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倾,你爱我吗?

    第二天,是在头痛与酸楚中醒来的,柔软的丝被从体滑落,因为空调的温度刚好,陆小小甚至没有察觉自己此刻一丝不挂。

    直到她俯看到自己边的慕少倾,慕少倾**着上,他上有些可疑的红点,陆小小顿时懵了,急忙低头去看自己。

    ‘哄’的一声,陆小小脸红到炸掉了,一把将被子裹紧自己,陆小小忙去推边的慕少倾:“少倾、少倾,你醒、醒醒。”

    慕少倾在她拽被子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但是此刻却依然佯装刚醒来的样子,张开动人的桃花眸,冲她迷人的笑:“早。”

    陆小小尴尬的点头:“早、早,那个、少倾,你、你能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她一点也没有印象,但是各方面的经验都在告诉她,昨天晚上两个人是做过了的。而且根据她体的酸痛度来算,她有理由认为慕少倾这个没有节的男人不止做了一次。

    慕少倾撑着下巴,邪魅的笑:“哦,还能有什么,我再一次被你推到了而已。”

    陆小小瞪大了本就很大的水眸,嘴巴张了张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吧!我好好的怎么会把你推倒!”

    她昨天,应该是在陆羽的房间吧,她和陆羽说话,说着说着就累了睡着了,怎么可能跑来把他推到。

    慕少倾此时也坐了起来,陆小小一看被子从他上滑落直接滑开了某个部位,陆小小顿时惊呼一声别开眼睛。

    慕少倾低头看了一眼,邪魅的勾了下唇,伸出手随意将被子搭住了体,开始阐述道:“昨夜你在楼下睡着,我唤醒你让你换地方睡,你说口渴要喝水,于是把我的威士忌当成水喝了下去,然后你说,我好心帮你脱衣服却被你趁机推倒,再然后——”

    “停、停!”陆小小急忙喊停,有些愁苦的看着他:“也就是说我又喝醉了?”

    “千真万确。”慕少倾撒谎不眨眼。

    按道理说陆小小有理由怀疑他话的真假的,但是她昨夜确实有被他叫醒,而且她对自己的酒品一直都没有把握。毕竟似乎每次喝酒只要和慕少倾在一起,她就会做出出格的事,她已经没办法信任喝醉酒之后的自己了。

    陆小小哪里会想到自己被骗了。毕竟慕少倾从第一次片她之后,关于她喝酒会把人强推的这个谎言就一口咬定给她坐式实了,这等莫须有的事倒是被他说的煞有介事。

    脸色依然很红,陆小小扁扁嘴,转就向下去卧室:“事、事我已经知道了,我去洗澡。”

    慕少倾却似乎根本不想饶过她,伸出手将她捞回来抱在怀里,慕少倾在她耳边暧昧的喃呢:“小小,昨夜你真,让我意犹未尽,要不再来一次吧。”

    陆小小一听顿时吓坏里,转急慌慌的推了他一把跳下了:“谁要和你来啊,色狼!”

    转,陆小小扯着被子拖曳着去了浴室,慕少倾看着她的背影,嘴角的笑容微微潋了起来。等下她就要发现陆羽不见了,不知道她会……露出怎样的表

    自己到底是诚实的表现出知道他离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比较好。

    望着早晨的太阳,慕少倾忽然觉得不管怎样说,大概都是会叫她生气的吧。

    浴室里陆小小洗完澡之后打开浴室门就看到自己的衣服挂在外面,穿好以后走出去,慕少倾已经不在房间了,陆小小走下去就见慕少倾坐在下面的餐厅,早餐已经放好了,他穿着一的西装在看报纸。

    陆小小的脸又不自觉的有些红了,心跳的还好快。刚才她在浴室里发现自己上绯红的印记真是姹紫嫣红,足以见得昨天晚上的激烈,陆小小羞耻到不行。看到慕少倾此刻一副酷酷的样子,陆小小心里有些不爽。

    这男人,脱了衣服一副邪魅的样子,穿上衣服之后却又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看他,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这样的自控力让陆小小觉得生气,毕竟她是学不来的,所以才会紧张焦躁,心跳加快。

    慕少倾见她过来道:“过来吃早餐吧,皮蛋瘦粥,你喜欢喝的。”

    “我……”低头掩饰自己的脸红心跳,陆小小眼睛转了转道:“我去看陆羽。”

