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我真的好担心你

    生死这种东西,只在在意你的人面前有用,在他们眼里,你的生死重于泰山,然而用这份生死换来的承诺,其实很轻。

    因为你明知这不是真心,如果陆小小对陆羽真是,即使他慕少倾怎样阻挠,她也会自愿走到他边。

    不是年龄的原因,不是曾经姐弟份的阻隔,只是因为陆小小不他陆羽,所以他们才没办法在一起,这一点慕少倾要让陆羽清楚的知道。

    慕少倾不想让陆小小为难,也觉得陆小小绝对没有为难的必要。在他看来,她是在救陆羽的命,陆羽可以有一时的幻想,却不可以幻想一辈子,所以如果陆羽醒来之后执意要把那些话当成誓言,那时候他会站出来。

    陆小小听了他的话一阵紧张,咬着唇道:“陆羽他什么也没做,我希望他醒来,而且……”

    慕少倾认真的看着她:“我知道作为一个姐姐,你想守护你的家人,你不想失去的弟弟。但是小小,你自己也清楚欺骗你自己或者他,是同等的伤害。女人有女人解决问题的方式,而男人同样有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会按照我的方法来做。”

    陆小小低头没有再说话,其实要不是在那种时刻,她真的没办法说出拒绝陆羽的话来,她心中也是明白,委曲求全对两个人都是伤害。

    越是亲近越是在意,伤害就越重,她怎么会不懂。

    所以她在思考,在等待,等陆羽醒来,她想他明白这个道理的。

    而同样,慕少倾也在等,如果陆羽能自己明白这些事最好。

    慕少倾并不打算听她的回答,因为他知道,现在叫她说回答太难了,陆羽醒来对于她来说才是现在至关重要的头等大事。伸出手握住陆小小的手,慕少倾轻叹:“我要去下公司,你再去休息一下吧。”

    陆小小的视线飘向陆羽那个房间,咬住了下唇:“我想去陪一会儿陆羽。”

    “嗯,去吧,晚上我回来陪你吃饭。”慕少倾点头也不勉强她什么,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转离开。

    陆小小看着他的背影出去,自己走去陆羽所在的房间,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照耀在房间的陆羽上。

    还在成长期间的陆羽的面容,混杂着少年的俊朗与成年的英气,并不怪异反而更添了魅力,蜕变期间的少年最是吸引人,如果不是有她在,陆羽现在也许也能谈一场青,找一个适合他的女朋友吧。

    拉开椅子在坐下来,陆小小拉住了陆羽的手,他的手是温的,这种温让她内心里暖暖的。

    他没有消失,没有像阿硕那样离开。从死神的手里她没能拉住叶硕,这一次她总算没有那么无能,她拉住了他。

    俯趴在他的手心,陆小小低声喃呢:“还好,还好把你从死神的手里拉回来了。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好,一直以来,我觉得我尽到了做姐姐的责任,爸妈离开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让我照顾好你,从那时候起我发誓,即使我放下我的一切也要给你最好的。我放弃服装设计去半工半读给你赚学费,努力学做菜想让你吃的好点,看着你那么优秀,篮球打的又好又能拿奖学金,我以为是因为我做的够好,所以这些都是回报。可是我从来都没想过,你为了维持这些做了多大的努力。你为我所吃的哭,你独自承受的黑暗,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明明你有好的家世,却要在简单的老楼里陪我一起生活。你明明是黑道少主却为了我努力的做一个优等生。我不懂你的黑道训练,不懂你处怎样的危险,我连你是怎样洗白的都不清楚。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

    紧紧攥着陆羽的手,陆小小闭上眼睛,眼泪早已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我知道,你想靠近我,我发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再也不会推开你。”

    她虽然不了解他的世界,可是她了解自己的弟弟,他那样倔强的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不断的去冲撞。

    一定在无数个夜晚独自舐伤口,一定在笑容的背后有更多的苦涩,然而尽管如此,每次面对她,他都是笑着的。

    在她的记忆里,最多的就是他爽朗的笑容,他……把最好的笑容给了自己,把所有伤口都藏在了后。

    缓缓的握紧手,陆小小维持着这个动作趴在她的头,她希望他张开双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

    快点醒来吧,陆羽,我真的好担心你。

    ***************

    花向容在院子里点了根烟抽了会儿就见慕少倾从里面走了出来,单手插在口袋,花向容回头看他:“怎么出来了?”

