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吻

    葛尔丹之战首战告捷,葛尔丹率余部一边撤退,一边派再次议和。福全见此,并未继续追击,上疏请奏康熙,下一步如何行事。由于康熙亲自督战,特命福全乘胜追击,务必全歼葛尔丹余部。葛尔丹见况不妙,以求保命,以待后再来,留下继续伪装逃窜,他自己则带着一小部分乔装打扮,躲过了清兵的清缴追击。

    本以为是大获全胜的一仗,结果最终却没有抓到真正的葛尔丹,只抓到了一个替,康熙大怒,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康熙派继续大肆搜罗葛尔丹的踪迹,却得到葛尔丹已经逃窜回到其驻地的消息。因为葛尔丹狡诈金蝉脱壳,这场清缴葛尔丹的行动,最终还是失败了。

    康熙先行回朝,并命加强边防,进行战后清点。福全心知他所属大军亦损失不小,尤其首次对阵葛尔丹时,虽然最终胜了,却是损失了三成的况下。福全考虑过后,便将一部分损失况瞒了下来,但此事却最终还是传进了康熙的耳朵里。

    福全被招回朝,一进宫便被康熙传南书房议事。一进门还没有见礼,便被康熙叫住:“裕亲王,这份折子先看看。”

    裕亲王接过一看,脸色一白,急忙跪下认罪:“臣有罪,请皇上责罚。”这事看来是有捅到皇上这来了,恐怕也没别了,这大阿哥看来真是翅膀硬了,对他处处不服不说,还有后招等着他呢,真是好样的。

    “好,既然裕亲王已经认了,朕也无话可说,那就先回去王府休息吧,这些子也的确累着了。”说完便抬抬手,神色疲惫的继续看奏章。

    随后,康熙便下旨,革去裕亲王福全大将军之职,其所部将领悉数降一级,罚俸一年。福全部立了战功,不奖反罚,一时议论纷纷,但也没有真正康熙面前提出,只是私下讨论。这所有里,最为得意的自然是虽属福全部,却没有收到处罚的大阿哥了。一时恭维拜访之络绎不绝,福全府中听着下的汇报,讥讽了笑了笑,这胤褆还是太嫩了点,他那点心思都写脸上了,可他就是白做梦而已,就算是将来太子地位不稳,也轮不到这个张狂不知收敛的。

    胤禛听说了之后也很震惊,不只因为这件事本,而是因为明明结果和前世有所不同,但为何伯王还是被革职了。胤禛细细的想着,这一世好像有些事发展的细节与前世不同了,但是大的方向似乎还是没有变。就像皇父虽然没有因病提前回京,但真正的葛尔丹还是逃脱了,这让胤禛不得不担忧,他的努力到底最终是不是都会白费力气。

    突然想起今是跟胤祚越好出宫去看他的子,便不再多想了,不管怎样,他也努力过,其他的就顺其自然了。刚收拾好领着苏培盛要出门,便被胤礽堵了门口。

    “禛儿,这是?”胤礽有好些子没有见到胤禛了,好不容易等到他回宫,却也只是回宫后第一天的家宴上见了一次,其他子,好像总是很不巧似的,总是见不到。

    “二哥,怎么来了,正好打算出去下。”那些信还好好的被胤禛锁箱子里,胤禛不知要是胤礽问起该如何说,便一直都不曾见胤礽。

    “好些子没见,十分想念,想着跟说说话。”胤礽见他还是被胤禛堵门口,心下有些黯然。

    胤礽这样直白的说话,胤禛有些不自,要是以前,他怕是也觉得这话没什么,现就不同了。胤禛言语间有些窘迫的说道:“二哥,今天还有事,要不改天吧。”

    胤礽愣了一下,他这算是被拒绝了吧,心里憋闷不已,不知为何突然赌气似的说道:“也没什么,二哥来就是想跟说,二哥就快当阿玛了。”

    胤禛心里松了口气,笑着说道:“那太好了,恭喜二哥了。”时隔太久,胤禛也不记得胤礽这第一个孩子是男是女了。

    “就这么高兴?”看着胤禛如此高兴的样子,胤礽本因为有了孩子的激动之也被浇灭了不少。

    胤禛被问住了,心里明白胤礽不愿意听,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这二哥要当阿玛了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了。”

    “好,知道了。”说着,胤礽气呼呼的甩袖走了,“这也不耽误了,免得耽误了的大事。”

    “二哥……”胤禛无力的叫了一声,胤礽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烦躁的揉揉眉头,心里叹气,二哥他何时才能看清呢。转头看向退到一边大气都不敢出的苏培盛,问道:“马车准备好了没有?”