    想到虽然不太记得,但是昨天晚上自己主动扑倒了他,陆小小一阵阵窘迫,都不太敢看他。

    慕少倾放下了报纸,声音很平静的开口:“他走了。”

    陆小小怔了一下,抬起头看慕少倾,发现他表平静严肃之后,陆小小急忙冲到了陆羽所在的房间,那里没有任何人了。

    陆小小脸色一白,急忙折回来焦急道:“他什么时候醒的?去哪儿?他上还有伤啊,怎么能乱跑。”

    慕少倾桃花眸紧紧的锁住她,认真道:“他回去处理自己的事了,以后他将开始另外一番生活。小小,这是一个好机会,你们都可以重新开始。”

    陆小小看着他,心凉了一半,“重新开始?为什么我们要各自重新开始?慕少倾,能告诉我,你有挽留陆羽吗?”

    在陆小小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可是她还是想问,也许、也许他有挽留的,毕竟陆羽上有伤啊,就算两个人不和,就算陆羽任。她相信只要慕少倾有心留,陆羽是不会走的。

    慕少倾站起来,一步步走到陆小小面前,伸出手按住她的肩膀:“小小,我知道你在意他,可是你不能一辈子都顺着他的意思来,况且这一次是他自己要离开的。”

    “你担心吗?慕少倾你担心我会和陆羽结婚所以你让他离开对不对?”陆小小的手微微颤抖着,追问他。

    慕少倾紧紧的拧着唇,终于不再回避什么,反问她:“难道我不该担心吗?”

    这种担心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他不是在意她,会担心这个问题吗?

    陆小小的唇,微微变得苍白起来,她轻轻喘气,话语里都带着颤抖:“这就是你所谓的男人的解决办法?慕少倾,那是我弟弟!他中了两枪差点死了,我一直在等他醒来,现在人醒了,我却一眼也没有看到!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明明有说等陆羽醒来我可以解决,你为什么不肯信我一下。”

    陆小小用力的挥开了那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她仿佛看到黑夜里陆羽一个人离开的上。她一次次把这个少年推开,一次次的自以为是的伤害她,她其实心里很清楚,陆羽他是怎么对她的,只要她开口说对不起,说不能和他结婚,陆羽不会为难她。

    从小到大,陆羽从来没有为难过她,她只是、只是想找一个更加好的法子而已,不想轻易的说出伤害的话,想让他自己想明白,哪怕不是恋人,他们也永远是家人。

    她想要弥补啊,弥补那个少年的寂寞,想这一次真正作为姐姐为他做点什么,可是这个机会却一下子没有了。

    轻而易举被慕少倾推开了。

    慕少倾此时的脸色却也是很难看,被她拍开的手掌火辣的疼,深深的看着陆小小,慕少倾生气了,真的非常非常生气。

    “信任?我有什么理由信任你?你承诺了婚姻给他,我问你是否只是为了救他才那么说,你只给了我敷衍却没给我答案。口口声声说他是你弟弟,可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对你的也没什么姐弟之,他要的是占有你,是和我一样把你推到上压在下!”

    “够了,不要再说了!”越来越难堪的话传到陆小小的耳朵里,陆小小瞪大眼睛退后一步,脸色惨白的咬着下唇:“慕少倾,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会和陆羽结婚。”

    慕少倾的心一痛,薄唇微拧:“你承诺过他了,你从来没有违背承诺,我没办法相信你。”

    是的,他真的没办法相信,因为他害怕失去她。

    原来这些话才是他的心里话,在他眼里她就是这样摇摆不定的女人。她告诉他什么事都可以和她说时,他没有信她,什么话也不肯说。现在只是一句话,她还没有做出任何背叛他的事,就被他认为一定会去做。

    她有多努力的想要为他做点什么,她即使重承诺,也在一直想办法避免伤害陆羽的告诉他不能和他结婚,因为她的人是慕少倾。

    慕恒让她问的那句话,从认识慕少倾开始,她从没有问过,这一刻她却很想问问他,很想很想。

    “慕少倾,你我吗?”垂下双手,陆小小终于问了。

    第一次,她这样问他。

    慕少倾愣住了,整个人定在原地,他的的笔直一动不能动,就那样怔在了原地,桃花眼紧紧的锁住陆小小,薄唇拧着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陆小小的手开始凉了起来,气氛变得尴尬,好一会儿他都没有说话,陆小小却仍然倔强无比,再次开口。

    “慕少倾,你我吗?”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