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的计划

    慕少倾失眠了整整一夜,房间里挂满了陆小小的照片,这三年他的睡眠开始渐渐的好起来,但是今夜他又失眠了。

    这三年他为了找到她追回她,尔后给她正常的,幸福的生活,一直都在努力的调整自己。

    两年前花向容告诉他,他已经完全康复了,再也不需要药物来控制,也不需要再催眠了。他当时真的很希望能第一时间找到她,上那象征着与戒指。

    可是他却找不到他,然而他仍未放弃过,他告诉自己一定可以等到她回来,一定可以找到她,给她幸福。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维持自己,控制自己。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等到她再次出现,却会是这样……

    为她而失眠的夜,慕少倾还能清晰的想起三年前所发生的点点滴滴,那在记忆力,那样动人的如阳光一般的女子。真的是我当初不该放手,不该妄自相信我们的感吗?慕少倾不问自己。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起来,慕少祁下走到自己创头柜前,那里面放置的是一枚戒指。早在一年前他亲手为她打造了这枚戒指,而今天还有机会再给为她戴上吗?

    陆小小,只有见到她,亲口问她才能找到一切的答案。而现在她在法国,那里是司徒律控制的地方,如果她不愿意见他,他也没有办法。

    要确定她一定会见他,而且一定会在他的掌控中才行。慕少倾的思绪已经不再迷茫,他打算开始铺开一张网,慢慢的一点点的把她网在一个绝对没办法逃离的境地。

    他还是不能轻易放弃,哪怕是过去了三年,陆小小,他依然想要她。

    这么想着,慕少倾去换了衣服,开始准备了自己的铺网计划。

    彼时法国,陆小小一边忙碌的指挥着司徒集团的设计师工作,一边心里还挂念着家里的那两个小家伙。不知道两个小家伙在幼稚园里玩的好吗?

    法国皇家高等幼稚园里,陌笙与陌澄正因为长得好看被各种围观示好,而两位小小当事人,一个表现的很厌烦,另外一个表现的很惊恐,弄得连围观的一些小朋友也有些无措。

    陌笙很讨厌这样的围观,他的智商已经能够明白自己这张脸的价值了,会被这样围观他早就想到了,所以此刻就摆着冷脸不说话,因不动声色的状态打算击退这些看脸的小鬼。而陌澄对这个现象就比较陌生,她本就没见过这么多小朋友,更别说她没有陌笙那样从容的应变能力了。

    缩在陌笙后,陌澄泪眼汪汪:“笙笙,我好怕哦……”

    陌笙蹙眉:“你不是要哭了吧,你可hi答应妈不会哭的,我们还有正事要做,你给我住。”

    “呜呜,可是他们都围过来,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陌澄眨着水眸道。

    这些小朋友看起来是要和她做朋友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拉扯她呀,呜呜,她这件衣服可是妈亲手做的,她很喜欢的。

    陌笙被这些小鬼弄的烦了,加之陌澄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更家他觉得现在不做点什么一定不行。

    “你们都给我住手!”陌笙忽然的呵斥,总算是让围着的一群小鬼停下了拉扯与吵闹,全部都看着他。

    陌笙酷酷的扫了一圈之后道:“你们听着,我们不和没有礼貌、大声说话、不懂规矩的小鬼做朋友。想和我妹妹做朋友的,去数一千个数,数够了就可以和我妹妹握一下手。我会算着时间的,你们数没数到我都知道。至于要和我做朋友的,不用想了,我不需要朋友,跟班倒是需要。”

    他这一副酷酷的样子看起拽到不行,一圈人中甚至有比他大的孩子,但是他这样的气势就是让那些孩子服气。总觉得陌笙看着就好厉害的样子啊。

    于是乎都是真的有人说道:“我愿意做你的跟班!”

    这么小的小孩子,大概连跟班到底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只知道大概是可以一起玩的伙伴。

    陌笙点了下头,也没拒绝,道:“愿意做跟班的就去看着其他数数的人,盯着他们数到一千。数错了要重新开始。”

    小孩子们有了明确的目标一下子全部都做鸟兽状散了,老师本是打算给小孩子一点单独空间,没想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许多小孩子在数数,而新来的两个小朋友坐在角落里。

    老师立刻走过去问两个可的小家伙:“笙,澄,怎么了,你们怎么不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

    陌笙扬起一抹笑说:“亲的老师,我们刚刚答应要给他们画一幅画,我们约定他们数到一千就画好了,这样不可以吗?”

