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节 佐樱对战(幻、具)

    小樱后退了一步,看着佐助向自己看过来的草雉剑,立即掏出苦无去挡,但是草雉剑却从小樱的苦无中间穿过去了,小樱看着向自己袭来的剑刃,只见一道剑影。小樱的惨叫声传来。

    此时的木叶村里,雏田找到了卡卡西,问:“卡卡西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卡卡西闹着头说。

    “关于rì向一族的计划,你知道多少,请全告诉我。”雏田低头说:“这是樱小姐临走时让我问你的。”

    “啊……。”卡卡西低头说:“我们过那边去说。”卡卡西和雏田一起走了。

    在木叶医院,小樱给鸣人又检查了一遍说:“真庆幸你是一个什么都吃的笨蛋,你的况现在好多了。”小樱微笑着说。

    鸣人一直都在低头说:“小樱……我问你一件事。”

    “笨蛋,什么事啊?”

    “你去哪里了?”鸣人看着小樱问。

    “我去……。”小樱感觉到鸣人发现了自己已经不在木叶村了,但是还在打着马虎眼笑着说:“我哪里也没去,我不是还在这里吗?”

    “不要骗我了,小樱,我知道我面前的你只是个影分,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找佐助决斗去了。”

    “笨蛋!”小樱低头无表的说:“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真是这样……。”鸣人开始穿衣服,可是衣服突然被小樱的影分夺走。

    “鸣人,知道我为什么会留个分在你边吗?”小樱收起衣服说:“我就是怕你知道了以后,像疯子一样去找我,倒时佐助见到你一定会杀掉你的!”

    “只要能带回佐助!我死不死无所谓……。”

    小樱生气的说:“你无所谓?那么我呢?”

    鸣人笑了说:“如果我能用我的死换佐助回来,小樱就能和佐助在一起了,那么……。”

    小樱抱着衣服走开生气的说:“那好啊,有本事你就偷着去找我,不过如果我发现了你去找我,我一定会打残你!”小樱像看着犯人一样的转过了头。

    “为什么小樱。”鸣人喊道:“为什么阻止我?“

    “这是我的本体的命令,绝对不能让你去找我的本体,因为……佐助现在对木叶村还没构成威胁,但是他已经对你这个木叶村的打车构成了威胁,可是你作为我们木叶的车,至少现在是绝对不能丢掉的,因为你还要保护我们木叶村的这个将,所以……暂时只能用我这个小卒来保护你这个车了。”

    鸣人哭喊道:“这是什么歪理啊。”

    “丢卒保车,丢车保帅,这是象棋上的常识,现在车正遭受威胁,当然要又我这个卒来保护了……。”

    “小樱,你打不过他的。”

    “鸣人,你小看卒了,小卒过河是顶大车的。”小樱轻蔑的笑着。

    佐助站在小樱后面说:“像蚂蚁一样的小卒子,居然还想挡大车?”佐助收起草雉剑轻笑道:“自不量力。”

    小樱笑了说:“真是的,我在演戏你没看出来啊?”

    佐助愣住了,回头。

    小樱结印“未”说:“开!”

    佐助消失,小樱看着在前面一动不动的佐助说:“这种普通的幻术……你觉得会对我有用吗?佐助君。”

    佐助说:“你以为,只是单纯的幻术吗?刚才可是一刀砍到你了,那个是真实的。”

    “那是你中了幻术好不好?”小樱轻蔑的说。

    “什么?”佐助看着自己周围,才发现自己根本一动没动,然后又看了看小樱,他看见自己用写轮眼对小樱施下幻术之后,自己和自己的幻影一起冲向小樱,小樱闭上眼睛,然后突然睁开,瞬间,小樱上被一团绿sè的查克拉覆盖,也就在这一瞬间,佐助和自己的幻影分开了,佐助一动没动,佐助的幻影砍向了小樱。

    “不愧是小樱,对于幻术还是那么厉害,不过……无论什么幻术,我的写轮眼都应该能看到的,你的幻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你根本就没结印。”

    “那是魂盾幻术,直接对你的灵魂施下幻术,这个幻术是写轮眼都无法看见的。”

    “怎么可能?”佐助不敢相信的说。

    “实际上,在木叶里,你们宇智波一族和rì向一族都太自大了,的确你们的家族里经常出现在几岁时都晋升中忍、上忍的天才,但是你们一族的孩子在几岁时就能掌握你们一族的血迹界限,可是我们chūn野一族只有等到成年之后才能掌握chūn野一族的血迹界限,这样一来,真正强大的一族就被你们给埋没了。”

    “你掌握了你们一族的血迹界限了吗?”