    “今天郑楠也不在公司,我刚给秘书室打过电话,有文件要过。”

    花向容耸肩:“是啊,我其实给郑楠打过电话的,但不知道他什么况,说是要来的,到现在都没有来。”

    慕少倾挑眉:“有况也是慕雨的事,不用管他。”

    现在慕少倾不想打扰郑楠和慕雨在一起的时间,也没心打扰,所以遇见文件干脆自己去。

    花向容看出他脸色并不太好,叹了口气:“在为她在手术室说的话担心?”

    慕少倾深深的看着他:“你觉得应不应该担忧?”

    “唉,换了别人倒是不好说,她的话,的确应该好好担忧一下。不过,也不能说这是她格的弱势使然。”吐出烟圈,花向容淡淡道:“有的女人面对要离开他们的男人时时常以自杀威胁,而且自杀一次挽留住男人之后,她们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这同一个招数,她们不是不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却没办法摆脱这种依赖。这是感依赖的一种普遍现象。而陆小小的问题出来失去上。她先是失去了父母,她极力挽救没有成功。再是失去了青梅竹马,她想挽救也是不可能。这种失去在她生命里已经引发了恐慌,到了她弟弟这里又一次面对失去,她便只能奋不顾。不想失去不能失去,所以什么都可以做。”

    “哪怕是不应该的,对吗?”慕少倾漆黑的桃花眸紧紧的盯着他。

    花向容点头:“哪怕是不应该的。”

    慕少倾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他差不多可以想象到,陆小小面对陆羽的时候大概是怎样的哑口无言沉默无语了。

    她不是懦弱,而是……依赖使然。

    不想失去,只能这样做。

    依赖这种可笑的理由。

    微昂着头,慕少倾英俊的面容上冷酷一闪而过:“我说过没有人可以和我慕少倾抢女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花向容心里毛毛的:“喂喂,你别做什么过激的事,陆小小可脆弱的很。”

    慕少倾转走向停车场:“我有分寸。”

    他没想要伤害她,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离开她。但这前提是他需要冷静一下思考一下。

    最近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慕恒在这里给他制造了极大的压力,他还在思考下一步棋子他要怎么走,现在横生枝节真的不太好。

    开车出去,慕少倾向着慕氏集团而去。

    沈筱筱拿着望远镜看着他离开,拿出电话打给慕恒:“老爷,少爷他出去了,应该是去公司没错。”

    “他今天为什么没有一早去公司?”

    沈筱筱叹气:“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是陆小小那边的事,应该没有什么影响。我们这边怎么做,要照计划派出人去吗?”

    慕恒沉吟:“派出去吧,给他施加点压力。”

    “明白。”沈筱筱这边挂断电话之后就打给了自己需要派出去的人,那人早早的就在慕氏外面转圈了,此时接到消息依然很紧张。

    这边沈筱筱挂断电话之后,也是惆怅了一下。孤独的王子,你父亲的用心良苦,真希望有天你能够知道,这样也就不枉费他此时对你下手如此毒辣了。

    慕少倾尤不自觉自己已经陷入了慕恒的圈中,心不在焉的开车去了慕氏,在慕氏门前把车停好,慕少倾把钥匙丢给了接应的司机就要向慕氏走,忽而一个人脚步有些凌乱的走了过来,走到他面前就是一个趔趄,慕少倾不急不缓一个侧的那人也急忙稳住形,这样两人才没有相撞。

    来人比他稍微矮点,此刻慕少倾正俯视着他,而他也慌忙向他道歉:“抱歉抱歉,我并不是故意的。”

    慕少倾视线虽然像是看着这人却没有聚焦,淡声道:“没事。”

    “斯!你是、你是慕、慕、慕少倾?”倒吸一口凉气,挡在慕少倾面前的男人忽然说道。

    慕少倾微微蹙眉,他是慕少倾有什么好惊讶,谁不知道他是慕少倾。

    慕少倾本不打算搭理,谁知道竟然局促的继续说道:“好、好久不见了,你、你还记得我吗?小时候,在美国,我叫未斯奇。”

    慕少倾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未斯奇是谁,他根本不记得,然而他提到了小时候美国的事

    那个久远的让他痛恨的岁月又在这个时候被翻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