一样刺向两个小樱,他打算把两个小樱一起穿串。

    当在前面浑是伤的小樱,一脚将小樱踹倒,自己独自承受了千鸟长枪的全部伤害。

    佐助看着自己忍术的伤害结果说:“漏下了一个吗?”佐助收起忍术。

    被刺中的小樱跪倒在地,然后腐烂,最后边成了一撮骨灰,风吹过,骨灰消失在小樱面前。

    小樱攥紧拳头说:“连这样的忍术都用出来了那么……。”小樱慢慢站立起来,看着佐助说:“对不起了,鸣人,你无法在遵守你的约定了,因为,今天佐助或者我一定要死一个了。”

    “死的肯定是你,小樱。”

    “不见得。”小樱取下自己腰上挂着的苦无,然后指向佐助说:“水遁,水龙弹之术!”

    佐助听见自己后发出了巨大水声,马上回头。

    小樱趁时冲向佐助,边跑边结印说:“多重影分之术!”

    佐助看见后面什么也没有说:“骗我!”然后回头,双手开始放电,接着两把千鸟枪出现在佐助手上,佐助用两把千鸟枪,接连砍没了4个小樱的影分,一个小樱抓着绿sè的螺旋丸向佐助跑去,佐助一下将其用千鸟枪刺穿,那个小樱消失,又有四个小樱从天而将,落地从四个方向向佐助打出了拳头,佐助收了千鸟枪,全开始施放千鸟,在千鸟流的攻击下四个小樱全部消失。

    佐助转头看见小樱就站在那里,立即结印“巳-未-申-亥-午-寅”说:“这下你逃不掉了。……火遁豪火球之术。”佐助向小樱吐出了一个大火球。

    就在佐助吐出火球之时,一道水墙罩住了小樱,火球撞上罩住小樱的水墙,可就在撞上的同时,小樱把手插到的水墙中,水墙当即变厚。

    一团烟幕升起后,佐助看见小樱被厚厚的水墙包裹着,而且一看水的颜sè就知道,水墙的密度很高,佐助试着用凤仙火攻击了那道水墙,但是毫无作用。

    “水遁的绝对防御吗?”佐助怒视小樱的说:“想不到我需要对她使用我的火遁终极奥义才行。”

    “不想用就别用了。”小樱插入水中的手突然指向佐助。

    佐助结印“寅”说:“火遁,豪龙火之术。”佐助向小樱吐出了一个龙头形状的火焰,

    可就在火焰撞到小樱的水墙时,水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水龙头,将火龙头击碎,佐助愣住了,接着包裹着小樱的水墙,变成了一条水龙围绕着小樱飞行。

    佐助又连吐了几团龙头火焰,但是那些火焰攻击到水龙伤根本一丁点用也没有。

    小樱看着吃惊的佐助说:“这是水遁,水龙飞天之术,如果被这一招打中,后果不堪设想,怎么你不准备用你的须佐能乎吗?”

    “你居然为了对付我,费劲心机学了这种招数。”佐助不服输的说。

    “不,这……我只是,为了找回你,为了让自己变强,才学的,不是为了对付你。”

    “哼,水遁都是有攻击距离的,我用跑的看的水遁能追多远。”佐助转跑向初代火影的雕像。

    小樱摇头说:“佐助,你以为你能跑的比这水龙还要快吗?”小樱闭上眼睛说:“再见了,佐助……君。”

    水龙嗖的一声,飞向佐助,佐助跳到初代火影的头上,抬头看见水龙从自己头上砸了下来,佐助立即跳越躲开,佐助回头,看见整个初代火影的石像全被毁掉了,佐助惊恐未定,这是水龙从他后面冲了过来,盘住着佐助,佐助被水龙盘的动弹不得,水龙张开大嘴巴佐助一下吞进了肚子,佐助在水龙肚子中北高压的水压的无法行动。

    水龙又飞回了小樱边,小樱闭上眼睛然后快速指向了岩壁,水龙立即向那个岩壁撞去,佐助见水龙撞向了石壁,闭上眼睛想:想不到,对付一个区区的小樱还要让人用这一招。佐助睁开眼睛,万花筒写轮眼开眼。

    水龙撞到墙壁上散花,水滴四溅,小樱看着散花的水龙,叹气说:“果然啊,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就打败你,佐助。小樱抬头看着巨大的须佐之男,须佐之男手里拿着长剑和盾牌。

    佐助恐吓小樱说:“怎样!你是等死呢,还是先让我娱乐一下呢?”

    “好像只有你有血迹界限似的。”小樱上开始冒出绿sè的查克拉说:“你知道我的血迹界限是什么吗?佐助,那就是……。”绿sè的查克拉像一件大衣一样出现在小樱上,而且小樱的后背还出现了两个红sè的大字“斗魂”小樱说:“魂盾,魂斗修罗之术。”

    佐助看着全冒着绿sè查克拉的小樱说:“让自己的查克拉如此暴走,会死人的,小樱。”

    “魂斗修罗之术会强制的让施术者开启八门遁甲的其中两门开门、休门,解除力量限制和速度限制,而且还会让施术者的全部攻击变成魂攻击,……还会对施术者的查克拉强化,攻击力加成,一般施术者只要开了魂斗修罗之术,等待对手的只有死亡了。”

    “不可能,有那么随心所yù的忍术。”

    “的确,使用过魂斗修罗之术的人会在战斗结束后的一个小时后,发生全无法行动的状况,而且那种状况会持续三天,所以……轻易没人敢用如此危险的忍术,但是……佐助,你对鸣人太危险了,所以……。”

    “为了鸣人,你要杀了我?”佐助笑道。

    “没错!”小樱冲向佐助。

    “你杀的了我吗?你这个拖油瓶?我真是担心你杀不了我啊。”佐助大笑说。

    “我已经不再是哪个拖油瓶了,佐助!”小樱攥紧拳头说。;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