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要回去了

    陌澄有些无措的看着陌笙,显然她刚才看到妈太过激动了,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叫妈了,要是叫出来就糟了啦。

    慕少倾蹙眉看着陌笙,那眼神中明显是带着试探的,陌笙却丝毫不惧怕这种试探,淡定的继续道:“不认识但是知道,陌澄对一切设计服装的设计师都感兴趣。”

    陌澄用力点头,指着陆小小道:“她好厉害的,我知道她一定会变成很厉害的人物。”

    “这样。”慕少倾听了以后低下头,没有再深究什么,他不觉得这么小的孩子真的会撒谎什么的,手指划过陆小小的脸,慕少倾的语调里藏着自己才能品味出来的怅然。

    陌笙冲陌澄使了个眼色,陌澄会意,小心翼翼的问慕少倾:“你认识她吗?”

    慕少倾手指一顿,深深吸了口气,内心里是怎样的不好受的滋味,只有他自己说的清楚。

    “她是个很好的女人,我不仅仅认识她,而且深深的记得她。”

    这三年以来,每一天每一夜,他都会想念她,深深的怀念着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一幕幕。

    “你喜欢她?”陌笙凑过来问。

    慕少倾挑眉:“喜欢?可不是这种草率的感,记住这个女人,如果你们真的是我的孩子,这女人将在你们的生命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合杂志放在一边,慕少倾道:“走吧,去买你们的必须品。”

    陌澄立刻响应的大叫:“小兔子!”

    “好,买一屋子小兔子怎么样?”

    “好棒!”

    慕少倾单臂抱起了她,回头看依然盯着陆小小杂志封面看的陌笙:“走吧。”

    陌笙点点头,跟上了他的脚步,心里依然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妈还是和上心的,感觉随时都在注意她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必定好办很多,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感的两个人要在一起必定是艰难的,但如果是彼此挂念的两个人,想在一起可太容易了。

    再观察一段时间,考验下。

    一个周以后确认了份,考验才真正的开始。

    在心里,陌笙默默的计算着自己的计划。而此时的法国,一夜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以后,陆小小终于在清晨睡了一会儿。

    只是一小会儿而已,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又是那欢乐的全家福画面。

    慕少倾放着风筝,陌澄在跟着跑,在她后跟着一只大大的金毛,陌笙在点水火箭边围绕着一群小猫。

    她醒过来,发现眼角又是湿润的,起走下站在窗外,巴黎的今天又是细雨霏霏,陆小小不住去想自己的两个孩子,想自己的这两个小宝贝在他们父亲的边怎么样。

    千里之外的法国呵,难以触摸的距离。心的人也好,最疼的孩子也好,都已经聚在了那片土地,那她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呢。

    即使是没有勇气坦的站在他边,她也必须要回去了。

    比起她,她的两个宝贝更加的勇敢,她有什么理由不回去。

    “我……必须要回去了。”咬着唇,陆小小轻喃,在窗前又站了一会儿,陆小小回拿起电话打给司徒律。

    电话很快就通了,司徒律的声音有些疲惫:“喂……”

    陆小小一下子有些紧张:“律,你、你生病了吗?”

    司徒律接电话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名字,此刻听到他的声音才惊醒了一般道:“没,并没有,只是刚醒来有些迷糊,唉,难得我也有睡过头的时候,第一次竟然就被发现了。小小,怎么了吗?”

    陆小小道:“那个,我这几天想在家里创作,可以吗?”

    司徒律那边沉默了一下,陆小小的心有些沉,她觉得司徒律应该是觉察了什么,可是司徒律只是沉默了一下,接着儒雅的笑笑道:“好,别太拼。”

    咬着唇,陆小小艰涩的说了句:“谢谢。”

    电话挂断,陆小小咬住下唇,内心里对司徒律有深深的愧疚。明明说要帮他把品牌创立起来,现在刚起步却想甩开手走人。

    他是否已经从刚才的话里听出了端倪?他是否已经知道了她的归心似箭,如果他知道,他内心里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他……

    对自己这样好,却真的不值得啊。

    陆小小知道自己既然做了选择,这份良心的谴责,感的煎熬就必须去承受。她的心可以装下许多感。不能忘却的思念,她给予了阿硕。永远不能放下的牵挂她给了陆羽,深深的感谢与感激,是她所能给予司徒律的,她有这些感,可是唯独只有,她不能分出来,只能给慕少倾。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们是有很多种感的动物。可是有独钟这个词语,之所以有一个‘独’字,是因为只能给一个人。

