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一般的遇见

    他的话封在了她的嘴巴,唇贴上来,温柔而珍重的吻着她。他这样的吻总让陆小小有种被他非常珍重的感觉。

    她闭上眼睛感受他的吻,被他抱在起来走向卧室,衣服脱落,彼此缠在一起。

    黑夜里他的手穿过了她的发,陆小小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发缠绕在了他的手上,有人说女人要留长发,长发缠指柔就缠住了男人的心。

    陆小小却知道她没能缠住慕少倾的心,慕少倾始终都不肯告诉她他的事。那样刻意的隐瞒是为了什么,陆小小心里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是不能责备的,是不能要求他说出来的,也许真的只是因为时机不到吧,她要给他时间,又也许……并非如此。

    她努力不想去想这事,却在心里不可避免的结下了心结。

    靠在他怀里,陆小小一直等慕少倾睡了也没能睡去,看着他英俊的侧脸,陆小小轻轻的叹了口气。

    慕少倾,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我就像走在结了薄冰的水面上一样。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去,也不知道走到河那岸能不能看到你,我甚至不知道走到对岸见到你以后,你是否真的愿意把我从冰河上拉上岸。

    你对我的好都让我很幸福,可是前方的路我却看不到光。慕少倾,拜托你,不要让我这样没有希望。

    紧紧的扣住慕少倾的手,像是抓住这段无望的中的最后一颗稻草,闭上眼陆小小骤然发现,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违背了当初的约定。

    呆在他边,什么也不求,这种事她早就已经做不到了。

    她一直都在努力,都在渴求,希望他自己。

    咬着唇,陆小小不知道自己心里有这样的想法算不算卑鄙,毕竟慕少倾早就说过,他不会任何人。

    她却用不需要他回应任何的谎言,留在了他边,让他对自己放松了警惕。

    如果有一天,他发现自己一直都在乞求她的,到底会转冷酷的走开,还是会鄙夷她的卑微,还是会狠狠的拒绝她,到底他会怎么做,陆小小全然不知道。

    只希望,在那一天到之前,她希望默默的藏住自己低入尘埃的,呆在他边。

    “慕少倾,我你。”声音极轻的,陆小小在慕少倾的耳边说。

    慕少倾无意识的把手臂收紧了,将她整个抱在怀里,依然睡的很沉。

    第二天,陆小小和往常一样早起,做了早饭,只是这一次吃饭的人多了一个慕少倾。慕少倾起来索了一个早安吻之后就打电话给你郑楠。

    郑楠应他的安排叫了车子拿了他替换的衣服,慕少倾直接在陆小小家里换完了衣服之后直接去了公司。

    在车上慕少倾对陆小小道:“今天有个客户要来,欧美布艺的巅峰企业司徒家族,对于布料你应该也非常有研究,中午和我一起见吧。”

    陆小小腼腆的低着头:“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我是个新人。”

    慕少倾轻笑了一下,微挑了下眉:“怎么了?觉得我是在徇私枉法吗?这次可不算,我毕竟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利益至上。这次叫你去第一是因为相信你的能力,第二你现在要开始准备冬季专属于你的品牌,布料也许会给你不错的灵感。”

    “既然这样,那我去。”慕少倾为她想了这么多,如果她还推脱就太过不识趣了。

    慕少倾听到了满意的答案道:“你不用太过紧张,牵手这生意的人是安洁莉娜。”

    陆小小听到安洁莉娜的名字,的确放松了一些。

    如果安洁莉娜在的话,至少不会太尴尬。

    慕少倾见她放松了一下,视线望着窗外思绪飘远,慕恒今天大概会出现,得想办法把他支走才行。

    这一步是他的一步棋子,他要借着司徒家族这笔生意把陆小小给留在慕氏。只要陆小小成为这次生意,司徒家认定的设计师,那就算是慕恒也不敢轻易刁难。

    司徒家虽然现在是做布艺,但以前是黑道,诚信这东西就和道义一样不容违背,他们要是认定了陆小小,就绝对不会换任何人。

    而据他了解,司徒家族现任的当家对东方刺绣,考究的双面绣,玲珑绣等几乎失传的手艺,以及古典服饰花纹很感兴趣,而陆小小对东方韵味颇为痴迷,也学了不少的手艺,古典花纹绘制手艺也非常精湛,对她来说这绝对没有问题。

    伸出手拉过陆小小的手,慕少倾说道:“陆小小,你的手真是双神奇的手。”

    陆小小呆了呆,不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的反问:“我的手为什么是双神奇的手?”

