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定是被人扣下了

    慕少倾在别墅里等了很久,眼看着时针已经要指向五点的方向了,陆小小却还没有来,慕少倾不簇起了眉头,拿起电话再一次打给陆小小。

    电话还是显示关机,慕少倾再也等不下去了,站起来对一旁的郑楠道:“郑楠,派人去找陆小小,那个黑道小子的学校,还有陆小小的家都找一遍,她不是会随便关机的人。”

    在心里,慕少倾只希望她是因为她弟弟的毕业典礼所以晚了。

    郑楠点头,转去打电话。

    慕少倾的人遍布a市,差不多十分钟后就来了消息,郑楠听完以后脸色有些不太好。走到慕少倾面前郑楠道:“总裁,陆小姐并没有去参加毕业典礼,萧少主也没有去,家里也没有。我想现在陆小姐大概是和萧少主在一起。”

    慕少倾蹙眉,陆小小绝对不会无故不守约定,她不出现八成是和那个黑道小子脱不了关系。

    拧着薄唇想了想,慕少倾站起来拿起西装穿上,道:“去黑羽组。”

    郑楠略微睁大了眼睛:“总裁,这样贸然前去不太好吧。”

    慕少倾冷声道:“事不太对,你也该了解陆小小的为人,她不会失约连个电话也不打来,除非——”眸子变得更加冷了一些,慕少倾几乎是笃定的说道:“除非那小子把人给扣下了。”

    慕少倾说完就向外面走去,郑楠跟在他后,心里的某件心事压的他有些重。

    关于陆小小和陆羽的不是姐弟的事,他到现在也还是没有告诉慕少倾。他有顾虑,觉得在慕少倾和陆小小进一步发展之前,这个报是可不报告的,以免生出不必要的事端。

    然而这一次他好像有点判断失误了。

    在心里郑楠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陆小小和萧沐羽一定还是维系着姐弟的关系,只是因为有什么事耽搁了,并没有发生什么陆小小被萧沐羽扣下的事

    坐上车,司机载着慕少倾和郑楠向着别黑羽总部而去,从慕少倾的别墅到黑羽,差不多横跨了半个a市,可以看得出势力分化的极其分明。

    到了黑羽组,慕少倾倨傲的对迎来的人说道:“请通报你家主人,就说慕少倾来访。”

    迎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桃子,在心里桃子暗中砸嘴,慕少倾找来的也太快了,表面上却和气的笑着说道:“慕总裁先到厅里稍微等下吧,我去通知我们老爷。”

    慕少倾微眯了桃花眸,“你们新少主刚继任吧,没在吗?”

    桃子笑着点头:“我们老大不在。”

    慕少倾没有再继续追问,眼神却变得越发冰冷了,心里的那个答案变得越发清晰,却也越发叫他动怒。

    这个该死的黑道小子,真的把陆小小扣下了不成。

    桃子去告诉萧成慕少倾来的时候,萧成的脸色也实在算不上好看。

    恨恨的把茶杯磕在桌子上,萧成恨声道:“不肖子!果真把人给招惹来了!慕氏集团慕少倾,这下子可惹了大麻烦。”

    桃子皱眉:“伯父,阿羽他唯独在陆小小的事上绝对不会妥协,您还是先去安抚下慕总裁吧。我和慕少倾虽然没有接触,但也间接有所了解。他几番为陆小小涉险,而且天霸道,不是轻易会放手的人。”

    萧成自知这次陆羽惹下大麻烦,可是却也没办法。

    他已坐稳了位子,现在是无可替代的老大,他对那陆羽无以要挟。

    现在只能把慕少倾挡回去了,起萧成一刻不容迟缓的去到正厅。

    慕少倾坐在客人的位置上,见他来了,还算客气的起颔首。

    郑楠推了下眼镜,俯替慕少倾开了口道:“我们总裁冒犯叨扰了。”

    萧成忙摆手道:“哪里的话,慕总裁能光临寒舍,我这里也算是蓬荜生辉了,只可惜小儿不在家,不然一定亲自招待慕总裁。”

    慕少倾挑眉,淡淡的直切主题:“我正是为此事来的,能请萧主告知我一下,最近刚接任您位置的您的儿子与他姐姐陆小小现在在哪里?”

