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总裁来要人

    伴随着清晨的阳光,慕少倾早早的带着人去了海岛救人。

    飞机盘旋到岛上的时候,陆羽脸色明显变得非常难看,下面的人匆忙来报,告诉他慕少倾带了不少人,而且明显火力很足,如果开战的话,不一定能讨着便宜。

    陆羽没说什么,让人下去了。这时候陆小小就在他边吃饭,下面的人下去以后陆小小就放下勺子,似乎有预感到什么,陆小小静静的看着他。陆羽也正看着她,“你已经猜到了吧,那个人来了。”

    陆小小看了眼窗外,外面玫瑰花如海浪一般随风摇曳,轻轻点了下头。

    她早就知道慕少倾一定会来,他不可能任由她消失的。

    她的态度平静又冷淡,既没有露出急迫的表也没有紧张焦躁,可是陆羽就是觉得心脏刺痛,出离的愤怒。

    “你就那么想要离开我吗?那么想去他边吗?”大步走到陆小小面前,陆羽霸道的宣称:“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他把你带走。”

    陆羽早就想过慕少倾马上就会找来,也知道开战讨不到好果子,但是把陆小小藏起来这种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陆小小被他大力抓着手,皱着眉头挣扎:“陆羽,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

    陆羽的脸变得铁青,回眸愤怒的看着她:“在你心里,我就这么没有地位吗?一旦知道了我们不是姐弟,你就这么不愿意接受我,和我在一起吗?”

    “她就是不愿意和你在一起,放开她。”一架直升飞机在二楼窗口盘旋,慕少倾一纯黑色帅气西装穿在上,从飞机上跳下来把墨镜扔掉,冷冷的对陆羽说道。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漆黑枪,陆小小回眸看到他拿枪指着陆羽,急忙害怕道:“慕少倾,你快把枪收起来,不要伤了陆羽。”

    陆羽抓着陆小小的手不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右手早已经握了一枚小小的柳片刀。

    “我用刀的速度比用枪的速度快的多,你尽管开枪,看看我们两个谁先死。”

    慕少倾挑眉,果断给枪上膛,陆小小看看慕少倾再看看陆羽,一时间焦急万分,这两个人对她来说都很重要,她谁也不想伤害。

    哀求的看着慕少倾,陆小小道:“慕少倾,拜托,不要冲动,你让我和陆羽谈谈,就说几句话。”

    慕少倾凝视着她哀求的眼神,她从来没为自己的事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虽然他现在很不爽陆羽,恨不得现在就枪击了这个胆敢抢他女人的小子,但是在这样乞求的眼神中,慕少倾最终放了枪。

    陆小小松了一口气,回眸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那样正在蜕变的容颜。

    陆羽,是我……觉察的晚了,我早该发现我已经成为了你的毒,把你置在崩溃的边缘,让你疯狂让你暴走,我早该发现是我让你变得危险的。

    伸出手陆小小缓缓的抚住了他的脸:“这世界上,没有人比你的关系和我更亲了,哪怕我们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可是你永远都是我的家人,在我眼里你就是陆羽。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把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你不再对我笑,不再快乐,你总是皱着眉头,总是在担心在害怕,陆羽,我们真的都需要时间,需要再一次互相微笑的机会。陆羽,我想看到你笑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我们明明是最亲的人,我们是最怕对方受伤的人,现在我们却都手握着一把刀,不断的刺向对方,又为对方的伤痛而伤痛。

    陆羽深深的凝视着她,眼神里满是哀伤:“我笑不出来,我很紧张,很害怕,怕一起走到最后的誓言已经变得绝对不能实现了。我已经和你没有了任何关系了不是吗?”

    我已经没有了把握,这一天其实从我决定告诉你我真实份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只是我克制不住。

    “可是我没有离开,我还住在陆家,然后我会在慕氏上班。陆羽,我们暂时分开吧,等到了以后,哪一天你觉得已经可以对我笑了,再来找我,我会等一直等下去。”

    陆羽绝望极了,伸出手颤抖的抓着陆小小的手,“真的可以再见面吗?真的只要我能对你笑了,你就会也对我笑,像以前那样吗?”

