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在电台向我表白

    慕少倾的话说的理直气壮,而陆小小呢,真的要她再去反驳又有什么可反驳的,第一次见面和现在何其相似,她又把慕少倾怎样了?

    以慕少倾的聪明才智,哪怕是福尔摩斯来了,都不一定能抓到他什么把柄。而且,她怎么可能和他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怎么能……

    陆小小咬住了下唇,她真的搞不懂事到底是怎样发展,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陆小小想不明白,她又怎么会知道这是一个纸条引发出来的血案。她所能想到最强而有力的解释就是——谋。

    对,这一切都是慕少倾下的谋,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打定了主意,而这么做无非是要她做什么。

    婚?慕少倾不至于,那他是想怎样?

    报……复吗?

    陆小小的心向下坠了坠,一阵锥心刺骨的痛楚从内心深处传了上来。

    她的三年毫无音信,又突然出现,到底是惹怒了他吧,他想要报复她所以才下给她……除此之外再想不出其他了。

    陆小小想的多,也不能怪她,任谁能想到慕少倾竟和是和她比较重视天桥盛宴这件事较劲,这位酷帅狂霸拽的总裁的傲心思谁能懂啊!

    慕少倾是真的傲了,他觉得陆小小不够在意他,可是按照正常人的思路,陆小小在知道事态严重以后选择第一时间避嫌是的非常明智的。

    这样两个人都不会被牵连进去,有什么不好啊!

    慕少倾心底不是不懂得这道理,只可惜放在陆小小这里就不能用这理论。

    伸出手抓住口,陆小小想明白了以后反倒平静了。她既然回到了这里,就没打算逃避什么,深吸一口气,陆小小淡淡的开口:“你有什么条件,要怎样才肯罢休。”

    慕少倾低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似乎带着很大的不满:“你这样的说法,好像我是个坏人一样,我很不爽。”

    你就是个坏人!陆小小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怒,但也无奈。慕少倾这样讥讽人,无非是语言战术,他巴不得她越生气越好。

    翻了个白眼,陆小小重新道:“请问慕总裁,怎样才肯高抬贵手?”

    慕少倾满意了,视线落在桌子上那个空了的杯子一下子有些出神,但马上就回过神来,玩味的笑道:“我毕竟是心疼你的,也不舍得太折磨你,你来了a市,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你,采访你了吧,怎么样,有媒体联系你吗?”

    陆小小皱眉,心中诧异他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如实的回答了:“电视台来过,要给我做新锐专访。”

    慕少倾笑的更加别有深意了,只可惜此时的陆小小看不到。

    “是么,电视台专访啊,那更好。陆小小你听好了,想叫我罢休非常的容易,你在专访中向我告白,我就放过你。你要是不照做的话,我会很不开心,我一旦不开心就会做一些很激烈的事。你该懂我,我从来不威胁人。”

    陆小小张张口,真的觉得,无法用一个合适的词语才形容他了,最后憋出了两个字:“你你、你变态!谁要和你告白!”

    脸红成了一个大番茄,陆小小此刻的心实在难以用文字来表述。但有一点不置可否,慕少倾的这个要求实在是太狠了。

    那可是电视台啊,在电视台向慕少倾告白,那是挑战全a市女人的神经啊。慕少倾这样的男人是多少a市女人的梦中人,陆小小不会不知道。

    被传传绯闻已经足够恐怖,电台告白,她会被人在电台里给当场杀了吧。

    慕少倾却是坦然:“我更变态的地方你也见识过的,何必惊讶,以后你还会见识的更多,告白你是必须要做的。陆小小,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进入了我的领域,接下来你只能被我掌控了。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要随叫随到知道吗?如果不这么做,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慕少倾!”陆小小咬着牙,她想要再说什么,再反驳,可叫出他的名字,有千万言语涌上来,她最后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的霸道已表现的淋淋尽致,反抗?她拿什么反抗?

    慕少倾攥着手机,等了一会儿发现她只是虚张声势没有下文,薄唇轻启道:“既然你已经没什么话要说,我便挂了,我很快会再打电话给你,那在这之前,我想你一定会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想我上。”

    “我想你个大头鬼,我才不想你!”陆小小咆哮,电话却已经挂断了,传来空虚的嘟嘟声。

    夏季的蝉鸣声不绝于耳,灼的太阳仿佛在地上燃烧起了一道朦胧的蒸汽,陆小小冒着汗,颓然的抓住了头发。

    好烦躁好烦躁好烦躁啊啊啊啊!!!