    “没错,我是chūn野一族的例外,我十七岁就掌握了我们一族的血迹界限,是chūn野一族真正的天才,相比之下,佐助,你并不是什么天才,你的强大全靠你的血迹界限,如果你我都能同时掌握我们各自族群的血迹界限,你也许会比我要弱的多!”

    “少罗嗦,你个讨厌的家伙。”佐助用万花筒写轮眼看着小樱,里面的六芒星开始转动。

    小樱周围的时间立即静止了。

    小樱看着橘红sè的太阳和几乎黑白相间的世界。说:“这个是……。”

    世界中传来佐助的声音:“月读,最高幻术,这里的什么全由我决定。”

    小樱突然发现自己变小了,然后突然看见佐助背着包站在自己面前,小樱心想:这是……我最讨厌的那一天。

    这时有传来了佐助的声音,佐助说:“往后的三个月里,你将永远徘徊在那一周。”

    “那一周……。”小樱低下了头。

    小樱在幻术中徘徊,她看见了的全是佐助,鸣人和她在一起的最后的时光。

    小樱看见了鸣人背着自己在水面上快速奔跑,嘴里还说着急的说着:“小樱,你绝对不要有事啊。”到岸上后,小樱迷迷糊糊的看着佐助以为佐助会为自己做人工呼吸,结果,凑上来的是鸣人,小樱当即一拳把他打飞。

    小樱看见佐助落下悬崖,然后奋不顾的跳下去抱住佐助,两人一起摔下悬崖。可是在悬崖上面的鸣人,却孤与一个雨忍村的上忍对战。

    看到这里小樱哭了,跪下说:“我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对鸣人的,可是……鸣人那个笨蛋却一直……。”

    站在对面的佐助见小樱跪在了地上哭了。

    接着,小樱又看见了在医院,佐助很生气的将小樱手中的盘子打翻,然后跳到地上踩烂了小樱费劲削好的苹果十分挑衅的说:“鸣人,跟我决斗,马上!”

    接着在医院楼顶,出现了佐助和鸣人的战斗,鸣人丝毫不占上风,几乎被佐助打的体无完肤,这时,鸣人使用多重影分之术,将佐助踢到了天上,佐助在半空上结印,结印之中还挡住了鸣人从自己上方踢下来的一脚,佐助使用火遁豪火球,瞬间烧光了鸣人的全部影分,小樱这时看着自己十分关心的说了一句:“鸣人……。”

    “鸣人那个家伙从来都很让人不放心,所以在那时……我只是出于关心他才说了那么一句,可是……佐助被鸣人连踢四脚后飞上天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关心佐助呢?”

    鸣人出现在佐助的豪火球里,手里拿着万年不变的螺旋丸,佐助看着鸣人使用的螺旋丸,也翻站到护栏上,结印接着放着电的千鸟出现在佐助手中,两人同时冲向对方,小樱这时也冲向两个人,鸣人打出螺旋丸时看着跑过来的小樱咬牙,说:“糟了停不住了。”

    “鸣人当时似乎是怕伤到我才这么说的。”

    佐助打出千鸟,看着跑过来的小樱说:“碍事的家伙!”

