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我绝对不做情人(求票~)

    “安洁莉娜!放开她!”欧式城堡古老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慕少倾冷着脸冲了进来,看到安洁莉娜正抱着陆小小,气的咬牙切齿的呵斥。

    该死的,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地方太远差一点就赶不上了。

    安洁莉娜遗憾的伸出手抚摸着陆小小的脸:“真可惜,你的骑士到了。”安洁莉娜说着却并没有放开她,反而打横将她横抱了起来,她看起来纤细的臂膀却意外的有力,抱着,陆小小很轻松的俯视着走过来的慕少倾。

    “啧啧,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就好了。”

    慕少倾脸色沉:“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催|药而已,很烈的那种,如果不快点给让她发泄是不行的。好在你来了……”安洁莉娜说着忽而又邪恶的笑了起来:“啊不对,你来了也是没用的,因为她刚才说不会和有未婚妻的男人有纠缠。”

    慕少倾冷着脸道:“我不想听在这胡扯!快点把她给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真是不死心。”低下头,安洁莉娜凑近陆小小嫣红的面容道:“看来,需要你亲自对她说才行。”

    陆小小浑到不行,汗水把她的衣服都弄的濡湿了,如果非要和男人那个,她当然是希望慕少倾,别人谁都不行。可是她……她要对她说过的话负责。

    慕少倾是有未婚妻的男人,而且现在她的未婚妻就在这里,她不能恬不知耻。

    “我、我不会和你……”

    “陆小小你闭嘴!你是我的女人,只有我能碰,安洁莉娜,把人给我。”慕少倾双眸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怒喝。

    陆小小咬着唇,手用力的攥紧,用尽全部力量道:“我不要!”

    她不要,不要这样。

    陆小小的话彻底激怒了慕少倾,慕少倾抬起手迅猛的在她脖子上落了一记手刀,下手快准稳,饶是安洁莉娜也手矫健也没有防着他这一手,陆小小觉得脖子上微疼,接着失去了知觉。

    安洁莉娜看着慕少倾,歪着头道:“为什么要打晕她呢,这样也只能暂时的让她安静,五分钟之后她醒过来,体还是会很难受的。”

    “五分钟足够谈判了,安洁莉娜,你说过我来了就把人给我,现在把她给我。不管陆小小怎么想,她是我的女人,谁都别想碰。”

    安洁莉娜无辜的笑:“你真是误会我了,我并没有打算把她给下面这些男人。”

    慕少倾冷冽的看着她:“我并没有误会吧,你当然不会把陆小小给那些男人,你是双恋我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但是我警告你,陆小小绝对不行。”

    安洁莉娜把陆小小抱的更紧了一些道:“我是双恋没错,但是至今为止让我出手过的女人,也不过一两个,包括并没有得手的慕雨小公主。一般女人入不了我的眼。”

    “也就是说你对陆小小没有兴趣是吗?”慕少倾追问。

    安洁莉娜邪恶的笑:“不,恰恰相反,她又双很漂亮的眼睛,这样小小的体却蕴含着非比寻常的倔强,上也散发着清纯又人的味道,我就说被慕少倾看上的女人不会差,果然是珍宝。”

    这个结果慕少倾早就料到了,反正她这个女人就是喜欢找一些特别的人开后宫,没什么可能真的喜欢上陆小小。对于她的言论,慕少倾也不想发表什么意见。他只知道一点,绝对不能让她碰陆小小。

    伸出手,慕少倾冷漠道:“我对你的珍宝论没兴趣,现在我要为陆小小解掉这该死的催||药。”

    安洁莉娜眨了下眼睛,仿佛谈论天气一般说道:“可是大门已经被锁上了,你的车子也被我弄走了,而这栋房子里到处都安装了监视器,不管你在哪里为她解药,我都可以全程欣赏,这样你也不介意吗?”