    萧成被这样突如其来切入主题也有些尴尬,但是这个问题却是不得不回答的,毕竟慕少倾会登门造访也就是为了陆小小的事

    笑了笑,萧成开口道:“他们俩啊,这不是正好小小拿了比赛冠军,两个人就出去旅游了。”

    上好的碧螺的芳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慕少倾的手指抚摸着茶杯,声音极轻的挑起:“哦?也就是说,他们两个确实在一起。”

    萧成面色不改:“是在一起没错,毕竟正是有朝气的年纪,两个人就一起去旅游了,具体去哪里我倒是不清楚。”

    郑楠在一旁看着慕少倾的手一直在蹭着茶杯,背脊上已经濡湿了一片冷汗。

    萧成的回答明显是在撒谎,但显然他自己并不知道谎言被戳破。而现在慕少倾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

    郑楠此刻真的有些担心慕少倾会忽然发飙,视线不断的扫着他的腰间,思量着如果他忽然拔出枪来指着萧成,那该怎么办解决才好。

    再怎么说黑道也是轻易不好招惹的。

    然而慕少倾却并没有找麻烦,站起来,慕少倾冷声道:“既然这样我便告辞了,我只是想知道陆小小的行踪,仅此而已。她和她弟弟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萧成见他没有再追究,也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慕总裁不再坐一会儿了吗?”

    慕少倾颔首:“不了,我这就告辞了。”慕少倾说着就向外走,萧成急忙叫桃子送慕少倾出去。

    慕少倾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回眸,一双动人的桃花眼里是令人猜不透的色彩变化:“对了,有件事我还是想冒昧的问一下,萧主和陆小小是什么关系?”

    萧成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难堪,但也仅仅是一瞬间,接着萧挑了一个含糊不清的说法道:“谁家都有一两个不好放在台面上说的事,恕我不能回答慕总裁。”

    慕少倾眼睛眯了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淡淡道:“既然这样,我便不多问了,告辞。”

    转慕少倾迈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萧成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个慕少倾到底想做什么,他真的很费解。

    萧成是很费解,他当然是猜不透慕少倾的想法,也根本没想过自己的谎言轻而易举的被戳穿了。

    一路走出去,回到车上,慕少倾的脸色才彻底变成寒冷,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我太大有意了,竟然没有想到!”

    他刚才向外走的时候才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萧成和萧沐羽很可能不是养父子的关系,如果是亲父子的话,那么陆小小难不成是萧成的女儿?

    就在刚才他试探了这种可能,萧成瞬间脸色大变跟他所解释的上不了台面的事,绝对不会是一回事!

    也就是说——萧沐羽和陆小小不仅可能不是亲生姐弟,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只因为机缘巧合下住在了一起!被定义成了姐弟!

    他之前竟然一直没有去想这件事!理所当然把两个人当成姐弟来看!

    想到这里,慕少倾就克制不住的怒火中烧。

    郑楠在一旁推了下眼镜,知道这事再也不可能瞒住,现在也是必须说出来的时候,开口道:“总裁,非常抱歉,有件事我一直没能向您汇报。”

    慕少倾冷冰冰的开口:“说。”

    “是关于陆小小与其弟弟陆羽的,十几年前陆羽在萧家动中丢失,恰巧被陆氏夫妇所救,当时因为陆小小体很虚弱,在乡下的家居住,两年后体好一些才被的接回来,而那时才被告知弟弟的事。也正因为如此,陆小小和陆羽一直都是以亲姐弟的份生活在一起的,一直到陆小小父母去世,萧成找到了陆羽,陆羽才知道的他和陆小小不是姐弟,而陆羽一直隐瞒了这一切,没有告诉陆小小。”

    慕少倾一双寒眸如刀一般看着他,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郑楠,为什么没有早告诉我!”

    郑楠歉意道:“非常抱歉总裁,是我判断失误,我原本以为陆羽是想维系姐弟关系才隐瞒了下来,而总裁如果知道了必定会多心,事会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我并没有说,但现在看来,我似乎判断失误了。”

    慕少倾薄唇紧拧,放开他道:“这事之后再和你算账,现在最先要做的事是找到陆小小。现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了,陆小小被人绑架了。给我派人去查!一丁点的蛛丝马迹都要查到,务必找到陆小小和那个该死的黑道小子的下落!”

    慕少倾此时懊悔不已,对于那黑道小子的企图,他早该猜到了。明明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他竟然因为坚信他们是姐弟,而没有想到,是他的失策。

    车窗外此刻夕阳已经渐渐向西落下去,慕少倾面色沉沉,在心里默默的思虑:陆小小,你在哪里?现在我倒是真的变成了灰姑娘故事里的王子了,大海捞针的找你。说什么会自己来我边,真是个不守信用的灰姑娘。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