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芽

    胤祯坐一边,也不好奇马车外面了,回味着刚才的湿湿滑滑的感觉,偷偷看了眼一边不说话的胤禛,心里却想着,还想吃。胤禛故意晾了两个不听话的弟弟一会,见他们都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了,反倒有些不适应。心想,都被这两个小鬼头吵习惯了,这一下子乖乖的,还觉得奇怪了。

    途径桂竹楼,想起上次听胤祚说很喜欢吃这条街上的桂竹楼的桂花糕,胤禛便叫停的马车,祝福胤祥和胤祯马车里等他,他下去买。买好从桂竹楼出来,正好迎面跟一个女孩子撞上了,还差点把撞到地,胤禛伸手去扶,便稳稳的把女孩子拉住了。

    等站稳一看,这不是婉兰么,胤禛随即笑了,真是巧了。对于这个陪伴了他几十年的发妻,胤禛对她很是尊重,也尤为的挂念。

    “怎么一个?”胤禛左右环顾了下,问道。

    “没有,和妹妹一起出来的。”婉兰也没有想到,会这里碰到四阿哥,目光瞥到胤禛还拉着她的胳膊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胤禛也发现了,随即收了回来,问道:“刚没事吧?”撞了一下,不知撞疼了没有,自从恢复记忆之后,胤禛每每回想过去,都觉得他对他这个发妻关心太少了。

    “没事。”再抬头看胤禛,发现又高了,而她只到他的肩膀。她之前也有进宫去请安,可很少有机会能碰到他,没想到竟宫外碰到了。婉兰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激动,她发现这次四阿哥对她的态度似乎与以往很是不同了,总之让她感觉到亲切真实了很多。

    “也来买桂花糕?”胤禛问道,他这纯属找话题。

    “嗯,妹妹喜欢吃。”回头往门外看去,还没有见到慧心的影,便说道:“这慧心怎么回事,说她随后就过来,怎么还不见?”

    胤禛也想着不是有什么事吧,便对婉兰说道:“那过去看看吧。”胤禛的举动,他看来就是对自己妻子的正常的关心,别看来自然是很心了。

    陪着婉兰过去,胤禛一眼就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影正被一个女孩子拉着,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叫道:“小六!”他怎么这,不是让他府里等着么。

    一旁的婉兰也急忙跑过去,拉住女孩子问道:“慧心,这是做什么?”

    “四哥!”这是满脸欣喜的胤祚,他还以为今天四哥不来了呢,等了好久还不见,他便想着出来看看。四哥他果然说话算话,还是来看他了。

    “姐姐!”这是撅着嘴,气呼呼的慧心。今天的好心都让这个讨厌的家伙给破坏了,他以为谁想跟他说话呀,不就是看他上次就那样走了,想教训他两句。

    胤禛拉住胤祚问道:“怎么回事?”这小六怎么跟婉兰的妹妹认识的,与他前世所不同的是,前世他并不记得婉兰有个妹妹。

    “四哥,哪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姑娘了。”胤祚那会一心都赶路上,压根不记得当初救过他的的长相了。

    “,就这么对的救命恩!”慧心忍不住反驳道,什么意思,忘恩负义是吧,都忘了是他的救命恩了吧。

    说起救命恩,胤祚仔细回想着,再看看这姑娘的泼辣劲,便想起来了,暗道一声糟糕,这四哥不会说他吧。胤祚摸摸头,略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是错了。”

    婉兰心想,原来那时她们救的跟四阿哥认识,可他又叫他四哥,难道是位阿哥,可为何不宫里,却一个宫外呢?虽心有疑问,但却只是心里想想。

    胤祚看胤禛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认识,四哥怎么认识的,而且就那样自然的站四哥的后,就好像一家似的。不知为何,看着那两个站一起很是般配的两个,胤祚心里很是不舒服。

    “四哥,认识她们?”胤祚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胤禛想着胤祚面前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便说道:“这是婉兰,未来四嫂。”胤禛话说的自然,一旁听着的婉兰却脸红了。

    “哦。”四哥竟然已经有福晋了,而且看着四哥似乎很是满意这位四嫂呢。想着,胤祚的心里越发的沉闷,他心里很清楚的感觉到,他不喜欢这个四嫂。如果她不是他的四嫂,那或许他还觉得不错。

    婉兰也明显感觉到胤禛那句话说完之后,胤祚对她突然抵触的绪,心里不解,难道她有什么做的不对么?仔细想想,她似乎也没有做什么,便想着,也许是她自己多心了。

    站大街上说话也不是事,胤禛便开口说道:“们要去哪,要不送们?”

    慧心正要说话,便被婉兰打断了,“不用了,马车就那边,们这就回去了。”很明显四阿哥还有事,她还是不要再耽误他的时间了。

    “嗯,那好,那送们上车。”胤禛送婉兰两姐妹上了马车,嘱咐她们路上小心,便带着胤祚回到了马车上。

    马车里胤祥和胤祯都已经等得望眼穿了,要不是胤禛不,又宫外他们两也不敢乱跑,早就跑出去找胤禛了。

    “四哥,怎么才回来。”胤祥不满的控诉到,去了那么久,把他们丢马车上不管,哼!

