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

    彻夜未眠,陆小小一直在晨光照耀下来的时候,才停下手。一夜的战果她的边散落着无数的画稿,这些都是有用的,而她手里那一整的画笔已经基本报废。

    距离上一次手伤已经过去很久,但是陆小小此刻却觉得那伤像是复发了一般,手很疼。手已经肿了,可是这一夜的画稿没有辜负她。

    她——完成了司徒集团所有的设计稿,而这个周末就是专属于她的品牌的发布会了。

    还有两天,可是对于陆小小来说,这个发布会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她来慕氏最大的目的早已经不是成名,而是把她的梦想抒写下去以及汇回报慕少倾对她的信任。

    是他一手将她从梦想的边缘拉回来,一路把她推上了顶峰,她必须给慕氏一份好的答卷,新品牌冬季销售她希望可以好,这样也不辜负慕少倾的看重,但至于看着这个品牌走下去,她却是没有什么心力的。

    慕氏集团此刻在她心里是紧紧的和慕少倾挂在一起,如果呆在慕氏集团她只是一名首席设计师,那她不如干脆放弃了,这是她早就做好的打算,只是现在疾风一般的事一下子将这个决定加速了近两个月。

    还没能好好的梳理对这个城市的眷恋,她就已经想要逃离了。

    哪里都好,她想逃,现在的a市,就连呼吸都让她觉得痛楚,这里有慕少倾,这个认知让她每分每秒都觉得煎熬。

    这里有慕少倾,所以我多么这个地方。这里有慕少倾,一个我不能靠近的慕少倾,所以这地方又多么的让我伤心。

    靠在椅子上深深的叹了口气,不懂得半途而废的陆小小一夜之间就搞定了司徒集团的全部设计稿,闭上眼睛让自己稍微放松下,缓解了肌的紧张以后,陆小小站起来来把四周的画稿全部收好。

    临走的时候,陆小小看着叶硕留给她的这个屋子,很轻很轻的喃呢:“阿硕,这间屋子没被我荒废,我在这里创造出了很高的作品,我想这些作品会叫很多人惊艳的,但是接下来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我会回来的,一定。”

    陆小小知道这里不会有阿硕的灵魂之类这种传奇的东西,可面看到这里,睹物思人的心已经涌动上来,记忆的阀门却总是轻而易举的打开,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没有变。她只是这么的看着就仿佛穿越时空看到过去。

    叶硕坐在沙发上,穿着干净的白衬衣和蓝色的牛仔裤,打开了汽水递过来,她坐在地毯上正在打游戏根本腾不出手来,他就笑着为她服务。

    叶硕、陆羽和自己在深夜里一起看球赛,她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头靠着叶硕腿放在陆羽上,而这两个人头抵着头睡着。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我们笑着闹着,渐行渐远,直到回首边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曾经以为最最坚固的东西,在命运的手掌中翻覆最后轰然倒塌。

    如果可以再回到过去,我愿意再走一遭那些被我忽略掉的美好的瞬间,我曾经以为的那些平常的事。如果可以再回到过去,我要捡起所有浪费掉的时光,好好陪着你走。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

    阿硕,我想我还是会再你一次。

    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永远都是回不去的事。陆小小怔怔的望着空的房间,好一会儿笑了一下,那是对美好的回忆的憧憬,是最落寞的笑容。

    再也没有一打开门就可以看到那个人,再也没有在背后不爽叫嚣的那个少年。

    而她,马上也要离开了。

    关上门,把所有的记忆都关在门内,陆小小上锁,然后蹲了下来,把门前的毯子拿开就看到墙壁上有个很小很小的缺口。

    那大概是一个被遗弃了的老鼠洞,由于以前总是丢三落四,所以三个人就把备用钥匙放在了那里。这里面的钥匙有叶硕家的,也有陆小小家的,一共是两把,陆小小手上这把不是备用的,可是她还是打算放在那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早就被那两个家伙遗忘了吧。

