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人也找到你

    陆小小眨了眨水眸,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能怎么办,我又回不去,要不你来?”

    说完陆小小就后悔了,她实在不该挑衅慕少倾,他心高气傲的,万一自己这一激他,他真的来了怎么办。

    “既然你已经邀请我了,我便不推脱了,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庙、庙会很乱,很多人!你你你就算来了也不一定能找到我。”陆小小口不择言的的大叫,心砰砰的跳的厉害。

    搞什么啊这男人,怎么还真来啊。

    慕少倾挑了挑俊眉,咬字清晰道:“再多人也没关系,我一定能找到你。”

    电话说完就挂断了,陆小小抓着手机,内心一紧,竟久久没从他最后一句话中回过神来。

    再多人,也没关系吗?

    你一定会找到我吗?

    真的吗,没有骗我吗?

    手搓了搓手机,陆小小咬着唇按开了短信,迅速的把自己的位置发给了慕少倾。发完短信之后陆小小就把手机收回了福袋。

    抬起手把手掌心覆在脸上,陆小小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着了。

    真是的,她到底在害羞什么,在做什么。

    “姐,章鱼小丸子来啦!”陆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围成功,端着章鱼小丸子到了她边。

    “哦,哦,好。”陆小小心不在焉,接过来就吃,塞进去一口差点没被烫死,这才彻底回了神。

    “好烫!好烫!好烫!”

    “当然烫,这是刚出来的。你小心点啊。”

    庙会依然在闹的进行,食品的摊位,游戏的摊位,都闹非凡,陆羽跑去买了两个面具,青狼面具与红狐面具,青狼当然是他戴,红狐是陆小小戴的。

    庙会中红色灯笼摇曳出红光,气氛非常好,陆小小却从给慕少倾发了短信之后就心不在焉,好几次都问陆羽几点了,然后在心里算时间。

    一个小时过的异常漫长,几乎有些痛苦,这期间她还几次差点踩木履摔倒。

    陆羽在一旁无奈极了,教育她道:“你可千万别摔倒,你这一和服是白色的摔倒了一定特别难看。到时候就算是你弟弟我也救不了你。”

    陆小小尴尬,低头看着自己的一白色和服。

    和服上点缀着樱花花瓣,不知道慕少倾他会不会觉得漂亮。

    ……

    奇怪咧!她为什么要在意慕少倾会不会觉得好看啊,他、他怎么想谁要去管!

    “那个,陆羽,我、我头发有没有乱啊,感觉簪子似乎歪掉了。”低下头,陆小小对边陆羽道。

    “是吗?”陆羽扫了一眼,笑道:“看不出来,不过似乎是歪掉了,还好我带梳子了,我帮你重新弄一下。”

    “嗯。”

    两三分钟的搭理,陆羽把梳子随手揣在上,灿烂的比出了v字:“陆羽牌造型设计,包您满意。”

    陆小小笑,脸蛋红红,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照的原因,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托了托簪子,满意了。

    自古以来,女——为悦己者容,虽然是下意识潜意识的,但是陆小小的内心绝对是希望慕少倾看到她好看的一面。

    只是,他真的能找到自己吗?

    站在挂满小灯笼猜诗的摊位前,陆小小停下来道:“陆羽啊,我想在这里猜诗,暂时不向前走了。”

    陆羽张望了一下,发现前面好玩的不多,再看看诗迷,意兴阑珊。他实在不喜欢对诗。

    “那姐,我去那边击那里玩,等下来找你啊。”还是对击飞镖这一类感兴趣的陆羽说道。

    陆小小连连点头:“好的好的,你去吧。”

    陆羽灿笑哲挥手转走了,陆小小看着他渐渐远去的影,缓缓的叹气。

    没救了,陆小小你真的没救了,人家都说中的女人是没有脑子的,这话说的真是一点也没有错。

    说什么不希望慕少倾来,现在又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是故意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等他来找。

    闲来无事,陆小小便就真的拿起了灯笼上的诗词开始对。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嘛蛮简单的唉。”陆小小翻看了一个说道。

    一分钟以后,陆小小眉头簇起来了。

    “老板,你这诗出的太难对了,这怎么对嘛。”陆小小嘟嘴抱怨。

    她还觉得自己诗词歌赋还不错呢,翻看了五个,发现自己就只有一个会的,陆小小有些不满。

    老板憨态可掬道:“小姐,我这都是人诗,都是有难的有不难的,像这个:落花人独立,小姐您知道下句吗?”

