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塞

    康熙三十年七月,康熙决定巡幸塞外,随行名单中,几个年长的儿子都内,胤禩也列其中。自得到旨意后,胤禩便兴奋不已,四哥也去,太好了,连带的笑容里都多了几分真实。胤禩第一时间便跑去自己母妃那,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母妃。

    “母妃,儿臣来看了。”胤禩不像往常似的先请安,一进门便一股坐卫氏旁边,拉住卫氏的胳膊笑着说道。

    “没规矩,到母妃这来安都不请了。”卫氏满脸笑容的责怪胤禩,一向了解儿子的她,自是知道原因,便问道:“有什么好事让们八阿哥这样激动呀,是皇上又夸了么?”

    胤禩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是,母妃,皇父哪有经常夸的。”说着,两眼放光,“是儿臣也要随驾去塞外了。”塞外风光,向往已久。

    “是吗,看激动的。”卫氏看着胤禩高兴的样子,她也被感染了,能去塞外看看也好,不像她们,进了这宫门,就再也出不去了。

    “母妃,听说塞外的牛干很好吃,等儿臣回来带跟尝尝。”卫氏份低微,有进贡赏赐,一向都不会有她的份,不是她的这个儿子想着她的话,也不会再有惦记着她了。

    “好啊,就们禩儿对母妃最好了。”卫氏依靠胤禩旁边欣慰的说道。

    “母妃,儿臣一定会让过上好子的。”胤禩坚定的说道,他胤禩定不会负母妃所望。

    直到启程的那一天,胤禩都没能跟胤禛聊上几句,每次见胤禛,都见他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匆匆打个招呼就走了。出了宫,他们几个皇子都骑马随行,胤禩才找到了机会。见胤禛一个骑马,胤禩便赶上去,与胤禛并驾而行。

    “四哥,这行了半了,也不知道到哪了,感觉还京城范围内。”胤禩勉强找了个话题,观察着胤禛的神色。

    “今行的慢,还没出京城。”胤禛抬头四下看了下,对胤禩说道。之前他就那样跟着队伍骑马,实则心不焉,没有注意到走到哪了。

    “四哥,这塞外的天,定是与紫城的不一样。”胤禩抬头看着天空若有所思的说道,一出宫,胤禩便觉得前所未有的轻快之感,好像束缚着他的那些东西一下子都没有了。

    胤禛没有答话,而是抬头看了看,又想起那年和胤礽一起随驾东巡的子了,尽管是受了罪了,现想起来,却很是怀念。他一个几十岁的,还一直受二哥这孩子的照顾,他真的是对自己真心实意的好。胤禛回想着,便不自觉的笑了,但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始终注意着他的胤禩看到了。不知四哥他想起什么了,竟笑的如此好看。

    “四哥,弟弟最近的骑术长进了不少,到了塞外,跟弟弟比试比试如何?”胤禩不想再看到胤禛明显是想到别的笑容,忍不住打断了。

    “嗯?”胤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胤禩说的什么,无所谓的应了,“好啊。”他和胤禩的骑术,都不怎么样,不过要比试的话,他也有信心能赢了胤禩。

    “四哥,那就这样比试没有什么赌注的话也没什么意思。”胤禩心里寻思着,该以什么做赌注呢?

    “的确。”胤禛看向胤禩,问道:“那八弟觉得该如何?”

    “依弟弟看,不如这样,输的就答应赢的一个条件,四哥觉得呢?”胤禩也不知道如果他赢了,会想要提什么条件,但这个赌注也是最好的。

    胤禛抿着唇,这样没有范围的赌注再他看来,有着很多不确定因素,一向谨慎的胤禛自是不想答应的。

    “四哥这样吧,再加个附加条件,就是所提的这个条件必须是对方能做到,要是为难的话也可以拒绝。”胤禩见胤禛似是不满意,便又补充了一句。四哥他不放心,可是,即使是他赢了,他也定不会为难他的,四哥就是对他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么?

