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再值得我去疯狂

    郑楠从办公室出来拿着辞呈到人事部报备,一路上郑楠想的都是慕少倾的决断。

    慕少倾总是调侃他是为了慕雨对自己太狠,可是这一次郑楠看到了慕少倾的狠,为了陆小小慕少倾对自己也够狠的,而且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给自己留。

    他总是在说他不懂得,不懂,但是此刻郑楠却知道,慕少倾已经在陆小小了。

    一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的幸福,宁可牺牲自己,这不就是吗?

    郑楠去了人事部,而陆小小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她约了司徒律见面,正好自己的衣服还在司徒律那里,司徒律就顺势说要给她带过来,陆小小心下觉得不太好,自己的衣服在司徒律手里总觉得会叫人误会,于是陆小小主动提出见面,干脆就在帝国酒店司徒律住的地方,也省的麻烦了。

    司徒律没有意见,所以陆小小出了门,在帝国酒店下车,陆小小正要向里面走的时候,忽然发现迎面走来的女人很眼熟。

    怔了怔,陆小小出声唤她的名字:“萧珊?”

    萧珊一开始没有看到她,现在才看到,怔了下随即才打招呼:“怎么了,过来办事吗?”

    自从那个雨夜萧珊带来了叶硕的死讯之后,萧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然而现在两个人见面却不尴尬。陆小小知道萧珊那时候绝对不是什么报复心作祟才去告诉她叶硕的死讯。她也是知道陆小小该知道这个消息所以才去说的。

    而萧珊对陆小小真的也不是恨意,所以也没有露出什么厌恶的表,两个人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一样交谈。

    硬要说的话,两个人还真的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陆小小看了一旁的咖啡厅,提议:“稍微喝一杯?”

    萧珊点头,时间并不会耽搁,陆小小这边也确定了司徒律时间充裕,在她说了要见个朋友之后欣然答应等待她。

    坐下来,许久未见的两个人稍微还是有些尴尬的。陆小小看着她,扬起了一个笑脸道:“你最近好怎么样?”

    萧删捧着咖啡,眨了眨眸子才道:“还不错,我要结婚了。”

    陆小小顿时愣了,这时才看到她手上戴着订婚的戒指,很漂亮的戒指,可是此刻却刺痛着她的眼。

    这是一个曾经和她一起喜欢过叶硕的女人,她们以自己的方式喜欢着叶硕,也发生过许多许多事,甚至连她遇见慕少倾都是这女人一手策划的,可是到现在她竟然一点也不恨萧珊,反而为她要结婚的消息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她有叶硕倾心恋,而萧珊呢,她什么也没有得到,就这样退出然后嫁人,这样的转变叫她怎么样不难受。但是她不能去同萧珊什么,萧珊是不需要同的。

    见陆小小不说话,萧珊淡淡道:“对方是追了我很久的一个集团家的总裁,很有能力,人也不错,对我也很好,嫁过去一点也不亏。”

    萧珊这样的话却叫陆小小咬住了下唇,陆小小叹口气,自嘲道:“虽然我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资格评论你的事,但是萧珊,你现在,幸福吗?”

    萧珊靠在沙发上,双臂环淡淡道:“幸福不幸福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人生还是要继续下去。得不到的东西一辈子都得不到了,我已经没了可在意的东西,你倒不如找个一心一意我的人,至于幸福,大概总会来吧。”

    她当然是不现在这个结婚的对象的,她的内心仍然是有那个人的。只不过她很清醒,她知道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除了他这世界上其他人全是将就,那不如干脆点,挑个好的来将就一下吧。

    陆小小得到这样的答案也没觉得不妥,耸肩笑:“这样便好,只要目标明确就好。”

    想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萧珊现在的选择就说不上幸福,但总归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无关幸福,只关乎审视夺度,理智。

    陆小小想,如果当初没有遇见慕少倾,她在叶硕之后遇见的是另外的其他什么人,大概会和萧珊一样,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妥妥当当的嫁了吧。毕竟她是比萧珊还要平凡的人,以前也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没想到这一年竟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想法早已经改变了。

    “你最近如何,事业上蒸蒸上,感上呢?你和他还好吗?”萧珊反问了她。

    对于陆小小的成功,她是看到的,她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以陆小小的才华来说,这都是她应该得的。只是她还清楚的记得慕少倾。

    这个让陆小小宁可要放弃叶硕也要的男人,她和他的修成正果了吗?