    “姐,你在这里干嘛?晒光浴啊?”陆羽骑着摩托车从别墅里冲出去,远远的看见她飞驰电掣一般杀到了她面前好奇的问。

    陆羽没有问陆小小和慕少倾的事,在这一点上他是不太想参与的。他没善良到要帮慕少倾的地步,他倒是巴不陆小小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开始讨厌慕少倾了,虽然这个几率实在很小。

    陆羽不问,陆小小也不提。

    刚被慕少倾胁迫住,她实在难以用一种多么好的心来提起他,提起和他的重逢。那个将卑鄙的不择手段进行到底的男人,实在太可气了,她现在只想快点忘记他。

    陆小小看着他的杜卡迪追问:“你要去哪儿?”

    陆羽笑出一口白牙:“兜风,绕着盘山公路去山上庙会,夏祭开始了,一定特别闹,我打算晚上给你打电话叫人去接你呢,要不要去?”

    陆小小想起那个庙会,上一次在那里的时候还是和陆羽分别的事,心下感慨时间匆匆,对他勾了下手:“头盔给我。”

    “好勒。”陆羽把头盔递给陆小小,陆小小跨上,机车发出沉重的声响接着如电一般飞驰而出。

    夏风穿透而过吹起她的裙角,陆小小靠在陆羽的肩膀上思绪却渐渐的飘远。

    慕少倾……

    脑海里能想到的只有他的影子。帅气的、邪魅的、霸道的、动人的桃花眼,感惑人的薄唇,温大手。醉酒后一些些的画面或多少能想起来一点点,激烈缠绵的画面偶尔在她脑海里闪过。

    陆小小的脸红的那叫一个滴,渐渐的想的越来越多,连三年前的那些事都一点点的想起了。唔,到这个夏天。似乎已经是四年了。

    她对时间有些模糊,因为离开他的这些子,她尽量不去看时间,越是看时间越是会心慌。

    真是丢脸啊她,竟然被慕少倾完全看穿了,她果然一直都在想他。

    虽然他很太坏了,竟然说什么让他在电视台里告白,这报复也太幼稚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啊,有没有听到我说话?”陆羽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小小急忙回神:“啊,怎么了,我刚才有点走神。”

    陆羽没有回头一边继续骑一边道:“你前天不是说想去硕哥的墓看看吗?我们先过去硕哥那里再去庙会怎么样?”

    陆小小水眸微动,想到阿硕抓住陆羽的手紧了一些,靠在他的背上,陆小小迎着风道:“好,先找个花店停一停。”

    陆羽感觉到她抱着自己的手紧了,知道她心里必定是伤感了,不道:“又买薄荷草吗?姐你每次偷偷回来都买薄荷草,硕哥会不会腻了啊,要不这次换薄荷香鸡,不知道硕哥会不会喜欢吃啊。”

    陆小小一怔,刚想问他怎么知道自己有偷偷跑来过,一想又明白了。

    自己这个弟弟啊,明明以前是黑道老大,却是体贴细心又爽朗善良,叶硕在的时候他各种和对方对着干,心里其实也把叶硕当自己的大哥吧。

    他不说,他不表现出来,不代表他不重重义。

    失笑了一下,陆小小在他的背后戳了一手指:“臭小子,就你鬼点子多。”

    “哎呀,疼,脊梁骨被戳断了。”

    “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好意思把自己的脊梁骨当成青葱少年的脊梁骨?”

    “姐,你别这么赤条条的讽刺我好么。”

    “好好骑车。”

    把头重新靠在陆羽的背上,夏天的风吹了过来,陆小小闭上眼睛,蝉鸣声竟如此的动人。

    好的也罢,坏的也罢,纠缠不休也罢,搞不明白也罢,放不下也罢,释怀也罢,重逢,不管是什么样的,都是美好。

    阿硕,我现在好幸福好幸福,虽然我还没能最终达到幸福的彼岸,但此刻我走的这条路上,再也不只有黑夜与白天与没有尽头的路。

    现在我所走的这条路上,两旁已经开满了灿烂美丽的花朵,沿途的风景好美好美。

    这座城啊,还是没有变。有你,有他,有陆羽,你们都在这里,所以这里才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自然美丽的世外桃源新西兰比不了,古典优雅的法国比不了,这里才是我想要的,一辈子待着的地方。

    因为这里有我最的人们。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