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放过你,你要感恩戴德

    “你不用给他打电话吗?”慕少倾疑惑,她这拿出手机来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忽然之间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刚才她还很紧张的样子。

    慕少倾不自恋的分析了下,陆小小是见到他把陆羽彻底给忘记了,一直到刚才才想起有这么一个小鬼的存在。

    他猜的,额,的确是对的。

    但是陆小小却极其尴尬的再次向他摆手道:“没事啦,他似乎看到我们了,所以给我发了短信说自己去找他朋友去了,让我不用管他了”

    陆羽的确是给她发了短信,但是短信的内容她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陆羽发来的短信如下:

    呼叫我姐,呼叫我姐,这是你可怜的弟弟发来的支援短信,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想你大概就终于想起了你还有个弟弟。面对男色惑,姐姐你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勾走了,作为弟弟我很痛心,我想叫住你唤醒你,但紧接着我又克制住了自己。我想到作为你的弟弟,我不该阻拦你追求幸福的脚步。所以我特意为你们定了房间,是108室哦,希望姐你今夜愉快,来自——你最最亲的弟弟由衷的祝福。

    陆小小默然了,陆羽这短信明显是在调侃她,却又暴露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嗯,她的确是轻而易举就被慕少倾给勾走了,从而忘记了她还有一个弟弟这么一回事。

    看看,看看,男色也确实可怕呢。

    这么丢人的短信,陆小小怎么肯给慕少倾看,所以当即扯了个谎。慕少倾也就不追问了,不管是不是谎言,电灯泡不在了简直值得庆祝,为什么要去管他死活。

    慕少倾当即要了房卡重新回到了她边道:“这里有酒店内的医生,要不要去看看。”

    陆小小摇头:“不用了,只是扭伤了而已,也不是没有经验,上一次不就是你给我接好的,这一次还是你来吧。”

    慕少倾也没推脱,伸出手将她重新抱起来,在前台小姐羡慕与狂的视线中进入了电梯。

    108房间在五楼,刷卡进入,陆小小随手摸开门前的灯。

    房间顿时亮了起来,在两个人面前现出了原貌,看着房间暧昧的桃红色光线,慕少倾嘴角抽搐了下。

    “你确定你弟弟没定错房间?”

    陆小小心下叫苦连连,已经知道陆羽这个不怀好意的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定了这个房间,但抬起头来面对慕少倾,陆小小却是把自己的无辜表现的淋淋尽致。

    “那小子从小就总是在这种事上马马虎虎,一定是弄错了。”

    慕少倾四下扫了扫,其实这房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这么暧昧充满了暗示的房间难免叫没有心里准备的人吓一跳。再看了几眼之后之后,慕少倾又觉得这个房间的气氛引导的很好。

    一看就是侣房间,在这样的房间里喝点酒,接下来的时候就都顺理成章了。

    “换起来很麻烦,就住这里吧。”慕少倾下决定。

    “嗯。”陆小小心里将陆羽骂了好多遍,完全没有反驳什么。

    慕少倾走进去将她放在卧室,卧室的是心形的,这房也装扮的太侣了,陆小小有些红却也没再多想。

    慕少倾把她放下之后再次回来手里提了个药箱。

    陆小小知道他要开始给她把骨头弄正,紧张的额头冒汗:“慕、慕少倾你轻点。”

    慕少倾低头查看她的脚,一边查看一边道:“陆小小,你用的什么味道的沐浴露?”

    陆小小怔了一下,愣愣的回答:“啊,用的金桂。”

    “嗯,怪不得能我隐约闻到江南糕点的味道。”

    陆小小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男人,竟然从她上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此时慕少倾继续摆弄着她的脚道:“陆小小,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一下,关于你的电台告白,我也会有所回应。”

    “啊?”陆小小呆了下,有些不解。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脚上猛然传来一阵剧痛。

    “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震动着整个房间,而制造惨叫的罪魁祸首,此时却好整以暇的活动着手腕。

    “好了,挪的很完美。”

    陆小小现在已经瘫软在了上,剧痛让她额头冒汗,但是疼过之后就只有虚脱。

    翻翻白眼,陆小小明白这是慕少倾擅用的声东击西,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故意用花语吸引她。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次他似乎是讲了一个会飞的面包的笑话。

