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谟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明显地感觉边有人大力抽气,夸张到好像所有的空气都被吸干了。

    上瞳叠着眼睫静静看着汤碗,良久才侧过头,很乖巧很茫然地问道:“我刚刚,”眼角一勾,睫毛也自然上卷,“有说什么了吗?”

    整个动作连续起来千百媚。(=0.☉=)

    我的心跳漏慢了半拍。

    “啊——”就在这时,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响起,“她……刚刚叫瞳的名字?!”

    “本大爷真是不爽!”

    “八万瞳,你不是说不参与的吗,居然……!看不出你表面冠冕堂皇,暗地却是这种不讲道义的龌龊小人,看我的汤勺——”

    上瞳端正地坐着:“别弄乱我的头发。”

    汤勺已经扣在了他的头上。

    他微微皱眉:“别碰我的脸。”

    申少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一手捏住他一边的脸,还用力地拉扯着。

    上瞳霍然起!一甩手,康泽桠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转,踩到一根烂掉的香蕉,摔得一命呜呼两眼翻白。再一抬腿,申少居然直直地踹飞到很远的沙发上挂着。

    哦,-_-#阿门。

    然而当事人表乖巧温驯,一点也不像是刚刚使出暴力的那人。他轻轻弹掉衣领上啪啦的一根面条,从桌前站起,环顾了一眼四周才慢悠悠地宣布道:“我改变主意了。”

    “嗯——?”

    一群人睁大了眼睛齐刷刷地瞪着他。

    “我决定,参与这个游戏。”他简单说完,也不看我一眼,从女佣的手里接过包包,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那么千金小姐,前门见。”

    我倒。什么跟什么,前面的问题还没有回答我,现在又说出这种奇怪的话。他上瞳的思维逻辑怎么这么奇怪!

    我正要叫住他给我解释,后两只猴子的对话已解释了一切——

    “康三条,都怪你说什么八万瞳不参与而泄露了我们的计划!结果呢?!”申少一嗓子的火药,“第一局输了,那臭小子着我们赢到了一饼mm上下学的‘接送权’!”

    “吵死了,本大爷怎么知道会这样。”

    “你们是一伙的!”

    “该死的再唧唧歪歪扁死你……”康泽桠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现在!我们是去上学还是起来打架?!”

    ……%&¥#……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