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见不平,一脚踢飞

    陆小小一看,停的地方是公园。不心思一动。

    “司机,我在这里下来就好了,麻烦你了。”陆小小说完交了钱提着行李箱下了车。

    这边修路有些难走,陆小小要从公园里面绕过这段路才行。行李箱并不太重,陆小小想着这个季节正好是樱花开放的时候,便想去看看那颗巨大的樱花树。

    今年,是不是也开出了很美的樱花呢?

    这样想着,陆小小拖着行李一路走了过去。

    公园并不是非常大,陆小小远远就看到了樱花树,夕阳挥洒之下,动人的粉色樱花摇曳满树,风轻轻吹过,便有无数花瓣簌簌而落。

    光影中,似乎站着一个少年,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衣,一回眸便是月光一般柔软的目光,清雅的笑容。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男子。

    陆小小的眼眶一瞬有些湿润。

    曾几何时,我们年少,就一起站在这樱花树下埋下名为的时光胶囊。那时候我只看到了你的笑,看不清楚你的悲伤。那时候你总是很坚强,不想看我的眸为你染上泪光。那时候萌芽,我们都信誓旦旦,以为可以对方一辈子。

    只是,你做到了,而我最终没能再那样信誓旦旦。

    关于我们,有太多太多回忆,而最美好,或许就是那一天。

    我们一同站在樱花树下,把时光胶囊埋土里,我们双手合起,默默的在心里说着同一句话。

    那时候我们想的一定是同一句话,一定都是那一句:我喜欢你。

    樱花落在我们的发间,风吹起来再将花瓣从我们的发间带走,像是要带走我们年少轻狂的心事。

    站在樱花树下,陆小小伸出手,一枚粉嫩的樱花花瓣落在了手心里,陆小小唇角轻轻勾起:“唯有你,和这樱花……经年不变。”

    时间的洗礼从未在你上留下痕迹,阿硕,我……回来了呢。

    外面的世界很不错,新西兰空气新鲜美丽仿佛世外桃源,巴黎繁华典雅,充满魅力。可那些地方再好,却始终比不过这里。

    这个a市,承载着的记忆太多,任何地方都比不了。不管我要在外面走多久,最终我还是要回来。

    深吸一口气,不让伤感的泪水涌上来,陆小小在樱花树下坐了下来,她穿着昂贵的去裙子,漂亮的高跟鞋,却毫不在意的靠着树,开始叙述这几年发生的事

    其实她这些话,等到了叶硕的墓地还是要絮叨一遍的的,却偏偏她还是要说。

    在这里已经呆到了天开始黑了下来,陆小小抬起头已能看到北极星时,陆小小才笑笑站起来道:“北极星出来了哇,回家的路已经被照亮了呢。”

    陆小小拍拍裙子上的灰尘,在北极星的照耀下向家里走去。

    陆小小这一路顺利,实在没想到会在最后穿过两栋楼房之间的路上被截下来。倒不是她真的危机意识很低,只是她是觉得这样的小路也不是巷子口,应该不会有人找麻烦,谁知道这些小混混颇有经验的样子,竟然就堵在这种地方拦住了她。

    “这位姐姐,我们没别的意思,你把之前的东西拿出来,我们就放你过去。”其中一个小混混的掏出了蝴蝶刀威胁道。

    陆小小簇起了眉头,这种事放在三年前对她来说都算是小意思了,陆小小心里没有特别害怕,但还是觉得有些无力。

    她这三年体虚弱的很,可没有一下子变成什么功夫高手。今天只能是破财消灾了。

    叹口气,陆小小开口道:“钱给你们,你们走吧。”说着从钱包里拿了三千块钱出来,这是她今天刚提的。

    在心里陆小小真是狠狠的吐槽了一下自己:陆小小啊陆小小,你说说你,你边的男人们,有一个算一个吧,阿硕、陆羽、慕少倾、司徒律,哪个不是手不凡。你耳熏目染,竟然连点皮毛都没学到,只能沦落到被敲诈的份上,真是可悲啊。

    陆小小本想着破财消灾了,没想到她拿出钱来,这些小混混互相看了眼却还不拿了。

    正对着陆小小拿着蝴蝶刀的那个小混混眯起了眼睛:“姐姐很痛快啊,看来姐姐很有钱呢。”

    陆小小脸色一变,皱眉盯着他:“我现金就这么多,你们见好就收吧。”

    那人嬉皮笑脸的笑道:“哎呀,姐姐你还有个行李箱呢,打开来给我们看看吧,要是没好东西,我们自然拿了钱走人。”

    得寸进尺!陆小小恨的咬牙切齿!

