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喂——!”

    我不敢置信地大叫,同时子不由自主地追随着校牌的方向奔到桥栏边。可怜的校牌坠落进池子里,早就不见了踪迹。

    “你都做了些什么!”我指着水池愤怒回头。

    房车前,上瞳懒洋洋地将手塞进裤袋里,一副单纯无辜的乖巧模样:“抱歉,我手滑。”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他冰蓝色的眼瞳里飞快地闪过一抹狡黠。

    这个混蛋。

    “别把我当白痴。”我忍无可忍,“你分明是故意的!”

    “我说过了,”他仍然乖巧,高帅的形在地上括出斜长影,“我的手打滑。”

    我怒极攻心,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怎样。

    一会儿冷冷的,一会儿乖巧温驯,一会儿又变得如此恶劣……重点是,他跟我说的话,十句有九句让我听不懂。

    “下去捡吧。千金小姐。”他忽然拉开车门,傲慢地弯进去,居然就这样丢下发呆愤怒的我,甩着车尾气焰嚣张地开出了我的视线。

    我被灰尘呛出了眼泪,拼命咳了半天,这才发现我所处的位置在学院偏僻的地方,根本不是去教学楼必经的那条路。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的!

    校牌是出入“the one”学院的必须通行证。除此之外,它还有特制的按钮,在这个大得像个缩小版地球的学院内,使用它才可以召唤到学院的校巴……否则单单靠两条腿,走成竹竿也到不了校门口。

    时间一点点往下滑,太阳越来越毒辣,我抹着额上的汗水,在心里诅咒了上瞳n+1个来回后,终于无奈地下了桥,找到一个进喷泉池的凹口。

    为什么他要这样做,我真是想不通。

    如果单单只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和显示他的与众不同,那么很好,他办到了,已经成功地挑起了我的战火!

    上瞳,我咬牙切齿地扎入水中,这一刻正式向他发出通牒——

    我们的梁子结上了,你休想比我更好过!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