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你自己得到爱情的方式

    叶硕的墓地在a市最南边的一个墓地,陆小小和陆羽走进去,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叶硕的墓碑。

    夏天,是花草盛放的季节,叶硕的墓碑四周开满了兰花。

    君子如兰,这是很多认识他的人对他的印象。他清雅无比,如皎洁如天上月,或许只有兰花这种品高雅的花种才能让配得上他吧。

    在这些兰花中,只有一颗很小的草,几乎掩盖在花丛中不被看见,但那颗草长得很顽强,那是陆小小偷偷种下的。

    在她眼里,薄荷草才是最适合叶硕的花,唔,或者说是草。

    总之,她来看他的时候,只会带着薄荷草,而她心里也比任何都清楚,阿硕喜欢薄荷草。

    将手里的薄荷草放在墓前,看着墓碑上叶硕温和的笑容,陆小小深深的吸了口气:“阿硕,我回来了。夏天还真是呢,和我们小时候一样,可惜现在的西汽水没有小时候好喝了,味道都变了,害得我越喝越渴。”

    “我这几天有些忙,还没来得及去你给我付过钱的夜市去大吃特吃一顿呢。我决定把那些账单留到陌澄和陌笙那里,我会告诉他们,他们有个叔叔,特意留下了钱请他们吃好吃的。”

    “对了,我打算向天桥盛宴发起挑战,虽然慕少倾那家伙又把我坑了,但我不会退缩的,等我好消息,我一定会争取到冠军的,你要为我加油啊。”

    “还有还有,公园里的樱花开了,好漂亮啊,我回来第一时间就去看了,樱花树依然很健康,樱花依然很美,我回家的时候抬起头来看到了北极星,是不是错觉呢,我竟然觉得a市的北极星最好看。哎呀,这么说的话,新西兰的天空一定会哭的。”

    “阿硕……”

    “阿硕,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想,如果阿硕你,还在我边就好了。”

    蹲下来,陆小小的手轻轻抚摸在了墓碑上那张动人的照片。

    即使再过很多很多很多年,有些人,有些遗憾,依然是有些人无法释怀的伤。

    陆小小知道,即使再怎样的坚强,在面对阿硕离开这件事上,她依然很软弱。

    一直到现在,想起他从她生命里消逝这件事,心会痛,会哽咽。

    陆羽站的离的有些远,此时走上来,手里的手帕已经伸了过去,陆小小抓住胡乱的擦了一下脸嘟囔道:“你也来说几句啦。”

    陆羽看着墓碑,没有长篇大论,只是很简短道:“硕哥,我会照顾好我姐的。”

    陆小小擦干了眼泪,蹙眉瞪他:“就这一句?喂,你太没诚意了吧,而且不是照顾好我对阿硕来说就可以了啊,你也说点别的,他一直都很关心你的。”

    “可以了。”陆羽认真道,嘴角含笑:“对我和硕哥来说,这一句话已经足够了。”

    曾经他的嚣张跋扈,他面对那个男人时的过激与不妥协,早已经慢慢的改变了。对于叶硕来说,能说出现在这句话的陆羽,已经是最好的陆羽了。

    陆羽想,是硕哥的话一定会懂他。

    陆小小怔怔的看叶硕,接着深深的叹了口气,把祭品摆了摆,又唠叨了一阵儿陆小小才和陆羽离开了墓前,出发向庙会。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墓园忽然刮起了一阵风,陆羽的脚步停下来,嗅了嗅空气:“什么味道,好清爽。”

    陆小小未曾回头,未曾停下脚步,手指挽起垂落的发丝,陆小小黑发与长裙一同飘摇。

    “是薄荷草的味道,走吧,离别的时候别停下脚步。”

    清新,爽朗,浸人心肺的清凉香味,是属于那个人的味道,记忆里他穿着不变的牛仔裤和白色衬衣,就站在青的门前,容颜不变,青不老。

    此时他一定冥冥之中在为他们送别。

    离别的时候,别停下脚步。

    那一年,他去美国的时候,转过去的他就是这样做的。

    哪怕知道下一秒也许就是咫尺天涯,哪怕知道分离可能就是一辈子不能再相见。他也依然有他的洒脱与坚持。或许他这一生,本就是一趟遇见与离别的旅程。

    来,为遇见一个心之人,守护她二十载,希望她幸福。

    去,为与生命的重点,转已天涯,却,依然希望她幸福。

    在我青涩的中,曾书写下懵懂恋的男子,有幸遇过你。

    慕少倾从1003房间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总统房里换了一衣服后就直接去了慕氏集团。