    面对陌笙那极具杀伤力的眼神,老师早就败下阵来了,连连点头:“笙,你真是太棒了,那老师不打扰了,你们画吧。我想小朋友们一定会非常非常喜欢你们的画的。”

    老师说完就忙自己的了,这里的孩子年龄偏小并不需要学太多东西,让他们自己活动倒是更好。

    那边陌澄水眸闪呀闪的看着陌笙:“笙笙,我们要画画吗?你看我画的好看吗?”

    陌笙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刚刚有说过我们是要做正事的吧,谁说要画画了。”陌笙说着果断的把她的画给没收了。

    陌澄显然在画画方面很有天赋,那张他的画像好看的,他收着了。

    严肃的看着陌澄,陌笙道:“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妈不敢去见爹地,我们要让爹地亲自来找妈才行。”

    陌澄听到这个提议就有些兴奋,激动的攥紧了小拳头:“哦!我知道了,我们给爹地打电话,叫爹地来接妈和我们!”

    “我们没有爹地的电话。”

    “唔,妈有吧,我们管妈要吧。”

    “……我们的计划不能让妈知道。”

    “那怎么办呀,妈又不能见到爹地,又不能给爹地打电话,妈好可怜哦。我们也好可怜,爹地都不来见我们。”

    陌笙拧着粉嫩的澄清这个说法:“爹地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啊?那我们岂不是更可怜?比妈还要可怜?”陌澄的小脸顿时可怜兮兮的垮掉了。

    他们好可怜哦!妈至少还见过爹地,他们连爹地都没有见过!他们只见过干爹,可是妈说了干爹不是他们的爹地。好头痛哦!

    捂住脑袋,陌澄一脸很头疼的样子。

    陌笙看到她这个样子,只觉得更头疼。他真的不指望陌澄的这个智商能够破解这么难的一个问题。

    关于妈为什么不能见爹地,我们不打电话怎么能让爹地见到妈这种事,如果真的要放到她那里想,估计要想上很久很久吧。

    比起他早就隐约从妈那里觉察出了什么不对劲来,陌澄真的还差的远。还好他够聪明,高瞻远瞩。

    “唉,我也不指望你可以忽然变聪明了。现在我就说说我的计划吧,我们现在要帮助去找到爹地,然后让爹地认可我们的存在,这样爹地就会迫不及待的来找妈啦。”陌笙酷酷的说道。

    陌澄眨了眨眼睛,看看他,再看看地面,再看看他,又看看地面。

    陌笙开口:“你对我的计划有什么意见吗?”

    陌澄嘟嘴:“笙笙哦,你很聪明我知道啦,可是你也不可以总是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呀。我们从新西兰回来的时候有坐飞机的哦,妈不领着我们,我们怎么上飞机呀。再说,我们也没有钱呀。就算去了妈的故乡,我们也不知道爹地在哪里呀。”

    陌笙冷笑了一下,“你很勇敢嘛澄澄,竟然挑战我的智商。”双臂环的,陌笙轻蔑道:“你以为这些问题能难倒我吗?上飞机的问题我早就想过了,到时候在机场你就只要听的指挥就好了啦,至于钱,我可是一直有叫你收藏的。你的那些叠起来的纸花,就是我们这次的费用。里面有人民币,也有法郎,我都有留意问干爹和妈这些钱的面值,可以买什么。钱的问题就解决啦。”

    陌澄顿时捍卫起了自己的艺术成果:“不可以,那都是我亲手折的!是我的创作!妈这是艺术品,不可以毁掉!”

    陌笙立刻严肃的教育她:“澄澄,艺术品可以再创作嘛,爹地可以再创作吗?妈见不到爹地很伤心的,你忍心妈一直都很伤心吗?”

    陌澄犹豫了。她不想妈伤心,因为妈她,非常她。她也想见爹地,因为妈说爹地又帅又温柔,一定会对她很好的。

    咬着手指在心里割舍了一下,陌澄最终是选择了妈:“好吧,为了爹地和妈,澄澄可以牺牲掉艺术品。”

    陌笙很满意的点头,一脸孺子还有救的表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陌澄没有再问了,陌笙却早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政策。

    要找到爹地还不简单吗?妈说过的,爹地是a市最厉害的慕氏集团的总裁,到时候他们直接去慕氏集团找那里的总裁就好了。

    嗯,计划很完美!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