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美好的爱情,她可以有吗

    慕少倾挂断电话就做了决定,陆小小和未斯奇可以见面,不过他也会在场,总之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未斯奇的出现最终是没有给慕少倾造成多大的危机,但是造成的心理压力却是极大的。

    只要慕恒在,他边就危机四伏,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件事就被陆小小知道了。他甚至在想要不要干脆把她囚在自己边,不要让她出来了。

    这……自然是不太可能的。

    双手交握,慕少倾忽然发现在这件事上,他竟然一直处于被动,一点办法也没有。慕恒没有任何软肋,他的软肋却太过明显。难道真的该告诉她吗?

    可一旦被当成了怪物,他在她面前就没有退路了。任何人他都可以失去,但是陆小小不行啊,他生命里的光他不想失去,更不想看到她对他不再露出笑脸,他现在所要拥有的一样也不可以失去。

    慕少倾像一个困兽一样,一直思考不出出路,却一刻也不能停下的思考着。而在他思考的这段时间里的,郑楠和慕雨总算是应了花向容的期盼到了别墅。

    看到这两个人来的时候,花向容几乎要翻白眼了。

    “我记得我似乎是上午九点多一点的时候给两位打的电话吧,现在是下午两点,能请二位解释下时间都去哪儿了吗?”

    慕雨脸一红,吐吐舌头尴尬道:“那个,我去看下阿羽,顺便把花插上。嗯,花必须快点插在花瓶里不然的话会枯萎的。”

    慕雨说完就跑掉了,花向容一脸黑线不满的嘟囔:“能不能找个好点的敷衍理由啊。”

    郑楠浅浅一笑,双手插在口袋里警告花向容:“不许为难她。”

    花向容蹙眉,上上下下打量他。

    不对啊,这感觉不对啊。

    “郑秘书,为什么我从你的语言里嗅到了浓浓的占有的意思啊。如果是以前的话,你说的应该会是‘不要为难小姐了’这之类的话吧。”

    不许为难她,这话怎么说都有股霸道的味道在里面,花向容本能的猜测这里面有

    郑楠回眸视线看着慕雨的方向,清冷的眸子里满是温,嘴角也是温柔的笑意。

    “阿花,真是神奇的东西,可以让人一秒在地狱,却又一秒在天堂。”

    从没想过地狱与天堂之间的距离竟然是如此之近,直到拥抱着她,郑楠才真切的感觉到,天堂地狱原来全凭这女子一句话之间。现在他真的很感谢上苍,经历了多少磨难都没有关系,最后能和她在一起,就是他全部的幸福。

    花向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几乎已经猜测出来了,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说你和小姐……”

    郑楠挑眉:“现在,她不再是我的小姐了,她是我的慕雨。”

    是只属于我,独一无二的恋人。

    花向容怔怔了好一会儿,嘴角也不露出了笑容,这是真诚的笑容,是作为朋友最好的祝福的笑容。伸出手,花向容锤了郑楠一拳。

    “好小子,总算开窍了。”

    这也不枉费他们这帮人在旁边看着干着急,不停的给两个人制造机会,他们能有人终成眷属,真好,真的真好。

    慕雨走进病房的时候陆小小已经醒来了,正坐在一旁安静的看书,慕雨小声的唤了她一声:“小小姐。”

    陆小小听到她的声音,忙站起来笑道:“慕雨你来啦。”

    慕雨点点头把花插在了花瓶里,看着陆羽:“阿羽还没醒啊,阿花的技术是顶好的,小小姐你别太担心了。”

    知道这个时候陆小小是最担心的,慕雨拉住了她的手。

    陆小小笑了下,反过来安慰她:“我没事,你别担心。”

    两个人坐了下来,慕雨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犹豫了一下道:“小小姐,其实我想和你说,你脖子上的项链不是我送你的,是阿羽拜托我送你的,说务必让你带着,我估计那时候阿羽就知道自己大概要出事,怕你受牵连,项链里应该是放了定位器。”

    这种的装置慕雨出门的时候也会被慕少倾要求戴上,有时候在耳环里,有时候在项链里,总之这是防范她被绑架的手段,她并不陌生。

    陆小小听后却是一愣,心里一紧,低头抚摸着海豚项链,陆小小苦涩一笑。

    “这小子的,平时看起来拽拽的很酷的样子,其实心思总是这样细腻。”

