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他的那份守护你

    很久很久以前,这世界上有一个妖精女王,她在人间遇见了自己心的王子,她与王子相了,但天神却不准许她和凡人在一起。天神将她锢起来,让她走不出森林,只能永远守护着森林。

    妖精女王消失了,王子满世界找她,妖精女王从水晶球里看到王子如此伤心憔悴,内心里非常的煎熬。她乞求天神,她愿意交付出自己的一切,永远沉睡在海底,只让自己的一缕魂魄回到人间,回到王子的边。

    “倔强的妖精女王,你可知道,即使你回去他也可能已经不在人间了,他或许已经去到了下一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也许已经不记得你,也许已经和别人在一起。”天神如此对妖精女王说。

    “我尊敬的天神,请您成全我吧,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妖精女王抬起头来,一颗泪从眼睛里滑落变成了一颗宝石。

    这是最诚挚的泪水,天神终于答应了下来。于是妖精女王用自己的一切换了一缕魂魄回到人间。

    人间早已经没有了王子的影,可是妖精女王没有放弃,她寻找着,飘着,只为了与心的人再次重逢。哪怕一切早已经不同,哪怕王子再也认不出她来。

    妖精女王好傻啊。当初安洁莉娜找她拍这支广告的时候,陆小小就觉得妖精女王很傻太让人心疼了。

    她强留着一丝魂魄也要回到心之人边的这个做法,让陆小小的心疼不已。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边,像妖精女王一般的男子,竟然做了这么让她心疼的事

    那双眼睛,那双熟悉到让她落泪的眸,真的是阿硕的,所有的熟悉都是因此而起,她终于明白。

    瘫软在地上,陆小小颤抖的按住口,剧痛席卷而来,这种撕裂一般的痛楚叫她几乎没办法承受。她很难受,想哭,却哭不出来。

    没有泪水了,她已经没有了泪水。这几天这些事把她的眼泪全部都用光。

    司徒律的出现是巧合吗?

    怎么可能,如果只是巧合萧珊为什么会知道,司徒律的钱包怎么会有自己的照片。

    “我们一定会再次重逢的。”阿硕的笑着对她说的这句话此时又在耳畔响起。

    那是他留给她的约定,那是他写在纸上的承诺。他曾经说过: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用这双眼睛一直看着你。

    颤抖着抓着自己的心脏,陆小小很努力很努力才没有让自己马上晕过去,她觉得好无助,好无措。

    阿硕……

    司徒律从外面进来没有看到陆小小有点怔,她应该已经换好衣服了吧。

    “小小?”司徒律一边唤她的名字一边走向卧室,卧室的门虚掩着,司徒律敲了一下发现没有反应皱着眉头推开了。

    房间里陆小小在昏黄的灯光中瘫软在地上。

    “小小,你怎么了!”司徒律吓了一跳急忙就要冲过去,可是迈开几步之后他猛然间看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拉开的抽屉,散乱的纸张以及手机。

    这一切——

    司徒律呼吸一窒,已经明白了。

    她看来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心里有些难受,司徒律没有想到这个秘密会在这种出其不意的时候突兀的被揭穿。他并没有打算奢望能隐藏一辈子,他只是希望尽可能的晚一些再说,在陆小小对他更加信赖与靠近的时候。

    看来那个时候还没到,先到的竟然就是这样残酷的现实。她全部都知道了。

    陆小小现在的脸色很惨白,非常非常的白,司徒律沉默的走过去,缓缓的蹲下来,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不知道。

    他想伸出手抱一抱她,可怕她会愤怒的一巴掌打过来。

    这种双眼,毕竟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人眼睛。

    陆小小颤抖着伸出手,用尽所有力气抓住他的手腕,“为什么,为什么……出现在我面前?”