    她是暂时不会回来了,就把钥匙放这里吧。陆小小把手放进去,却猛得摸到了东西,从里面掏出来,陆小小看到了两把钥匙。

    钥匙上拴着两根手工绳子,蓝白色的是叶硕家的,红黑色的是陆羽家的。

    陆小小看看这两把钥匙,心里一时间暖暖的痛着。

    这两把钥匙就是家的象征,仿佛在说着,虽然我已离去,但是总有一天我要回来的,回到我的家,回到我们一起走过的这个地方。

    其实我们只是分开了,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世界,但是心的距离不是用这个来衡量的。

    陆小小钥匙轻轻放回去,三把钥匙放在一起,就像是三个人曾经在一起一样,陆小小眼泪盈满了泪花,但是她很坚强的没有哭,只是哽咽着喃呢:“我很快就回家。”

    回自己的家换了衣服,整理了设计稿,陆小小去了慕氏,她失踪了两天但是公司上下倒没什么注意,就连设计师的几个人也没意外,毕竟郑楠有和他们说过陆小小弟弟受伤的事,所以她频繁请假也不会引起分外注意,大家都对她很好,嘘寒问暖。陆小小也向往常一样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说话,然后打开电脑写了辞呈。

    辞呈是从郑楠手里递上去的,郑楠看到辞呈的时候脸色说不出的不好,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来面对陆小小。

    看着自己手里的辞呈,郑楠推了推眼镜,总算是挤出了一句话:“真的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我相信总裁不想放你走。”

    陆小小很肯定的点头:“他会放我走的,因为我们已经说好了。郑秘书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们,谢谢你,但是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有我们自己必须要走的路,必须要克服的困难。倒是郑秘书,慕雨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们,要幸福啊。”

    郑楠一时间语塞,她自己这样的不幸了还来祝福他,郑楠心里真的有些难受了,他是看起来比较冷漠,但并不是没有感波动。可是他的劝阻起不到任何作用,像陆小小所说的,他们有必须要走的路,必须要克服的苦难,而这些不是外人参与就能改变的东西。

    “谢谢。”最终郑楠只说了这一句话,之后拿着辞职信去了总裁办公室。

    敲门进去郑楠一句话没说的把陆小小辞呈递了上去,慕少倾放下手里的钢笔,看着那辞呈,许久许久才说了一个字:“准。”

    郑楠的呼吸一下子不顺畅了,他知道最近花向容总是向别墅跑,也知道慕少倾开始接受治疗了,一切都像是要向好的方向走了,难道真的要这样?

    “你完全可以不用这样,告诉她让她去旅旅游再回来就是,这样的放手等同于从头再来。”郑楠最终没忍住,说了话。

    慕少倾抬起头,动人的桃花眸淡淡的看着郑楠,很平静也很坚定:“我不能那么自私,她为我耗费了很多,难道说旅游回来我还不好,就叫她再继续等下去吗?”

    “那如果她在这之间遇见了其他人,你也甘心吗?”郑楠问,对于慕少倾的占有他比谁都了解,放手,他真的可以放手吗?

    慕少倾认真的摇头:“不甘心,所以即使在这期间她遇见了其他人,治疗结束以后我还是会去找她,只是那时候如果她真的不再回头,我就放手。放手对我来说很难,我从来都知会霸道的占有,但是只有陆小小,我会给她一次放手的机会。”

    “那对你来说是一辈子的失去啊,你这样的决定未免草率。”郑楠蹙眉。人生的变数感的变数都太多了,他不相信慕少倾真的就自信到以为放手也没关系,她总是会回到他边的。既然不能下定论,却这样放开,这人草率的何止一点两点。

    然而慕少倾的答案始终是坚持的,他低下头,视线落在桌子上的陆小小的照片上面。

    “一个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很久的人,突然看到光,他的人生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然而这光很快就消失了,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人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即使得到希望又失去的痛苦比一开始就没有希望的痛苦要高很多,但他还是要走下去,因为路还没走完。所以背负着对光明的美丽回忆,继续走下就是。”

    郑楠怔怔的看着慕少倾,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一次慕少倾是真的做了决定。

    他并不是没料到陆小小的变数,他只是真正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为她的幸福着想了一次。傲慢的慕少倾,这一次的退让堵上了他的一辈子。

    如果陆小小不能再回头,慕少倾也已经决定好了。没有陆小小的话,他就谁都不要,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