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试

    巡幸塞外的队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休整了一之后,便是蒙古各部王公大臣觐见康熙皇帝。之后的宴席上,到了敬酒环节,一张相颇为艳丽的蒙古姑娘频频对胤禛示意,胤禛也只是礼貌的回应了,仰头便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四阿哥真是好酒量,小女再敬四阿哥一杯如何?”说着又倒了一杯,递到胤禛面前。

    胤禛见此,面露为难之色,这蒙古酒甚烈,他并不善饮。不过多喝一杯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正想着去接,便听到一边胤祺的声音:“伊娜格格,们兄弟可都等着的酒呢,这杯代四哥喝了如何?”

    “这样啊,那自然可以喽。”说着便对胤禛眨了眨眼,将酒递给了旁边来的胤祺。

    胤禛坐下后,对旁边的胤祺道:“多谢五弟。”

    “四哥见外了,这蒙古的酒常喝,喜欢的。”再说,这四哥平便对他和九弟颇多照顾,这本就不算什么。

    胤禩正坐胤禛胤祺的对面,看两帖耳窃窃私语心里顿觉不爽,这代酒之事,他也可以。为了证明自己的酒量,胤禩不自觉间便多喝了几倍。平宫里,胤禩以防自己酒后误事,便一向克制着。这下不一会儿,便感觉有些晕乎乎的,耳朵也嗡嗡嗡的,有些听不清周围说些什么。

    一手支撑着头,胤禩知道,他这是喝多了,告诫自己,定要少说话。他从未喝多过,不知道他自己酒后会如何,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宴席过半,康熙见儿子都兴意阑珊了,便吩咐他们自己出去转转,不再强留。胤禩没有听到,还坐着,旁边的胤祐便叫了一声:“八弟,还好吧?”

    “哦。七哥,没事。”再一看,周围几个哥哥都起了,连胤禛都已经快走出去了,急忙叫了一句,“四哥。”

    胤禛回头一看,见是胤禩叫他,面色泛红,定是喝多了,便转走到胤禩边,说道:“怎么样,还能走么?”

    胤禩点了点头,他只是觉得很晕,走倒是没有问题。一边胤祐见胤禛过来了,便说了一声先走了。胤禛扶胤禩出了帐子,便把胤禩交给了胤禩边的高福,叫他扶着。

    抬头看了眼胤禛,胤禩没说什么,只是有些失望,想着,要是别,四哥他定会亲力亲为吧。一路回到胤禩的帐子,胤禛交代高福好好照看胤禩,便想着离开,可又被胤禩叫住了:“四哥,这就要走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坐回好吗?”说话间已经满是醉意,但意识还是很清醒。

    胤禛想着倒是没什么事,胤禩问了他也不好拒绝,便留了下来。高福伺候胤禩洗脸喝了醒酒汤之后便很是识相的出去了,伺候胤禩多年,早已有了这种眼力界。

    左右待着也无事,胤禛便对胤禩说道:“八弟,这要是不舒服就睡会吧。”言下之意,他也不便再打扰。

    “四哥,别走,陪陪弟弟好吗?”胤禩一激动伸手抓住了胤禛的手,语气间满是哀求。

    胤禛一愣,感觉有些怪异,这要是胤祚他们,平里一向都这样,他也没什么。可胤禩这样,胤禛便觉得有些奇怪。

    “好,那坐会,八弟想睡了就睡吧。”胤禛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一向成熟的胤禩会对他流露出这样的一面。

    胤禩尽管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因为醉意上头,再次感觉到胤禛又他边的安心感觉,便闭上了眼睛,渐渐的睡了过去。他始终怀念放不下的便是这样一种安心充实的感觉,不再孤寂,不再是一个,不再是只有他一个。

    等胤禩醒来,猛地坐起来,左右一看,只有空的帐子,他已经不再了。胤禩很是失望,他还是走了,也对,他早就该知道的。

    “高福。”胤禩唤了一声,高福便进来了。

    “主子,您醒了。”见胤禩看着门口,便说道:“四阿哥见主子睡了,便先回去了,临走前吩咐奴才给主子温上粥,等主子醒来喝。”

    “嗯,睡了有多久了?”听完高福说的,胤禩心又好了些。胤禩自己也有些不明白,为何他会因为一个而心绪有这样大的变化。

    “有一个时辰了。”高福因为一直跟着胤禩,便早就看的出来,他家主子对四阿哥很是不同,而且那种不同是与九阿哥十阿哥不一样的。

    “嗯,那把粥端上来吧。”睡醒之后,真是有些饿了,胃里空空的。

    胤禩喝完粥,便急忙出去找胤禛,到了胤禛的帐子,胤禛却不,问了苏培盛才知道,胤禛连苏培盛都没有带,自己一个骑马出去了。

    “往哪个方向去了?”

