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要给我机会

    “对不起,律,我不能让你守护我。”按住司徒律的手,陆小小将其轻轻挪开:“就像我当初不希望阿硕来守护我一样。这条路我要一个人走下去,不会回头更不会依赖谁。律,你已经完成了和阿硕的约定了,用这双眼睛看过我了,现在这双眼睛是你的,用他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吧,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这个他再也看不到了的世界,你替看他去看吧。即使这个世界一次次给我离别的痛苦,一次次把我推到崩溃的边缘,尽管如此,但我依然觉得,这个世界如此的美好。

    是这个世界让我遇见了那些重要的人,离别是无奈的,但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相遇不是为了离别。

    陆小小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放弃叶硕的心

    “我喜欢你,可是我现在不你,叶硕,我现在不你,我……不能和你去美国。”她亲口对叶硕说过这句话,当初说出了那句话她就知道没有可退的道路了。

    她只能一直走下去,不后悔深过他,也不去后悔不了。

    她追不过时间,不能转向着回忆里跑,跑不到那个不断错过的年纪,不能在把握的年纪对他说一句:“我喜欢你。”那么就继续走下去,不要停下来不要……回头看。

    她要幸福,才对得起叶硕,而这份幸福她不需要司徒律来守护,他始终是个局外人,完成了叶硕的约定之后,和她不再有任何瓜葛。

    “是我就不可以吗?”手被推开,司徒律的心被刺痛了一下,深深的看着陆小小:“我从未想过取代谁,可是这样不公平不是吗?难道就只是因为这双眼睛吗?因为这双眼睛,我走到你边,守护你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他感谢这双眼睛,是这双眼睛让他来到她边,可是为什么也是这双眼睛让他竟然一点机会都没有。她明明已经打算从慕少倾边离开了,却竟然也不肯让他走近。

    难道只是因为他上有她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的眼睛,这叫她难受吗?她觉得自己不配拥有这双眼睛?

    陆小小咬着唇,轻声喃呢:“律,即使这双眼睛是阿硕给你的,你也没必要替阿硕背负什么,阿硕对我,从来都没有亏欠。他没有义务守护我,你也是。”

    欠下的已经够多了,这些债,她一辈子都还不清楚,她唯有把这份感恩放在心里。

    为什么要拒绝司徒律呢?因为她也会害怕啊。一个接着一个,她亏欠的人还少吗?叶硕和陆羽,她生命里那样重要的两个人,她亏欠着,而这两个人相继以不同的方式离开了她的生命,现在司徒律这样对她,她仿佛又看到了一个重蹈覆辙的未来。

    相遇、亏欠最后离别,这样的结局她再不想要。

    “如果是这双眼睛让你忌惮我,不能靠近我,那么这双眼睛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这这双眼睛让我遇见你,而如果也是这双眼睛让我止步于你,那么我理应把这双眼睛还给他真正的主人,还给叶硕先生。”

    这双眼睛带给了他光明,可这不重要,他也可以接受其他人的眼睛,也可以看到光明,这双眼睛给他带来的除了光明,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陆小小,是这双眼睛把她带到自己的视野中的,这是千山万水牵扯的缘分,他并不是很相信缘分,但与她的相遇却是真实的缘分。从相遇到上,他的感如此的清晰,既然上了便不能什么都不做。

    如果是因为这双眼睛让他平白无故的失去了靠近他的机会,他的抉择只有一个,不要这双眼睛。

    叶硕先生,现在,即使没有了这双眼睛,我也会带着你的那一份守住着她,为此我会做更多的努力。

    司徒律的话一落,陆小小吓坏了,转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司徒律棕眸里没有任何恐吓的意思,很平静很认真:“我在做最正确的事,这是我的决断。”

    对,在他看来这就是正确的事,他没有疯,相反他很理智。

    陆小小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了,面前的司徒律很冷静,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成熟冷静,而且很绅士,所以他现在说的话,绝对就是他要去做的事,不是什么威胁,不是什么手段。偏偏这样叫陆小小更加难受。

    她看着这双眼睛,这双曾经在阿硕的面容上的她很喜欢的一双棕眸。

    他总是微微笑着,眼微微弯起,眸子中带着一丝丝忧郁。他是月光一般的男子,和司徒律绝不相似,所以此刻即使是一样的眸子,却也透着不同的光。

    那双眸子不再忧郁,此时那双眸子那样的坚定。

    或许这双眼睛除了叶硕在司徒律的面容上是最合适的,因为这个人不会再重蹈叶硕的覆辙,所有的悲伤都可以褐退,自己有生之年已经看到了这双眼睛露出过这正不带忧伤的笑容了。

    如果叶硕还活着,如果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他的眼里没有忧伤的笑着,会是什么样子?