    攥紧了钱包,陆小小心里紧张了起来。

    她的行李箱里,偏偏真的有好东西。

    那里放着陆羽送给她的蓝宝石项链还有慕少倾为给她的王冠,那样的东西,就算是不识货的人看了也绝对不会漏走眼,肯定会被拿走。

    钱陆小小无所谓,可是那些东西她绝对不能让这群人拿走。

    深吸一口气,陆小小打定主意和他们周旋:“我的箱子没什么好看的,我是做设计的,都是些设计稿子,对我来说值钱,对你们来说一文不值,你们要钱的话,都给你们就是了。”

    那小混混却是个不依不饶的,也打定了主意要看东西,见陆小小不配合,就挥手对自己另外两个手下道:“把箱子打开。”

    陆小小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是有五个,明显是很很很劣势,然而陆小小却毅然护住了箱子。

    “你们真以为这样明目张胆没人管吗?”

    “死女人,放手!”其中一人去拉陆小小,陆小小奋力反抗,场面一时间有些乱,忽然从一侧的黑暗中,一道戏谑的声音传了出来。

    “真是的,怎么搞的,难道是我和这片土地磁场不和?到了这里就要打打杀杀?”

    “谁!谁在那里!”蝴蝶刀小混混大叫,纠缠陆小小的那两个人也停了下来。

    黑暗中的人影叹了口气,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你们今天就是不走运,偏偏要遇见我。这几年我不在这里,这里真是乱的可以。以前我在这里的时候,这一片是最干净的地方,谁要在这里闹事,我可是绝对不客气。”

    “你特么哪冒出来的,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蝴蝶刀大声骂道,黑影里的人终于闪现了。

    然而蝴蝶刀还是没看到脸,因为这人一开始安静的站着的时候走起路来不快,似乎还有些懒洋洋的,但是凑近的时候,瞬间的爆发力惊人,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飞腿、飞腿、飞腿、那人就双手插在口袋里,三个飞腿,蝴蝶刀已经倒在了地上,彻底晕菜了,而闪出来的那个人脚就踩在那蝴蝶刀的脸上,很随意的勾唇笑着:“啧,好不扛打,现在出来混的都是这种弱不经风的菜吗?”

    ……

    “妈的!捅死他!”

    余下的四个人吓的一时间有些愣,但也就是几秒,紧接着抽出刀杀了过来。

    那人这时也不伸出手,平地轻跳,一脚飞出直中其中一人脑袋,接着落地后脚踹到另外一个人脸上,再一个膝撞顶在正冲上来的一个人肚子,直取苦胆,那人一口苦水吐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最后一个人,算是最惨,那人高高跳起,修长的腿卷起一个回旋踢,旋风一般的直接从天上把人给卷起来又踩在地上。

    一气呵成的攻击仅仅用了一分钟。

    五个人,彻底ko。

    拍拍手掌那人却有些意犹未尽:“这就结束了?好久没动手了,我还有些手痒呢?”说着就抬起头来道:“好了,小姐你不用——”

    ……

    ……

    四目相对,那人不说话了,陆小小也不说话。

    许久,那人才不知是苦笑,还是怎样的表,颤抖的捂住了脸:“哎呀,还想、还想搭个讪,没想到、没想到这次又搭到了我姐了,我这是什么命啊。”

    这样说着,却有泪水从眼眶里滑落,那是激动的克制不住的泪水。他觉得有些狼狈,不想被她看到。

    陆小小看着他,泪眼模糊中,却扬起了笑:“陆羽,好久不见,你好吗?”

    陆羽抬起头来看着她,她的声音动听的仿佛不真切一样,陆羽体一颤,几步冲上去,猛地将她抱住了。

    “真的?是真的?姐,我没有做梦,你是真的吧,是真的回来了吗?”

    陆小小一瞬间有些心酸,三年未见的陆羽。越发成熟英俊了,似乎又长高了,一的西装,也显示出了他现在非凡的份。

    这些她都该陪着他经历的,因为她是他的家人,可是她却与他三年未曾见面。然而与此同时,她又觉得非常非常欣慰。

    陆羽,她的那个优秀的弟弟,现在一定成为了很优秀的人。

    虽然没能看着,但是她觉得骄傲。

    回抱住他,陆小温柔浅笑:“陆羽,我回来了。我们陆羽,真的长大了,长成好男人了。”

    陆羽抱紧她,生怕她忽然消失一般,轻声喃呢:“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回来。我好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自从知道她消失的那天起,他没有一天不在后悔那时候的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