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都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为什么就要下车?!

    虽然很疑惑,可我的格不容许我低声下气地问他,<( ̄- ̄)>所以当即很帅地推门下车。他也很快走下车来,高帅的形靠着车门,恰巧一阵风拂过,他墨黑色的刘海细碎刷过额头,有一种恬淡安静的美。

    我很有自制力地别开目光,却听见他淡淡问道:

    “这里,你有什么话想要说的。”

    “嗯?”我迅速扭头过去,再次看到他漂亮的脸,“什么意思?!”

    他静静靠着车,眼神波澜不惊,再一次问:“这里,你有没有话想要说。”

    这个怪胎,在说什么啊!

    反正我已经习惯他奇怪的言语,和他不可理喻的思维逻辑:“抱歉,没有!”

    他的眉毛忽然皱紧,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东西,表也怪异极了。可要确定地说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真的?你忘了么?”

    “我忘了什么!”

    他忽然跨前一步,全带着恐怖的低气压,右手还慢慢抬起。在那一刻我居然直觉地认为他会甩手打我,而一直不怕任何威胁见过n种大小场面的我不是膛迎接,(o≧﹏≦o)而是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我这个白痴!

    他的气息“呼”地唰过我的面颊,手居然落在我的领口处——

    等我睁开眼时,他已经取下那枚作为“the one”学院通行证的校牌。我有些不解地睁大眼,冷冷地瞪住他:“上瞳!我知道你想引起我的注意,就故意做出一些莫名其妙难以理解的举动。可是你听清楚了,我不是一般的花痴女生,我对你——”声音猛地提高,“可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我知道。”他淡淡地说。

    “那你就不要玩这种幼稚园把戏!”

    “可是,我却对你感兴趣,”他直直盯着我,冰蓝色的眼瞳忽闪忽闪着某种光火,口气也是毋庸置疑的强硬,“非常。”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_⊙︽他是洗头的时候被水龙头压坏了脑子,还是被猪踢过!还以为他高高在上,跟别的人是不一样的,却原来与“h。t”庄园的几只猴子没有任何不同!

    我在心底发出冷笑:“真是个白痴。”

    就在这时,一道银光从眼前飞快闪过,我抬头,那枚校牌已经划着优美的弧线坠入桥下的喷泉池!而上瞳,右手还保持掷飞的姿势——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