    路上,胤禛已经给胤祚说过,他们的十三弟和十四弟也,叫他一起认识认识。虽然胤祚还活着的事是个秘密,但自己知道还是没关系的,胤禛看来,胤祥和胤祯自然都是自己了。

    “耽误了一会,一会再说。”说着拉着胤祚上了车,很是温柔的对胤祚说道:“以后不要出来等了,四哥说要来一定会来的,要是实不能来也会提前派苏培盛个送信的。”今天还好碰上了,要不不就错过了。

    “嗯,知道了。”说着拉起胤禛的胳膊,就顺势靠了胤禛的肩膀上,终于又见到四哥了,他真的好想他。

    胤祥看的愣住了,他是谁,怎么能靠四哥上!胤祥两眼冒火的盯着胤祚,见胤禛自己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便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心里念叨着,有十四这个小孩跟他抢四哥不说,又多了一个,哼,四哥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等胤禛去看胤祥的时候,胤祥已经把自己的目光收了起来,胤祯倒是和胤祥不同,虽然也不喜欢有靠他的四哥,但是这他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有些亲切,便一直好奇的看着。

    “叫胤祯,哥哥叫什么?”胤祯诺诺的问道,尤为可

    “是胤祚,知道是十四弟。”胤祚笑着说道,自从知道他有了个亲弟弟后别提有多高兴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见。这十四弟长的甚为可,与他和四哥不同,比较像皇父好像。

    胤祯挪到胤禛旁边,一下子就爬到胤禛上,抱住胤禛的脖子,好奇的问道:“四哥,他怎么知道是十四?”

    “因为他是六哥。”胤禛把胤祯从他上扒下来,无奈的说道:“下来,不许再往上扒。”他也不是椅子,扒着舒服是吧。

    “为什么,四哥,不要!”胤祯赖着,抓着胤禛的衣服不放手,这胤禛的衣服就被胤祯给抓皱了。

    胤祚旁边也看得好笑,这十四弟竟比他小时候还粘四哥,那会他也不敢这样耍赖。现他长大了,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能让四哥心里想着他,记着他,他就已经很幸福了。

    到了晚上,因为胤禛的三个弟弟同时都闹着不要回宫,胤禛便也心软了,想着多陪陪胤祚,便送信到宫里,禀告康熙,许他们明再回宫。康熙自然是应了,多留一晚自然是无妨,他们几兄弟,多联络联络感

    柳繁生给胤禛准备了酒,自然是上好的酒,他自己十年前酿的,比起宫里的贡酒,自然也是不差的。胤禛尝了一口后,觉得不错,便也多喝了几杯。

    胤祚心里高兴,自然也要求要喝酒,胤禛想了想便同意了,只是嘱咐他不能多喝。胤祚喝了几杯,便话多了起来,把自己对胤禛的想念一股脑倒了出来,平里他都是只敢心里说说。

    胤禛摸了摸胤祚的头,安慰的说道:“小六,四哥都知道,四哥何尝不是这些年一直惦记着。”还好,小六还活着,这便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胤祥和胤祯两个孩子因为白天玩累了,早早就安排歇息了,见胤祚也喝的差不多了,胤禛便打算先扶胤祚回去休息。刚起,他自己也感觉晕晕的,果然还是很久不喝了,还还不胜酒力。

    “四阿哥,要不扶六阿哥回去休息吧。”柳行云一旁说道,见胤禛见脸色泛红,怕是也喝多了。

    “也好。”见柳行云扶胤祚出去了,胤祚还嘴里念着“四哥四哥”的,胤禛心想,等以后他出宫了,看旁边给小六也找个宅子吧,方便照顾。

    柳繁生只留了柳行云伺候胤禛他们,他自己早早去了书房研习,等柳行云送胤祚回来,见胤禛已经喝迷糊了,看着门口,目光却不知落何处。

    胤禛摇了摇头,清醒了些,问道:“六弟睡下了么?”

    “睡下了。”柳行云没说,方才六阿哥一直拉着他的手,叫着“四哥,不要走”。可能是也知道他不是他吧,还是放开他,睡下了。

    “嗯。”胤禛抬头看着与他们很是有缘分的柳行云,问道:“叫什么?”他的的确确一直都没有留意到这个少年叫什么。

    柳行云愣了一下,还是说道:“柳行云。”心下有些黯然,果然,连他的名字都不曾知道过,见胤禛双眼迷茫,劝道,“四阿哥,不早了,扶回去休息吧。”

    胤禛虽有些不习惯别的伺候,但还是应了,这个柳行云给他一种很可靠的感觉,好像一直都是这样。被柳行云拦住肩膀,半靠他上,感觉到旁的很是结实的胳膊,胤禛心想,他怎么就练不到这样的程度呢。

    尽管一步步走的稳稳当当的,但是只有柳行云自己知道,他的心颤抖,从未有过的感受,手心似乎都发烫,深感恐惧,想要放开,却莫名的不舍……他这是,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