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会认错的你

    慕少倾端着酒杯的手僵住了,体僵住了,脸上的表也僵住了。

    他喝醉了吗?是幻听吗?为什么他觉得进来的这个人的声音和他记忆深处的某个声音,如此如此相似。

    是错觉吧,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她呢?

    他后陆小小见他没有反应,不蹙眉,她现在狼狈透顶,头发衣服全部淋湿了,体也有些不舒服,可恨害她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竟然没事人一样的坐着完全不搭理她,她今天非得记下他的脸投诉他不可。

    评委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喂!”陆小小怒气冲冲的叫道:“我知道你有可能是某个很厉害的前辈,但就算是前辈也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吧,我在大雨里等一个小时你电话不接,到了这里来,你又不搭理我,艺术造诣高就可以高高在上瞧不起人了吗?”

    陆小小现在就差没冲过去揪住他的衣服狠狠的指责了,她也看出来了,今天的评审绝对不可能和平的结束,就冲这人的态度,百分百要刁难她了,可怜她的天桥梦,今年大概是要幻灭了。

    而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的男人,此刻的手已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高高在上吗?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他。

    你的声音虽然三年多未曾听到,再次响起时,我已经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因为午夜梦回,在我梦里总是能响起你的声音,在我梦里,在我耳边,轻唤我的名字,柔声轻笑。

    我从未有一刻忘记过你的声音,甚至连你现在这生起气来的语调,都在记忆里被我无数遍的回想。

    绝对,绝对不会认错你,小小,陆小小,我的——女人。

    “高高在上吗?真是抱歉,我一直就是这样的男人啊。”站起来,慕少倾颤抖的开口。

    磁的声音穿刺过黑暗而来,陆小小浑僵硬的立在了原地。昏暗中惊雷划过也空,他转过了,那天神一般俊朗的面容在她视线中变得清晰。

    那样动人的容颜,狭长的桃花眸、凉薄的唇,上帝之手雕刻出来的完美的脸庞就这样在她眼中惊艳。即使早已经看过了无数次,也依然让她砰然心动的这个容颜,她如何能认不出。

    陆小小猛的用力捂住嘴巴。

    重逢的画面,她幻想了无数次遍。在无数个场景,以无数种表,无数次的演练了和他的重逢。可是怎么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帝国酒店,又是在这里,又一次毫无征兆。

    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陆小小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逢震慑的倒退了一步。

    是梦吗,是梦吧?

    我这般费尽心机,这般小心翼翼,这般的挣扎与纠结,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不期而至。

    慕少倾,慕少倾,早已成为刻在我心中的名字,此刻就在喉咙里,她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声音唤出。

    骄傲的、霸道的、高高在上的,我最的男人,终于又见到你了。

    “陆小小,你又再一次闯入了我的领域了。”慕少倾一步步的走向陆小小,一直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按住了她后的门。

    他激动,激动到颤粟,血液在沸腾,心脏在狂跳。她的出现几要他疯狂,然而他不得不抑制这一切。

    不能,不能被看出来,在她面前,他要把自己伪装起来。他要给她看自己有魅力的一面,要给她看自己更加完美的一面,所以绝对不能露出狼狈的样子。

    为了追回她,要再一次,再一次将她拐才行。

    陆小小不自觉的靠在了后的门,手放下不知所措的抓着衣角。三年不见她已经自己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了,面对慕少倾的时候也一定能够从容与淡定了,可是此时真正面对慕少倾的时候。

    陆小小却发现自己的那些自以为是,真的只是自以为是而已。

    那个让你心跳的男人,只要你尚且着他,面对他时,你总是会心跳加速,脸色发红不知所措。时间,或许会叫你变得成熟,但在你的人面前,这份成熟似乎不能同步。

    陆小小知道,自己深深的着慕少倾,三年前是,三年后的现在也是,所以当他撑住她背后的门,俯下来时,她霎那间已不知所措。

    慕少倾修长的手指,已然勾住了她的下巴,陆小小向闪躲他那双桃花眼的探视,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逃。

    那双深如潭水的桃花眸,里面是绮丽的旋窝,吸引着她让她挪不开眼睛。

    他深深的锁住她,一句话也不说。

    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任由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仿佛要这样站着一直等到天荒地老一般。

    咬住下唇,陆小小努力镇定,想先一步打破这沉默。

    微微张唇,陆小小刚要开口,慕少倾却忽然动了,薄唇迅速的凑近她的唇,用力的狠狠的吻上了她。

    陆小小一怔之间唇已经失守,慕少倾环住她的腰,用力加深了这个吻。

    “唔唔!嗯!”