    “佐助却嫌我碍事。”

    就在两个忍术即将撞到一起之时,卡卡西出现在小樱前面,分别抓住佐助和鸣人的手将两人仍了出去,两人的忍术打在了医院的水槽上。小樱看着突然出现的卡卡西哭了。卡卡西微笑说:“没事的小樱,很快就能回到以前那样了。”

    “卡卡西在骗我,我们根本就无法回到像以前那样了。”

    鸣人看着跳下来走到小樱边说:“小樱,请不要妨碍我们。”

    接着,她又看见了佐助离开,鸣人和她信誓旦旦的约定。

    最后,小樱看见的就是,鸣人佐助在终结谷的大战,她看着伤痕累累的鸣人,不断受伤的鸣人和丝毫不占上风的鸣人,立即想让他们两个住手,但是……她无法阻止。

    佐助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佐助说:“现在刚过去七天,从现在起还有八十三天。”

    ……

    小樱跪在地上哭着说:“佐助,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

    “当人想起伤心事时,人会变的很弱,尤其是你这种人……。”

    “佐助……。”小樱擦掉眼泪站起来说:“佐助……我……从小对你的崇拜和喜欢,现在因为你的这个幻术,变得粉碎了!我……现在对你的只有仇恨而已了!”小樱愤怒的抬起头说:“你惹火我了!”小樱握紧了拳头。

    佐助看着愤怒的小樱说:“这不对啊……。”佐助翻出一本书《了解敌人的心理》说:“这书上明明说,要想击败敌人,唯一的方法就是勾起对方对你的好感,让她想起因为你伤心的事。”

    “没错,你的确让我很伤心啊,佐助!”小樱哭着说:“其实……我一直在喜欢你啊……佐助!”小樱哭喊道:“有多少次,因为你,我伤害了鸣人,可是鸣人那个笨蛋却一丁点怨言都没有!你知道鸣人和我说过什么吗?他说我最喜欢佐助了,他知道我现在很痛苦,他一定会把佐助给我带回来,那时他和我一辈子的约定!”

    “那管我什么事。”佐助冷漠的说。

    “我和他都准备用一辈子的时间,想把你找回来,我们两个那么把你当成兄弟,当成伙伴,可是啊……,你现在却要杀我,杀他,你这样我们岂不是好没面子啊!佐助……!”

    “同样的废话,同样的废物!”佐助对着些东西透露着不屑。

    “大蛇丸基地的一次碰面,你几乎击垮了我们的唯一的jīng神支柱,五影会谈时,你差点杀了我……。”

    “那是你要杀我,我才对你动手的。”佐助眼神里开始透露出了愤怒。

    “当时你罪孽深重,如果我不杀掉你,让你被其他人杀掉的话……你觉得,我们不会因为你复仇吗?如果我鸣人去复仇,结果被人杀掉的话,你觉得村里的人会坐视吗?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会对我们造成多大影响?”

    “那是你们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吗?”小樱从衣服里掏出苦无苦笑说:“当然了,我们一直都在多管闲事,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多管了,不过你要伤害木叶村,伤害鸣人,我就要管了,因为……。”小樱将苦无对准佐助说:“这些对我太重要了,我绝对不许你动它们。”

    “连月读都无法承受的住的你,怎么挡住我。”

    “人在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东西时才会变得强大,你不知道吗?”可是小樱此时想起自己要杀佐助时吗,下不去手的形心想:我能下得去手吗?

    “那么我就看看,你在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时会有多强大。”佐助手上突然出现四枚手里剑说:“来吧。”

    小樱的手晃动了一下,苦无立即变成了两枚手里剑然后向佐助扔去说:“让我看看你的忍具现在有多厉害吧,佐助!”

    “好吧。”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变成了普通的写轮眼。

    小樱看着自己的扔出去的手里剑心想:我居然对他动手了!从来都对佐助心存慕的我第一次对他下去手了,而且毫不犹豫!这么说……。小樱皱起了眉头。

    佐助对突然飞出来的手里剑反应不及时,勉强躲过心想:小樱那家伙,居然真的攻击我了?为什么?难道是……。佐助皱起了眉头突然想起了鸣人屡次保护小樱的景。心想:可恶的鸣人。

    小樱看着勉强躲过手里剑的佐助微笑说:“佐助我没有鸣人的那种永不放弃的忍道,我不会一直傻傻的喜欢一个不断伤害自己的人的,而且我也不会一直遵守那个约定,因为……那是以我一直喜欢你作为前提的,现在我能对你攻击,就说明……佐助,我现在已经没必要非要带你回木叶,我也没必要对你手下留,你现在就是我的敌人!”

