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胤祚主场)

    京城柳宅院墙外,一个矫健的影利落地从墙内翻阅出来,稳稳当当的落地上。一夜行打扮,背着一个简单的行囊,左顾右盼看了下,见四下没有,便迈开脚步,快速往外走去。这样一副打扮莫不是梁上君子,半夜入室行窃,可看那一行头也不是需要行窃之。

    胤祚看着天边那时隐时现的月亮,心想,这下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不是他心里有鬼非要翻墙而出,而是,只要他从门里出,一定有能发现他出去了。每次只要他一出去,总会有个跟虫跟着他,以前是柳大哥,现是石头那个小孩。这次他不是去什么普通的地方,而是要去北古口,他不能带着别,只能自己一个偷偷去。如果他告诉柳大哥他们,一定会各种理由来阻拦他,到时候他定是去不了了。

    皇父要御驾亲征的消息,京城里已经传的纷纷扬扬,胤祚心里担心不已,实没有办法安心的宫外等,宫里没有自由,宫外则不然,宫外他可以想去哪去哪,除了进宫。这几年,胤祚的量窜高了很多,比之同龄更是高挑结实,俨然一个结实爽利的少年。这次无论如何,他也要混进去,虽然不能亲眼得见皇父,但是,军营里面,他也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如果能够上阵杀敌,那是最好不过的,及时他已经不是大清的六阿哥了,但他还是皇父的儿子,新觉罗家族的子孙。

    胤祚刚一走,柳繁生便点亮了室内的蜡烛,烛火顿时照亮了漆黑的内室,烛光照到屋内的脸上,满脸无奈的表。这个六阿哥,就算他本意是一定会阻止,但是他也不用半夜三更的偷偷走,不告而别吧。胤祚虽是主子,但长久的相处,已经与他们叔侄有了深厚的感,他是完全把他当徒弟看了。哎,不管怎么样,他想做什么,他们叔侄两也得跟着才行。

    起走到隔壁侄子的房间,敲开门,柳繁生叫醒了柳行云,对柳行云吩咐道:“行云,快去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们必须赶天亮之前追上六阿哥,家里交给石头他们看着就好。”

    “是,叔叔,这就去。”柳行云明白了柳繁生的意思,火速去收拾,这六阿哥,有时候还真不让省心。

    胤祚走了好一段路,感觉距离京城已经有些距离了,走了这一会,却已经觉得有些饿了,从包袱里拿出些干粮啃了几口。只啃了几口,就不想再吃了,这干粮可真没什么好吃的,硬巴巴的,什么味都没有。月亮高高的挂天上,已经升的老高,看来再没几个时辰,天便要亮了,等天亮,定要先去买匹马,这样靠他两条腿,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

    走小道上,四处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烟,除了映地上的月光,连星点亮光都看不到,胤祚心想,这要是搁以前,他哪敢一个走这样的夜路呢,真是世事难料。当年宫里,他还是个弱不风的药罐子,整天就知道粘着额娘和四哥,现他也长大了,也能靠他自己了。等他再长大,有能力了,他就可以为皇父分忧,还有好好护着额娘四哥他们了。

    柳家叔侄骑马而行,虽不知胤祚会走哪条路,但他去哪他们却知道,他们只要快马加鞭,前面的官道是上等着即可。柳行云骑马上问道:“叔叔,这六阿哥会跟们回去么?”

    “不会。”柳繁生肯定的说道,要是能回去他也不会半夜出来了。

    “那们怎么办?”柳行云一脸迷茫的问道。

    “到时候只要发现他跟着就好,先别惊动他。”他想做什么就去做,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暗处保他周全。

    “知道了。”说着两缕尘烟飞奔而过,惊起一阵鸟叫。

    天刚蒙蒙亮,胤祚赶路赶累了,抹了把自己脑门上的汗,靠一棵路边的树上,歇歇脚。口干舌燥,想喝水,打开包袱一看,竟只有干粮和几件换洗衣物,没有带水壶,胤祚暗叫糟糕,只好往前走,官道那边,看有没有茶摊之类的了。想起自己的疏漏,胤祚心想,他果然经验不足,这要是他真像那些传说中的江湖士走江湖的话,还不得被笑掉大牙。不过一般戏文里的大侠好像走江湖只带一把宝剑和银票,其他都是累赘。为此,他还认真的问过他的半个师傅,师傅只是笑着跟他说,大侠也是是吧,闯江湖的可有不少苦头吃。