    陆小小眼睛亮了点点头道:“知道知道!微雨燕双飞嘛!我怎么就找不到简单的呢。”

    老板笑了:“简单的是蓝色的字条,红色的字条是略微难,你拿的都是红字的,最上面那个最好看的红灯小姐看到了没?那上面挂的金色的字条,那是今天最难的诗,拿在手里必须解答出来,解出来这灯笼我呀就送,解不出来就得交50块。”

    陆小小抬起头来看那灯笼,眼睛眨了又眨:“真的很漂亮啊。”

    的确是好看,红色的手提灯笼有漂亮的流苏,夜风一吹飞扬起来,很好看。

    陆小小本是玩心不重的人,现在又有了陌澄和陌笙,她得时常提醒自己已为人母,但今天陆小小在等慕少倾,无赖外加气氛感染陆小小眨了眨眼睛,已经指着灯笼开了口:“老板你拿下来我对对看。”

    有钱怎么能不赚,再说对诗的钱已经交过了,老板把灯笼拿下来,解下金色的纸递给了陆小小。

    陆小小打开,见到了上面墨色的诗句: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扣儿松,衣带宽,袖梢儿揾着牙儿沾也。(答下阙)

    陆小小看着纸上的诗句喃呢:“是《牡丹亭》……”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夏季的夜晚,那个男子用低沉的声音念着诗的样子。暗夜里最惊艳的昙花都比不过他那时容颜。

    老板眼睛闪烁了下,倒不心疼钱可能赚不到,庆典嘛,大家都图个开心,笑眯眯的看着陆小小,老板道:“小姐估计是知道这段吧,不知该说小姐你是学识渊博还是幸运无比呢。”

    陆小小一懵,低头再看看,十分不好意思道:“我知道的是另外一段,这段恰好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这一段,只是有些勾起了心事而已,不是什么学识渊博。幸运?这两个字向来和她也真的没什么关系。陆小小想着就想把诗递回去然后掏钱。

    后却不知为何一霎那从喧嚣变安静了。

    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冷磁的声音在她上空响起:“《牡丹亭》啊,后面的是: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

    温暖的大手,熟悉的磁的声音,鼻尖飘来的冷香,如此如此的熟悉。

    心一霎那就被填满了,陆小小咬着唇,强忍住激动的颤抖,缓缓地回头。

    真的来了,真的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她。

    这个男人对她的事总是这样自信,自信到让她不知所措。总是——不期然的出现,在她最不经意的时候,最容易被攻陷的时候,轻而易举来到她边,占据她的内心。

    狡猾,好狡猾,这男人就是想这样狡猾的抓住她的心吧。

    转过去,慕少倾果然在后,他真是来的很从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下了西装,现在上穿的是一件蓝白条纹的男士浴袍,膛微微露出来,邪魅不羁。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刚才后那么安静了,他把所有人的魂都给勾走了。

    慕少倾看到她脸上的面具,勾唇轻笑了下,疑似轻蔑。

    “以为戴上面具我就找不到你了吗?陆小小,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陆小小慌忙摘下面具,脸红的低下头。其实她冤枉的啊,她没想戴着面具躲他,只是现在她有些说不出来,所以干脆就不去解释了。

    慕少倾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下,抬起手把她耳边发挽到了耳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穿和服的样子,真……好看。”

    陆小小心跳剧烈跳动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和服:“你、你穿浴袍也、也很帅。”

    “那我穿其他衣服不帅吗?”

    陆小小额头上冒了黑线,颤抖的回答:“帅。”

    “那我不穿衣服呢,是不是更帅。”

    陆小小要哭了,大庭广众之下,这个流氓!

    恼羞成怒的瞪了眼慕少倾,陆小小回眸对那对诗的老板道:“老板这灯笼我们能拿着走了吗?”

    老板这时才从慕少倾给的惊艳震撼中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能、能的,能的。”

    陆小小道了谢就对慕少倾道:“快走了啦,去买个面具,我可不想被围观。”

    慕少倾站在这里,已经造成了重大的交通拥挤,陆小小觉得再站下去,等下他们就不用出去了。

    这货的杀伤力比陆羽还强大,不仅女人,她还隐约看到有冲过来的男孩子!

    祸害,慕少倾就是个祸害。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