    进去到总裁办公室,郑楠果然如他所想已经在等他了。

    “陌澄和陌笙,昨晚还好吧。”慕少倾首先关心的是自己的两个宝贝。

    郑楠推了下眼镜点头:“两个小家伙很乖,还一直和我说,根本不用那么麻烦去照顾他们,他们可以自己睡觉,不哭不闹很听话,今天早晨也乖乖的去上学了。”

    慕少倾点头,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两个孩子都太懂事了。”

    郑楠表示赞同继续道:“我有旁敲侧击的暗示两个小家伙可以向你要自己想要的礼物,你这两天留意他们的话吧,小孩子喜欢什么东西藏不住,一定会说漏。”

    “是么,辛苦你了,礼物的事解决,生宴会就事半功倍了。”慕少倾欣然道。

    郑楠清冷的眸子在他上扫了又扫。

    总觉得慕少倾虽然对陌澄和陌笙的事非常上心,现在的他却是心不在焉的。

    遇见陆小小,发生了什么事吧。郑楠猜测,推了下眼镜道:“总裁,我觉得关于《我与霸道总裁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似乎又可以拿起来重新读一读了。”

    慕少倾嘴角抽搐了一下,郑楠继续道:“我觉得可以续写了,名字叫《霸道爸追妻路》。”

    慕少倾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沉的道:“我倒是觉想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毒死妹夫一百招》的科普书可以看。”

    郑楠失笑:“别,你妹妹会伤心的,她伤起心来超可怕的,我想你不会想要经历这种恐怖。”

    慕少倾当然知道慕雨伤心起来有多么恐怖,鸡皮疙瘩隐隐有要起来的架势。皱眉,慕少倾道:“算了,我就告诉你吧。编号67521是陆小小,我们见面了,但今天早晨她逃跑了,不过我的手段你也知道,人是逃跑了,但是在我的威之下,现在她将24小时听命于我。”

    “掌握了完全的主动权,这是好事啊?为什么总裁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郑楠不解。

    对于慕少倾来说,占据主动权就是全面胜利的号角已经吹响了,可现在他却怎么一点点的风得意都没有,不像慕少倾啊。

    慕少倾双手交握住,脸上的表讳莫如深,变了几变才道:“这样做真的是占据了主导权吗?这不是商战啊,为的不是打败对方,我想要的是把她重新追到手里,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

    慕少倾是忐忑的,挂断了电话之后,慕少倾想了很多,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又选了一条很糟糕的路。

    三年前他就是由一条很糟糕的路开始的。

    其实仔细想想,他的内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把陆小小追到手,为何总是要走些岔路。是否拿着玫瑰花与钻戒在她面前一跪,才是对的。

    温柔体贴的守护陪伴,一直一直对她示好,这是不是才是他该做的。

    为什么要迫她去告白,为什么要布这样的局,他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茫然,说到底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的面对,是第一次既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也下决心要和对方在一起。

    这在他生命里是绝对没发生过的事,要怎样得到,得到心之人,他并不能处理的得心应手。

    “总裁觉得我和慕雨怎么样?”

    慕少倾怔了怔,皱眉:“虽然很不说,但你们秀甜蜜秀的很过分,地球人都知道你们在一起很幸福。”

    郑楠淡笑:“是这样没错,可我暗恋慕雨二十年,二十年未曾有进展,最后还是慕雨先告白。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式?温柔的守护还是的求吗?不,都不是,正确的是你自己的方式。我守护慕雨,耗时又纠结,还差一点错过,但现在我们很幸福,这就是我得到的方式。而据我了解,这点对总裁来说绝对不管用,因为总裁就是总裁。总裁有你自己的方式。”

    慕少倾深深的看着郑楠:“可我只会掠夺与占有,霸道的将她锢,这样的方式真的好吗?”

    郑楠推了推眼镜:“简单粗暴,但三年前陆小姐不就是这样被总裁打动的吗?我想总裁你绝不仅仅是只有你说的那样,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你自己没察觉到的。反正我觉得总裁只要按照总裁想的步调走就好,不要迷茫。”

    郑楠其实很清楚,慕少倾有霸道与掠夺,却也有为了心之人豪掷全世界的霸气,也有奋不顾挡在她前的胆色。

    陆小小所的那个慕少倾,一定还有更多更多动人的地方,只有她自己知道。

    连最坏的慕少倾她都肯,现在这个为出发的慕少倾,接受与否只是时间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