    她已经在司徒律这里找到了答案。

    放下吧,其实这双眼睛能在司徒律的面容上真的是好的事,叶硕不能继续看着这个世界的遗憾,已经被这个人填满了不是吗?

    她的一定要把司徒律推开这样真的很不公平,她应该感谢他才对,感谢他完成了阿硕的心愿,感谢他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何必再去纠结了呢,司徒律是司徒律,叶硕是叶硕,现在她真的已经能分的清楚了。

    低头苦笑一下,陆小小低声喃呢:“对不起,我没有觉得叶硕的眼睛在你这里是什么不好的事,相反我觉得这很好。我只是一瞬间想到了阿硕他守护了我那么多年,我最终却转上了慕少倾的事。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所以我始终都不希望你守护我。律,我很普通,我的心里只能装下一个人,现在我的心里装的是慕少倾。他一个已经把我的心都填满了,我放不下任何人。”

    陆小小终于坦了一下,把最重要的厉害关系说给了司徒律听。

    她希望司徒律能理解她。

    为了慕少倾义无反顾的路,她迈开了第一步,从叶硕到陆羽,这条感之路不可谓不艰难,可叫她放弃吗?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

    她走了这么久是希望被慕少倾,只希望被他,其他人都不行。

    司徒律叹口气,无奈的笑了:“我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虽然我喜欢你,但我也清楚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我没有想要强求你什么,比起强势,绅士才是我的品格。我只希望现在,在慕少倾和你没有携手的现在,给我一个站在你边的机会,不要因为种种原因刻意的回避我,从一个很普通的朋友开始。”

    陆小小瑟缩了一下,犹豫着:“可是我怕,我怕最终还是要辜负你……”

    一旦辜负就没有机会了,她潜意识里想。

    倒不如在这种还能切开的时候切开,好比每一次离别都撕心裂肺的痛,包含着愧疚、悲伤与自责。

    司徒律坦然的笑,走上前来伸出手缓缓的顺着她的发:“我还可以活很很久,很多年,失恋这种事只不过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真的被你拒绝,修整一下再出发就是,我还有很长的人生路,我自己都不害怕你怕什么。小小,放心,我会对自己的一切负责。别担心,以后的话也许我会伤心,但至少我努力过,只会伤心而已。你现在就推开我,我得到将不止是伤心,还有遗憾与不甘。”

    一定会得到陆小小?

    这种事他从来都没想过,他和慕少倾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慕少倾强势霸道非要占有不可,那他呢?他更侧重于守护关心与照顾对方,付出自己的感,就看对方是否回应了。

    如果得不到回应他也并不强求,这是他骨子里的绅士风度,他不会抛弃自己的风度。

    落在发间的手如此温暖,一直温暖到她心里,她还能再说什么。

    再去拒绝吗?拒绝到现在司徒律还是这样成熟稳重的反驳着她,再说下去又有何用。

    吸一口气,陆小小低着头,轻声叹气:“话都被你抢白了,我没有话可说了。”

    “那饿了吗?要不要吃饭?”司徒律听她的口气,知道她已经妥协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陆小小迟疑了一下,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小声道:“以后,你能和我、和我说说他最后那段子的事,等我……有勇气听的时候。”

    司徒律点头,伸出手将她脆弱的体轻抱在怀里:“当然,我也想听听你和他的事,一定都是很好的回忆,真叫人羡慕。”

    陆小小鼻子有些酸,她在他上嗅到了香气,这一次她清晰的分辨出来了,这种味道不是纯的薄荷草的味道,而是苹果薄荷的味道,盛产于欧洲,陆小小忽然就破涕而笑了。

    果然,每个人的味道都不同,属于司徒律的味道,是苹果薄荷啊。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