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忍术修炼*风遁

    鸣人躺在上,睁着眼睛回想小樱说的话“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心想:小樱到底有什么办法呢?该不会是……。鸣人猛然坐起来说:“难道和上次一样?小樱她想自己处理佐助!这绝对不可以打死我都不答应!”鸣人开始穿衣服,想着那一次佐助要杀小樱的景。

    小樱站在佐助背后,拿着苦无扎向佐助,可是小樱突然停住了双眼紧闭心想: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

    佐助发现了她,立即转

    冲向二人的卡卡西大喊:“佐助,住手!”

    佐助掐住小樱的脖子,小樱痛苦的咬着牙;然后佐助夺过小樱手里的苦无向小樱的脖子砍去。

    “佐助!”卡卡西虽然全力奔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滴鲜血从苦无上飞溅出来,佐助僵住了,他看见鸣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从他手上夺过并抱住小樱,然后两人同时躲避了自己的攻击,虽然鸣人脸上受了一点伤,但是……鸣人居然在自己毫无察觉下能把自己手上的将死之人救走,这让佐助多少都觉得有些耻辱。

    “鸣人……。”小樱对突然出现的鸣人很吃惊。

    鸣人抱着小樱怒视自己,那种眼神充满着杀气,鲜血从鸣人脸上流出来,鸣人心想:好险,佐助这个家伙怎么连小樱都要杀。

    佐助开始转对付冲过来的卡卡西,两人从桥下打到桥上,然后又回到上桥下的水面上。卡卡西背对着蹲在水面上抱着小樱的鸣人说:“时机掌握的相当好呢?鸣人。”

    鸣人把小樱到在水面上,小樱看着鸣人犹犹豫豫的说:“谢……谢谢你,鸣人。”

    卡卡西又说:“刚才那种况,鸣人你应该知道吧,佐助表现的那是真正的杀气。”

    鸣人放下小樱转对佐助说:“佐助。”

    “干什么?”佐助冷酷的回答道。

    “小樱可是我们第七班的一员啊,你怎么可以对她这样?”

    “第七班……我以前的……。”

    ……

    鸣人穿完衣服说:“绝对不能再发生那种事了!”然后跑向门口。

    小樱走在走廊里走着心想:用魂盾之术偷取鸣人的修行经验,这样我就能……很快的掌握风属xìng的查克拉,虽然这样做有些卑鄙,但是为了鸣人……我必须这样做。

    小樱走到闭上眼睛门口深吸一口气开门。奔跑的鸣人看见门突然开了,门口站着的人是小樱,立即想停住,但是因为速度太快,加上医院的地面比较滑,根本停不住,鸣人心想:糟了又要挨揍了!

    小樱睁开眼睛看见鸣人正向自己撞过来,立即想躲开或者停住他但是因为发现晚了,反映不及时结果……只听见“咣当”一声,鸣人把小樱撞倒了,而且自己还压着小樱上,小樱看着压在自己上的鸣人生气的说:“混账鸣人!”然后用力推开鸣人,结果力气用大了,鸣人顺着窗户飞了出去。

    鸣人流着泪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小樱看着飞出去的鸣人拍了一下脑袋说:“这下……又得给他治疗了……真是的。”小樱叹气。

    “咣。”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小樱走到窗口看见在地上躺着的鸣人说:“这么远啊……至少得3处骨折吧。”

    这时鸣人一瘸一拐的爬起来走了回来。

    小樱心想:还能动?然后立即跑到楼下去接鸣人,仔细检查了一下,小樱说:“从那么高摔下去,居然什么事都没有,你怎么办的的?”

    “我用了风遁缓冲了一下,要不然,小樱……我就兴许摔死了。”

    “没那么严重。”小樱抱说:“你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么着急想去哪里?”

    “找你啊。”鸣人双手按在小樱的肩膀上问:“小樱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樱微笑说:“什么我想干什么啊?”小樱在装傻。

    “佐助后天要和我在终结谷决战,我体状况不行,你说交给你,你又办法,这是什么意思?”

    小樱低头。

    你不会又是想自己去处理这件事吧。”鸣人问。

    小樱抬起头微笑的说:“怎么……(会呢)。”小樱说道一半想起上一次她想鸣人假告白时说的话。

    鸣人认真的按着小樱的肩膀说:“我讨厌对自己说谎的人。”小樱叹气说:“看起来什么也瞒不住你啊。没错我是要去自己处理这件事。”小樱看着鸣人的眼睛说:“我要去要求佐助推迟三个月,等到三个月后,你体没事了,再让他和你决斗……。”

    “如果他不同意的话,你怎么办?”

