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死亡危机

    安洁莉娜的城堡一共有八层,每一层有十多个房间,也就是说,想要找到妖精女王,要打开八十多个门。另外还有天台,还有巨大的草丛与院子,全部搜查完的话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以上。

    这半个小时能发生的变数实在太大了,电话被挂断之后慕少倾咬着牙停下脚步,命令自己冷静判断一下。

    她和沈筱筱一起走了。沈筱筱,对,问沈筱筱,可是有找沈筱筱的这段时间,他还不如直接去找陆小小。

    冷静,她一定就是在楼上的,只是在几楼的问题,慕少倾做了差不多三十秒的思考,向五楼走了去。

    而此时,陆小小却在六楼的某个房间里,被四个戴面具的人堵住了。

    陆小小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也不只是那所谓的寻找妖精女王的游戏,她有些累本来要去洗手间清醒一会儿,却被四个人拖着进了这个房间。

    陆小小脸色很白,但本能觉得危险。

    “你们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们,这里是安洁莉娜的地盘,在这里闹事罗杰家族可不会放过你们。”

    四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冲过来,陆小小转要跑,速度却没有那四个人快,四个人抓住她之后就拿出了绳子,嘴巴也被捂住了。

    陆小小不是没被绑架过,此时见到绳子顿时怕到不行,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了。

    是谁,这次又是谁要抓她?陆羽的仇人?慕少倾的仇人?还是那个人人都说危险的慕少倾的父亲慕恒。

    她分不清,只本能的想要挣脱,手抓腿踢,可是一个女人对四个男人怎么可能真的抵抗的了。

    绳子迅速的绑住了她的手和脚,嘴巴也被布绑上了,陆小小的心凉了一半,唔唔的挣扎着。

    四个人绑完她之后并没有把她弄晕或者把她带出房间,而是抬着她进了浴室。

    陆小小惊疑不定,子已经躺在了浴池里,其中一个人放了水。

    陆小小顿时知道了对方的意图,浑发冷的挣扎起来。

    “唔唔!唔唔唔!”

    这些人要把她放在这里,任由水蔓延上来淹死她!陆小小吓的浑冒冷汗,水流不算快却也绝对不慢,陆小小双手用力的挣扎,想挣脱绳子,可是手被帮着的实在太紧了,她只能哀求的看着那四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发出凄然的唔唔声。

    杀人是犯法的!是犯法的!不管他们是谁都不能这样!

    她不可以死,不能死,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没有做!她不该死在这种地方,不该死于这种方式!

    那四个人面对她凄然哀求的眼神却无动于衷的离开了。

    陆小小清楚的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和水流在后背上渐渐渗透她礼服的感觉,一种刺骨的寒意从心底涌上来,陆小小更加大力的挣扎了起来,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滑落出来。

    水在不断的向上涨,不算快但是已经濡湿了她的发,冰凉冰凉的水不带一点点的温度,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的。

    不要,不要,她不想死!不想死!慕少倾,救救我,救救我!

    此时此刻,在陆小小面对如此危险的时候,外面却是另外一番闹的景象,所有人都在猜测妖精女王可能呆着的地方,像是一场奇特的冒险,像是在寻找一个真正的妖精一般。

    然而只有三个人是不同的,慕少倾、安洁莉娜、司徒律,三个人都在紧张的寻找着陆小小。

    这个该死的游戏绝对不可能真的只是个游戏。现在她一定是有危险的。

    慕少倾在五楼的每个角落疯狂的找着,眼睛都猩红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心里越发的不安,正与安洁莉娜撞上。

    安洁莉娜的脸色很难看:“是你父亲搞的鬼。”

    慕少倾拧着唇寒着脸道:“我知道,我在找她,你去过第几层了?”

    安洁莉娜道:“第三层没有。”

    慕少倾抬头看了眼六楼道:“我去七楼,你去八楼。”

    安洁莉娜点头:“好。”

    安洁莉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转上楼,现在找到陆小小比什么都重要。慕恒太危险了,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只有找到陆小小才是安全的。

    慕少倾在通向六楼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心中有一阵不安,然而他最终判断了一下还是去了七楼。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七楼和八楼的安洁莉娜与慕少倾依然一点收获。这时候司徒律已经从陆小小和沈筱筱一起呆过的六楼的那个房间里出来了。

