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幸福(求票)

    他……露出了很可怕的表,像是抓住猎物就不放手的猛兽一般,仿佛她一旦开始挣扎他就会撕碎她。

    陆小小有些害怕的颤抖起来,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无法控制的寒意涌了上来。

    她太大意了,她只记得了他的好,记得他为自己做的那些事。然而她怎么忘记了,慕少倾是高高在上的不容置疑不容反驳的,他习惯的去占有一切,掠夺一切。

    他对你好的时候,一定是很好的,可是若要反抗他,也一定会像他所说的,不会轻易被放过。

    这样的慕少倾,让陆小小打从心里觉得害怕。或许她早就该明白,留在他边容易,离开他却是难的。

    “非常抱歉打断你们的温存,衣服,我送来了。”门外安洁莉娜的声音响起,适时的打断了慕少倾和陆小小的对话。

    慕少倾猛地一惊回过神来,惊觉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放开他慕少倾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不擅长解释,这里四处都是监控,他和安洁莉娜那些事更是说不得。

    拧着薄唇,慕少倾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衬衣道:“总之,你只需要相信我,呆在我边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去考虑。”

    陆小小裹紧了单不说话,低下头去的眼里瞳孔却依然放的很大。

    她怎么可能不去考虑,她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她也是个极其普通的女人。和他恋她尚且放弃了,却还要做他的人吗?

    不,她不要。

    她如果做了,就没脸面对自己的家人,甚至辜负了那样她,希望她幸福的阿硕。她必须要自才行。

    这样想着陆小小却不敢开口,她怕现在这个样子专断的慕少倾。

    慕少倾见她不回答,眉头紧锁却再也没有说什么转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安洁莉娜笑看着她道:“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我会派车把她送回去的。我想这个时候比起我,她更怕你。”

    慕少倾微微侧开头,低声淡淡的说了一句:“别碰她。”迈开步伐离开了。

    安洁莉娜看着他的背影,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看来她是刺到了他的痛处了呢,果然他还是很在意被人害怕这件事。

    安洁莉娜走进房间里,走到裹着单的陆小小边将她原本的衣服放下,从裤子口袋里夹出了金色的烟盒,打开递向陆小小:“抽支烟平复一下吧。”

    陆小小看着她平复的样子,渐渐觉得悲伤起来。

    “为什么你这么无所谓,你明明是他未婚妻,却能容忍他和别的女人上,这好奇怪,太奇怪了。”

    这些人到底都怎么了。

    安洁莉娜的手指上涂着墨绿色的指甲,见她不拿烟自己抽出一支点上,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反正他也不会上任何人,我也没有什么人的能力,所以即使上又怎么样。更何况,我认识一个完整的慕少倾,我和你不一样,我了解他的优秀同样知道他的黑暗,知道他有多么可怕。”低头俯瞰着陆小小,安洁莉娜轻声道:“你不知道吧,慕少倾的秘密。”

    “什么……秘密……”陆小小茫然的看着她。慕少倾有什么秘密吗?

    安洁莉娜嘴角咧开了残忍的笑,月光恍然从她后照进来,这一刻安洁莉娜的表让陆小小惧怕,而她的话却是比这还要让人惧怕的。

    “慕少倾啊,他是个罪人,犯了绝对不能被原谅的罪,永远永远不可能有人把他救赎。”

    陆小小的心跳的非常非常快,紧张的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为什么?他有什么罪?为什么不会被救赎?”

    安洁莉娜挑眉:“这可是慕少倾的秘密,要说的话也是要他来说。总之,他是绝对没办法任何人的。而我的东西太多反而变得不会了。我和慕少倾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接纳你的,会让你留在我们两个人的边。”

    因为你是少女贞德呢,是——特别的存在。可你却是想要逃的吧。

    安洁莉娜的捧起她的发在唇边吻了一下,陆小小裹紧了上的被子,咬住了下唇。

    慕少倾的秘密,安洁莉娜是知道的吧。她果然是插不到这两个人的中间去,他们拥有彼此之间的很多东西,有很多共同点,也很相似,又彼此了解。

    她不想被安洁莉娜接纳,也不打算做慕少倾的人,她要做她自己。穿了衣服出门的时候,安洁莉娜亲自送她上司机的车。

    陆小小打开车门犹豫了一下,回过来认真的看着安洁莉娜道:“虽然可能是废话,但是我还是要说,请你不要接纳我,也不要接纳任何其他的女人。你和慕少倾彼此之间拥有很多,也许别人救赎不了他,但是知道他的秘密的你一定可以救赎他的。请无论如何让他幸福,虽然我对他的了解不多,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他一直都不幸福。”