    陆小小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黑色的编制绳,上面系一个玉平安扣,陆小小认真仔细的系在了他的手腕上。

    “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我不知道黑道到底是怎样的,但我接受你的份,只是我想那一定是很危险的,所以你得平平安安的来见我。”扬起笑脸,陆小小的眼睛渐渐被泪水模糊了:“我们陆羽,长成大人了,恭喜你毕业。”

    等你不再这么焦躁,等这种病态好一点了,你可以笑可以有除了暴躁之外的绪,我们一定会再相见,因为我们是家人,无可替代的家人。

    陆羽,我真的希望你能从我的囚牢中毕业,我最珍重的弟弟,我不能给你,可是我永远都想做你的姐姐。

    手上的平安扣带着灼伤他心的力量,陆小小跟着慕少倾走了,房间里剩下他一个人。陆羽苦涩凄然的笑着,缓缓的坐在了地上,抬起手抚摸着手上的平安扣。

    “从现在开始,我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对不对?”

    空的房间里没有人回答,陆羽垂下了头,一滴眼泪垂落在了地上。

    我们、我们说好的,要再见面,陆小小,你不可以骗我。

    *********************

    坐在飞机上,陆小小俯视着越来越远的海岛,脸上的表有些复杂。慕少倾坐在她对面,板着脸问:“怎么了?你舍不得他?”

    陆小小眨了下水眸,摇摇头:“分开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可我始终都是他的家人。”

    慕少倾‘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是吗?家人还把你囚,企图把你占为己有?”

    陆小小微微蹙眉:“其实他从来没有打算伤害我,只是太焦躁了,要不然也不会马上就放我走。”

    她总觉得慕少倾在闹别扭,她也搞不明白这个人到底在生什么气,抬起头来看着好多天没见的男人,陆小小发现他有些略微憔悴。

    咬着唇,陆小小迟疑了一下问道:“慕少倾,你最近没有睡好吗?”

    慕少倾冷呵一声,冷冷的回:“怎么会,我每天都吃的很好睡的很好。”

    “你在、生气吗?”有些试探的陆小小追问。

    慕少倾的脸色发生了轻微的变化。陆小小说的没错,他确实在生气,但是这生气的理由他实在难以启齿。

    他怎么能对陆小小说他堂堂一个慕氏集团的总裁,会嫉妒那个黑道小子收到了她亲手做的东西。

    手工编制的平安扣,一看就是亲手做的,她竟然给他做那样的随戴着的饰品,却都没给自己多。

    慕总裁不爽,慕总裁非常不爽,心里不爽外加浑不舒服,然而就是不想说。

    故作冷静,慕少倾不去看她:“我有什么气好生的。”

    陆小小观察着他的脸,在心里下了判断。他果然是生气了,她现在越来越了解慕少倾了,他如果不看她,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故意说正经的话,一般就是生气了。

    一时之间陆小小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他,手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伸入风衣口袋,陆小小的手摸到了一个不算大的盒子。

    那是她做给慕少倾的针,因为怕忘记带,所以早早的就放在了口袋里。虽然美国之旅没有去成,但是这份礼物她还是想送给他。

    从口袋里摸出来,陆小小水眸轻眨,脸有点红:“这个、这个送、送你,你别生我气了行吗?”

    慕少倾侧目看了一眼她手里小巧精致的礼物盒,心中一动。

    “这是什么?”

    陆小小脸红的别开眼睛:“不是什么名贵的礼物,就是我亲手做的,我觉得大概会适合你。”

    慕少倾那双漆黑的动人的桃花眼亮了一下,一时之间所有的恼火与嫉妒都烟消云散了。伸出手拿过她的礼物盒,打开来看,里面是一枚漂亮的长形针,尾端是一个小小的漂亮的平安扣,翠绿滴的平安扣被银白色的铂金衬托着很是亮眼。

    慕少倾很少喜欢这种装饰东西,不是非必要场合不会戴,但是这个,他决定一直戴着。

    内心里的欢喜是慕少倾不愿意表达的。傲慢的挑了一下眉,慕少倾伸出手把针递给陆小小,命令道:“给我戴上。”

    陆小小瞪大了眼睛,脸微微发红,接过他的针凑近他前,俯为他别针。

    空气里弥漫的都是他的冷香,穿着西装材很好的慕少倾单手撑着下巴,慵懒又带着一丝丝邪魅,视线一直盯着她。

    她的发垂落了下来,慕少倾伸出手指勾了起来,陆小小的脸顿时烧着了,急忙别好针尴尬道:“别、别好了。”

    她的心跳的太快了,被听到了会好丢人的。陆小小撤想逃,可是手臂却被人霸道的拉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