    “好,那就这样吧。”胤禛不好再说什么,便应了,一点点的远离了紫城,胤禛感觉他心里那压抑的感觉也少了许多。宫里,近乎是每天,他都要想着怎样避免跟二哥见面,可是,也不用太费心,似乎二哥也躲着他,两除了早上听政时能遇到,其他时间也遇不到。这样的子,不知什么时候能到头,胤禛觉得很累,却也无法可解。

    骑了一整天的马,康熙便下旨让皇子们上马车休息,胤禛本不想上车,但胤禩叫他了,他也不好拒绝,便也跟着上了马车。一边的胤褆正要叫胤禩,却见他拉着胤禛,便一甩袖子,转上了另一辆车。这八弟长大了,翅膀也硬了,这四弟可是太子那边的,八弟对四弟这么殷勤,是准备要上太子那条船了?行啊,这八弟,看来要是不给他点教训,他都要忘了,他是谁的了。

    胤禛上了车,胤禩见胤祺和胤祐两也准备跟他们一起,便先开口了,“五哥,七哥,这累了一天了,早点上马车休息休息吧。”虽然看似是邀他们一起,却一点都没有让路的意思。

    胤祺胤祐两对视一眼,只好转往另一辆马车而去,心想,这八弟也太霸道了,这车上多坐两个难道就嫌挤了?原本还想着跟四哥聊聊,他们宫里着实也没什么存感,也就只能跟四哥说上几句话,其他几个兄弟,那可是把他们这些不被皇父重视的眼睛里放都不放。

    胤祺的汉语说得不好,刚上书房那会,被胤祉嘲笑了不止一回,还是胤禛旁边帮着,说不好的,看不懂的,也就能问问胤禛。而胤祐宫里,额娘份不高,而他本就各方面没什么出众的,便也是个隐形皇子,这次出来,也就自己主动跟胤祺走的近,免得一路上他一个。而至于胤禛,对胤祐来说,虽然四哥他们这些兄弟里一向都缘很好,可是却不是能真正走近的,他也就旁边看着羡慕的份。

    马车上,只有两个了,听着马车咕噜咕噜的声音,胤禛的思绪又飘远了。被胤禩唤了一声,胤禛才注意到,他怎么又想起他了。他自己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子,虽然不怎么能见到胤礽,却总是时不时的就想到他,而那天被他强吻的一幕更是忘不了,就像他说的一样,刻上了。

    “四哥。”胤禩抓住胤禛的手,心下有些不满的问道:“有什么心事么,老是走神。”胤禩只要一想到这四哥他面前总是走神想着别,心里就很是不爽,不舒服。

    “没什么,也没想什么。”胤禛心想,有心事?他的样子这么明显么?

    “四哥,要是心里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跟弟弟说。”胤禩看着着急,他真的很想成为胤禛可以倾诉心事的。

    “多谢八弟了。”胤禛诚恳的笑了笑,虽这八弟是他上辈子的死对头,但是现他还是能感觉到他说话的话有诚意的,也许这辈子,他们可以不必再死活了。

    胤禩仔细回想着,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四哥和太子之间有些不太对劲,便试探着问道:“是跟太子有关么?”

    胤禛被胤禩说中,心下一动,虽没有明显的动作,但还是手指动了下,这细小的动作,还是被胤禩捕捉到了。胤禩暗道,果然是太子,他就对四哥影响这样大么,就因为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可他也算是跟四哥他一起长大的,他们就差了三岁而已。胤禩突然觉得很是嫉妒,心里很是气愤,太子他凭什么?太子他可不是一心对四哥好的,好了他能掐住四嫂的脖子么?四哥根本不知道,太子他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胤禩心里着急,但却什么都不能说。就算说了,他也怕听到四哥根本不相信他的说的,反过来又质问他的话。胤禩心里很清楚,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八弟,这塞外风光很是不错,天也比京城要蓝的多。”胤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哦,那弟弟可要好好看看了。”胤禩的手紧了紧,挤出笑容,应道。“四哥,塞外还有什么,再跟说说吧。”胤禩其实关于塞外的,好多他早已知道了,来之前,他就已经从各种途径了解过了。

    胤禛便细细的跟胤禩说起了他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很多,也渐渐的不再想着关于胤礽的事了,转移注意力是件好事,暂时把心里的石头放下了。

    胤禩见胤禛说的很有兴致,也很高兴,这样就好,他边,四哥就不该想着别的事了。有他,他也不会让他想别的事,只要记着他就可以了。这次塞外之行,他定能让四哥好好记住他的,这样朝夕相处的子,他真的期待已久。

    “哦,对了,八弟。”胤禛很有兴致的说道:“到时候猎几只兔子来,烤着吃,四哥手艺还不错。”虽然许久不曾动手了,胤禛心想,他应该也没忘,这烤,还是自己动手了有意思。

    “真的?四哥?”胤禩一听,便激动了,他能吃四哥亲手做的东西,能不让他高兴吗。不过胤禩也想,这四哥也没有多少亲自动手的机会,味道恐怕不是他说的那样,但是不管怎样,都是值得让他期待高兴的事。

    “嗯,到时候就等着吃吧。”胤禛也想,既然出来了,就不再想那些烦心事了,他本就不该烦心才是。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