    胤祚还没到官道就旁边的荒野之路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茶摊,心想,这么早就摆出来了,但也没多想,只想着找口水喝。摆摊之是一老一少,正无所事事的打哈欠,看到胤祚眼睛一下子亮了。小的给老的递了个颜色,心想,这么早就开张了,今天真是幸运。

    “这位客官,是要歇歇脚么?本小店茶水吃食都有。”小的急忙的招呼。

    胤祚心里疑虑了一下,但还是坐下了,只要了茶水,只喝了一口,便吐了出来,这也太难喝了。“店家,麻烦给白水。”还不如喝白水,心里正想着,已经晕了过去,心想,真是大意了,着了传说中的黑店的道了。

    一老一少两从胤祚上搜出来的银子自然不少,心想,遇到了大鱼,这就可以收摊了。至于胤祚,一看就是一涉世未深的孩子,扔路上算了。就这样胤祚无分文的被扔马路上,直到一马车经过。

    “主子,前面路上躺着个,挡着道了。”赶车的随从给马车内的禀报道。

    “什么?”一个如珠玉盘玲珑剔透般的声音问道。

    “姐姐,怎么了?”听起来略显得活泼点的一个女孩子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乖乖坐着。”这子活泼的妹妹,总是给做姐姐的她惹麻烦。

    “不是,刚都听到了,下去看看。”说着自顾自得从马车上下来,要去看个究竟。

    因为妹妹的心肠,或者说是因为胤祚长的不错,胤祚便被这两救了。慧心一个劲的盯着胤祚看,心想,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躺着这么一个不像是坏的啊,而且还长的好看的,就是不知跟姐姐的未来夫君比的,怎么样。她可是听说,姐姐的未来夫君四阿哥长的可好看了,至于到底多好看,她是没机会见识了,就是问姐姐,她就是脸一红,根本不告诉她!

    过了有一个多时辰,还不见胤祚醒的,慧心便想了个主意,叫拿水来,然后浇到胤祚的脸上,胤祚一惊,果然很快醒了。

    模模糊糊看到两个影,胤祚警惕的问道:“什么?”不会又遇到什么了吧。

    “什么,的救命恩,哼!”慧心语气不善的说道,胆小鬼。

    胤祚这下彻底清醒了,左右一看,原来他一辆马车上,并且与两个小姑娘同坐一车。胤祚坐起,拱手道:“谢两位姑娘,后定当涌泉相报。”

    “不必了,本姑娘一向乐于助,没什么,就是顺便而已。”这慧心自从见胤祚醒了,就没有给她姐姐婉兰说话的机会。心道她这是大发善心,不求回报。

    “不知两位姑娘前往何处,放到前面的镇子下车即可。”胤祚想的是他要早到达才行,他还要想办法混进军营里。

    “没问题,到了个公子下车便可。”婉兰瞪了眼慧心,这丫头,再说下去,可让她把话都说完了,一点警惕没有。

    到了镇子,胤祚便急匆匆的走了,气的慧心车上骂胤祚一点没有良心,就那么走了,婉兰看的好笑,打趣的说道:“慧心,才多大,就想着要嫁了?”

    “姐姐,胡说什么,谁要嫁了,要嫁了才是。”哼,她可不想嫁,一定不好玩。

    胤祚一到镇子上,就打问到了卖马的地方,可是马他面前,他却买不了,因为他无分文。无法,只好放弃,继续走路,这次他顺着官道走,累了坐下歇会,饿了啃两口干粮,渴了只能忍着。走了一段,他深感一个的不容易,之前他想的太简单了,那他想混进军营恐怕也很难了。想到这里,不免有些沮丧。

    柳繁生叔侄胤祚的必经之路上等了一个早上,都不见胤祚的影,不免心里焦急,难道他们错过了?可是不会啊,心想再等等,等不到就回过去找。

    两没有白等,终于看到了一个拖着沉重的步子的胤祚,本来打算不惊动的,这下看来也不行了,急忙迎了上去。

    “六阿哥,这是?”

    “们怎么这?”胤祚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可真没用,就走了一晚上再加几个时辰的路,他就已经走不动了。

    “们是来寻的。”见胤祚一脸戒备,补充说道:“不是来让回去的。”

    “哦,那就好。”胤祚送了口气,转而问道:“有水不?”

    柳行云从马上拿下水袋,递给了胤祚,胤祚咕隆咕隆几口便喝完了,喝完还不觉得爽快,又问道:“还有不?”

    “有。”说着又一个水袋递给了胤祚,怎么感觉这不像是离家一晚上,而是好多天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回大清之雍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