    唇被吻住,陆小小只能发出这样暧昧的声音。慕少倾单手抱着她,另外一只手插入她柔软的秀发,按住她加深了这个吻。是激烈缠绵的吻,带着他特有的霸道,索取着陆小小的甜美。

    陆小小被吻的气喘吁吁,她想推开慕少倾,却怎样也撼动不了他拔的姿。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陆小小被吻的几乎缺氧。

    等她被放慕少倾放开的时候,陆小小已经浑瘫软,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而慕少倾则是流连的用手指微微擦拭唇边的银丝。

    陆小小怔怔的看着他的动作,他实在太帅了,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透着人的邪魅气息,陆小小看的略有些出神,慕少倾看过来,陆小小却又脸红的低下了头。

    他……面容依然那么帅,材也还是那么好,唯一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这三年,成熟在他上刻画出了新的痕迹,这份痕迹让他变得更有魅力了。

    慕少倾深深的望着她道:“唯有品尝到了你,我才能真的确认。陆小小,真的是你,躲了我三年,你终于出现了。”

    陆小小体微颤了一下,一股苦涩略微冲淡了重逢后她内心里动的狂喜。

    略微扯起嘴角苦笑了下,陆小小尴尬道:“你、你还好吗,这三年。”

    慕少倾视线紧紧的锁住了她。

    她……避开了话题。他已经明确说了这三年她躲着他的事,她却是避开了。慕少倾的心‘咯噔’一下,原来这三年,真的有生气吗?

    慕少倾脸色变了几变,当机立断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挑了下眉,慕少倾开口道:“现在这个时候三年的问题可以先放到一边了,陆小小,解决当下的问题吧。”

    三年的问题可以之后再谈,既然已经和她遇上,他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开她。

    只要拴住她,这三年的问题总会解决,他现在要的是拴住陆小小。

    “额……嗯?”话题转的过分的快,陆小小一时间完全不知道慕少倾在说什么。

    当下,当下什么问题?

    慕少倾的严肃道:“编号67521,我是这次你的评委,我想你应该没忘。”

    “啊!是、是这么一回事。”陆小小也是猛然醒悟,才想起来这意外的重逢,竟是这评审做的牵引。

    想到发生的一系列事,陆小小内心里隐约不安。

    唔,她是有指责慕少倾不负责任,依照她的了解,慕少倾对这个评委估计很没兴趣。天桥盛宴的评选一直很严谨,可偏偏这次天桥委员会绝对想不到,他们安排的慕少倾在遇见特定的某个人时,会变成不稳定因素。

    此刻,慕少倾就是一个很大的不稳定因素。

    因为此刻,他完全对评审失去了兴趣,看着陆小小湿湿的头发,命令道:“先洗澡,之后我们再谈。”

    陆小小点了点头,没有做任何反驳,陆小小对慕少倾太了解了,反驳他?那就等着被他强制执行吧。

    此时陆小小心很乱,也正需要水加以冷静。

    咬着唇,陆小小低头默默地去了浴室,慕少倾去到了自己专属的房间,回到卧室想了下,拿出自己的白衬衣迅速的回到了1003房间。关上门,慕少倾听到隐约的水声,手依然在微微颤抖。

    心跳的很快很快,和她的再相遇看起来主权已经迅速被他占领了,然而实际上他内心里止不住的紧张与动。

    他是非常非常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抱住她,亲吻她,推到她的。

    慕少倾,你要冷静,不管你有多想这么做,都要冷静的徐徐渐进。

    慕少倾暗地里不断的告诉自己,然后把衬衣放在了浴室外,手在浴室的拉门上顿了一下,努力忍住不良念头,慕少倾转去客厅又倒了一杯威士忌喝。

    陆小小在浴室里泡了许久,渐渐的冷静下来,细细回想这突然的见面。只能说是上天的恩赐。

    抱起双臂,陆小小在温水里脸颊通红。

    嗯……

    不需要自己的铺垫,这么轻易的就见到他,还能与他呆在一起,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