    陆小小苦笑,摇头道:“我们啊,现在大概算是很糟糕的况了,我马上要离开了,我和慕少倾太复杂,以后是否还能在一起真的不好说。”

    他会找来,她会等,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是变数啊。

    萧珊深深的看着她,其实对于她的艰难她不是没办法预见,金钱王国的帝王,当然是难以掌控的,不过陆小小不是为了钱,是因为才在慕少倾边的,这点萧珊也懂,因为懂得所以他才会觉得一切是多么的不值得。

    扬眉,萧珊冷笑:“何苦呢,为他做了那么多,结果却是到一个未知变数,完全就不值得,你完全可以找一个对你好的人。”

    萧珊挖苦的也不是没错,陆小小唯有苦笑。

    “如果阿硕还在,即使是毫无机会,你愿意喜你在就将就吗?你会这么快结婚吗?”

    萧珊深深的看着她,冷笑已经收敛了,萧珊是个高傲的人,她不会轻易的表露她的痛苦,可那不代表她不痛苦。在叶硕的边她大多时候苦苦挣扎的像个小丑,可是她内心里清楚,那段为了得到他而苦苦挣扎的子,虽然也有痛苦但绝对比现在幸福。

    如果他还在,即使没有丝毫的机会,萧珊也知道,自己会挣扎下去的。

    如果有你在,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其他人都是将就,如果有你在我绝对不愿意将就,因为你才是我最好的答案。

    看向窗外,萧珊笑了一下:“这样说来我还真是一个没有资格说你的人,真好,至少你还可以不将就,我却只有不得不将就的份儿了。”

    陆小小想,对于萧珊来说,大概也是一种不死的梦想,她遇见了阿硕他苦苦争扎,她不想将就,但是上天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给她,他们带走了她。

    所以萧珊没有挖苦她,萧珊是真的羡慕她。

    这是多么可怜的一个……羡慕。

    陆小小觉得不是滋味,拧着唇道:“不论如何,我都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你能够幸福。”

    现在萧珊也许是不幸福的,可是她总有一天会幸福的,陆小小想。

    萧珊点头,很诚恳道:“我也相信你和慕少倾的孽缘不会就此结束,这牺牲了叶硕感的孽缘,到此结束似乎很让人不爽。”

    陆小小笑笑,站了起来,她们的话题到这里就足够了,她们永远都不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是她们却是不是朋友的朋友,不管什么时候,遇见了都可以一起喝一杯咖啡,说上两三句。

    陆小小刚要走,萧珊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问陆小小道:“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找上你,嗯,就是很莫名其妙的来见你一次就离开的人,有吗?”

    陆小小很是疑惑茫然,不太明白的反问:“啊?这是什么样的人?”

    莫名起来来见她一次就走的人,怎么会有这种人?

    萧珊微微蹙眉,没有吗?不应该啊,没有来吗?

    看着陆小小茫然的样子,萧珊进一步道:“没有什么让你过目不忘的熟悉的但你又不是认识的人吗?”

    陆小小很茫然,想了想还是摇头:“并没有,怎么了?”

    萧珊的这通问话叫她有些茫然,但是萧珊却只是问问,并没有再继续说解释而是笑一笑开口道:“遇见那样的人,就坐下来和他好好聊聊吧。”

    萧珊说完也起离开了,陆小小看着她的背影,依然很茫然迷惑。

    遇见那样的人?什么意思?

    陆小小当然不会知道,她不会知道萧珊说的那样的人是司徒律,本来也的确应该是司徒律。如果他只是来完成了叶硕和他的约定,他的确是应该出现一下,然后再离开。

    可是偏偏这个人出现了没有再离开,萧珊以后这个承载着叶硕的最后的心愿的人还没有来,可实际上他已经来了,就在陆小小边,只是陆小小不知道而已。

    萧珊走出去,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抬起手看手上那颗耀眼的钻石戒指,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萧珊接了起来。

    打电话的人声音很温柔:“路上堵车了吗?”

    萧珊回:“没,我在来的路上了,刚才遇见了一个老朋友,你等我,我马上……就到民政局了。”

    那人有些紧张,仿佛听出了萧珊语气的犹豫,他说:“萧珊,我会对你好的。”

    萧珊笑了起来,一滴泪从眼眶里落下来:“我知道,你别担心,我没打算逃婚。”

    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值得我那样疯狂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