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仁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明映澈在房间来回踱了六个圈,深思熟虑了六十秒钟后,终于收住步子,冷酷刚毅的脸缓缓侧向站在房门口的我。

    银色灯光下,他脸部线条刀刻般硬朗,像古希腊神话中的君王一样帅气俊美:

    “千金小姐……”

    话一开口,似乎又觉得不妥,再度垂下头继续踱步。

    “真是些精力旺盛的家伙啊!”〒▽〒我双手抱靠着门沿,先前被那三个白痴累积起来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他的上,“可我却没有精神再听一些愚蠢弱智的话……请你离开。”

    明映澈的形猛地一僵,似乎无法相信我会用这么生硬无理的口气同他说话。深棕色的眼瞳紧紧盯着我,透过黑框眼镜,跳跃着一抹深邃难懂的火光:“果然是这样……”

    我

    这该死的家伙唧唧歪歪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走啊。不会是憋了这么久想说,我叫他一声名字,他就少踱一圈吧?!

    “你果然与别的女孩不同,也和传闻中的一样冷艳漂亮。”他盯着我的脸,左边还有上午被甩出的肿印,居然这样波澜不惊地说,“千金小姐,我来是想告诉你:在你进入这座庄园之前,我们就调查到你的底细,知道你是出名的‘猎妖精’和‘少年克星’,曾让很多富家子弟为你倾家产,自然也知道你创下的许多传奇。”

    咦——?

    我挑高眉。事并没有按照我想的发展,他到底想说什么?

    “因此,我们在赌谁能先俘虏你,让你为谁死心塌地。”他略微低了低头,修长的手指抵住鼻梁上的眼镜架,“所以你要做好准备,每位少爷都会对你展开不同的攻势。第一局,我们比谁能让你先记住对方的名字。”

    ……

    黑线黑线!

    原来今晚一群人抽风,是这样荒唐的原因。我应该为他们“高超”的智商大笑呢,还是该哭!

    “幼稚!”我撇了下嘴巴,然后极其欣赏地看向他,“这么说,你不在游戏之内?”还好有个稍微正常的,要全抽在一起,我去撞墙好了。

    “不。”他神冷酷而严肃,“我只是觉得在这种基础之上,我应该对你诚实交代。现在已经把事向你和盘托出了,所以——你好,千金小姐,我叫明映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五米外的他突然瞬息移动到了我的面前,同时“唰”地一声抽出右手,笔直而迅速像抽出一把刀——

    这一刻, ̄▽ ̄我明显感觉到衣橱愤怒的震动,底冲出来的无形杀气,以及布偶堆里可以杀死人的锐利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