    “回爷的话,准备好了,宫外候着呢。”苏培盛心里嘀咕,这太子下每次来都气氛不太对,说是两闹掰了,却也不是,总感觉太子爷和他家主子之间有什么事似的。

    “想什么呢!还不走!”胤禛都已经走出去了,见苏培盛竟然没跟上,喝道。

    这胤禛出宫是得了康熙默许的,自然就没什么阻力,换了常服就可出宫了。两还没走到宫门口呢,就见有两个小鬼躲墙后面,鬼鬼祟祟的。胤禛老远一看形,就知道是十三和十四两个小鬼头,心想,今天是安生不了了。

    果然胤禛还没走到跟前,两个小鬼就冲了出来,一一个的抱住胤禛的胳膊,齐声叫道:“四哥!”胤祥胤祯两互看了一眼,心道,今天可要齐心协力才行,他两都是好不容易才甩了跟着他们的那帮奴才。

    “们怎么这?”胤禛看了一眼,没见一个两边伺候的,顿时脸黑了,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严厉的说道:“胡闹!”

    “四哥,错了。”两又是齐声认错,一脸诚恳的样子,胤禛忍不住觉得好笑,但还是故意沉着脸问道:“怎么,今个是商量好了?”

    胤祯还一脸迷茫,胤祥这个鬼灵精急忙说道:“哪有,四哥,和十四是好兄弟,自然是比较有默契。”这十四一听能跟着四哥出去玩,那叫一个听他的话,他往东就往东,乖的不得了。哼,要不是看就他一个,四哥肯定不会带着他,加上十四,嘿嘿,四哥肯定能答应。

    “四哥,抱抱。”胤祯气的仰头抓着胤禛的袖子说道,四哥都不饱他了,额娘说是他长大了,长大不好,他要四哥抱。

    胤禛抱起胤祯,转而问胤祥:“们两跑着来干什么?”胤禛知道,这十四还小,定是十三给带来的。

    “四哥,带上和十四好不好。”说着摇着胤禛的胳膊,眨着眼睛,一脸哀求道。狠狠瞪了眼被胤禛抱着的胤祯,伸手捏了一把,果然把胤祯捏疼了,胤祯呜哇哇的哭了起来。

    “四哥……”胤祯哭着,胤祥赶紧说道:“四哥,看十四弟也想去。”

    胤禛心想,怕是那天他额娘那跟额娘说起今要去看小六的事被这两小鬼听见了,今天就算了,再拖就迟了,对于这两个胆大的弟弟,胤禛决定回来再收拾。

    “苏培盛,去永和宫那给额娘说一声,就说十三和十四都这。”这两小子,就这么甩了下跑出来,真是让担心。

    胤祥一听,就知道胤禛是答应了,高兴的跳起来,“太好了,四哥要带们出宫了。”胤祥早就听下说宫外什么的,一个很好奇,这下终于可以看到了。

    胤祯听胤祥说出宫,也不哭了,对着胤禛傻笑,脸上还挂着泪珠。胤禛抬手擦掉胤祯脸上的泪珠,说道:“哭成啥样了,眼泪还真多。”一个哭鬼的胤祯,是胤禛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的,也许是他前世不曾注意,总之现这个胤祯真是与前世反差很大。

    胤祯敏感的察觉到胤禛不喜欢他哭,急忙胡乱的抹脸,说道:“十四不哭了,四哥,不要不理十四。”说着,很是委屈。

    这孩子,胤禛无奈,笑了笑说道:“四哥不会不理十四的,走,四哥这不是要带们去玩么?”考虑到安全,胤禛便又将这件事禀报了康熙,康熙也答应了,又派了几个侍卫跟着他们三个。

    坐马车上,胤祯好奇的看着马车外,看到外面走来走去的,突然想起什么,好奇的说道:“四哥,看,那有个女孩子比额娘宫里的都要好看。”

    胤祥也好奇的凑上去,问道:“哪哪?”看了眼后,又回过头看了眼胤禛,歪着脑袋想了想,肯定的说道:“那也没四哥好看。”

    胤祯也回过头来,仔仔细细看了一圈胤禛,似乎也确定了这点,又蹭到胤禛上去,闻着胤禛上独有的气息,童真的说道:“四哥最好看,最好闻。”说着便一口亲了上去,胤禛正好头一转,便被胤祯亲到了嘴上。

    湿湿滑滑的,好软呀,想着,胤祯还伸出小舌头添了一小口,这下,胤禛和胤祥两个都脸黑了,胤禛是气的,胤祥是嫉妒的,他也要!想着,胤祥便也打算凑上去,效仿胤祯,可被胤禛揪住领子给扔到了一边,还趴胤禛上的胤祯也被抱起放了一边。

    胤祥不甘心,还想动,就被胤禛喝止住了:“都给乖乖坐着,再动,现就回宫!”胤禛抹了把被胤祯亲过的嘴唇,心想,这叫什么事,以后定要保持些距离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