    “小樱,你……这个烦人的家伙!”佐助怒吼。

    第十节佐樱刃具对战

    “你怎么这么不淡定呢,佐助。”小樱又向佐助扔出了一枚手里剑。“这可不像你啊。”

    佐助一下向小樱扔出四枚手里剑;小樱看着飞向自己的四枚手里剑,心想:这么远根本就打不到他的,往前点会好一点;然后冲向佐助。佐助看着跑向自己的小樱,咬牙说:“我失去理智了吗?这么远根本就打不到她嘛,可恶!”佐助冲向小樱,边冲边向小樱投出大量的手里剑。

    小樱快速躲开飞向她的手里剑,手里剑纷纷从她边划过,落到小樱脚下的水面上,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感觉就像下雨一样。

    佐助和小樱一起在水面上奔跑,两个人都互相对视着,佐助的手上又快速闪现出了一支苦无,然后扔向小樱,小樱对着飞向自己的苦无,也扔出了一支苦无,两支苦无撞在一起,小樱的苦无当即粉碎。

    小樱心想:注入雷遁的苦无?然后翻躲过了那一支苦无。

    佐助见小樱在半空中,立即又扔出了另一支苦无,小樱心想:见我在空中不能行动,所以……哼,佐助真是天真!小樱手上又出现一支苦无,苦无闪着绿光,然后向佐助的苦无扔去,佐助的苦无被小樱的苦无一下砍成了两半,之后小樱的苦无飞向佐助,佐助躲开。当时苦无与佐助的脸距离只有几毫米而已,佐助看着从自己脸前非过的佐助心想:好险!这到底是什么苦无啊。突然佐助停下,后跳,翻。蹲在水面上,用手擦了一下脸,发现自己的脸出血了,佐助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大惊失sè心想:风遁?

    “没错,那时注入风遁查克拉的苦无。”小樱从衣服里有掏出八支苦无,全部都注入风遁查克拉,向佐助扔去,佐助的手上也立即出现了八枚手里剑,手里剑上放着电,然后向小樱扔去。

    注入风遁苦无和注入雷遁手里剑相撞,那些忍具立即全变成了碎铁沫。掉在了两人中间的水面上。

    小樱又掏出一个卷轴,佐助又向小樱扔出了一支苦无。

    小樱打开卷轴,一枚巨型手里剑出现在她的面前,小樱抓住手里剑;也就在同时,佐助的苦无已经到达了她的边,小樱躲过去,但是苦无扎在水面上,小樱立即感觉到了全麻痹,跪了下去。

    佐助见到了机会,抽出草稚剑,虎跳向小樱砍去。

    小樱看见佐助向自己砍了过来,迅速往巨星手里剑上注入风遁,挡住了草稚剑。

    佐助后跳翻,回到水面上说:“原来你知道我的草稚剑是不可防御的。”

    “我当然知道了。”小樱将手里剑扔向佐助。

    快速飞行的巨型草稚剑,让佐助根本躲不开,佐助立即用草稚剑挡住手里剑,但是……佐助居然在防御状态下被手里剑打飞了。

    飞行的佐助看着还在水面上的小樱咬牙心想:多么变态的力量啊,居然能把在我防御状态下的我,用巨型手里剑击飞,有意思。佐助回到水面上,收起草稚剑,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一个风魔手里剑,说:“风魔手里剑,影风车。”

    “风魔手里剑影风车?”小樱咬牙说:“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可恶!”

    佐助向小樱扔出的手里剑,小樱一下接住了,这时又一个风魔手里剑飞了出来,小樱手臂上泛着绿光,然后用手里的手里剑一下砸下了那个又飞出来的风魔手里剑。

    佐助愣住了心想:这力量真变态,但是……她到底是怎么发动的?我完全没有看见她结印啊。

    小樱丢下手里剑敞开自己的保暖披风,里面立即飞出了二十多枚后面挂着铃铛的飞针,佐助躲过飞针,结果……飞针后面的铃铛突然爆炸,佐助看着周围对这个爆炸什么也没想说:“你这也是攻击……。”小樱拿出一个挂着起爆符的苦无说:“你的写轮眼是瞎的吗?”

