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安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然而,成为公敌的明映澈先生对此浑然不知,仍旧笔直地伸出右手。

    我缓慢而又僵硬地抬起手,握住他的手,忽然康泽桠愤怒踢开衣橱门像枚原子弹笔直冲来,洛普斯滚出底一声咆哮,还有布偶堆里的申少,居然连人带砸了过来……!

    当然,以上纯属我的想象……

    就在我的手要握住明映澈大手的重要时刻,窗户外传来“嘎吱”一声响。(=0.☉=)我疑惑望去,玻璃推窗居然被推开一条缝,半截修长白皙的手指从缝隙里探出——

    修长的指骨,纤细、白皙,还沾着少许的血迹和污泥。

    空气定格。

    灯光诡异地闪了两闪。

    紧接着眼前一道黑影一晃,明映澈飞速躲在了门后面!

    与此同时,玻璃推窗被一点点地完全推开,从窗外的樱花树枝上丢进来一个背包,然后是一双修长而有力的胳膊,然后是少年没有发剂污染的纯黑色脑袋,和半个探进来的子……

    没等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_⊙︽他已经以一个超炫的姿势降落在房间里——

    莹白灯光下,他形高挑,穿着“the one”贵族学院专属的白色制服,纽扣仔仔细细地扣到最上一颗,袖口没有一点褶皱。奇怪的是,手肘和膝盖处却有很重的摩擦,沾着泥巴,配合他如此中规中矩的装扮,所显示出来的气质更加叛逆不羁!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房间里有人,站在窗前不慌不忙地拍干净上的樱花碎瓣。这才拾起地上的背包甩在肩头,侧脸望向这间房子——

    象牙白肤色,晶亮的瞳仁如两团蓝色的冰火。

    绝对的世界上独一无二。

    上瞳!

    我的心猛地像被鼓槌重击了一下,在一段时间内思维呆滞头脑空白,只知道傻傻地看着他。他也在看见我的那刻讶异地扬高眉,不过仅仅一会儿就恢复到面容淡然,轻轻推上玻璃窗,然后大步流星地跃过我朝房门口走去。

    我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随着他脚步的移动而游弋,脑子里电光火石地想了很多——

    想起他的名字曾在我们学院所带起的轰动,想起他被传言出各种出神入化的版本,想起我第一次在新闻咨询里看到他容貌的震撼,想起他滑翔翼从半空摔下来骨折半条腿时整个卡兰市陷入白化的悲愤状态……以及,想起他的神秘、淡漠,像月亮一样冷艳而又高高在上、难以触及。

    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而他不走大门偏偏爬窗户……

    不可思议!

    上瞳完全不在意我冒犯的目光,好像早已习惯。他步伐潇洒,气质脱俗,淡淡地走到房门口,忽然停顿脚步,仿佛洞悉一切又十分漫不经心地说:“在玩,躲猫猫的游戏吗。”

    说完他走了出去,打开对面的房门——

    然而,这简单的几个字就像一句术语,让我从那个魔咒里清醒过来。

    该死,(。﹏。#)我刚刚的举动像花痴!

    “那个家伙……”明映澈忽然低叹一声,从门后走出,表凝重地望着对面已经合上的门,“还是这么敏锐呢。”

    与此同时,那边传来一阵动静,洛普斯拍着上的灰尘爬出。忽然一个叮当猫娃娃击中了他的脑袋,原来是窝在布偶堆里的申少踢开一切跳下……当然,此时躲在衣橱里的康泽桠也按捺不住,头上挂着蕾丝睡衣大声诅咒着从里面跌了出来:“该死的上瞳又去滑翔翼了吧!让老管家知道,就惨挂了!”

    他们居然躲了那么久,都只因为上瞳一句话跑了出来。而上瞳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这间房子,就洞悉地知道一切。

    那个家伙,果真不简单。

    开始觉得事变好玩了。γ(。⌒)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