    虚脱着任由慕少倾上药给她包扎,陆小小的思绪有些乱。

    那个,刚才他说的有所回应是为了吸引她注意力还是说真的啊的。陆小小想问,看看慕少倾淡定包扎的样子又觉得问了也是白问。

    不管是不是有所回应,现在都没有必要告诉她不是,依照慕少倾的格,反而一定会故意引导她电台告白。

    那话题她真真是不想谈,所以干脆什么也没有说。

    这一夜有许多波折和小插曲,但是最后在这上,慕少倾为不方便自己脱和服的陆小小脱掉和服,抱着她去洗澡又抱着她回到上。

    最终两个人穿着式的那种很薄的开衫氏睡袍躺在一张大上。

    慕少倾抱着她,声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晚安。”

    陆小小眨眼再眨眼,难以置信竟然安全!

    两个人现在竟然是相安无事的要睡觉了。

    不科学啊,依慕少倾那么狼的格,他应该抓紧时间做些什么的啊!难道说他从良了。——如果他从良了,昨天晚上她遇见又是谁。

    正想着,慕少倾低沉的磁声音就从上方传了过来:“今天你的脚伤,暂时放过你,你要感恩戴德。”

    陆小小一怔,释然了。

    这男人,还是那个食男人,只不过他更加的温柔体贴了。

    她有脚伤就温柔的照顾她,怪不得刚才在浴池里,那么有机可乘的机会他都没有出手。

    那时间离别的时候,他们都说要变成更好的自己出现在彼此面前。

    看来他们真的都做到了,他变得更加会体谅人,她变得更加勇敢不再妄自菲薄。

    时间真是神奇的东西,他走的快了,我们总是要他慢点,但若时间不再前进,我们又永远变不成更好的自己。

    时间的,果然就保持着这个样子,一点一滴的流逝,才最好。

    “慕少倾,晚安。”陆小小声音软糯温和,很是好听,听在慕少倾的耳朵里格外的好听。

    将她陆小小看似随意实则故意的抱紧,慕少倾道:“晚安。”

    陆小小在他怀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慕少倾被自己的折磨了有一阵子了,但为了她,慕少倾还是努力的控制,最终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阳光普照,两个人起的都比较早。

    陆小小是习惯使然而慕少倾则是要回慕氏集团。

    这变有陆小小他自然想要多呆一会儿,但那边陌澄和陌笙的生派对他可一点都不想耽搁。要腾出时间准备,他必须要亲自监督才行。

    找个正式的场合,把这两个孩子带到阳光下,是他要做的事。就先从把这两个小家伙带到上流社会开始吧。

    “你现在住在哪里?周末我派车去接你。”慕少倾和陆小小一边吃早餐一边问。

    陆小小报了自己的住址也不问是什么宴会,显得一连不感兴趣,慕少倾也不意外。他印象中陆小小的确是最不喜欢宴会。

    陆小小却是心怀鬼胎的。是什么宴会?那还用问吗?她就算当时没反应过来,想想也该明白了。

    这周末可是陌笙和陌澄的生,慕少倾是要给他们办生宴会。在心里陆小小也是感慨万千。她心想着一定不能参加两个小家伙的生宴会了,却没想到她竟然是被慕少倾邀请了。

    慕少倾见陆小小一点也不好奇,忍不住问道:“你一点也不在意这是个什么宴会吗?”

    陆小小心不在焉:“什么样的都一样,反正上流社会的宴会都是一个样子。”

    反正都是一群人和主人寒暄的事而已,当然慕少倾这个肯定不一样,但她不敢好奇啊,万一露出个蛛丝马迹她可怎么解释啊。

    现在她已经足够忧愁的了。

    慕少倾一愣,知道她所说的意思,但还是意味深长道:“慕少倾举办的宴会就是不一样,不过到时候看到什么都别惊讶。”

    陆小小这下子总算是不能不配合了,要是她再不好奇那也太假了。

    把口里的香肠咽下去,陆小小笑:“哦,听你这么说,你宴会上有什么特别值得惊讶的地方吗?”

    慕少倾眸眼深深:“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陆小小心里了然,是陌澄和陌笙的事没有跑,不知道慕少倾会怎么说陌澄和陌笙的事,一时之间陆小小觉得很紧张。

    就在她紧张到不行的时候,慕少倾忽然道:“这两天要不要我找个人来给你补习下跳舞的知识。嗯,你舞现在跳的有进步吗?”

    ……

    “少瞧不起人!!”陆小小面红耳赤的冲他吼。

    慕少倾蹙眉,他有说错了什么话吗?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