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石头

    “小姐,这是慕总裁送来的邀请函的,邀请您这周末去参加他举办的宴会。”美国,从浴室里出来的安洁莉娜懒洋洋的拿起了一旁浴衣穿上,赤脚走到了管家面前。

    管家始终低着头,毕恭毕敬的举着邀请函。

    安洁莉娜把邀请函接在手里,摆弄了一下挑眉道:“真是奇迹,慕少倾不是从来都不喜欢舞会吗?这是怎么了?”

    管家淡淡的问:“小姐要去参加吗?”

    安洁莉娜玩味的摆弄着手里的请帖,红唇艳丽的勾了一下:“去,当然要去,我想我可的贞德一定也会出现在宴会上。”

    安洁莉娜心中猜测了一下,觉得这宴会大概是和陆小小脱离不了关系。

    陆小小从司徒集团离开的事,她是吃了一惊的,当天她飞向法国见了司徒律。

    对于陆小小的离开,司徒律比她想的还要平静,他平静且忧伤的笑着对她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她追向那个人的脚步从未有一刻停止过。”

    倒也是,贞德的眼里只有慕少倾,回到他边似乎只是时间的事,所以安洁莉娜猜测这宴会一定是和陆小小有关系的。

    安洁莉娜猜的没错,只是关于陌笙与陌澄的事,她并不知道。毕竟关于这两个孩子知人似乎都是些不好开口的,于是安洁莉娜到此都不知道有这两个孩子存在。不过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她是要要见陆小小的。

    许久不见她也是非常非常的想念她。

    管家听了她的话道:“我会着手安排专机。”

    “嗯。”安洁莉娜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请帖递给了他,那管家转就出去了,等他出了房门把门重新关上,安洁莉娜唇角已经挂起了笑,对着黑暗中的某处道:“什么时候来的?”

    黑暗中的人并不意外她的惊觉,走出来向她走过来,“刚到。”

    安洁莉娜转头看他,人已经到了面前,房间里没有开灯,月光照耀在男人清俊的脸上,安洁莉娜挑眉:“这次消失的时间是半个月。”

    君圣贤尴尬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俯捧住她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安洁莉娜没有挣扎任由他的唇在自己的唇上辗转反侧。

    一个深深的吻结束以后,君圣贤舐了一下唇:“安洁莉娜,你还是依然让我这么着迷。”

    安洁莉娜优雅的灿烂笑:“那我还真是罪过,把你迷惑了却还不答应你的求婚,我真是罪人。”

    君圣贤一僵,苦笑不已:“不要挖苦我啊。”

    他也够惨的了,这几年,求婚五次,五次被拒绝,他心都很受伤,也几次想着对这个自己无法掌控的女人是不是早就该放手了,然而真要说放手。他——怎么舍得。

    能在安洁莉娜边站住脚的男人会有几个,他一站就是三年还未逢敌手,对于这位欧洲公主来说,已经是她能给他的最大的恩赐了吧。

    想着,君圣贤从怀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安洁莉娜好奇的眨眼:“礼物?”

    “打开看看。”

    安洁莉娜打开来,发现里面是一枚浅蓝色圆圆的石头,安洁莉娜拿出来之后,眼里一瞬闪过一抹温柔。

    “又是石头。”

    君圣贤笑:“你是珠宝女皇,别人送你珠宝你是不屑,我送你珠宝你同样也会不屑。那干脆让他们继续送珠宝吧,我改送石头了。这是w国蓝河边上的石头。”

    安洁莉娜什么也没有说,思绪飘的有些远,这些石头其实不是什么珍贵的礼物,可是都被她好好的收藏起来了,就放在了一堆她珍藏的宝中间,被昂贵的几亿、几十亿的宝贝环绕着。

    她是个珠宝商人,是一个宝藏收藏家。她一直都寻找着最有价值的宝藏。她一直在想君圣贤是属于哪一种宝藏的,看着手里的手头,安洁莉娜觉得君圣贤或许就是这样的宝藏吧。

    一种比不上宝石耀眼的石头,却能叫她放在最珍重的位置。

    唔,拒绝了他这么多次,她拒绝的都有些厌了,是否在他下一次再提出一辈子占有她的时候,她都已经懒得去拒绝了呢。

    安洁莉娜把玩了一下把石头放回去了,嘴角扬起了动人的笑。

    一步步走向君圣贤把他到了边,伸出手抓住了他的领带,暧昧道:“出门在外还记得给我带礼物,给你奖励。”

    君圣贤伸出手环住她的腰,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了:“能得到安洁莉娜的奖励是我的荣幸。”

    柔软的大因为两个人的倒下而陷下去了一块,不一会儿房间里响起了暧昧的喘息声。

    法国夏季的夜晚,法国梧桐静静摇曳,属于君圣贤和安洁莉娜的夜晚才刚刚开始。而法国的夜晚却恰恰是a市的白天,某些人可没有安洁莉娜和君圣贤这么逍遥自在。

    “地点设在山顶城堡别墅,叫人去装扮成真正的城堡的样子。风格的话,宫廷风格?”

