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梓县小姐找服务电话186-0011-5153

    然后我愣住了。僵硬了。石化了。

    晴天霹雳, ̄口 ̄∥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这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究竟在什么时候沦为一片废墟?

    桌椅茶几翻倒在地,挂在墙上的超大屏幕电视碎了,真皮沙发被割破,棉花从里面露出来,混着一堆的古董碎片凌乱地躺着。甚至天花板上的水晶灯都支离破碎,超大型的浴缸破了个洞,那些妈妈最宝贝的带鱼垂死挣扎地在地上跳跃。地面淌满水渍和玻璃碎片,泛着炫目的白光嘲笑着室内的景。

    蓝琳晨——我患有严重面子强迫症(即:喜欢在外摆阔,购买高档物品,进入高级娱乐场所和结交上流社会人物)的老妈,此时失去了以往的趾高气扬,像个磨光锐气的怨妇跪在满是残骸的大厅中央,脸上挂着悲惨兮兮的泪水。

    十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提着黑色电棍的打手模样的男人分站在各个角落,其中一个脑袋儿光光,戴着粗大金链的男人俯站在妈妈面前,不时手指动动,立在他体四周的家具立马遭受着灭顶之灾!

    原来刚刚的震动,是他们制造出来的。

    我当即呆立当场,摔门声暴露了我的行踪,所有的视线齐刷刷地朝我转了过来——

    妈妈看到我,立即欣喜地瞪大眼,仿佛黑暗中的赌徒看到了救世主:“姬儿,你一定要帮帮妈妈,我……”

    忽然一个黑皮本子从空中摔了过来,重重砸在我的脚前。

    金链男人跷着二郎腿在割破的沙发上坐下,玩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戒指,一脸玩味眼神地说:“你是她女儿?”眼神倏地发亮,“你脚下是蓝琳晨近半年内在我们公司支出的借款。利翻利,利滚利,小美女擦亮眼睛好好看看。”

    我弯腰正准备去拾黑皮本的手猛地顿住:

    “妈——你居然借高利贷?!”

    我不敢相信,("⊙□⊙)这个该死的笨女人,她居然……

    老天赶紧劈两道雷让我死了算!

    “呜,对不起……我错了……我发誓下次再也不会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就抛弃我逃走吧……”妈妈咬着衣角慌乱无措地说着,忽然她眼神一亮,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然,你去求求苛磊少爷……让他再帮帮忙……好不好?嗯?好不好?”

    “我们分手了……”我无力地说道,整个人像颗被晒干的蔫白菜,“就在刚才。”

    为什么总是……总是这样,像个不懂事不听话的小孩,每次在犯错后发誓再不会有下一次,可是“下一次”又将这种沉重的局面交给我来扛。

    “呜——”闻言,妈妈立即扯长了脖子放开了泪腺,嚎啕大哭了起来,“那怎么办!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也想控制自己,可是每次一看到商城里那些漂漂亮亮、琳琅满目的东西,我就着了魔,什么也不知道了……呜……你们分手了,那我该怎么办……”哭声时而尖锐时而低沉,时而又像唱歌一样拔一个高调,还带着让人忍俊不的颤音。

    连哭都哭得这么有水平……-_-#

    我咬住唇,手指僵硬地捏着黑皮本,根本没有翻开的勇气。金链男人继续坐在沙发上,眼神玩味地看我,一群黑衣打手站得比山还直。

    “姬儿……”妈妈泪水涟涟,居然咬着嘴唇打起了新主意,“昨晚送你回家的那男孩不错,开的保时捷‘carrera gt’,或许……”

    “你说什么?!”我吼。

    怒!怒!又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妖精的独步舞(上、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