    像是在回避着这种感觉一样,明明有着天使般动人的倾城笑容,慕少倾却总是紧绷着脸。

    “下定决心一定要远离他吗?心不痛吗?”看着一滴眼泪也没有流,露出了坚定的眼神的陆小小,安洁莉娜追问。

    她不该这么平静吧,毕竟她是真心着慕少倾的,和其他那些仰慕慕少倾的女人不一样,她是第一个觉得慕少倾不幸福的女人。那为什么不哭呢……

    陆小小扬起了笑脸:“很痛,非常非常痛,但我早就知道了,变成泡沫的这一天,会来的……”

    我知道的啊,总有一天,小美人鱼要变成泡沫消失掉。她怎么会不痛呢,她深深的着那个人,即使他偶尔脾气很差、偶尔露出很可怕的表,有时候会做一些伤她心的事,自大又狂妄,霸道又专横,可是她,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那个人,喜欢到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要在他面前露出最好看的表,想要把最动人的心事说给他听,想变得优秀,想被他珍重,这种心全都是因为慕少倾。

    因为他是那样一个优秀完美的男人。

    陆小小说完坐到车里,她的眼里藏满了泪水,可是她不想在安洁莉娜勉强哭泣,不想被安洁莉娜看到她的脆弱,这份因慕少倾而起的脆弱与伤心,甚至于伤口,她都想独自一人承受。

    车子开了出去,安洁莉娜目送着车子渐渐消失在视线里,勾起了艳丽的红唇。

    “不会让你离开的哦,这样的你,怎么可以让你离开。”俯,安洁莉娜对着早已经没了影子的车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晚安,贞德。”

    安洁莉娜的车子把她送回去,陆小小在车站下了车,步行回家,她哭过的眼睛明显有些红肿,好在今天陆羽已经回学校了,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走着走着又走到了公园,公园的重建已经开始了,那些关于记忆的东西全部不复存在了,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陆小小的心很沉重,她想起了叶硕。

    抬起头来,陆小小看着天空,低声喃呢:“有北极星呢。”

    阿硕说,美国那边有大雨看不到北极星吧。

    陆小小眨了眨眼睛,想到这个时候的美国应该是白昼吧,陆小小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叶硕。

    此时此刻的美国,叶硕躺在病上,已经非常非常的虚弱了,手机响了起来,叶硕颤抖的去拿,边的母亲含泪为他拿了起来。

    叶硕看着上面北极星的照片,嘴角很努力的勾起了一抹笑。

    “好美的北极星,最后能看到,真是太、太好了……”

    叶硕的母亲别开脸,终于再也没能忍住靠在叶硕父亲的上痛苦的哭了起来。

    叶硕拿着手机,颤抖的按了最后一条发给她的简讯,满足的闭上了双眼。

    闭上眼睛,那天的风景就涌了上来,她和他跪在樱花树下,一起埋时光胶囊。

    樱花不断落了下来,落在她长长的黑发上。

    他看着他高兴的笑脸,轻声问她:“小小,你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什么?”

    陆小小想了想,认真的说:“星星吧,因为只有变成了星星,才能继续在天空中俯瞰着自己的人,但是在地上的人们却不知道哪一颗星星才是他牵挂的人呢。”

    “是这样的吗?那我死后要变成北极星边的一颗星星,因为北极星永远都在那里,所以我的人看北极星的时候,一定能顺便也看到我。”

    我的女孩,这之后,你仰头看北极星的时候,也会想起我吧。

    我这短暂的一生,因为遇见你而变得分外美好,我的女孩,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请你一定要幸福。

    遥远的a市,陆小小走在路上,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拿出来打开,陆小小看到了叶硕的回复:一定会再次与你相遇。

    秋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陆小小的心猛然一阵刺痛。

    ‘啪嗒’一声,一滴水滴落在手机上,陆小小伸出手发现自己的眼泪正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陆小小站在原地,茫然若失的喃呢:“为什么,我会哭呢……”

    ——————————————

    呜,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