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进手术室前他叫了一个名字

    叶硕握住她的手僵住了,心中一股巨大的悲伤翻涌。如果刚才挡在她前中枪的人是他就好了。

    叶硕知道自己是自私的,在事发生的时候,她推开慕少倾扑在他上焦急的唤着他‘阿硕’时,他在心里可耻的欣慰着。然而她现在的话,却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狠狠的插在他的心脏。

    小小,你可知道,他能做的事,我同样也能为你做。

    低下头,叶硕压下内心翻涌的浪潮开口,近乎哀求:“小小,跟我回家吧。”

    叶硕的心里有种恐惧感,几乎要将他吞噬到无边的黑暗中,他觉得这一次不能把她带回去,以后,他的手就再也握不住这双手了。

    她会越走越远,在他来不及做好准备,来不及平复心痛的时候,就走到了其他人边。

    陆小小的泪水落在他手背上,灼滚烫,抬起手陆小小缓缓的扫开了他的手。

    用力的吸一口冷气,陆小小强作坚强的脱下他的外,伸着纤细的胳膊递到他面前。

    “阿硕,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慕少倾,你说的对,他也许没事,但我控制不了自己要担心他的心。为一个人这样一整颗心都揪起来的感觉,我很久没体会到了。我清楚这是什么感觉。我……不回去。”

    叶硕看着那件还有血迹的外,伸出手沉重的接过外,叶硕很想伸出手抱一抱她,给她点温暖,可是他的手臂受了伤,此刻……抬不起来。

    叶硕知道,这是他的命运,从一开始他的脚步就不能够迈向她的边。每次他都选择了远离,这一次也注定是这样的收尾。

    陆小小以为叶硕会说点什么,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转影落寞的一步步向外走去。

    萧珊看着叶硕的影,追了几步之后忽然停下来气冲冲的走到陆小小面前愤怒道:“你愣着做什么?你还不追?!”

    陆小小漠然的看着她,冷淡道:“萧珊我现在真的没有心和你说什么,我担心慕少倾,担心的要死了。”

    萧珊的脸色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那是种近乎悲愤的心,颤抖的攥着拳头,萧珊愤怒道:“你担心慕少倾,那叶硕呢!”

    陆小小很疲惫,她不懂萧珊在说什么,也许刚才她断然的拒绝让叶硕失落了吗?嗯,大概吧,他是个心的男人,也总是把她当成责任。

    疲惫的吸一口气,陆小小道:“叶硕有你。叶硕那一枪是因为我受伤的,我知道我该抱歉,可是慕少倾那一枪,是为我挡的,现在除了慕少倾,我谁也顾不得。”

    远远的警察走了过来,郑楠先去说了几句什么,接着和警察一起走了过来。萧珊看了眼走来的警察,悲愤的扔下一句:“你不配叶硕为你这样。”转跑了。

    陆小小没有去理会她的话,现在的她没有多余的思想去考虑任何人的感受,她只想和警察说完话,然后去找慕少倾。

    警察简单问了些话以后就离开了。郑楠的事办完了,挥手招了车来,打开车门就要走了。陆小小急忙抓住他,哀求道:“郑秘书,求你让我去看看慕少倾吧,拜托你了,我真的很担心他。”

    郑楠一直隐忍不发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冷凝的看着陆小小,郑楠咬牙切齿:“你以为他是什么人?!他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氏的股市牵动着a市经济的脉门,而慕少倾是整个慕氏的生命!没有他慕氏就是个空壳!这样高贵的人却竟然因为你命堪忧,陆小小,你配吗?”

    陆小小小的体微微颤抖着,郑楠的每句话都像刀子一样刮在她上,这些话平里听来肯定是刺耳的羞辱,可是现在陆小小知道郑楠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慕少倾那样的人,高贵、完美、太阳一般耀眼,为她这样的人挡枪,真的不值得。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配他为我这样,我也知道我这样的请求太厚脸皮。可是求求你了,让我见见他吧,让我知道他好好的,只要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了,我马上就走,绝对不会打扰他。”陆小小楚楚可怜的仰起苍白的脸,无助的哀求他。

    郑楠看着她那双哭的已经红肿了的眼睛,心里还是有气但终究没有再继续和她纠缠下去。深吸一口气,郑楠冷声道:“上车。”

    “谢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陆小小连声道谢之后才坐上车。

    车子缓缓的发动,郑楠坐在副驾驶,从后视镜里看着陆小小,发现陆小小一直在发呆,心中的怒火渐渐消退,理智稍微回来了一些。

    他刚才有些太过责难她了,总裁那样的人,没有人能着他为自己挡枪,所以一定是他自己冲上去的。这虽然不符合他的个,可是一定是这样的没错。他却把气撒在女人的上,真是丢脸。

    等车子到了别墅,陆小小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郑楠的态度已经好多了。

    别墅开着通明的灯,陆小小不顾高跟鞋的拖累,提起裙子冲到了别墅里面。郑楠紧跟在她后面进去。

    屋子里已经有个护士在等他们了,见到郑楠毕恭毕敬的鞠了一个躬:“郑秘书,花医生让我在这里等您,说等您来了就告诉您总裁的状况。”

    郑楠点头,语气里也稍微带了一点急切:“况怎么样?”

    护士道:“子弹穿过了腔,避开了心脏,血及时止住了,并不会有大事,至不过刚才在进手术室的时候,慕总裁醒来一次,叫了一个人的人名……花医生说,大概是总裁想见的人,让我告诉您一声,看看您是否能把她带来。”

    郑楠疑惑的微微皱了下眉头:“总裁想见谁?”

    护士开口,说出了三个字:“陆小小。”

    站在一旁的陆小小抖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礼服柔软的布料。心脏又被再次刺痛,陆小小咬着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再次没出息的哭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私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