    “不好吧,陌澄和陌笙都是小孩子啊,宫廷风格也不有趣,对他们来说没有吸引力。还是童话风格吧。”

    “那干脆举办童话主题化妆舞会?”

    “唔,也不用来的所有客人都装扮,不想扮的可以戴面具。”

    慕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气氛很严肃,这个集团的最高层人物慕氏集团总裁和慕氏集团的秘书长正在激烈的讨论着,额,一场宴会。

    一场生宴会。

    两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文件,每一页上面都是备选的选项,此时慕少倾在城堡、童话主题上勾选了两项。之后就互相对视了。

    “郑楠,应该还有其他东西需要安排吧。”慕少倾严肃的问郑楠。

    郑楠推了下眼镜:“装扮的事可以直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接下来的事就是食物的准备,我找的都是最顶端的点心师,还特意邀请了金银馆的师傅过来,保证陌澄和陌笙会满意。”

    慕少倾沉吟,紧接着……还要准备什么,两个人都有些茫然。

    似乎不需要什么了,人际关系也好、来参加的人是否都面面俱到的邀请了也好,都不是重点。小孩子的宴会,似乎就是玩的好,吃的好就行了。

    “小孩子真是幸福啊。”慕少倾没来由的感慨,一旁的郑楠却点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但是我觉得,一群大人来给这两个孩子过生,对小孩子来说似乎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不由的,两个人都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意宴会,他们都是一顶一的富家子弟,生宴会从来不马虎,但那次都不怎么开心。

    现在这些都要强加给下一代的孩子吗?慕少倾思索了下,实在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他的意愿是希望两个孩子开心。

    既让他们知道他有多重视他们,又叫他们开心。不邀请人来,两个孩子胡思乱想怎么办,叫人来,两个孩子玩不高兴怎么办。

    这真是一个问题,难道就没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想了想,慕少倾忽然眼前一亮道:“既然这样,魔法就施展两次,开一道通往真正的童话世界的门不就好了?”

    郑楠一愣,尚且不明白慕少倾的话里的含义,但是他嘴角的笑容,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想到好主意了。

    陆羽从外面回到别墅之后,就看到陆小小坐在沙发的客厅上,一只包成粽子的脚放在桌子上,见他进来挥手道:“陆羽,你回来啦。”

    陆羽愣了整整三秒才冲过来,瞪大眼睛道:“姐,你怎么搞成这样,慕少倾打你了?”

    ……

    陆小小抹汗:“慕少倾在你眼里到底是多么恶劣的人啊,还能出手打我啊。”

    陆羽撇嘴:“不好说啊,看他那张装酷的脸吧,怎么也不像是好人。”

    陆小小嘴角抽了下,心里其实也是赞同陆羽的说法的,慕少倾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两个人所谓的‘不是好人’绝对不是一个意思。

    叹口气,陆小小道:“我这是摔的,穿着和服差点从山上滚下去,好险好险。”

    “姐,你真是人才,花样作死啊。”陆羽查看了一下,发现她伤的不是很严重松了一口气坐下来给她剥荔枝,陆小小也不客气的张口吃掉,之后含糊不清道:“陆羽,你明天有时间不?”

    “有啊,我最近都不太忙。”陆羽轻松的说。

    这要是被在b市里忙的焦头烂额的桃子听到非气炸了不行,boss跑去逍遥,她带着一帮秘书室的人忙的要死,而这boss偏偏一点自己是boss的意识都没有,玩的一脸轻松。想想都够人吐血的了。

    陆小小不知其中厉害,还真当陆羽没事,略有些紧张道:“那个,周末我有个舞会,许久没跳舞了,陪我练习下。”

    陆羽蹙眉:“可你的脚伤了。”

    陆小小轻松的耸肩道:“我的恢复力一向很强大,擦在我脚上的药可贵了,明天估计我就好了。”

    陆羽犯嘀咕了,这什么舞会啊,能叫她这么用心啊,还要练习跳舞。陆羽怎么会明白女人的那点小心思呢。

    在心的人面前,永远都不会希望自己出丑。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