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呆在有慕少倾的地方

    双手被捧着,陆小小的背脊紧紧贴着后的门,面部表已经完全僵硬了。

    刚刚,她是不是幻听了?安洁莉娜说了什么吗?

    “安洁莉娜,我觉得我的脑子大概是进了海水了,你能再说一遍吗?我听不太懂你的意思。”陆小小严肃的看着安洁莉娜。

    真的不怪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因为她不知道安洁莉娜为什么会让自己跟着她走啊!

    安洁莉娜捧着她的手,认真道:“贞德,不,小小,跟我走吧,去欧洲,呆在我的边。我们都对艺术有着最崇高的追求,我们可以一起做设计,你做服装,我做宝石,我们可以把这两样完美的结合起来。只要呆在我边,我可以带你去见识新的世界。”

    呆在我边吧,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让我重新去体会这个世界的美丽。

    陆小小这下子确认,她没有听错,安洁莉娜的确是要她跟着她走。不是让她离开慕少倾,她甚至完全不在意慕少倾。

    深深的看着安洁莉娜,望着那双真挚而又切的眼眸,陆小小总算有了一丝丝的了解,从安洁莉娜手中把手抽出来,陆小小轻轻摇头:“安洁莉娜,你并不喜欢慕少倾。”

    安洁莉娜点头:“我从来也没有说过我喜欢那个人。”

    陆小小苦笑:“可是我不同啊,我是……喜欢那个人的。”

    “可是他不懂得怎样去一个人,他给不了你,伤了你的心,甚至都不能给你一个正当的份。我和他不一样,我会和他解除婚约。”安洁莉娜坚定而又干脆的说道。

    陆小小想,安洁莉娜真是她见过的最了不起的一个女人。

    她对一切事物都能够完全的掌控,永远大胆的做着她最想做的事

    “谢谢你,安洁莉娜,我知道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但是我不能跟你走,在这个世界上,有慕少倾的地方,是我最想呆着的地方,因为他就是我见过最美好的风景。”

    安洁莉娜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她有些不甘心,手微微攥了起来。

    “他的秘密,知道了他的秘密你也会这样坚定吗?”

    对于这个陆小小早就下定了决心:“你说吧,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秘密,我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也许他伤害过无数女人的心,对你也可能只是玩玩而已。”

    “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他是我自己的事。”

    “也许他做过违法的事。”

    “我想他有他的理由,慕少倾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

    “那如果他杀过人呢?”

    陆小小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深深的看着安洁莉娜的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眸子。

    安洁莉娜继续说道:“亲手,杀了对他最重要的人,只因为……那个人成为了他的软肋,即使这样你也会接受吗?如果他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怀着随时都有可能被他这样对待的恐怖,呆在他边这种事,也没关系吗?”

    陆小小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如果安洁莉娜所说的慕少倾的秘密是这个,她会怎么样……能继续呆在他边吗?

    脑海里缓缓浮现出慕少倾的脸,他那双深沉的桃花眸里,总是有不准许自己幸福的自我暗示,他有着最动人的笑容,却总是不肯轻易露出微笑。

    心一阵阵的疼痛,亲手杀掉自己最重要的人,那种事,该是多么痛苦啊,如果真是这样,那那个人的心里到底背负着怎样沉重的痛苦与枷锁呢。

    光是这样想着她的心脏就好疼好疼。

    她绝对没办法相信,慕少倾是个冷血的人,因为她认识的慕少倾,不是那样的。

    “我所认识的慕少倾,虽然高高在上,却有时候为了顾忌我那一丁点的自尊心,而小心翼翼。虽然总是脾气很坏嘴巴很毒,却会在我遇见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出现。他总是冷着脸,但我知道他有很倾国倾城的笑容。我只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这个慕少倾,他就是我认识的慕少倾。”抬起头来看着安洁莉娜,陆小小微微昂着头,像是宣誓一般说道:“如果他的过去真的有这样的罪与罚,如果全世界都不愿意原谅他,那我就做唯一不同的那个,因为我知道慕少倾有多么温暖的温度。”

    他的手,他的怀抱,他的体他的血液,都是那样炙的,藏在那冰冷的面具下面的慕少倾,是温暖的。

    安洁莉娜从她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看到了某种耀眼的光芒,那颗她亲手切割的‘真之泪’钻石,便有这样的光芒。