    “用力量……阻止他……。”

    “小樱……你阻止不的……。”

    “阻止不了?”小樱生气的把鸣人的手从自己肩上移开说:“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一无是处,需要人保护的人吗?”小樱推开鸣人生气的说:“没错,我是不像你一样体里是封印着尾兽的人柱力,也不像佐助一样拥有宇智波一族仅有的一双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但是……如果你没有尾兽,佐助没有写轮眼,你们也许还不如我强呢!”

    “小樱,我不是这个意思。”鸣人辩解道。

    “你就是这个意思!”小樱生气的说:“有本事,你不用九尾,不用仙术……我们两个试练一下……怎样。”

    “小樱……这……这有点过头了吧……。”鸣人被吓到了。

    “话说回来,迄今为止我无缘无故的打你多少次了,你也应该气不过吧!”小樱说的这话明显就是在挑衅。

    “不,我从来都没有生气,因为你打我全都是,因为我犯错了……你才……。”鸣人低下了头,心想:小樱这是在向我挑衅啊,为什么呢?难道这是她的计划?会是什么计划呢?

    小樱愣住了,心想:我怎么拿这个理由来挑衅他啊,真是笨啊。不过他不对我动手我也不好意思对他用魂盾啊。

    鸣人突然抬起了头说:“小樱……你让我和你对战,这也是你计划之中的吧,你还敢说你……。”鸣人突然眼皮变得很沉重,然后突然向前倾倒。

    小樱见鸣人要摔倒立即抱住他心想:真是的我忘了,他体状况很不好,怎么能和我对战呢?算了,我就直接对他使用魂盾得了,反正这对他也没有一点伤害。

    小樱把鸣人放到病上,闭上眼睛然后将手按在鸣人的头上说:“对不起了,大笨蛋,借用你的经验用一下。”然后小樱闭上了眼睛。

    鸣人站在十尾面前说:“那个……十尾,我现在怎样能更强一点呢?”

    十尾说:“鸣人……你如果再想强就得开轮回眼了,那可是必须亲眼见到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去才会开启的眼睛……也就是说,你要开启轮回眼,你必须……亲眼见到对你最重要的人死去……这……你应该不会干吧。”

    “废话!”鸣人生气的说:“当然不行了,我是不会让对我最重要的人在我面前死去的!”

    “那么……。”十尾停住了说:“怎么会这样,居然有人来到你的意识里了。”

    “什么?”鸣人纳闷道:“有人?会不会是妖怪啊!”

    这时小樱从鸣人后面走过来生气的说:“笨蛋!你看我像妖怪吗。”

    “小樱?你怎么……。”鸣人先是吃惊接着恍然大悟说:“这就是你说的魂盾之术,通过将自己的第二重灵魂,注入别人的体里,来破坏别人的所拥有的忍术或能力。”

    “没错,但是这一招对你用不上,因为你的忍术几乎全是……不可破坏的类型。”

    “为什么。”

    “你跟我来。”

    鸣人转对十尾说:“那么我就先走了,一会再见。”

    “去吧。”

    鸣人跟着小樱来到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的墙壁上写着各种文字,屋子的另一角堆放着一些书籍。

    “看吧,你的忍术全写在墙壁上,是……完全靠体记忆的忍术,你靠脑袋记住的忍术只有屋角的那些而已。”

    鸣人走向屋角翻开了一本书上面写在:“变……新sè之术!”然后翻开第二页发现第二页的文字全部都被人用墨水勾掉了。鸣人大喊:“我的新sè术!”

    “我给你破坏掉了。”小樱抱着说:“真是的你居然老是研究那种忍术,怪不得你的忍术会的那么少。”

    “那你也不能把我得心血给毁掉啊,小樱!”鸣人痛哭流涕。

    “那种忍术你也好意思称它尾心血吗,看看你墙上的这些忍术几乎全费劲了千辛万苦才学会的,或者为了学它还冒了很大的风险,可是你那sè术只是用来吸引敌人注意力的,而且难易程度就是普通的变术的程度而已!那种忍术……在实战中根本就没有用……。”

    “小樱你为什么这么反感我得新sè术。”

    “因为……你那新sè术……。”小樱脸红了生气的说:“你个混蛋!你怎么可以把我编到你的sè术里面去呢?笨蛋!”

    “小……小樱,这个你全看了吗?”鸣人头上冒冷汗说。

    “没错我全看了,我想知道你天天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原来你和自来也大人一个样子!大sè鬼!”小樱生气并脸红的说:“而且你这家伙,做梦除了梦到我之外,你就不能梦到点别的吗?”