    佐助立即发现自己边全是飘落的碎纸片,每个纸片上都写着一个“爆”字。

    “糟了。”佐助立即后跳。

    小樱将苦无扔向了佐助,然后起爆符爆炸,连带着佐助周围的数百可小起爆符一起爆炸,佐助被小樱的起爆符从瀑布上炸了下来,摔倒了瀑布下的水面下。

    小樱解下保暖披风,然后将保暖披风扔下瀑布。

    佐助从水里爬出来,看了看从上面飘下来的保暖披风,然后看着瀑布上放的小樱说:“你早就留了着一手。”

    “没错,这你是应该知道的,叫樱花吹雪之术,是你没走之前,我在保护你的时候开发出来的,现在我居然用它来伤害你。”小樱笑道:“很是讽刺呢,佐助。”

    佐助咬牙说:“别得意的太早!”佐助结印,这时一团放电的查克拉出现在他的手中下,并发出几千只鸟的叫声。

    小樱皱起了眉头说:“千鸟,怎么办?用螺旋丸?我还没试过啊。”

    小樱回想在鸣人的意识了看到的,关于螺旋丸的介绍:首先将查克拉集中到手上,然后同时让它正反两个方向旋转产生乱流,接着在此状态下将大量的查克拉注入到这里这个螺旋乱流中,以提高攻击力,但是一定要集中注意力,否则,螺旋丸威力会大减,最后压缩查克拉。

    小樱叹气说:“只能试一试了。”

    小樱伸出右手,让查克拉正反两个方向旋转,一个螺旋丸出现在小樱手中,接着小樱继续向螺旋丸输送大量的查克拉,螺旋丸变大了。

    佐助看小樱正在制作螺旋丸,立即说:“她居然也会那招?可恶!”佐助冲向小樱。

    小樱开始压缩查克拉,最后一个绿sè的螺旋丸出现在小樱手中,螺旋纹路要比鸣人的还要密集的多。

    小樱深吸一口气说:“佐助是你先用忍术的!”小樱冲下瀑布,对着冲向自己的佐助打出了螺旋丸。

    佐助也打出了千鸟。

    两个忍术又撞到了一起。

    佐助和小樱对视着。

    爆炸声响起,冲击波把瀑布都斩断了,两个人都飞了出去。

    此时,在木叶医院雏田来的鸣人面前,把小樱给鸣人的拳刺给了鸣人,说:“鸣人君,樱小姐现在又危险,你得去救她。”

    鸣人接过拳刺说:“雏田?”

    雏田低下头说:“樱小姐其实交代我,让我和你说她和佐助君走了,但是……。”雏田鼓起勇气抬起头说:“以前的樱小姐也许会和佐助君走,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樱小姐绝对不会和佐助君走了,因为我看的出来,她已经喜欢你了,她是绝对不会背叛你的,所以你一定要去救她,她是唯一可以做你太太的人。”

    “我知道,雏田可是……。”鸣人低头说:“我已经被小樱留下的影分看住了,没办法。”

    “不要放弃啊鸣人君,我相信你一定会想出办法救小樱的。”

    鸣人笑了说:“对!永不放弃是我的忍道啊。”

    鸣人只穿着一条短裤站起来结印说:“多重影分之术!。”

    佐助站在初代火影的手指上,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小樱说:“你和鸣人还真是出奇的一样呢,同样都是一个地方,同样都是一个对手,而且……同样都是一个命运。

    佐助掏出丝线和苦无。

    小樱看着佐助做的准备,咬牙苦笑说:“还真是差不多呢。”小樱爬起来,喘着气然后向佐助扔出了一个挂着起爆符的苦无,起爆符在初代火影的手指上爆炸,佐助跳下来,拔出草稚剑,说:“受死吧!小樱。”

    小樱拿出一把从鹿丸哪里取得的查克拉刀说:“我才会死呢。佐助!”;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