    果然呢,那颗钻石,只有陆小小最合适。

    低着头,安洁莉娜微扯起漂亮的红唇,轻笑了起来:“果然,你果然是贞德,勇敢又无畏。看来我是没有办法留住你了,依照赌约我输了,你可以走了,小小。”

    陆小小诧异:“可是关于慕少倾的秘密,你还……”

    安洁莉娜抬起头来,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言论别人的秘密可是很不高贵的事,慕少倾的秘密当然要由慕少倾自己去说。你放心,我会和他解除婚约的,我本来就是很讨厌他,现在更加讨厌了。”

    望着窗外,安洁莉娜看着风卷起了落叶,嗡鸣声不断,慕少倾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安洁莉娜,马上把陆小小放了,趁我没把这座岛炸平之前。”

    “真是天生讨人厌的男人。”安洁莉娜勾唇。回眸看陆小小:“你还等什么,你的骑士已经来接你了,二楼走廊的尽头是阳台。”

    陆小小咬着唇犹豫了一下,裹紧上的浴巾向着二楼的楼梯走去,安洁莉娜站在原地继续看着窗外一动没动。

    陆小小跑到二楼的楼梯处想了想又回过来,大声的叫了她的名字:“安洁莉娜!”

    安洁莉娜卡着她,陆小小看着她道:“我知道你很想念你的仆人,也可以说是你的朋友卡珊娜,或许你想把我留在你边也是因为觉得我有一丁点像卡珊娜。但是我想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希望自己被其他人所代替的。不要再去寻找任何和卡珊娜相似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虽然你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去了,但我想,安洁莉娜你总会在人海里再次找到最喜欢的人,因为卡珊娜一定教会了你怎样去喜欢上别人。”

    陆小小说完心里总算是舒畅了,或许多多少少,陆小小对于安洁莉娜有点共鸣,她和叶硕与安洁莉娜与卡珊娜差不多,虽然一个是,一个是友,但都是有关于遗憾的事。而且安洁莉娜不像坏人,与电视剧里面的嚣张未婚妻绝对不一样,她是个很完美的女人。

    转陆小小心急火燎的跑向了阳台,现在她只想去到那个人的边。因为那个人是为她而来的,啊,不过首先她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他。

    风出了起来,从未关上的窗户里出来了白色的木芙蓉的花瓣。安洁莉娜伸出手轻轻抓住,透过花瓣看到了陆小小消失的影。

    “我看的到的,从你背后长出来的翅膀,是纯白色的,和卡珊娜的翅膀一样,可是我一直都知道的,你和卡珊娜不同,而且我……从来不缺少什么朋友。”意味深长的勾唇笑了起来,安洁莉娜俯下来做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goodbaymylady。”

    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与卡珊娜相见的时候,卡珊娜见到那时候一头金色短发穿着背带裤的她,小小的人儿提起了裙角对她说:“第一次见面,少爷。”

    被认成是男孩子的她有些生气,所以故意捉弄了卡珊娜行了一个骑士礼,对她说:“初次见面,mylady。”

    那时候卡珊娜,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啪嗒’一声,有水珠低落在了地上,那是高贵的欧洲公主遗失的珍珠……

    陆小小冲到二楼的阳台处,盘旋的直升飞机第一时间看到了她,风把她的长发吹乱,一个恍惚,直升飞机已经放下了长长的梯子,慕少倾站在天梯上居高临下的俯下来。

    “过来。”沉着脸,慕少倾酷酷的伸出手。

    陆小小走近他一点,腰就被猛地揽住了,慕少倾揽着她就要走,陆小小急忙叫停道:“等一下慕少倾,等一下。”

    慕少倾不爽的蹙眉:“等什么?我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破地方。”

    陆小小尴尬道:“我、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就一个。”

    “不可以上了直升机再问吗?”慕少倾很不高兴。

    陆小小顶住压力摇头:“不、不行,必须现在问。”

    “那就快问。”

    陆小小深吸一口气道:“如果安洁莉娜要和你解除婚约,你、你会不会不愿意,政治联姻什么的,我不太懂,是不是会损失很大。”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她现在就不能跟他走,她必须拿到答案才行。

    “你以为我是谁?”慕少倾盯着她,忽然傲慢无比的开口:“我可是慕少倾,从来就不需要什么政治联姻,因为我太有钱了。”

    ——————————————————

    很久没有收到月票了,低气压……亲们,给投月票吧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