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江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事实证明,名字除了跟食物有关,还跟拳头有关……?〒▽〒

    “还愣在那里干嘛?!”他白我一眼,“本大爷在告诉你名字的时候,你应该洗耳恭听,然后拿出笔把本大爷的名字记在手心里,时时刻刻不准忘记!”

    一口一句“本大爷”,还真是幼稚得无敌!

    我双手抱站在门前,冷冷地看了他三秒,外边走廊响起震天的“砰咚”声——然后是某人夸张的叫喊:“tmd,是谁把水桶搁在路中央!摔得我都快变二五八万了!”再然后是气势汹汹踩得比刚刚还响的脚步声,很明显声音在朝我房间的方向移动……

    三十秒后,继洛普斯和康泽桠之后,第三位访客臭着张脸出现在房门口。配合他本来就黑的肤色,简直像块煤炭:“哟西,一饼mm,睡不着来找你聊聊天。”

    我晕,-_-#-_-#是申少。

    等我回头去看沙发上的康泽桠,空的哪里还有人,倒是我刚刚忘记关上的衣橱门关上了。那家伙粗心大意,连裤角夹在外边都不知道。

    忽然脸被一只手扳了过去,申少表不满地瞪住我:“不准思想开小差,我们来聊天。”

    我忍着耐心拿开他的手:“聊些什么?”

    “聊些关于你关于我,关于我们之间的未来的事儿。”他脸皮厚得原子弹打过去都能反弹。忽然眼睛一歪看到那桌子上满满的食物,“哇,美酒,佳肴!还有蜡烛——!”

    说着蹦跶过去,眼睛里出现了闪闪的星光:“你居然知道我会来,还特意准备了这些!来来,一饼mm,我们边吃边聊……”

    我,我真的再也忍不下去了!这些白痴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奇奇怪怪地全都挤我房间来,到底算怎么回事!

    “我才没有跟煤炭聊天的恶习!”瞪圆了眼睛,我冷冷地吐出这么一句话。原本抓着一颗虾丸正往嘴里扔的申少突然见鬼了一样凸着眼盯着我后的方向,然后硬生生地吞下了虾丸,再以风驰电掣地速度蹿上我的,用棉被和布偶将体遮得严严实实,只在缝隙间露出一双贼溜溜的眼睛!

    我忽然倒吸了口气……

    我不敢置信,几乎是以僵硬的姿势一寸寸回头,果然看见洞开的门外站着一个颀长的黑影。不过他是背对着房间的,来回踱步踌躇,好像被什么艰难的事困扰住了。

    我决定了!(o≧﹏≦o)再不能引进来一个祸害!

    于是幽灵般慢慢飘、慢慢飘,飘到门口想趁他不注意时轻轻地小声地关上房门。可是!就在门即将合上之前,一只手突然从门缝里插了进来,我彻底心凉了……

    戴着黑框眼镜的酷酷少爷明映澈也进来了。

    我是该委婉地叫他滚?还是该直接地叫他滚?还是该愤怒地叫他滚?!

    或者,我应该让所有藏在我房间里的白痴一起滚!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