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校巴在教学大楼前停下时,已经过了上课时间,我浑湿漉漉地下了车——

    说是校巴,其实是一辆超豪华的四开门房车,在车上用喷漆张牙舞爪地喷上了“the one”的标志,又酷又炫。连司机都是一个清秀型的小帅哥。

    “你,看够了没有?!”

    因为衣服被水打湿变得透明,我双手抱,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立即让他尴尬地挪开目光,脸也微微地红了。

    “对不起,咳嗯……这个,你先穿着。”

    说着飞快地脱下上的t恤,撇着脸也不敢看我就这么扔了过来,正好不偏不倚盖在我的脑袋上。等我不爽地将t恤扯下来时,他已经将校巴开远了。

    我这才看向眼前高大宏伟的教学楼,看来去上课是不可能的了,得先把弄湿的衣服晾干。

    该死的上瞳,(╬ ̄皿 ̄)这都是拜他所赐!

    十几分钟后,我在偌大的教学楼里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一个安静无人的钢琴室,把湿制服换下,穿上那个小司机给的t恤。由于t恤十分宽大,下摆居然遮住了部和大腿,一次地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金色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进来,四周连放了好几台白色的三角钢琴,场景如梦如幻。将衣袜一件件铺在落地窗前干净的木质地板上,我双手平摊躺在旁边,晒着阳光迷迷蒙蒙地很快睡去,是几个高低不平的音符把我吵醒!

    说是“几个音符”而不是说“一首乐曲”,那是因为的确没有连贯弹奏,倒是像不小心碰到琴键时发出的声音。

    我下意识抬高上,居然发现本来没人的琴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一对侣!(=0.☉=)又由于我躺在一台钢琴边,这个角度正好遮蔽了视线,他们没有发现到我的存在。

    “等、等一下。”女生呼吸急促,面对着少年一个劲儿后退,脚步踉跄踩得木质地板“嘎吱”作响,“你等一下,我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少年背对着我,没有穿制服,而是一件随的黑色休闲衫,搭配一条军绿色的街头裤。背影清瘦又高傲。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