    慕少倾的脸色沉,在心里开始演算带陆小小离开的可能

    安洁莉娜早就把他的路子都堵死,俯蹭着陆小小的黑发,安洁莉娜他道:“所以说把她交给我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只是一夜而已,我一样可以为她解药,你放心我会对她很温柔的,保证她会舒服……”

    “这么恶心的话题请你不要再继续说下去。”慕少倾走上来几步扯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从她手里夺过了陆小小,迈开步子向二楼走去。

    安洁莉娜微微瞪大了眼睛,回看他匆忙的脚步:“你真的打算上演活||宫?我会拷贝视频的,到时候会以此来威胁你的。”

    躺在慕少倾怀里的陆小小眉头已经皱了起来,眼看着就要醒来了,慕少倾酷酷的回眸,邪魅一笑:“喜欢看也好,拷贝也好,都随你便。不要以为我会为了不落下把柄而把陆小小让给你,别说一夜,就是一分钟让给你都让我觉得生气。”

    安洁莉娜眨了眨眼睛,看着被慕少倾抱在怀里昏迷不醒的陆小小,有些替她遗憾。

    陆小小你真的应该看看现在慕少倾这副为了你豁出一切的样子,真是出人意料呢。

    慕少倾抱着陆小小走踹开一间卧室,慕少倾将陆小小放在了柔软大上。

    陆小小悠悠转醒过来,体的就再次涌动了上来,陆小小有些难耐的抓着上的礼服,呼吸急促,“唔唔,好难受。”

    慕少倾解开衬衣把衬衣扔掉俯压在她的上道:“很快就不难受了。”

    陆小小看到他,受惊了一下伸出手推他:“不要,我不要,你走开。”

    一次次被推拒慕少倾终于恼了,愤怒的抓着她的手压过透顶,慕少倾质问:“为什么拒绝我,不是我难道你希望其他男人碰你吗?”

    陆小小体难耐,可是思想却依然倔强,扭动着体,陆小小艰难的喘息:“是、是其他任何人都好,就不能是你。”

    “你想都别想!你只能和我做!”慕少倾听了她的话恼火的伸出手将她上质地优良的裙子撕开。

    “慕少倾,你疯了,你未婚妻还、还在……”陆小小想用点力气奋力挣扎下,可是慕少倾的力气很大,她现在浑绵软被他一碰更是又酥又麻,根本挣脱不开。

    “就算她在又怎样,就算被她看到又如何,现在只准你想着我,看着我!”慕少倾说完强势又霸道的吻上了她,两片薄唇触碰到她因为药物而变得火的唇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陆小小本就被药物折磨的厉害,被他吻着体自发的回应起来。

    不、不可以,一定是不可以的,这样激烈的吻着,被他脱的浑赤|,被他进入被他索取,一定都是不可以。

    “嗯,啊啊,不要,好深,慕少倾,嗯啊……”

    “唔,小小,你缠的太紧了。”

    陆小小咬着唇,痛苦的抓着单,腿却不受控制的缠住了他,渴求他给自己更多的快|感。

    激烈的欢|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慕少倾在陆小小体里发*泄了三次,陆小小的药才退却。

    浑**的躺在上,陆小小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都虚脱了,黑色的发紧紧贴在脸上,陆小小的双眼空洞的盯着头上的花纹发呆。

    慕少倾穿好了衣服道:“体还好吗?”

    陆小小的颤抖的抓住了被单,眼里水气朦胧,陆小小的唇轻颤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这一生中最污秽的就是这个瞬间。在慕少倾未婚妻的别墅里,在他未婚妻还在这里的时候,她和他一起滚在一张上。

    这种感觉就像是正妻为了不让丈夫离婚,勉强接纳小三,而她口口声声说着不与有未婚妻的男人有染,却还是和他上了

    药物作用也好,难自也好,这样的她都好恶心。

    眼泪不断的从眼睛里滑落出来滴在单上,慕少倾见她不说话,回头看她才发现她哭了。脸色变了变,慕少倾凝视着她:“为什么哭,是因为我有未婚妻还和你上*吗?”

    陆小小抬起手虚弱的捂住了嘴巴:“慕少倾你混蛋,你让我、让我变成了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说过绝对不做人的,我明明、明明说过的……”

    陆小小哭的很伤心,体微微颤抖。

    这样的她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慕少倾的心一下子仿佛被扎了一样,刺痛了一下。

    “不是说对我没有任何的求吗?做我的人为什么不可以。”他所能给她的份,也唯有人了。他不会结婚,不会和任何人结婚,也不能有恋人,可是他是真的想把她留在边,那样的话……人不可以吗?

    陆小小咬着唇,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绝对不要做人。”

    慕少倾恼怒了,一把捏着她的下巴,危险的勾唇道:“陆小小,你以为你可以自己做决定吗?是你招惹我的,现在你的决定权在我手里,你是我慕少倾的女人,在我说腻掉之前,在我想放你走之前,你只能呆在我边。”

    慕少倾的那双桃花眸,此时此刻正像一双勾人的钩子一样紧紧的勾住了她,陆小小被他威慑住,一动不能动。

    ————————————

    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