    慕少倾勾唇神秘的笑:“没什么,只是忽然这么觉得。”

    陆小小看着他的笑,只觉得很恍惚,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怎么完全听不懂啊。

    陆小小是听不懂,这种忽然的感慨只有慕少倾自己清楚。

    这双手,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来住他,在他觉得冷的时候握住了他,又在这种时候握住了两个人的关系。

    说到底是她的这双手把她自己留在了慕少倾的边,留在了需要她的慕少倾边。

    **************************************

    上午十点的时候,慕恒与安洁莉娜以及司徒律来到了慕氏集团,三个人的到来立刻引来了众说纷纭。

    慕少倾和司徒律见面以后,慕少倾便对慕恒道:“父亲,关于合作的事,我们三方谈就可以了,您许久没回a市,张伯打电话给我,说想见见您。”

    慕恒的视线探究的看着慕少倾,仿佛在探究他是否在说谎。

    安洁莉娜此时放下红茶,在一旁笑道:“伯父,说起来,我来的时候父亲请我代为告诉您,好久没见老朋友,希望您见老朋友的时候替他说一声,他近期有事缠,不能来见,过阵子会回来和他们聚聚。”

    安洁莉娜这样的说辞,让人挑不出礼来。慕恒看了他一眼,转而看向郑楠道:“郑楠,帮我打电话给你张伯,他最近应该闲的慌,什么时候都有时间。”

    郑楠点头,推了下眼镜送慕恒出去。

    总裁办公室里瞬间就剩下了三个人,慕恒一走安洁莉娜首先松了口气,喝了口红茶道:“总觉得气氛轻松多了。”

    慕少倾看了一眼司徒律伸出手道:“非常抱歉,我父亲给人的感觉总是这样不好,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是慕氏集团总裁慕少倾。”

    司徒律没什么所谓道:“并没什么,老人都这样。我是司徒集团总裁司徒律。”

    安洁莉娜见两个人这样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含笑的挑了下漂亮的眉:“你们还真是官方,作为同龄菁英,你们就用更随意一点的方式相处吧。慕少倾,贞德呢,我可以见她吗?”

    慕少倾微簇了下眉头,拧着薄唇:“不要叫这种奇怪的称呼,她有名字。”

    司徒律微微怔了一下,在心里不疑惑。安洁莉娜喜欢的人就在慕氏集团还和慕少倾认识?这还真是怪事。

    令司徒律绝对不会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怪事非常非常多。

    慕少倾的电话响了,慕少倾接起来之后点了下头,就打电话对秘书室的人说道:“把陆设计师叫到我这里来。”挂断内线电话之后慕少倾就对司徒律道:“这次的合作,我希望向您推荐一个不错的人选,这位设计师精通很多东方失传绣意,对于古典图案的手绘艺术的掌握也很精湛,这次司徒集团希望打开东方市场,所以想出古典服装,我想你们可以考虑由这位设计师全权接手。”

    司徒律眨了下棕色的眸子,冷静的开口道:“慕总裁似乎对这位陆设计师极其看重。”

    慕少倾眉眼深深,勾唇笑:“是因为她足以优秀到让我刮目相看,大力推荐。等下司徒总裁可以出个题目,让她来设计,看过之后再考虑是否用她。”

    慕少倾对陆小小的设计有十分的把握,所以根本不怕放出这样的话来。

    聪明的司徒律没有马上回答他什么,而是等待着那位慕少倾大力推荐的设计师出现。

    几分钟以后,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了,秘书把门打开让到一旁道:“总裁,陆设计师来了。”

    “总裁,我进来了。”陆小小的声音软糯的像一阵轻柔的风一般从门外飘来,接着,一个小秀眉的女人走了进来。

    三个人的视线都凝聚在她上,陆小小今天穿的是慕少倾特意让她穿的荷花小旗袍,本来陆小小觉得有点太隆重不是上班穿的衣服,但慕少倾坚持要她穿,她就穿了。想一想要见这么重要的客户,也的确不能太搓。

    长发披肩垂落,荷花清丽,荷叶飘摇衬得陆小小姿曼妙,她皮肤白,长发披肩,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双水眸轻轻眨着,说不出的动人。

    司徒律看到陆小小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她此刻的清雅秀美,更多是因为,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这样——命中注定一般的遇见她。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