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事

    宁寿宫内,各宫妃子给太后请完安,与太后一向亲厚的几个便留下与太后聊家常,聊着聊着,就说到女见共同的话题,皇子上了。说起太子,太后便乐呵呵的笑,这太子都要当阿玛了,她也老了,又要有重孙了。

    各宫妃子自然是从善如流的恭喜太后,德妃话一落,太后便转向德妃问道:“德妃,这四阿哥也有十四了吧。”明年守孝期过了,也该成婚了。

    “是有十四了,也大了。”德妃笑着说道,一晃,都十四了,这太后的意思她差不多也猜到了。

    “哀家看也早该给四阿哥找几个可心的贴侍女了,这事可得紧着点。”太子有了子嗣,太后也很想看到其他孙儿的子嗣,尤其这四阿哥胤禛,太后也甚为喜欢。

    “是,臣妾省得,选好了还请太后再把把关。”虽说只是教习宫女,但后都是要跟着胤禛的,还得好好选选才是,品,样貌也都不能差了。

    德妃的话,太后听着很是高兴,她这年纪也就心这孙儿们的事了,这皇上都已经没有让她这个额娘可以心的事了。

    德妃细想着,这事回去还是跟胤禛说道说道,看他自己有啥想法,要是有喜欢的,直接收了就是。她这个做额娘的,还是以儿子自己的意愿为主。

    永和宫胤禛请完安,像往常一样,被德妃留下说话,胤禛也乐得这样聊聊天,喝喝茶,和陪着十四玩会。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虽然还是看着他笑吧,但那笑容里却有些别的意思。

    “额娘,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么?”胤禛还是忍不住问道,一边的十四也很好奇,盯着德妃看。

    “哦,是这样。”德妃喝了口茶,说道:“额娘想问问,有没有看着哪个姑娘可心点。”

    胤禛正喝了一口茶,差点呛住,掩嘴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道:“额娘,这倒没注意。”说实话,他的确是没往这方面想过,整天就心这几个弟弟了,二哥那边也让烦心,哪有心思。

    “看,太后那边可都急着要抱重孙呢,额娘可也等着呢。”这孩子,这也大了,哪有对姑娘家没心思了,怕是不好意思了。

    胤禛这才知道,怕是额娘要给他配教习宫女了,可这他真的不需要,但这话又不能说,只好先应下来:“那就额娘来安排吧。”

    这事说完,胤禛也没想到会那么快,这才几天,就给他送上门来了。刚到阿哥所门口,就见永和宫的刘德玉等着了。

    “额娘有事?”胤禛边走边问道。

    “回四阿哥的话,娘娘遣奴才把给主子您送过来。”

    ?什么?一想才明白,胤禛平静的说道:“行,知道了,带去看看。”

    胤禛进到后院,四个宫装女子一字排开直的站着,见他过来,都是极为规矩的行礼。胤禛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都起来吧。”

    四女子一同起,三个都微微低着头,不敢去看胤禛,就有一个例外,起后,便大方的抬起头,满脸自信的看着胤禛。胤禛倒也不觉得无礼,便问道:“叫什么?”

    “回四爷,奴婢宋氏名唤玉莲。”宋氏心里一阵激动,这是她被看重了吧,但面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原来是她啊,胤禛又仔细瞧了宋氏几眼,不太记得宋氏年轻时的样子了。看来这大的方向还是一点都没变,又问了几个几个的姓名,却没什么印象。

    刘德玉见胤禛收下了,也不便久待,便说道:“四阿哥,奴才这就回去回禀娘娘,奴才先行告退。”

    胤禛点点头,又唤苏培盛安顿这几,再将几的家室背景细细的打听清楚。回到书房,胤禛也有些头疼,都送来了,放着不管,也不是事,可他现如今也没有多少需要。再说都是十四五的小丫头,也提不起什么兴致。

    宋氏进了阿哥所有几了,却不见被胤禛召见的,心里也急了,明明那对她印象不错。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娘娘那边也交代了,叫她要主动点,想着便想了个注意。

    宋氏趁不注意,抓住了苏培盛,很是殷勤的问道:“苏公公,这是做什么去啊?”

    “去趟御膳房,主子今想吃些清淡点的。”说完才意识到他似乎说的有点多了,又一想也不是什么大事,便放心了。

    “苏公公,看也够辛苦的,要不替去吧。”到时候再给四爷送去,再说上两句话。

    苏培盛一愣,心想,这么心干嘛,又一想,便知道这是借他的手来接近主子。依他看,这么活络了可不好,主子那边喜欢的是应该是那种安分点的。

    “说宋姑娘,这就不劳心了,这点时间还是有的。”说完不再理会,连带着方才塞他上的银票也拿出来塞回了宋氏手里。

    宋氏暗道,这苏培盛可真够油盐不进的,看他那副样子,到时候她成了他的主子了,看他还傲。既然这别靠不上,就靠她自己好了。

    这天气有些,胤禛书房里看完书,已经闷了一汗,想着还是沐个浴舒服点,便唤了苏培盛进来:“苏培盛,打水来,爷要沐浴。”