    慕雨点头,很久很久之后,慕雨起离开,走到门前停下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对陆小小道:“小小姐,我……始终是站在我哥这边的,我希望小小姐和我哥在一起的心永远都不会变。但我和阿羽是相同的年纪,所以他的心思我很了解。我喜欢比我成熟的郑楠,阿羽喜欢你。,是一样。因为你们的成熟而感到的担心与惧怕,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的恋,怕自己做的事在你们眼里幼稚无理取闹,怕自己的不成熟令你们讨厌,怕你们边有更优秀的人出现,希望自己会变得成熟变得有魅力被你们重视,我们太过珍视这份感,所以畏首畏脚却总是做错了事。小小姐,不管阿羽他之前做了什么事,我想那一定是这份思念太沉重,迫了他。请你尽量不要责怪他。也……别再不见他。”

    她见到陆羽的时候他表就不好,而且很憔悴,一点精神也没有,她能想到和陆小小不能见面对陆羽来说打击有多大,如果郑楠和她说,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她一定会难过痛苦的死过去。那样的阿羽她很心疼,即使她现在已经不他了,作为朋友,她也很心疼那样的陆羽。

    他本就是孤独的,好不容易找到了陆小小这样一个栖的地方,于是他也有了光明,去忽然之间失去,那是怎样一份打击,她没体会过却知道绝对不会好受。

    陆小小的心一阵阵紧缩的难受。

    她何尝不知道这种感

    这份青涩的恋,小心翼翼沉重的思念,她曾经也是这样着阿硕的。

    她也那样一路走来,却没有好好的重视陆羽的这份感。他本就是害怕孤单的,她却让他陷入了孤单。

    深吸一口气,陆小小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承诺一般的点头:“我不会再轻易说不见面这种话了。”

    慕雨笑了,笑容很好看,点点头走了出去,外面花向容已经不在了,郑楠正在等慕雨,慕雨很高兴的跑了过去,郑楠对陆小小微微欠,低头温柔的和慕雨说了什么,接着拉着了慕雨的手,

    陆小小看着这一幕,午后的暖阳从外面洒进光辉,清俊的男子牵起灵秀漂亮的少女,画面很美很温暖,让任何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勾起唇角,为这一慕浅笑。

    这个世间,最难求的就是有人终成眷属,看到慕雨和郑楠牵手,陆小小的双眸竟隐约湿润了起来。

    这样简单美好的,她也可以拥有吗?

    她能克服一切困难最终走到慕少倾边吗?陆小小回向陆羽的病走去,几步之后手机响了,陆小小看了一眼是司徒律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是没有心接,按下了静音。

    司徒律愣愣的看着手机显示的无人接听,一时之间微簇起了眉头,这种时间她在开会吗?竟然没有接他电话。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司徒律把手里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出了酒店开车去慕氏集团,在设计部没有见到陆小小司徒律更是觉得很诧异,内心里一阵不安,正巧看到来这里处理事慕少倾,两个人撞个正着。

    司徒律棕眸深深的看着他问道:“慕总裁,可以冒昧的问一下,陆设计师为什么不在吗?”

    上次他的宣言还历历在目,慕少倾对司徒律防备很深,此刻更不可能告诉他,冷淡道:“既然司徒总裁自己都说冒昧了,便不要问了,陆设计师有她的私事。”

    司徒律显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根本没有被这一句话对付回去,平静的说道:“慕总裁,现在是我以合作方的份在询问陆设计师的问题,我现在是有工作上的事必须和陆设计师洽谈,价值好几百亿的合同,慕总裁不会以这么草率的态度对待吧。”

    慕少倾的桃花眸微眯:“这一种新兴的威胁方式?”

    “一种工作态度而已。”司徒律说的不卑不亢。

    慕少倾微昂着头,最终却还是说了:“陆小姐的弟弟受了伤,她请了几天假,两天后上班。”

    这假期是他私批的,这倒是无所谓,但是司徒律在这事上占理,他的确是有义务提供陆小小的况,毕竟她是首席设计师。

    司徒律听到陆小小弟弟受伤她要请假照顾,当即心中就起了探望的念头,然而这个念头慕少倾怎么会没替他想到,向前一步凑近司徒律一些,慕少倾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顺便说一句,她和她弟弟现在都在我家里,司徒总裁不用挂心,我会把他们照顾的很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