    司徒律呼吸不顺畅:“这是我和他的约定,他说他回不来了,可是还想再看看你,所以要替他来看你一眼,用他的这双眼睛。”

    陆小小的手一直在颤抖,现在她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从司徒律那里听到的确切的答案叫她痛到无法忍受。

    她明白阿硕从来都不想毁掉誓言,尤其是和她的誓言,他把眼睛捐出去,希望有人替他来看一眼她。希望完成那个我会回来的约定。可是阿硕你有没有想过,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取代你,没有人能成为你、

    我宁愿在这寂寂的岁月长河中永远的守望着再也不能回到我边的你,也不愿意这种的重逢。

    这不是重逢啊,即使他有你的双眸,他也是另外一个人。我不希望在任何的人上看到你的影子,因为他们都不是你。

    这个时候陆小小其实很想仔细的看看,看看那双属于阿硕的眸子,那双眸实在很动人。可是陆小小过不了内心的隔阂。

    现在满满的都是被欺骗的感,从司徒律上的找到的那些让她熟悉的阿硕的影子,此刻就是一把钝刀,一点点的切割着她的心灵。

    这份相似本就是双刃剑,现在因为这件事,却又变成了一把狠狠的刀,切割了她对司徒律的这段时间积累起来的一点感

    如果司徒律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她会喜欢和他做朋友的。可是现在,她——不想再见他。

    咬着唇,陆小小悲愤道:“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放开他的手臂,陆小小努力要站起来,司徒律浑僵硬,面容上堆满了悲伤与落寞:“我没想到,你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会是这样。”

    为什么,自己也在她边有些时间了,她一知道这件事,却可以这般决绝的说不相见。

    是因为叶硕先生在她心里有不可取代的位置吗?可他并没有打算霸占那个位置啊。

    陆小小苦涩的咬唇,她想她的专断大概是伤害到了司徒律,然而她却只能这么做。为什么?因为阿硕是阿硕,司徒律是司徒律,因为她不希望在别人的面容上看到阿硕的眼睛。

    她会害怕,会悲伤,她的阿硕啊,为了再看她一眼把自己的魂魄留在了这个世界上,这是多么悲伤的事,让她怎么能坦然去面对,她宁可他只存在于记忆里,宁可一辈子也等不到他回来。

    “我……对不起,我实在承受不住,我要等的人是阿硕,即使他永远也回不来,我要等的人也是阿硕。我没办法看你的眼睛,因为在我心中,那双眼睛是属于阿硕的。”

    是的,它是阿硕的,她知道司徒律没有抢夺什么,这种事本就是你我愿的,但她无法接受啊。

    体有些摇晃,陆小小转,脚步踉跄的向前艰难的走去,她要离开,离开这个地方才行,从这个人边逃离。

    司徒律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开口道:“我是从他的描述中认识你的,那个时候我们住在一间病房,我的眼睛受伤了什么也看不见,四周都是黑的。他总是说起你,我会忍不住在脑海里勾勒你的样子。我也问过他这样做值得不值得,他说只要可以看你一眼就是值得了,他说他很满足。”

    陆小小的脚步停下来了,可是她没有转,她就那样站着。

    司徒律棕眸紧紧的锁住她,继续道:“我一直为他不值得但司徒家的家规,借三还七,我应下承诺来见你。在见到你之前我对你就在无形中充满了憧憬,而后见到你,这双眼睛就落下泪来,我知道这双眼睛承载着它主人的恋。凭借这双眼睛我轻而易举的接近了你,我本是打算马上告诉你叶硕先生的事,可是看你对着我笑,说我和叶硕先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人的时候,我犹豫了,因为我不想凭借这双眼睛从你那里博取到什么,我开始希望司徒律这个人能让你信任与依赖。”

    司徒律一步一步走上前去,在陆小小的后站定,这一次他难得不再忌惮绅士之礼,他的感已经满溢,他不希望她就此离开。

    如果离开了,他怕他就再也没办法抓住她了。

    伸出手抱住陆小小,司徒律认真的对她说道:“我知道叶硕先生是有多想守护你,我自私的不想告诉你这双眼睛的主人是叶硕先生,因为我怕这双眼睛把你的心都占据了,就不能给司徒律这个人留下什么空隙了,但我发誓我没有卑鄙的想要霸占叶硕先生的位置。是他把我牵引到你边,小小,我希望带着叶硕先生的那一份心一起守护你。”

    自己的这双眼睛,没有和自己产生一丁点的排斥状况,那些很多移植手术之后会发生的排斥,他全部没有。这双眼睛是叶硕的一缕魂魄,因为知道他的心,所以才会和他如此契合吧。

    陆小小被他抱着,心脏被拧在一起,这个怀抱很暖,依然有薄荷草的味道。

    阿硕,为什么你要把这个人送到我边来,你想让他来守护我吗?为什么一直到最后你还是不放心我呢……

    我不是说过了吗?别为我担心,可你为什么总是不听。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