    胤禛一向都书房的里间休息,沐浴便里间的屏风后面,也比较方便。

    苏培盛遣安排好,试好水温便出去了,他家主子不喜有伺候沐浴,都是唤了,他才敢进去的。这苏培盛书房外候着,突然觉得肚子疼,怕是吃坏了肚子,忍了一会实忍不了了,便对着里面喊道:“爷,奴才肚子不舒服,去去就来。”

    胤禛边捞着水,边说道:“去吧。”这奴才,正好想叫他进来帮他搓搓背。

    宋氏一直注意着胤禛这边的动静,见又是往里抬水,又是木桶的,便知道,这四阿哥是要沐浴了,心里可乐了。正想着怎么找机会进去,就见苏培盛从门口跑开了,心里暗爽,这简直是老天都帮她。

    四下瞧了一眼,见没注意她,便轻轻的走到书房门口,先敲了敲门,听见里面说了声“进来”,便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了。

    胤禛闭着眼睛坐浴桶里,听见敲门声,以为是苏培盛回来了,便叫他进来搓背。

    搓背的动作很轻很柔,胤禛还想,这苏培盛什么时候手里这么柔了,他叫苏培盛伺候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舒服。搓完后面,胤禛觉得可以了,正想叫先出去,那双手却游走到他的口,他的口轻揉着。

    胤禛的猛地睁开眼,抓住那只手,看清是谁之后,厉声问道:“怎么是?”

    “回四爷,奴婢只是进来伺候四爷沐浴。”这胤禛的眼神太过狠厉,着实把宋氏吓到了。

    胤禛想着这宋氏后也是他的女,便不再追究了,只是这一次也算是给他提了醒,后可不能再让随意什么靠近。“那就继续吧。”

    “是,爷。”宋氏替胤禛擦洗的同时,纤纤手指时不时划过胤禛的肌肤,轻触胤禛前的两点。

    胤禛不知自己的体竟是这样敏感,被撩拨几下,竟觉得有些了。而这宋氏也着实大胆,口的衣物也早已敞开,前那白花花的一片胤禛的眼前晃着,甚是惹眼。

    下腹一阵火,胤禛的火被勾了起来,一把抓住宋氏的手,沉声问道:“怎么,就这么想让爷宠幸?”

    “那是奴婢的福分。”宋氏见状大胆的承认了,更是整个体贴胤禛的上,亲吻胤禛的脖颈。

    胤禛这下也乐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宋氏有这样的一面,心想,既然火都上来了,那就泻泻火,没道理有女了还得他自己解决。

    “那就进来吧。”这浴桶两个是没问题。

    宋氏一脸惊喜,三两下脱了外衣,着内衣便钻了进去。一沾水,内衣便湿透了,整个贴上,玲珑曲线也一览无余。

    朦胧之感是最有惑力的,胤禛也觉得有趣,便笑着说道:“怎么,还想让爷帮?”说着手便伸向宋氏的口,一把扯开了那层阻挡。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大力推开了,胤禛愣住了,正要训斥,便听到一个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声音:“本宫有重要的事跟四弟商议,不相干的先出去。”

    二哥?他?就算是急事,也用不着就这样闯进来吧。胤禛心里不满,但也不好说什么,这一惊,也没了刚才的兴致,便对宋氏说道:“先出去吧。”

    宋氏慌慌张张的从浴桶里出来,不顾上湿着,三两下披上衣服,穿上鞋子,便跑了出去。临出门,瞥了眼坏了她好事的,惊恐更甚,那吃的眼神,似乎要将她撕碎了似的。不管不顾的跑回去,子抑制不住的发抖,那就是太子么,竟是如此可怕。喘着大气,把自己紧紧的裹被子里,还是从心底感觉到冷意。

    等女出去,胤礽便关上书房门,从里面反锁上,走进里屋,一步步跺到胤禛沐浴的屏风后面。胤禛正要起出来穿衣服,见胤礽进来了,又坐了回去,故作镇定的说道:“二哥有事的话,先等穿好衣服出来。”胤禛全着,就这样胤礽面前,更加的不自。

    胤礽两眼泛红,晦暗的神色盯着胤禛,说道:“那二哥帮。”他满心欢喜的来找他,想跟他好好说说话,再不像之前那样不欢而散,没想到,禛儿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鸳鸯戏水,哈哈,很有兴致啊。

    “不用,二哥,麻烦先出去。”胤礽的手扶桶边,胤禛很清楚的看到胤礽的手指狠狠的扣着,压抑着什么。

    “不喜欢?那是喜欢那个女来帮了?”胤礽的手一紧,恨恨的问道,他不他,不难为他,可他就是没办法看着他和别的女,不能!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