    “往东边去了。”这苏培盛心里也不放心,毕竟是宫外,这主子出去一个都不带,要是有什么事。

    “行,这就去看看,会找着他的。”说完便吩咐高福将他的马牵来,翻上马,打马便往东边的方向而去。

    胤禩一路出了帐子,又问了守兵,知道了胤禛的大概方向,便直直追了上去。不远处便是一片草原,远远的便能看到一片绿色连接着蓝蓝的天,胤禩心想,四哥定会是那了,便挥着马鞭,加快了速度。

    骑了一段路,远远便看到一个影,坐马上。蓝天,绿草,一个满腹心事的背影,连成了一副让心疼无比的画面,孤独,惆怅。

    “四哥……”胤禩远远的便大声喊道,可是胤禛并没有听到,等到近了,胤禛才转过来。

    “四哥……”胤禩喘着气说道,“四哥,出来了怎么也不叫上。”心里却满是着急,他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个样子。

    “八弟,怎么找来了。”胤禛有些无奈,他也是有些无聊而已,便出来走走。

    “来找四哥赛马的,不是还说要比试一场么,现不是正好么?”胤禩突然想到了这个理由,总不能说他就是想见他吧。

    “好,择不如撞,那就来吧。”胤禛见此,爽快的答应了,这篇草地也正好适合。

    因为刚刚太心急,一路不喘气的跑过来,胤禩抓着缰绳的手还发抖,这会放松下来,手脚竟都有些发软,胤禩暗道,他这要怎么赢四哥。

    胤禛见胤禩额头上的汗珠,便说道:“八弟刚跑了一段,就先休息会吧,待会再来。”说着胤禛便从马上下来,摸了摸马头,告诉它去自己吃草,便随地坐了下来。

    “好。”胤禩心里又是一动,也从马上下来,对他的马说了句:“去吧。”也坐了胤禛边。

    “四哥,这里风景真是不错,这骑马比马场好多了。”

    “嗯,草原上马也跑的爽快些。”胤禛本也有些酒意,骑马溜着,被风吹了吹,也精神多了。

    胤禛和胤禩又聊了些有关草原上的事,说起历史上的苏武,两还争辩了几句,到最后,两都被自己说笑了。胤禛笑完,见胤禩还笑,忍着笑意问道:“八弟,笑什么呢?”

    “那四哥笑什么?”胤禩反问了一句,见四哥高兴,那他也就高兴,就是这么简单,难得见到他这样爽朗的笑声。

    “好,不问了。”胤禛起拍了拍袍子,说道:“这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开始吧。”说完便吹响他自己随带的竹哨,一会胤禛的马便回到了胤禛边。胤禩的马也跑远了,也跟着胤禛的马回来了。

    两一同翻上马,坐下的马都打着鼻响,踢着蹄子,战意十足。都准备好了,胤禩便率先挥起马鞭,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回头冲胤禛喊道:“四哥,弟弟先走一步了。”

    胤禛一愣,自是也不甚意,也打马追上了,只是心里感叹这八弟怎么也耍起赖了。胤禛的速度不慢,坐骑蹄下生风,追了一阵,便也只错胤禩一个马头而已。

    “八弟,要再快点了。”胤禛偏头冲胤禩喊道,这草原上恣意骑马真是畅快。“驾——”

    “四哥,放心,会的。”说着两腿一夹马肚子,马儿得了信号,又奋力往前冲,胤禩见前方似乎有片湖,便转头对胤禛喊道:“四哥,前面有片湖,终点就是那。”

    “好,没问题。”说着胤禛也加快了速度,又一次追上了胤禩,两就这样追赶,交替着超前对方一个马头。

    “吁——”胤禛勒住缰绳,马停了下来,甩着头,似是有些不满。

    “八弟,赢了。”这胤禩的骑术长进了很多,虽然他也只是落后了一点,但还是输了。

    “四哥,忘了刚刚事先与一步了?”胤禩笑着说道,要不是他先走一步,恐怕还差的远呢,他根本就没有赢。

    “看结果,赢了,想要四哥答应什么条件?”胤禛问道,虽然最终结果他输了,但是心很是不错,心里的郁结纾解了不少,便问起胤禩他们的赌注了。

    “嗯,那弟弟就多谢四哥了。这个条件嘛,弟弟一时也想不到,这样吧,等想好了告诉四哥。”这个条件他可不能轻易就用了,总得到他特别想要的时候再提。

    “这样啊,那行,就先记下。”胤禛补充了一句,“不过,一年为限。”

    “好,一年为限。”一年,这一年,他想要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