    “对了小樱,你来这里干什么?”小樱看着墙说:“我想把你的影分之术和风遁学下来,顺便再学一下你的螺旋丸。”

    “那么……小樱……你为什么要这么学啊。”

    “这样学的快,只要一分钟就好了。”小樱笑着说。

    “但是……你这不是偷了我得学习风遁的经验吗。”

    “是啊,但是没办法啊,要想对战佐助必须会风遁和水遁,水遁我已经掌握了,可是风遁我还没掌握,所以只能偷你的了。”小樱无奈的说。

    “小樱你完全可以自己慢慢学吗。”

    “不行,时间不够,要想两天就掌握风遁那是白rì做梦,而且我掌握了水遁但是我还不会水遁忍术那么我这水遁完全就派不上用场,所以……。”

    “我明白了小樱。”鸣人揉着头说:“那么我得经验就全给你了,但是……小樱你有能力战胜佐助吗?”

    “我得查克拉属xìng完全克他,只要我用魂盾破坏掉他的万花筒写轮眼,他就输定了。”

    “是吗。”鸣人低下了头,似乎还在想着什么。

    小樱看完墙上的文字后说:“风遁,影分,螺旋丸我全掌握了,而且我得时间也到了,再见鸣人。”小樱要走。

    鸣人叫住小樱说:“小樱其实我一直有句话想对你说的,我现在想知道我在这里说和在外面说……有区别吗?”

    “鸣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快说吧,放心这里说和在外面说是不同的,不用像在外面一样顾虑那么多。”小樱看着鸣人的脸红的脸心想:其实在这里说和在外面说是一样的,你对我说的话会永远刻到我得记忆中的。

    鸣人犹犹豫豫的说:“小樱……其实……其实……。”

    小樱看着犹豫中的鸣人又看了看自己的体说:“鸣人,没时间了快说啊。”

    这时小樱的体渐渐的散成了樱花,樱花四散飘散。

    鸣人看着小樱要消失了就说了出了那句话,可是小樱因为快消失了根本听不到,但是小樱看着鸣人的嘴形笑了,然后仅剩的一点躯体扑向了鸣人,最后小樱的体像一团樱花撞到了鸣人上,消失。

    鸣人望着飘向天空的樱花,突然听到了小樱的声音小樱说:“这句话你让我等得很久啊……笨蛋。”鸣人笑了。

    小樱睁开眼睛,把手从鸣人的头移动到鸣人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了几下说:“笨蛋,再见了。”

    小樱转要走开,这是鸣人突然抓住小樱的手说:“小樱……不要走。”小樱回头看着还是睡梦中的鸣人说:“我不走怎么能行呢,大笨蛋?”

    小樱闭上眼睛说:“影分之术!”

    小樱边又出现了一个小樱,小樱扳开鸣人的手说:“鸣人交给你了,照顾好他。”

    “我知道啦……。”小樱的影分不耐烦的说:“真是的,本体就是啰嗦。”

    小樱走开,在走廊里取出查克拉刀然后在里面注入风遁的查克拉,心想:“越薄越锋利吗?”

    风遁的查克拉变得像刀刃一样出现在查克拉刀上。

    小樱心想:这魂盾之术,完全可以媲美写轮眼的复制能力啊。

    小樱来的陷阱草原,看见了一个地下洞,然后走进去,洞里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虎爪留下的印记,火遁烧过后的黑记,这时小樱看见墙上好像镶着什么东西,然后就一拳把墙打碎。一个上面印着老虎的拳刺掉了下来,小樱心想:拳刺?然后小樱捡起拳刺仔细查看,心想:老虎有这么长的牙齿吗?而且还长着翅膀?

    这时拳刺上散发出红sè的光芒,一团红sè的查克拉从拳刺中了溢出来并流向了小樱的体,渐渐的红sè的查克拉将小樱全覆盖,小樱说:“这是怎么回事?小樱看着渐渐覆盖自己全的红sè查克拉,这时小樱突然转头看见自己后面的查克拉里出现了一条尾巴,小樱被吓到了,心想:这和鸣人的妖狐外衣是一样的东西吗?突然红sè的查克拉全都退回到了拳刺上中。

    红sè的查克拉突然全部消失,小樱舒畅的深吸了一口气说:“得救了。”

    小樱走出洞,看着天空,看着自己收上的拳刺说:“好奇怪的感觉,这个拳刺怎么……。”小樱向拳刺上注入了风遁之气,然后把拳刺丢向了一块打石头,石头立即粉碎。小樱看着粉碎的石头说:“我根本没有把查克拉注入到能击毁大石的程度,难道说……那个拳刺能给持有者的查克拉增幅?”

    这时卡卡西走过来挠着头笑着说:“抱歉,抱歉,我迟到了。”

    小樱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拳刺收起来叹气:“没办法,卡卡西老师从来就是这样,你迟到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卡卡西看着小樱然后心想:想不到我给你留下的只是这种印象……。卡卡西垂下了头叹气。“好了,我们到那边的河面上去说怎么修炼这个忍术吧。”;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鸣樱疾风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