    所以哪怕要背负着歉疚,陆小小也打算去做。

    深吸一口气,陆小小打开房门洗脸刷牙直接去了画室。

    法国巴黎另外一处司徒集团,一夜未睡的司徒总裁正拿着手里的方案继续埋头工作。

    一旁的秘书琳达有些纠结的几次抬头想说话,忍住,又再次抬起了头,又一次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司徒律开口了:“琳达,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琳达得到了命令,即可开口道:“总裁,这些方案需要这么着急吗?您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赶了,我们的第一拼服侍刚刚上市,二期和三期不用这么着急吧。”

    司徒律的笔停了下来,看着面前一堆文件,棕眸里有深深的哀伤。

    “不快点的话,会来不及。”很轻很轻的司徒律说。

    琳达蹙眉,来不及?

    怎么可能,再来不及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准备啊,总裁这架势看起来就像是要两天搞定一样。

    “总裁,您过于拼命了。”琳达说道。

    司徒律抬起头来,儒雅的淡笑:“没关系的琳达,我这一生,可能是最后一次这么拼命了。”

    他并不是一个拼命的人,因为他的格使然,做任何事都有条不紊。人生太多的事都循着一条比较稳定舒适的道路而去。

    他的人生若要有什么疯狂的事的话,那便只有遇见陆小小,然后上她了。

    深着一个不自己的女人,一就是三年,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司徒律,你到底是怎样坚持下来的?你的心不会痛吗?

    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可是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于她,是哪怕心痛也想要继续下去。只想要去她,至于结果,他没想过。

    低头继续弄眼前的方案,司徒律心中轻轻的喃呢:是到了故事该画上句点的时候了。

    命运的齿轮这次终于不甘心一点点的推动,打算向前迈进一大步。

    慕少倾买了一会儿东西以后,郑楠派遣来的秘书终于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手里抱着一大叠资料,戴着眼睛的刚毕业的大学生陈尧紧张的把手里的资料递给慕少倾。

    “总、总裁,您要的东西。”

    慕少倾打量了一下陈尧,虽然纤细,但好歹是个男人,慕少倾有些放心了。男人的话不会乱说话。

    翻看了几页之后,慕少倾淡淡的问道:“这些东西你都知道在哪里有卖吗?”

    陈尧推了下眼镜探过头来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哦,知道知道的。”

    慕少倾点头:“好,你带我去。”

    “啊?”陈尧震惊。

    和总裁一起买东西?这种事可以吗?

    慕少倾挑眉:“怎么了,有问题吗?”

    陈尧急忙摆手:“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在心里陈尧却是别扭的,因为总裁要买的这些东西都是小孩子用的,两个大男人一起去买小孩子用品,现在腐女又怎么多,会被误会的啊。

    和别人也就罢了,他也不计较,大概只会被议论下,不至于被围观。可是和慕总裁,那事就大了啊。慕总裁长成这么妖孽的样子,又高自己这么多,被拍下来放在网上就死定了啊!!

    心里一阵狂翻的巨浪涌动,常年因为体纤细而被戏弄的陈尧心下正纠结的时候,那边正在挑玩具的陌澄忽然转头来大声道:“慕慕,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慕少倾的额角抽了下……

    陌笙的话紧接着跟了过来:“慕慕,我要这个,付款。”

    陈尧冷汗都下来了,他低着头,努力控制自己的颤抖。

    相信他,那不是想笑,而是真的被吓到了。

    慕、慕,不是叫总裁吧,呵呵,一定不是,慕总裁这么冷酷威严的形象,怎么会……

    “没错,那两个小家伙就是在叫我。”单手插在口袋里的慕少倾冷漠的说道。

    陈尧忽然哆嗦了一下,肩膀上忽然按下来一只大手,陈尧颤巍巍的抬起头来,就见慕少倾笑了。

    动人的桃花眼勾起,薄唇轻勾,邪魅无比。

    即使是男人,陈尧也被煞到脸红心跳了。

    好、好帅……

    这么帅的慕总裁头微微一偏,薄唇微启只说了一句话

    “今天的事,说出去的话,我就杀了你。”

    陈尧吓的差点跪在那里,他知道,这——绝不是威胁!而是忠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