    桌子上放着的红酒让司徒律断定陆小小就在这一楼层,只是在哪个房间的问题。

    从房间里出来司徒律一间间找去,打开某间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端倪,房间里不算很闹腾,却有水流的声音。

    “陆小小?”司徒律叫了一声没有任何人回答,司徒律簇起眉头向着传来水声的浴室里走去。

    浴室是关着灯的,除了水声之外没有任何异样,司徒律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肯能寻找到陆小小的机会,打开门顺便开了灯。

    灯光一旦亮起来,眼前的一切顿时看的清楚了。

    司徒律看到陆小小被绑着平放在浴池里,四周全部都是水,水已经沒过了她整个子,眼看就要淹过她的脸,陆小小因为水的冰冷以及自的恐惧,只本能的浑瑟瑟发抖,用鼻子大口大口的呼吸,连挣扎都忘记了。

    司徒律心向下沉,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把将陆小小扶起来,顺手放了水。

    陆小小被扶起来后,看着司徒律脸上那双类似叶硕的双眸,一股熟悉的温暖油然而生,陆小小的眼泪夺眶而出,不断的坠落下来,体抖的更厉害了。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她不知道如果这个人再晚几分钟进来,她是不是就要这么死了。

    水好冷,体一动不能动的感觉让她恐惧害怕。

    司徒律摘掉脸上的面具,伸出手给她解绳子,声音温柔的安慰:“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别怕。”

    绳子都被解开了,水也从上褪去了,可是的陆小小刚在死亡的边缘挣扎了一圈,怎么也没办法平静下来,颤抖的哭着。

    司徒律脱下自己的西装给她盖在上,伸出手没有犹豫的把她抱入了怀里,抚顺她的背。

    “已经没事了,没事了。”

    司徒律的表现是平静成熟的,因他本就是平静成熟的人。然而内心里,司徒律却很心疼很后怕。

    没想到自己刚决定要守护她,她就发生了这种事。如果他刚来晚来了,如果刚才他走到浴室这里没有进来转离开。如果、如果……

    如果的如果他不敢去想。

    将陆小小抱的更紧了一些,司徒律俯在她发间喃呢:“小小,不要怕,有我在。”

    陆小小对外界的声音听的似真似幻,她还被恐惧的余波困扰着,但是她没有拒绝司徒律的怀抱,确切的说她现在想被人抱一抱,这样或许她的恐惧会好一点。

    司徒律的怀抱,是温暖,空气里似乎飘散开了薄荷草的味道,那仿若叶硕的味道让陆小小稍微好了一点点。

    慕少倾从七楼找下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房间开着门,理所当然冲了进来,一直冲到浴室里,却看到司徒律抱着陆小小。

    对司徒律慕少倾一直深有戒备,此时看到这一幕顿时怒意暴涨,咬牙切齿的开口:“你们在做什么!”

    司徒律平静的看着他,并没有放开抱紧陆小小的手:“请你不要在这里对着一个刚刚经历死亡威胁的人发脾气。”

    慕少倾怔了一下,才发现陆小小在瑟瑟发抖,而且她坐在浴池里,里面有绳子还有一些未放干净的水。

    慕少倾这样聪明的人,这种害人的招数不知道见过多少,看到这一幕自然一瞬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体猛颤了一下,慕少倾的心脏一阵撕裂一般的刺痛的,唇色都有些发白了。

    颤抖的,慕少倾唤她:“小……小……”

    那声音穿透过模糊的外界世界,一下子传递到了陆小小的耳朵里,那样的声音就像不是从慕少倾嘴里说出来的一样,竟然饱含了胆怯。

    陆小小机械似的从司徒律的怀里挣扎出来,看向慕少倾的方向。

    他的脸色此刻是苍白的,体也在微微颤抖,他的眼神里满是刺痛,又再次叫了她的名字:“小小。”

    从未有过的无助。

    陆小小的心痛了一下,视线紧紧的看着他那双动人的桃花眸。

    陆小小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和他像是两个盲人,想要在黑夜里走到对方边,一直不停的摸索着走向对方的路。本来就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却还要在黑夜里行走。想要彼此靠近太难太难。

    也许沈筱筱说的没有错,这段时间是偷来的,如果有人能将你从牢笼从枷锁里救赎,如果你能不再被迫的露出这种哀伤的表,如果你能幸福,那么我会比任何人都开心,即使这份救赎不是我给你的,我也依然会觉得——

    非常非常的开心,因为我的人,他终于不用在地狱里受苦受难。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